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老汉一起弄得我好爽 一个硬硬的东西顶着我的腰

柳平站在沙漠中。

赵婵衣和洪涛站在他身后不远处。

一切都跟过去一样。

甚至连那个前来抢劫的家伙,都落得了一样的下场,直接被赵婵衣喂了一颗毒丹,当场死亡。

可是——

安德莉亚还是没有出现。

不应该呀,按说这个时候她就在附近,因为察觉这边的打斗而赶过来,然后与自己相遇。

她人呢?

“婵衣,不要压制修为了,用你的天赋找一找,看附近有没有一个小女孩。”柳平开口道。

赵婵衣直接化作一只白猫落在柳平肩膀上,竖起耳朵朝四周听去。

沙漠上的风呼呼吹来,却在她耳畔化作无声。

白猫听了一阵,摇头道:“附近没有人,也没有任何生物。”

柳平怔住。

这不对啊,安德莉亚应该就在附近的。

在过去的历史中,自己帮助她觉醒了记忆,又更换了龙骨,她应该知道在这里等自己。

“难道出了什么变故?也罢,我就再等等。”

柳平在原地坐下,静静等待起来。

时间缓缓流走。

几个小时后。

沙漠上没有任何人来,也没有任何动静。

白猫早就跟莉莉丝躲到一边玩耍去了。

莉莉丝趴在白猫的头上,不断的给她讲述着过去发生的事。

白猫不时扭过头来看看柳平。

“原来我跟他前世就认识啊,难怪这辈子一起当了邪道高手。”

她眯着眼,有些炫耀似的说道。

“对呀对呀,不过你要小心,在他身边可有一个厉害家伙,你被她制的死死的。”莉莉丝悄悄的道。

“什么?是谁制我?”白猫身上的毛炸起来了。

“一个圣骑士,叫——”

“……”

她们在这里说着悄悄话,柳平却在飞快的思索着眼下的问题。

到底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安德莉亚不来找自己?

她可是觉醒了记忆,知道所发生的一切事情。

难道是因为她不知道自己会出现在哪一个时刻,所以去了别的时刻?

仔细说起来,过去的所有时刻,自己所做的一切努力,最终只是为了一件事。

——战胜噩梦。

安德莉亚是自己寻找到的唯一圣灵,是黑暗中唯一的希望。

但现在她不见了!

轰——

柳平身上涌起滚滚的黑暗之芒,如潮水一般朝四周散开。

那两颗力量种子之中,偏向黑暗的那一颗察觉到他心绪的变化,开始释放出充满恶意的毁灭气息。

柳平的神情也渐渐变得有些不同。

犯罪、暴力、破坏、杀戮……

一系列的黑暗情绪从心中油然而生,以至于他立刻就想毁灭一些什么。

“柳平你怎么了?”赵婵衣吃惊的问。

柳平浑身一震,立刻闭上眼,深深吸了口气,徐徐吐出去。

镇定。

先镇定下来。

这种时候,怎么能让那颗力量种子出来捣乱?

再仔细的想一想——

究竟还会有什么情况发生?

柳平双目微合,开始思索过去所发生的一切,企图从中找到安德莉亚可能去往的时刻。

那股黑暗的力量依然在他身上不住的徘徊,仿佛恋恋不舍,想要借由他的情绪做些什么。

正在这时。

天空中,一抹流光从远方飞掠而来,轻轻落在柳平面前。

这是一名穿着黑色职业装的成熟女性。

她手中抱着一本书,冲着柳平露出职业式的微笑,开口道:“阁下您好,我是修行者世界项目的负责人,我叫王薇。”

柳平看了她一眼。

——现在自己没有“见闻如名”的能力了。

但根据记忆,自己完全知道这个王薇的底细。

看来是前面的王成和圣使都做了汇报,所以引起了她的注意。

——她亲自赶前来甄别自己的身份。

但不巧的是,自己心情并不好。

“王薇么?你应该是某个神灵的替身吧,究竟是痛苦女士,还是折磨女士?”柳平问。

他一边说着,一边把“潮前圣像”的名号再次装备上。

一股独特的气势顿时从他身上散发出去。

王薇一怔。

对方竟然能一口叫破自己的身份……这就有意思了……

而且对方身上忽然出现了某种无形的力量,这种力量让自己感到熟悉和亲近。

这样的感觉——

自己一定在炼狱中见过对方,只不过不知道究竟是谁。

“您觉得我是哪一个呢?”王薇问。

“痛苦女士,你好。”柳平道。

“咦?您怎么能猜的这么准!”王薇笑起来。

“我还知道你手中的那本书叫做真实之书,任何人都不能在它面前说谎,不是吗?”柳平问。

王薇又是一怔。

这个人究竟是何方大佬?

怎么连自己的东西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主母……

不,不会是主母的人。

她再次打量柳平。

柳平身上的黑暗光芒越来越盛,终于越过了某种界限,开始无法抑制自己性格中那偏向于邪恶与毁灭的那一面。

“我有一个小小的试验,正好需要你的配合,痛苦女士。”柳平咧嘴笑道。

王薇神情一变。

“——好吧,你想做什么?”她问。

“你这本书可以探测谎言,我一直有些好奇,想试试它的极限在哪里。”柳平道。

王薇看着他。

他继续说道:“我告诉你,其实我就是折磨女神。”

王薇顿时失笑道:“抱歉,我自己的姐妹,我还是认识的,您在我面前说这样低劣的谎言,难道是想——”

她忽然反应过来,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真实之书。

同一时刻,一行行燃烧的小字浮现在柳平眼前:

“你在痛苦女士面前说了谎。”

“你所具备的奇诡能力:欺骗,正在与痛苦女士手上的真实之书对抗。”

“你的谎言能否瞒过她的真实之书,答案即将揭晓。”

王薇——或者说痛苦女士,抬手翻开手里的真实之书。

书上展现出一行小字:

“他说的是心声,而不是谎言。”

——真实之书被骗过了!

如此低劣的谎言,真实之书都无法判断真假!

痛苦女士悚然动容。

这是何等的奇诡之力,竟然能瞒过自己手上的真实之书。

对方的实力绝对不可小觑!

换句话说——

对方绝对不是修行世界的人,因为修行世界没有人懂得奇诡之力!

身份已经不用再查了。

既然这位存在试探了一次真实之书,就等同于在警告自己。

不该打听的不要打听,否则不管我说的是真话,又或是假话,你都无从知晓。

痛苦女士收起了真实之书,脸上的笑容真挚了些。

“阁下,您觉得我这一片地方如何?”她问。

“还不错,我最近比较痴迷修行侧的世界,喜欢在其中寻找一些秘密,所以来你这里消遣一下。”柳平道。

“可是您都只支付黄金呢……我这里还有许多服务,难道您不试试?”痛苦女士横了他一眼,露出妩媚之色。

“你想要什么?”柳平问。

“至少也该支付一点灵石之类的吧,黄金太不符合您的身份了。”痛苦女士声音愈发柔和。

柳平随意挥了挥手。

地上顿时冒出一颗颗散发着灵魂波动的宝钻,渐渐堆成了半人高的一堆。

“暗色灵魂宝钻。”痛苦女士涩声道。

这种灵魂宝钻是极其稀少的货色,就算在炼狱之中,也是相当有价值的宝石。

对方竟然就这样随意拿出来了一堆!

这可不便宜。

行了。

伺候好这位大佬吧。

——毕竟谁愿意跟钱过不去呢?

痛苦女士做了个手势。

虚空顿时冒出一位位身穿礼服的魔鬼,飞快在沙漠上摆放着长桌、地毯、烛台以及各种精致的餐具。

一切有条不紊的推进。

大约五秒钟。

一场盛大的筵席就已准备就绪。

“阁下的名号需要保密吗?”痛苦女士做了个优雅的动作,示意柳平入座。

“秘密永远都是秘密,知晓它们必须具备相应的身份和条件,否则无论是谁,都会给自己惹来不必要的麻烦。”柳平道。

“睿智的箴言——您一定在炼狱中度过了相当漫长的岁月,我敬您一杯。”

痛苦女士端起杯子。

柳平随之举杯。

两人隔着长长的餐桌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最近有什么新消息吗?”痛苦女士看似随意的问道。

“没什么消息——除了即将到来的那场风暴,相信你也多少有些预感。”柳平道。

“哦,您说的是那件事啊,我只知道将会有很多神灵陨落,具体内容一直不得而知。”痛苦女士道。

“还是不要知道的好,起码这样会过的快乐一些。”柳平道。

餐品一样一样的端上来,很快,柳平面前就摆满了各种食物。

他随意取用着食物,脸上满是无所谓的神情。

自己和娅娜在一起呆了很久,之前也曾与痛苦女士打过交道,这两姐妹的事情自己实在知道的太多,应付起来并不算吃力。

痛苦女士看着柳平,眼神中闪过一缕光芒。

“如果我说,我能付出一定的代价,您可以把那件事的详细情况告诉我吗?”她开口道。

“奇怪,你们主母应该知道是一件什么事——怎么,她没跟你说吗?”柳平故作奇怪的道。

痛苦女士咬了咬牙,忽又笑道:“没办法,眼下最受瞩目的,是我的妹妹娅娜,主母正在替她操持一场盛大的婚礼,根本顾不上我。”

“你妹妹——啧啧,你们姐妹两个啊,都觉得对方才是妹妹,而自己是姐姐。”柳平随意说道。

他心中忽然萌生了一个念头。

如果说——

一切重来之际,安德莉亚的命运已经发生了变化。

那么娅娜呢?

她的命运会不会有所不同?

“娅娜是我妹妹,我才是姐姐。”痛苦女士以肯定语气说道。

“好吧,我可以把即将发生的那件事说一些给你,但你又能给我什么呢?”柳平问。

痛苦女士正要说话,忽然心有所感,从手边摸出一块水晶。

她在水晶上一抹。

一道威严的女声顿时从水晶上响起:

“娅娜想以陨落之法坠入永夜,但主母早有察觉,已经把她抓回来。”

“今天晚上他们就会完婚。”

“你务必赶来参加她和奥德里奇的婚礼。”

痛苦女士一怔,冷冷的笑道:“竟然想用这种方式跑掉,也算是动了脑筋。”

她站起身,冲着柳平微微一礼:“相信您也听到了,我要立刻赶回家族——那件事我们晚点再说,祝您在这里玩的开心。”

“失陪了。”

痛苦女士说完,立刻就要离去。

“等等!”柳平猛然开口道。

“您还有事?”痛苦女士脸上的急切一闪而过。

柳平站起身道:“我跟你一起去。”

“您要去?”痛苦女士惊奇道。

“是的,这么有趣的事,怎么少得了我。”柳平咧嘴笑道。

喜欢炼狱艺术家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