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送我回家车里要了我 三个老汉一起弄得我好爽

“明明是勾搭我。”

无夜和美琴的脸颊轻轻贴了贴,感受着最亲密的时刻。

阳光穿透枝叶,一缕缕落在他们光滑完美的脸庞上,呈现出温暖的色泽。

风儿很轻,世界很远,心与心,只与彼此同在。

“嗯…就是勾搭…”

美琴吐气如兰,眉眼弯弯,像是个偷吃的小狐狸。

“虽然这么说不好,但现在想想,那些背着玖辛奈偷偷摸摸的时刻,像什么悄悄在桌子下触碰脚背,还有半夜里的偷嘴…”

她脸上浮现怀念的神态:“想

领导送我回家车里要了我 三个老汉一起弄得我好爽 热门小说 第1张

想,还是会觉得很心动呢…”

无夜看着她,忽然笑了起来。

“我们走。”

他将美琴放下,拉着她柔软的手站起来。

美琴一直坐在他身上,腿有些发软,下意识靠在他身侧。

“去哪里呀?”她问道。

无夜伸手刮了刮她挺翘的鼻梁,笑着道:“找这个时空的玖辛奈去。”

“啊?”

美琴先是一愣,旋即红晕涌上白净脸庞:“这样…会不会不太好…”

无夜看着她那动人的模样,忍不住又捏捏她鼻梁:“看你激动得脸都红了。”

美琴很羞耻的扭过脸去,脸颊更加红润了。

无夜笑了笑,要找到玖辛奈很容易,但却没有直接瞬移过去,而是牵着美琴的手…

他们一起穿过那些阳光洒落的走廊,穿过看不见他们的人群,穿过那些熟悉的过往岁月。

就这么,手牵手走着。

“玖辛奈这家伙果然没那么努力…”

两人终于找到了玖辛奈,结果就发现她在修炼时间,坐在河边钓鱼。

“明明可以直接抓嘛,却还坐在那儿等,她肯定是太无聊了。”美琴吐槽道。

“不是,很多人喜欢钓鱼的,包括忍者们,因为钓鱼满足了大家的欺骗欲望,所以才乐此不疲。”无夜笑着解释道。

“这样吗?”

美琴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

无夜点了点头:“人性里天生就有一些阴暗面,但那是正常的,许多人有着自己的方式舒解,并不会做出不好的事,就像钓鱼满足了欺骗欲,比赛和游戏满足了暴力欲,看后宫书满足了多偶欲…”

“但现实中又有几个人会去做呢?不过是借这些手段释放掉欲望罢了,何必指摘…”

美琴瞥眼瞄他:“无夜,你在帮自来也的《亲热天堂》说话吗?”

“咳,你当是就是吧…”

无夜干咳一声。

美琴嘻嘻一笑,松开他的手,悄悄从背后接近了玖辛奈。

小小的挪动着脚步,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无夜却大摇大摆走过去,轻笑一声:“我们俩在这个世界的痕迹被我抹除了,没有任何人能看到我们。”

“啊,是这样吗?”

美琴掩嘴,旋即在玖辛奈面前挥了挥手,果然发现她没有任何反应。

“嘻嘻。”

她像个偷腥的猫儿似的,转身就扑到无夜身上,往他嘴上咬去。

无夜自然拥紧了她,热烈回应。

渐渐的,美琴不再满足于此,眼珠一转,伸出小脚在无夜身后勾了下。

“砰。”

两人一起摔倒在草地上,衣物抛飞。

微风吹过,一枚绿叶慢悠悠的晃荡着,落到了玖辛奈的头顶…

接下来,无夜和美琴换了许多场景。

纲手的宫殿,小南的木屋,辉夜的床榻…

幸好,这个时间段雏田花火手鞠她们还没出生,逃过一劫。

但这种疯狂持续了三个月,两人就渐渐降低了频率。

毕竟生活中这种事也只是调剂,每一天的生活和感受才是主菜。

“一直都在木叶,我想去其他国家,其他村子看看。”

美琴消去了给玖辛奈小南她们送绿叶的性致,又兴起了旅游兴致。

无夜自然没有意见。

能和她一起看遍山河,游历世界,他也很满足。

火之国富饶的风貌,水之国常年雾气,风之国狂风呼啸,雷之国高原反应,土之国断壁残垣。

这些在后来被一把犁平,世界合一的风景,在现在看来就像是浏览古迹一般有趣。

“无夜,你怎么没有把土之国的黑土,还有雷之国的二位由木人给拐回家?这两国是仅剩的没被你糟蹋的地方了。”

美琴依偎在无夜身上。

两人站在大野木身旁,看着他们岩隐村那莫名其妙被供奉的石头。

“够了…有你们…早已经足够了…”

无夜紧紧抱着她纤细柳腰,将鼻尖紧贴她小巧耳后,让那清雅的香气在鼻腔流转,涌入全身。

“无夜,你说我如果偷偷把他们这颗石头换掉会怎么样?”

美琴忽然调皮的眨了眨眼。

无夜哈哈一笑:“你随便换,反正他们也不在意这是哪块石头,不过是一个信仰的寄托而已。”

美琴也抿嘴笑:“他们还不如信仰你,以后你是他们的神呢!”

“这种事爱咋咋地,我可没兴趣响应他们的祈祷。”无夜摇摇头。

美琴脸上笑容忽然收了收。

“怎么了?”无夜奇怪道。

“无夜,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美琴轻声道。

无夜毫不犹豫:“好,我答应。”

美琴转过身来,没好气的拍了拍他:“我还没说那是什么呢!”

“什么我都答应你。”无夜道。

美琴眼眶一红。

她忙撇开脸,道:“那我希望你以后作为新世界的神,无论发生什么,都要对所有生灵负起责任,不要做出危害他们的事。”

无夜愣了愣,却有些犹豫:“我…”

“你答应我了!”美琴嗔道。

无夜注视着她的眼睛,久久才道:“好。”

美琴脸上浮现舒心的笑容。

这样一来,他总会有事做的吧…

一个人只要有事做,就不会陷入真正绝望的深渊。

她终于安心。

但她没有看到,无夜重新抱紧她时,眼底浓重的哀伤。

游历的日子就这般翩跹而过,三年时间看起来不短,但如果过得舒心快乐,就会飞快流逝。

人的感知是相对的,时间流速在这种情况下,让他们感觉像是只过了三个月一样。

“无夜,三年了,我们回去吗?”

美琴靠在无夜身上问道。

她眼底的彷徨,仿佛疯狂滋生的杂草。

所幸无夜摇了摇头:“不,我们再回到三年前去。”

喜欢木叶的恋爱大师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