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士交换配乱吟粗大交换绿帽 可以触碰你的深处吗滑动

什么?

李昌?

开什么玩笑?!

一夜未曾好眠的永嘉帝,一大早便将刑部的姚尚书召进了宫。姚尚书在刑部熬了一夜,红着眼眶进了宫,恭敬地将江幕僚的口供呈了上来。

永嘉帝迅疾翻开卷宗,一眼掠过,看到了李昌的名字,顿时惊怒不已。霍然起身,将手中的卷宗啪地扔到了地上,语气阴沉冷厉:“姚尚书!这就是你们刑部熬了一夜审问出来的结果?”

永嘉帝对武将们十分器重礼遇。对文臣们没那么亲近,却也极少对着文臣动怒。像现在这般厉声责问的,少之又少。

“简直是荒谬无稽!”

“五皇子李昌自幼读书习武平平,平日里也不爱与人争锋,在人前连话都没几句。在工部当着闲差,和朝臣都没什么来往。”

“你们居然说指使钱家的幕后主使是李昌?”

最后一句,带着怒气喷薄而出。

大概就是那种“我儿子什么德性我不比你们清楚他哪来这等能耐”的复杂情绪!

姚尚书不愧是一部尚书,被永嘉帝怒责也没慌了手脚,拱手应道:“请皇上息怒,听臣一言。”

永嘉帝冷笑一声:“好,你来说,朕倒要听听你要说什么。”

姚尚书执掌刑部多年,心里沉稳非常人能及。面对永嘉帝的怒火,还能慢条斯理地一一禀报:“江幕僚进了刑部后,一开始拒不承认。后来用了刑,刑审的是刑部里的老手,经验老道。江幕僚被刑问了一夜,这才招认出五皇子来。臣以为,江幕僚不会说假话。”

奄奄一息就剩一口气了,还有什么心思作假?

刑部大狱可不是闹着玩的。

姚尚书越是冷静镇定,永嘉帝越是恼火。他绷紧了一张脸,沉声怒道:“你现在就回刑部,继续审问,朕不信李昌会做出这等事……”

话没说完,刘公公就匆匆进来了:“启禀皇上,五皇子殿下在殿外求见!”

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永嘉帝定定心神:“让他进来,朕正好有话问他!”然后瞥了姚尚书一眼,冷冷道:“姚尚书也留下,听听李昌会说什么。”

姚尚书沉声应是,略略退后两步,站在一旁。

片刻后,就见五皇子李昌快步走了进来。

永嘉帝有六子三女,已经成年的五个皇子中,大皇子李易曾得宠十数年,二皇子李景被封为太子众人敬仰,三皇子李昊文武双全,四皇子李显近几年也有了贤良之名。

唯有五皇子李昌,平庸几乎蠢钝,存在感近乎于无。

上一次被人议论纷纷,还是因为一年前动手打了五皇子妃,吏部余尚书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进宫告状。

永嘉帝一怒之下,宣李昌进宫,当着余尚书的面扇了李昌两巴掌,令李昌给余尚书跪下请罪,之后将李昌禁足了三个月以示惩戒。

再然后,李昌就彻底沉寂了。

每天去工部点个卯,早朝时在皇子堆里站着凑个数。其余时候,多是去三皇子府里打发时间。至于和五皇子妃的夫妻情分,也就不必提了。要不是碍着皇家不能和离,余尚书恨不得将五皇子妃接回余家住着。

比起以前,李昌又肥了一圈,走路有些迟缓。一双眼睛被脸上的肉挤成了两条缝。

任谁看,也只会觉得这是一个蠢人,绝不像是什么坏人。

永嘉帝心情阴郁地看了五皇子一眼,又看姚尚书一眼。

看看朕的五儿子,他像是能做出刺杀太子一事的人吗?

平心而论,姚尚书也不信。不过,他更信任刑审的郎中,更信任白纸黑字的证据。

李昌行礼问安。

“李昌,有一样东西,朕给你看看。”永嘉帝忍着恼怒示意:“就在你面前,你自己捡起来。”

李昌应了一声,从地上捡起了卷宗,飞快地看了一遍。然后,出乎意料地跪了下来:“儿臣进宫来,正是要向父皇请罪。”

“钱家人送礼进三哥的府上,三哥并未见他们。我时常进三哥的府上,和江幕僚也熟悉。听他提起钱家,就私下见了他们。”

“是儿臣指使钱家人联络祝魏沈王四家刺杀太子。三哥从头至尾不知情。父皇要打

护士交换配乱吟粗大交换绿帽 可以触碰你的深处吗滑动 热门小说 第1张

要罚,儿臣都认了!”

永嘉帝:“……”

姚尚书:“……”

永嘉帝的脸像被冻僵了,什么表情都没有。

姚尚书在最初的震惊过后,迅速回过神来,紧紧盯着李昌的脸。试图从这张肥脸上找出类似“心虚”“其实我是来顶罪”之类的神情。

可李昌一脸理直气壮,甚至没有半点羞愧,继续坦荡荡地说了下去:“太子妃不顾我们兄弟,毒杀了我们的母妃。太子回京后,和太子妃一个鼻孔出气。难道我母妃就这么白白死了不成!”

“三哥顾虑重重,处处隐忍。我没那么多顾忌。”

“我等这个机会,已经等了几年。太子离京办差,身边一直带着几千亲兵,防卫森严,我也一直没机会动手。好在今年去了江南。江南那五家本来就不安分,私自养死士。我便顶着三哥的名义,给钱家人传话。钱家人居心不良,诱饵一下,立刻就上了钩。动用了埋了七八年的死士,刺杀太子。可惜,有个舞姬冲出来,替太子挡了第一击。”

“已经到了这一步,我便又怂恿他们,直接出兵围攻总督府。后来的事,父皇也都知道了。”

“反正,我做都做了,也没什么不敢承认的。”

“他们夫妻两个,根本没拿我们兄弟当一家人。我凭什么不能报仇?可惜没机会了,要不然,我一定再派人去……”

话没说完,就见永嘉帝铁青着脸上前,出腿如飞。

李昌被踹了个窝心脚,当即一声惨呼,飞出了几米远,重重地磕在了殿内的柱子上。哇啦一声,吐出了一大口鲜血。

这一口心头血,洒落在玉石铺就的地面上,格外怵目惊心。

“你个畜生!”永嘉帝全身的血液都在往上涌,怒不可遏:“你简直不配为人!我今天就亲自打死你这个畜生!”

喜欢簪头凤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