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PPER一姐潮水 宝宝怎么这么湿~别磨

江涛笑着点点头,于是我们边走边聊,他对我说道:“大山,实不相瞒,这次也不是单纯来找你聊天的。”

我苦笑道:“我知道,你这大忙人都半个月见不着了,这突然来找我,除了工作的事还能啥事啊?”

江涛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实在是没有办法,你也理解一下。”

“我理解,忙点好,这样才能证明你是真正在做事。”

江涛又笑了笑,忽然正经道:“说正事吧,市里给我压力了,我没办法只好来找你了。”

我也严肃起来,向他问道:“怎么说?”

“葡萄园就不说了,这没有个一年半载的也不会有收成的。关键在镇里发展的这个旅游项目,怎么这么久了一点动静都没有啊?”

“怎么没动静了?这不正在搞乡村建设工作么,这些基础工作没搞好,怎么做宣传啊?”

“你说的我理解,可问题是市里面不这么想,他们就想快一点把这个项目推出来,这是给我压力了,我也只有来给你压力了。”

“压力需要动力啊!动力需要资金啊!”

江涛讪笑道:“别贫了,说正经的,你给我一个准确的时间,到底什么时候可以把旅游项目的事情给推出去?”

我想了想说道:“你要这么说,我说什么时候都可以,可问题是现在各项基础设施都不齐全,游客来了连吃饭住宿的地方没有,咋搞?”

“那就把饭馆、住宿给搞起来啊!你不是派了人去城里学习了吗?”

“钱呐,江县长,没钱咋搞啊?”我两手一摊说道。

“市里划拨的那五百万都用完了?”

我叹息道:“你看啊,这搞乡村整治都花了将近一半了,我还想着在河边修一条滨河路,可供游客散步的湿地公园,包括还准备搞几个休闲垂钓基地,这可都是钱啊!”

说着,我停顿一下,又补充道:“这还没包括村民搞建设的工资,还有今后用于宣传的资金。”

江涛一声重叹,沉默了片刻才说道:“你直接告诉我大概还需要多少钱?”

“当然是越多越好了。”

“你别跟我打官腔,直接说需要多少钱,我好向上面申请。”

我迟疑片刻说道:“至少还需要一千万。”

江涛眉头紧皱起来,我知道他也有点难办,但我已经很保守了。

又是一阵极长的沉默之后,江涛终于对我说道:“行,我再去向上面申请一下,不过你这边给我给点力,得让上面领导看见改变的样子。”

“我懂,”我点点头,又说道,“对了江县长,还有一件事给你说一下。”

“什么事?”

“果园这边还得申请一笔专项款下来。”

江涛眉头又是一皱,问道:“果园这边上次不是也划拨了二百万下来吗?你别告

RAPPER一姐潮水 宝宝怎么这么湿~别磨 热门小说 第1张

诉我又没有了?”

“江县长,我可没有挪用一分钱啊!上面划下来的每一分钟我都落实到位的,不信你去查。”

江涛挥了挥手道:“行了行了,不说这些,弄得我好像不信任你似的,我是想问果园这边你是有什么想法吗?”

我点头道:“这不入秋了嘛,第一批的葡萄苗生长情况还不错,我想着第二批葡萄苗也该种下了。现在这个时间段正适合移栽葡萄苗,土壤含水量比较充足,种下幼苗,次年春天长得也快……”

江涛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说道:“这个想法倒是挺好的,第二批果树苗是该种下了,这个情况我回头向市里汇报一下,应该没有大问题。”

停顿一下后,他又说道:“果园这边我倒是不担心,但是旅游项目的事情你真得给支楞起来,让人看见一点希望啊!”

我笑道:“行,我这几天就让市里看见希望,行了吧?”

“你想怎么搞,我告诉你别乱搞啊!”

“谁乱搞啊!我已经想好了,准备花点钱

RAPPER一姐潮水 宝宝怎么这么湿~别磨 热门小说 第2张

请几个出名的网红来村里宣传一下。”

江涛沉思片刻,点点头说道:“倒也是个好办法,总之你给我上点心,我知道你也很辛苦了,过段时间我请你喝酒。”

我讪笑道:“江县长,过段时间该是让我请你喝酒才对。”

“怎么说?”

“我要结婚了。”

江涛一愣,带着惊讶问道:“和谁呀?什么时候?”

“就程璐,我们打算过年之前吧,具体时间还没定。”

江涛可吓得不轻,可是他一点激动的表情都没有,甚至好像有些心事重重的样子。

“怎么了?江县长,难道你觉得我们不合适?”

“不,不是……”江涛叹口气,忽然停下脚步对我说道,“怎么说呢,大山,你真的对你的过去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吗?”

我愣了愣,笑着道:“江县长你是怕我失忆前结过婚吧?”

“不是,我就是想问一问。”

我耸了耸肩道:“没想那么多,我现在觉得这样的生活挺好的。”

江涛一脸凝重的表情,说道:“那如果,我说如果,你之前的生活很好呢?”

我不傻,自然从他这话里听出来了一些名堂。

我眉头顿时一皱,问道:“江县长,你是不是已经查出来我失忆前的身份信息了?”

江涛没有立刻就回答我,而是拿出烟递给我一支,然后才慢吞吞的说道:“大山,这件事我想向你道歉。”

我一脸懵逼的看着他,说道:“这是什么意思?”

他叹口气说道:“是的,前一个星期之前我就已经知道你的身份了,是准备告诉你的,可是那时候我正忙着处理黄志下台后的一些事情,就给忘了……现在听你这么一说,我突然想起来了。”

我笑道:“那这有什么好给我道歉的啊!没事的,跟我见外干什么?”

江涛有些为难的说道:“其实我还有一点私心的,我当时就在想,要是告诉你了,你可能就要离开我们这里了……是我自私了,这些事情该告诉你的,你也应该知道。”

即便他故意没告诉我,我也不会生气的,因为江涛真的是很好的一个人。

我笑了笑道:“真没事的江县长,你别自责啥,就算我知道以前是谁了,我现在也不会离开这里的。”

“你说真的?”

“当然是真的啊!现在这边的事情,我要是走了,你还能找出第二个人来负责吗?”

江涛讪笑一声道:“那倒也是,不管怎么说我是该告诉你的。”

他停顿了一下,才终于对我说道:“其实你的真名叫陈丰。”

喜欢男人三十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