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女rapper18岁 大胸校花莹莹被老头糟蹋

天门山下,无数的魔兽集结,绵延到天边,还有天空飞翔的魔兽,遮天蔽日。

魔兽大军从陆地和天空同时对天门宗展开疯狂的攻击,超级护山大阵已经摇摇欲破,不仅是能量告急,还因为有些山峰下隐藏的阵基被魔兽攻陷。

这时又响起了魔兽大军吹响集结的号角,悠长的呜咽声响彻云霄,意味着更多魔兽将朝这边涌来…

然而他们之前准备的的能量石已经不够填补防御大阵的损耗,还有那些被的魔兽摧毁的阵基,成为突破口,必须有人去守着,也没有更多材料或者时间进行修复……前方地面上倒是有很多魔兽尸体,但是他们无法出去将里面的晶核取出

台湾女rapper18岁 大胸校花莹莹被老头糟蹋 热门小说 第1张

利用……

完了…看来这次他们天门宗终于要湮灭与这场兽潮中了。

心如死灰地等待更多魔兽攻来,然而随着时间推移,他们发现不仅没有更多魔兽加入,反而在外围的一些魔兽也变得躁动不安起来。

奇怪。

嘭——

浩瀚的魔兽大军中,暗沉沉的天空凭空升起一座大山轰然落下,顿时间地动山摇。

那些集结着等待冲锋和正在向着天门山冲锋的魔兽兽潮像是被懒腰斩断一样,被这座大山截断,形成一大片空白区域。

周围的魔兽还没有回过神来怎么回事,而被大山砸中的已经完全与底层融合一体了,紧接着那座大山再次飞了起来,无差别地砰砰砰地砸在这片魔兽汪洋中。

很快,魔兽大军便被砸得七零八落。

冲锋肯定是冲不成了,就算有严格的命令在,此刻也抵挡不住它们本能的惊慌恐惧,一时间四下奔散。

这些个庞然大物溃逃起来的场面也是非常壮观的,彼此冲撞踩踏,一时间整片天地陷入各种震天的吼叫和漫天的烟尘血雾之中。

站在结界上的众人看着这一幕好一会才反应过来,精神振奋,集结起来对这些溃散的魔兽展开剿杀……

小印看似淡定而沉着地一下又一下地砸着这些魔兽,没一下就能带走几十头甚至上百头的魔兽,实则内心还是有些小傲娇的——本鉴天神印随便砸一下就杀敌上百,你们这些小弟砍半天也不过如此。这不是高下立判吗?

此刻一边分出一缕意念控制神印无差别地在这片大地上砸着,而另一边则守在上百公里的外围,扔出一个个的阵盘建立起临时结界,将那些溃逃的魔兽挡住。

当它们慌乱冲过来狠狠撞上能量结界时,还不等它们反应过来就被枔靖抡着大环刀收割了性命。

经过这么久的厮杀,她对这些魔兽的攻击手段和强项弱点都更加了解,越来越有经验了。

她守着的这一边没有一头魔兽能够逃走。

但是她现在能力也仅仅够守这么一方,更多的魔兽从其他地方逃了。

唉,真是可惜。

都是晶核,材料,能量啊!

当枔靖和厉川小灵赶到天门山附近时,发现天门山的守山大阵虽然岌岌可危,但还没有真正攻破。

于是将原本加入到修炼者阵营与魔兽大军正面对战的计划变成从魔兽的后方进行包抄。

没错,枔靖野心勃勃地想要将这片浩浩荡荡的魔兽包一个大饺子,让它们有来无回!

可惜野心大,手段却跟不上她的疯狂。

这次兽潮的规模实在太大,除了中心区域密密层层的兽潮占据了方圆几十公里,外围还有无数的魔兽集结,以及有更多种类的魔兽从四面八方朝这边涌来。覆盖面积达到上百公里,可见这范围有多大。

若是田原在的话,或许以她的阵法造诣还可以建立一个临时结界。当然所需要的材料也不是个小数目,倒不是说她耗不起,而是一时间凑不够那么多。

于是枔靖便只能退而求其次,无论如何也要尽可能地将这些家伙留下。

联合厉川和小灵,三人站成一条线,用阵盘在自己面前组成一道结界,他们只需要站在外面击杀就是。

呜——呜——

从旷野从天空从四面八方传来低沉而悠远的号角声,那些慌乱的魔兽像是被催眠了一样,不由自主地向着战场中间汇聚,然而当它们汇聚之时又被从天而降的“大山”砸成巨型肉饼,于是在本能驱使下又往外逃…在这般纠结中,只见整片旷野上更加混乱了。

枔靖听见这号角,莫名有些熟悉…好像之前遇到的那批魔鼠,在它们出现之前就隐约听到过。

后来那个白衫青年出现时,她恍惚看到对方腰间就挂着一个手指大小形如弯月一样的哨子,又结合厉川说的可以与**流并控制魔兽的异能者。

她立马断定,此刻定是那些异能者在再次召集这些魔兽。

虽说以现在的混乱程度,对方很难再集结起一次像样的冲锋,但这兽语者的存在就是个大麻烦。

干丫的!

枔靖跟厉川和小灵招呼一声,便身形一动,直接冲向距离自己最近的一个白衫人。

她此刻正骑在一头飞行魔兽身上,十多米长的鸟身,双翼展开达三十来米,巨大的鸟嘴里长满尖牙,双脚上是锋利的爪子。

为了辅助背上的主人的重建威信,这大鸟不时朝地下一个俯冲,双脚抓住一个不听从集结命令的魔兽,拎向高空用爪子撕成两半再高高抛下…

啧,好厉害的鸟!

枔靖上次是直接暴起将那兽语者击杀,通过剿杀后的碎片分析,她虽然不知道对方有什么厉害的杀招,但防御力并不强。

所以这次也是突然冲了上去,阵盘和符箓同时激活时,瞬间涨大的大环刀朝其当头劈下。

女子刚刚让大鸟教训了一个“不听话”的魔兽,鸟身俯冲后又快速拔高,还没来得及重新平衡身体,就被这一连串攻击弄懵了。

然后她的风光无限兽语者生涯在惊恐惨叫中画上句号。

至于她座下的大鸟,大环刀砍在羽毛上爆出一团精光,火花四溅,其身体往下一沉,传来一声惨叫,但是很快便折身滑到了一边。

枔靖眼睛一亮,这羽毛?不错。

竟然融合被动防御,但受到攻击时不需要主观意识控制就能激活。

用这个来炼制一套法衣肯定不错!

给自己和小伙伴一人来一套。

那大鸟还没从失去主人的悲痛中恢复过来,又与死神擦肩而过,乍一回头,便看到那个人类眼神中嗜血光芒,还有如同看到猎物一样的…贪婪。

这本来应该它们魔兽的专利,你们修炼者不都应该用一副充满正义以及愤慨的眼光吗?有这样贪婪目光的就是反派,就不能再标榜正义神马了!

然而此刻没有谁跟它扯这些,某人只想扯它的羽毛。

枔靖意识中传来厉川的声音:“…枔土地,这个是黑炎凤凰,它们的弱点在嘴喙下面…”

那里果真有一个黑红的囊袋,枔靖接连发出数枚元能箭,还有天女撒花一样的符箓,混乱中,一道流光直刺囊袋。

大环刀刀锋上精光一闪,囊袋破开,一个拳头大小的黑色炎球倏地飞了出来。

早有准备的枔靖让小葫芦将其收了。

小灵传音:“这玩意儿竟然修炼出地狱魔炎,这可是个好东西,可以用来炼制很多高阶法器,有些修炼火法术的也可以…”

不过他的话音还没有落下,就看到小葫芦将其吸了进去。

又便宜小葫芦这家伙了。

好吧,小葫芦升级了,老枔的实力也会更强,就能带他们去更大的战场上收割更多战利品…这么一想,小灵又高兴起来。

枔靖来不及把大鸟身上的材料一一处理后再去击杀其他的兽语者,而是直接扫入拐杖空间——毕竟放眼整个战场,虽说飞行魔兽也不少,但是这么高级别的却不多。

夭夭兴奋地扑到大鸟旁边,她身上所有树枝包括树根都动了起来,如同无数只手一样,在鸟身上飞快地拔着毛…

一时间空间中央的坝子上飞舞着纷乱的羽毛。

而枔靖已经冲向下一个了…

一共猎杀了两只黑炎凤凰,都丢给夭夭去拔毛。

还有几只高阶魔兽,也收入空间让夭夭慢慢处理。

就在枔靖愈战愈勇,越打越有奔头时,从远处传来修炼者的气息,还有他们急切的声音:“上尊等等,手下留人——”

枔靖正杀的兴起,乍一听到这声音下意识停了下来:手下留人?难道她刚才抓错了人?这是修炼者而不是集结魔兽军团的兽语者?

她低头看了眼手中的人,没错啊,是刚刚从一头高阶魔兽身上揪下来的。

手起刀落……

“啊——唉……”

枔靖明显听到那几个修炼者的遗憾和惋惜。

到了近前,其中一个须发皆白的至少化神期的修炼者上前一步,朝枔靖行了一礼才说道:“…上尊容禀,这,这兽语者不能杀啊……”

其实他们是想直接阻止来着,但看到对方的手段。很显然,这次局势逆转定是对方作下的,如此,即便对方行为与他们的产生冲突,也只能尽可能压制内心的不满情绪,带着几分讨好地规劝着。

枔靖心中立时就郁闷了,反问:“他是你的亲戚?”

那老者身体顿时往后仰,慌忙摆着手说:“不不是,他怎么可能是我的……”亲戚呢?

“你的弟子?”

老者不仅身体往后仰,就连脚步也不由自主往后退,丫的,这兽语者怎么可能是他的亲戚他的弟子呢?一边摆着双手一边摇着头,“不不,上尊误会了,他,他不是……”

“那是你的儿子?”

老者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傻子都能听出来:上尊不高兴了,后果很严重!

“上尊息怒,上尊息怒啊……我我们不是那个意思,我,我们”

老者身体如筛糠一样,双膝一软就跪了下去,另外几个修炼者也一副诚惶诚恐跟着跪了…

他们慌乱辩解,说了一大堆,然而等他们再次抬起头时,发现那位神秘的上尊已经不见踪影。

所以他们刚才说的那些……

然后他们发现上尊又在击杀兽语者了。唉,该怎么跟上尊说呢,这兽语者,不能杀!

……战场上形势逆转,被憋坏了修炼者们从天门山大阵中涌出,气势如虹地扑向那些混乱的魔兽群中。

虽然做不到像枔靖那样摧枯拉朽地收割,但是几个修炼者对付一头魔兽还是可以的…

两天后,战场上除了漫山遍野的魔兽尸体还有侵染一片乌黑腥臭的大地,再没有一头活着的魔兽了。

枔靖毫不客气地将自己击杀的那部分全部取了材料,然后用小灵给的一种“细沙”,将这些尸体分解掉,回归大地。

小灵说这玩意儿是行走江湖的必备之物,从灶神那里要的。

枔靖心道:没想到这灶神一直圆滑地周旋在各个仙家和神仙之间,从来没有去过真正的战场,也没有去“行走过江湖”,竟然还备着这玩意儿,真是“老谋深算”啊,看来她还是要向这些前辈们多多学习才是。嗯,这“细沙”她就笑纳了。

厉川已经将这次兽潮转折前因后果说与天门山的众修炼者,从掌门,长老,执事,再到那些劫后余生的普通修士,全都集结起来,恭迎枔靖。

之前想要阻拦枔靖击杀兽语者的几人,其中一个便是天门山长老,另外几个是执事。

他们此刻仍旧惶恐,不过心中却多了很多疑惑——这个年轻女子竟然是…土地婆?

不,他们不是怀疑这么年轻的土地“婆”,而是,从他们对神明录上对神仙的了解,这土地婆不是掌管一方水土,庇佑一方子民的吗?而且是充满慈爱……总之绝对不是这般充满杀戮的就是了。

不管怎样,枔靖的实力摆在这,心中再多疑惑都自个压着吧。

枔靖扫了一圈下方白影重重的人群,大概两三千人吧,据说整个澄星的修炼者几乎都聚在这里了……就这点人竟然与浩荡的魔兽还有无数的邪魔抗衡数百年,真的很不容易啊。若非大家一代代的坚持和传承,恐怕这个世界又会是另一个样子。

抛开之前那点与她主观意见相悖的小小不愉快,她真心敬佩这些人!

好了,那些拉稀摆带的废话就少说了,整点实际的。

既然大家都跪服她的实力,摊牌吧:谁愿意加入她的修炼者体系?!

喜欢穿越小小土地婆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