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弄放荡少妇200短篇 学霸X校霸(含试管)WRITE

“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严重了?是糖尿病酮症酸中毒引起的?”

刘半夏问道。

许辉点了点头,“这个有主要原因吧,次要原因是患者受到了一些刺激。患者两个儿子商量的时候,不小心被他给听到了。”

“一听到可能是肝上有了癌症,当时就着急了,想要直接回家。可能也是因为站起得比较急,然后就有了些呼吸障碍。”

“抢救是拍的床边X光,提示肺部有感染。不过患者的血氧太低,就先送去ICU了。得把命先救回来,然后再研究别的。”

刘半夏点了点头,“目前这位患者可是有些严重了。肝上有脓肿或是肿瘤,肺上还有感染。”

“这些感染本来就容易让他的酮症酸中毒恶化,精神上再受到刺激,真的变得很危险了。他的两个儿子啥意见啊?”

“先抢救看看,反正是得上呼吸机了。要不然咱们俩现在去ICU看看去?”许辉提议道。

刘半夏点了点头。

这位患者他毕竟跟着接诊过,对于患者的病情他还很关心。

“哎……,有时候其实我就算是一名医生,也是有些搞不懂。”许辉说道。

“本来患者就算是有病症呢,也是好好的。可是在查出来病症以后,病情就会急剧恶化。你也有过类似的经历吧?”

刘半夏点了点头,“可不是嘛。还记得那次那位低血钾症的患者不,自己过来的时候还算很可以。一查出来,这就完了。”

“我觉得啊,更多的还是精神层面的影响。要不然这个事情确实也是有些不好解释,是不是这么个道理?”

“差不离吧,许一诺还是刘依清来着?好像有个人想要研究一下这个吧?”许辉接着问道。

“是刘依清,不过她更多关注的是术后患者的一些情况。这个事也不是那么好研究的,里边很多数据都很模糊。”

关于这个事情,其实不仅仅是刘依清在琢磨,刘半夏也是如此。

反正他就坚定的认为患者的心情跟患者的预后是有关系的,心情好的情况下,恢复的就会快一些。

所以他在往常查房的时候,都是尽可能的把气氛给调动起来。就算一些患者只有一点点的进步,他也会卖力的夸上一番。

但是这个事情吧,只能通过大数据来查询和比对,没法真正的量化。

因为没有哪一位患者的条件是一样的,毕竟每个人的身体情况不一样啊。

患者在整个恢复的过程中,受到影响的因素太多。

比如说饮食、运动、本身体质等等,这些都可能会影响到。精神状况,这仅仅是一个方面而已。

“过来看下午送过来的患者?”

来到ICU后,张志远问道。

“情况怎么样了?”刘半夏点了点头。

“目前血氧保持在95,心率也降下来一些,现在是120。”张志远说道。

“目前还有一个新的问题,就算是你们不过来,我也要找你们呢。据患者的两个儿子说,好像患者非常抵触治疗。”

“这事我听到了,也是因为这个所以患者的情绪比较激动,一下子就变差了。”许辉说道。

“患者的思想略微有些保守,在知道自己的肝上可能有癌症之后。既不想浪费钱,也想回家等死。”

“按照他的说法,就算是死,也得死在家里。这样魂不散,不是客死异乡。还没等两个孩子劝呢,就不行了。”

“咋还有这样的插曲啊?”刘半夏苦笑着说道。

“没办法,有些人还是比较守旧的。”许辉说道。

“我们这边也是刚刚抢救完事,患者的糖尿病情况确实比较严重。再加上这还没有办法确定的感染情况,无疑是雪上加霜。你们俩是啥意见?”张志远说道。

“跟患者的两个儿子再商量一下吧,怎么也不能就这么把患者给放走不是。”许辉说道。

刘半夏点了点头,在还没有确诊的情况下,就得尽全部的努力才行。

三人来到了外边,在不远处打完了电话的患者儿子们也走了过来。

“医生,能确定是不是肝癌吗?”患者的大儿子问道。

“刚刚抢救完不久,患者目前的情况比较稳定。”张志远说道。

“但是我个人来讲,还是不建议你们现在就把患者带回家。因为患者的感染现在比较严重,也许还没到家呢,就会有危险的情况。”

“再有的一个情况,还是请刘主任跟你们讲一下吧。你们现在心中最关心的,也是患者肝上的占位。”

听到他的话,患者的两个儿子又看向了刘半夏。

“我先问一下,你们能够支撑的起在ICU的费用吗?”刘半夏问道。

“目前还行,我们哥俩也有点钱,能支撑得住。”患者的二儿子说道。

“我也知道你是啥意思,如果说我爸这个不是肝癌,就算是花多少钱,我们也得治。要真是肝癌呢?还这么大的癌症,都没法治吧?”

刘半夏点了点头,“你能够明白这一点,那么我们就好沟通了。如果真的确诊是肝癌的话,这么大的瘤体,我们基本上也是会跟家属建议保守治疗的。”

“但是目前的关键问题,就是不管是

玩弄放荡少妇200短篇 学霸X校霸(含试管)WRITE 热门小说 第1张

谁都无法确定患者肝部的实际情况是啥样。如果不是癌变而是脓肿或是囊肿,是不是就很可惜了?”

玩弄放荡少妇200短篇 学霸X校霸(含试管)WRITE 热门小说 第2张

医生,你说的这些我们也都懂,我们哥俩也不好受啊。”患者的大儿子说道。

“主要是现在你们也无法确定,我爸到底是不是肝癌。本来还说要做啥强化CT的,然后现在我爸这个情况也没法做。”

“刚刚跟家里打的电话,长辈们的意思也是如果真的很严重的话,就得往家拉。那毕竟是我爸的心思,你说我们做儿子的该咋办?”

说完之后,他就蹲在了地上,抱住了脑袋。

“其实我们真的很理解,因为我们经常会经历这样困难的选择。”刘半夏说道。

“不过怎么想,在没有确诊的情况下就做这样的尝试有些危险,很可能会留下遗憾。我的建议是能不能再等等,然后给患者做个肝部穿刺。”

“医生,这个就能够直接看出来是不是癌?”患者的二儿子问道。

“也不是那么直接,我们需要做病理检测。”刘半夏说道。

“但是目前来讲,这是最快的法子了。而且从我个人的判断来看,患者肝脏的这个占位,癌变的可能性很低。”

“我们最后做的床边X光也显示出患者的肺部有感染,有感染也是会导致病情变化的一个主要原因。”

“那不还是没结果吗?”患者的大儿子问道。

刘半夏稍稍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确实也是这样,不过我们作为医生也只有建议权,决定权还是在你们的手里。”

“患者现在这样的情况,你们就算是想转运回家,也需要专业的救护车和设备。这一趟下来钱,会花很多。”

“而且咱们就算是做最坏的打算,我们做了穿刺出了病理,也应该是有时间的。不过还得你们自己考虑,究竟该做什么样的选择。”

还是那个最根本的原因,决定权在患者和家属的手中。

目前只有一个腹部CT平扫、肺部床边X光,根本没法给患者的占位来做确诊判断。

癌变的金标准就是病理嘛,哪怕他们心中的倾向现在也越发的偏离癌变的可能,但是这并不代表着不会有。

ICU的费用还这么高,患者多躺一天就是不少的费用。再加上患者本人有落叶归根的情结,真的出了差错呢?

很残酷,可是还是得交给患者的两个儿子来做这样的决定。

“你们说,他们会如何选?”

看到患者的儿子走到一边去商量,许辉问道。

“这事说不好,但是不管怎么选,我都会尊重。”刘半夏说道。

“他们现在的情况跟见死不救还不一样,他们也有自己的难处啊。其实就算是换成了咱们,咱们自己也不是那么好处理。”

“我在考虑的是,患者肝脏的情况会不会跟肺部的情况一样呢?属于某种超级厉害的病菌造成的病变?”张志远说道。

“确实有这样的可能。”许辉点了点头。

“可是咱们现在需要的是时间啊,还得看他们能不能同意咱们做这个肝脏穿刺吧?好像有结果了。”

看到患者的两个儿子走过来,他们三个都有些紧张。

“我们商量好了,就要做那个穿刺。”患者的大儿子说道。

“我爸还没正经享过福呢,要是真的不是癌变呢?我们这么折腾肯定就把命给折腾没了。医生,要是脓肿的话,是不是就能救过来了?”

“有非常大的机会,主要是看什么病菌造成的脓肿。”刘半夏说道。

“我能够给你的承诺就是尽我们最大的努力,也会跟相关科室打招呼,尽快处理。现在就去签授权书吧,我亲自给做。”

虽然没有从刘半夏这里得到肯定的答案,患者的两个儿子也纷纷在手术通知书上签字。

刘半夏的表情都凝重了很多,因为这次的穿刺结果,不仅仅关系到了患者,也关系到了他的两个儿子啊。

喜欢强化医生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