bgmbgmbgm老太太 可以触碰你的深处吗滑动

次日,秦德威去了张老师家,现在徐妙璇住在这里,带着李小娘子同居也

bgmbgmbgm老太太 可以触碰你的深处吗滑动 热门小说 第1张

是在这里。

他本想找个机会,单独与李小娘子说说话。

结果被告知说,徐妙璇带着李小娘子以及隔壁的陶氏娘子,三人一起去逛庙会了,说是要让李小娘子看看京城风物。

秦德威只能怏怏而归,感觉这情势有点失控。

又次日,曾铣要去都察院接受考察问话。

他在前院备马出门时,却见自家儿子也从东跨院溜达着出来,同样喊人备马。

“我跟老爷你一起去。”秦德威对曾后爹说。

曾铣笑道:“今日又不是结果,只是按流程问话,你何必如此。”

秦德威就说:“我放不下心,怕老爷你办不好事情,跟着去看看。”

曾铣有点恍惚,谁是爹谁是儿子?

不过一个十七岁的正六品左赞善兼修撰,才进官场半年就开始琢磨着低调和自污的人,确实也不能当普通儿子看待。

父子两人骑着马往西而去,其实也没走几步,就到了三法司所在地。

都察院大门外下了马,曾铣自然可以进去。

秦德威晃了晃象征身份的牙牌,说是随曾铣而来,也跟着进去了。

然后到了前院大堂,又有书吏引着曾铣往里面走,秦德威就一直跟着。

当初王廷相还在都察院的时候,秦德威没少来过这里。这次还是熟悉的道路,又来到一处曾经来过的院落。

秦德威正想感慨下物是人非时,不经望了眼坐在堂上明间的人物。

哎哟,这不还是老熟人左佥都御史兰鸿英吗?物是,人也不非了。

没错,这里就是两年半之前,秦德威大战嘉靖八才子之一、吏部主事李开先的地方,就是展示“吵架实力”作为证据的那次。

秦德威记得清清楚楚,当时这位兰佥宪得到某些大人物授意,对他有点不怀好意,但终究还是被他的实力所逼服。

曾铣对着兰佥宪行了个礼,然后就见兰佥宪居然没有回礼,仿佛无视了自己,只盯着自己身后看。

曾后爹内心很无奈,这便宜儿子的光芒实在太太太踏马的耀眼了,难道以后要习惯这种待遇?

但兰佥宪的口气不是很和善,质问道:“今日都察院传曾大人来问话,你秦修撰何故前来?”

秦德威简简单单的答道:“无它,尽孝而已,人子侍奉父亲左右有何怪哉?”

兰佥宪拍案道:“这里察院公事问话,不用有私人侍奉!”

秦德威直接反驳说:“亲民官审案,尚且不禁旁人在公堂外观看,以示公正无私之意也!

难道佥宪大人你连七品知县的胸襟都不如,还是说内心有私,宁肯阻拦别人尽孝,也要禁止旁观?”

曾铣愕然的看着儿子与主持考察的上官当堂吵了起来,来之前万万没想到,自己这个正主居然完全成了小透明。

兰佥宪吸取教训,不跟秦德威斗嘴,直接喝道:“如论你如何说,这里是本官做主,若你不满,请另行上告去!

你速速退下!不然休怪本官不顾翰林体面,让差役将你押出去!”

秦德威冷笑几声,扯了几下曾后爹的官袍:“父亲大人何必浪费时间,走人!”

曾后爹喝道:“考察不是儿戏,你不可胡闹!”

秦德威高声回应说:“按道理说,巡抚和巡按这样的重臣回都察院,都是都御史出面主持考察。

但这次父亲回都察院,却只让一位佥都御史来主持,这难道就不儿戏了?

所以我料定,这位兰佥宪就是个炮灰,理他作甚!”

听起来居然好有道理,曾铣又问道:“那考察的事情怎么办?”

秦德威毫不犹豫的说:“这次辽东的差事,涉及到兵部、户部的份量很重,所以比较特殊。

我可以用前钦差身份上书内阁,请内阁出面考察父亲。

实在不行,我拼着受处罚,金殿上直接向皇上进奏陈事!”

翰林官最大的好处就是接触天子的机会多,不会利用这个优势,当翰林官还有什么意思?

然而父子两人才走到院门口,就被人拦住了:“毛副宪请两位留步!”

毛副宪就是左副都御史毛伯温,夏言的江西同乡,当初与秦德威关系尚可。

这个面子总要给,于是曾铣和秦德威又在院落里等着。

秦德威意有所指的说:“看来毛大人也一直关注着这边。”

不多时,就看到毛副宪匆匆过来,与兰佥宪在堂上说话。

然后毛副宪又对曾铣说:“方才或许有所误会,还请继续,秦修撰孝心可嘉,想旁听就旁听吧。”

秦德威没说什么,只是意味深长的“呵呵”了一声。

曾铣看看儿子没反对,就点头答应了,毛副宪这才离去。

秦德威走到堂前阶下,昂首对兰佥宪说:“在下是个正六品词臣,若有人挡我父亲前程,在下拼着贬官六级也要不死不休!反正我还年轻,等得起!”

正六品词臣相当于外地的四品知府,贬六级那就是七品知县,还在主流官职范围内。

对大部分官员来说这就是灾难,但秦德威才十七岁,所以说等得起。

一位词臣拼着贬六级,大概能干出什么事?

秦状元打着尽孝名义,当众把兰佥宪打一顿,只要不打死人,可能也就是这个处罚。

不是没有先例,秦德威的老前辈、复古派已故盟主李梦阳还当街打过国戚呢。

兰佥宪脸色黑得如同锅底,这威胁似乎很幼稚,但也太踏马的气人了。

就仗着你年轻段位高,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曾铣觉得这儿子太不像话了,这是官场不是街头棍徒,拍了秦德威一巴掌说:“不要胡言乱语!”

秦德威振振有词的说:“父亲大人教导说要光明磊落,儿子我便光明磊落的把话说在前头,有何不可!”

曾后爹:“……”

你管这种当面威胁叫光明磊落?那不光明磊落又是什么样?

秦德威冷笑道:“如果不想着光明磊落,那就故意先等兰佥宪考察完再说。

结果若不理想,我就找个朝见陛下的机会直接当面辞官,奏请用自己官职弥补父亲!

看看到了那时,到底是谁死!是谁处事不公,逼着最年轻的状元为了尽孝而辞官。”

说着说着,秦德威转向兰佥宪发出了灵魂拷问:“所以你这炮灰到底想明白没有,霍韬为什么不亲自出面考察,却委托你来?”

兰佥宪怒了,忍无可忍的拍案而起:“我今天就上书辞官!曾大人另行等待安排吧!”

曾铣连忙上前拦住了:“佥宪别这样,不至于不至于!小儿辈出口无状,都是我教导无方,等回了家我会仔细教训!”

喜欢大明

bgmbgmbgm老太太 可以触碰你的深处吗滑动 热门小说 第2张

小学生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