扯开她的腿狠狠占有NP 办公室揉着她两个硕大的乳球

“西襄那边情况怎么样了?”萧无双问道。

萧鼎摇头道:“不太好,西襄城的百姓全都撤走了,俨然成了一座空城,这对镇守边关的将士影响很大。”

“嗯?”萧无双看向他,问道:“影响?城空了岂不是更好施展拳脚?有什么影响?”

萧鼎问道:“你会愿意拼死守一座空城吗?”

萧无双明白了过来,说道:“军心涣散。”

“毕竟西襄的将士并不都是本土来的,多是从各处军营抽调而来,他们军心大部分都是来自身后城中的百姓,其次才是国家,守关而不守国,边关的将士都有这个毛病。”

萧无双认同道:“确实,其中以镇北军最为严重。”

“你这小子。”萧鼎撇了他一眼。

不过这话也不错,镇北军只隶属镇北,且这种情况越发严重了起来。

萧鼎说道:“那位估计早就看不惯你爹我了,不过镇北天高皇帝远,他也奈何不了我,也找不到我的机会。”

“你知道就好。”萧无双道。

萧鼎摸了摸萧无双的脑袋,说道:“我我还能不晓得吗,等打完了北漠,也就是算账的时候。”

“该不会吧?”萧无双顿了一下,说道:“既打退了北漠,便是大功一件,若是这时要对老头子你出手,那位就不怕落人口舌?”

“你不懂。”萧鼎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如今他的身体愈发不如从前了,也深知自己熬不了几年了,在这最后的几年里,他为了将来的一切考虑,势必会将那些不安定因素排除。”

“他做的出来。”

以前或许还有的商量,如今却是想都不用想了。

“所以……”

萧无双盯着眼前头发花白的镇北王,问道:“老头子你真的会造反吗?”

萧鼎对上他的目光,半晌没有回答。

视线交错之间,二者都没有

扯开她的腿狠狠占有NP 办公室揉着她两个硕大的乳球 热门小说 第1张

言语。

直至片刻之后,萧无双才咧嘴一笑,说道:“我明白了。”

萧鼎起身,双手搭在了萧无双的肩膀上,说道:“好好准备吧,你爹纵横沙场上数十年,可还从没见过神仙斗法,接下来的仗,可不好打了。”

萧无双点了点头,答应道:“老头子放心便是,几位供奉这边,我来周旋。”

.

.

魏无病抱着医书给余将军煎药,如今余将军已下不来床了,煎药的活便一并都是魏无病在处理。

狐九坐在火炉旁,打了个哈切。

这炉火倒也不热,还有些暖和。

狐九伸了伸爪子,问道:“你成天都在看医书,看出什么名堂没有?”

魏无病说道:“医术本就没有止境,书中的东西虽不如实践来的快,但若是没有书,也就没有后面的东西了。”

狐九说道:“搞不懂你们,先生以前也爱看书,一看就是好几天。”

却在此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有人敲门?”魏无病看向小狐狸,他攥着医书,神色有些紧张。

狐九道:“我瞧瞧去。”

它迈开步子,走向了门口。

却听外面站着的人喊到:“小生周易,特来拜见陈先生。”

狐九回头道:“别担心,是先生的熟人。”

魏无病闻言松了口气,上前去了开了门。

周易见客栈门被推开,而给自己开门的却是一个不曾见过的少年。

一道身影顺着少年的衣衫爬到了他的头上,看向周易道:“算命的,先生在楼上呢。”

周易笑道:“原来是你这小家伙,这位是……”

“我……”魏无病正要回答,却被狐九抢先道:“我朋友。”

魏无病顿了一下,点了头便算默许了。

“咦?”周易打量了一眼魏无病,却是眼前一亮,说道:“难怪疫气不近你身,竟是天身福缘,百邪不侵。”

魏无病低下头来,有些胆怯道:“先生过誉了。”

周易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

“先生请进。”魏无病道。

周易走进了客栈里,看了一眼客栈里,却是整洁无比,灰尘也极少,要知道,这里可是西北,能做到桌上无尘,已是难上加难。

魏无病奉上茶水,说道:“还请先生稍等片刻,小子这就去唤先生来。”

“有劳。”周易就要坐下。

狐九一把抓住了魏无病的衣角,说道:“你干什么去。”

“我去叫先生。”魏无病道。

扯开她的腿狠狠占有NP 办公室揉着她两个硕大的乳球 热门小说 第2张

“轮不到你,回来坐着。”

狐九看向了坐的安逸周易,说道:“破算命的,你自己没长腿吗?”

“我这……”周易看了一眼自己,无奈道:“我这才坐下。”

狐九冷哼一声,说道:“要找先生你就自己去,我们可不帮你去喊。”

周易无奈一笑,说道:“行,自己去便自己去。”

“给你能的。”狐九说道。

周易倒也不恼,这小狐狸记仇也是应该的事,谁叫上次得罪了它呢。

他站起身来,独自往楼上走去。

魏无病低头在狐九耳边说道:“你好像与他有些不对付?”

狐九满不在意的说道:“不用管他,破算命的一个,上次要不是他跑的快,我非得给他捅出两个窟窿来。”

“你这么厉害?”魏无病睁目道。

狐九一个翻身,说道:“那当然,我跟你讲嗷,那日惊天地泣鬼神,我一声剑来,便是数百把飞剑惊掠而起,刹那间风云变色,剑气飘荡……”

魏无病听的津津有味,愈发对这小狐狸佩服起来你。

也只有他能信狐九的鬼话。

楼上的周易听到了狐九的话,不由得低头看了一眼。

见那少年听的津津有味,狐九说的更是绘声绘色。

周易不由得摇头一笑,嘴里嘀咕道:“可真能吹。”

他倒也没有在意,走上前去,敲响了房门。

“陈先生可在?”

“进。”

周易推门而入,也见到了今日的正主。

屋里挂满了字画,有两张墨水都还没有干透,而陈先生则是坐在案桌前,手中之笔在那纸上滑过,显得极为认真。

陈九收了笔锋,还剩下一半没有画完,便收了笔道:“你来找我,可是出了什么事?”

周易坐了下来,说道:“是瘟疫的事。”

“严重了?”陈九问道。

周易面色凝重道:“嗯。”

甚至已经超出了他能控制的范畴了。

——————

破碗~

喜欢一切从鹿妖开始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