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重生变娇媚体制PO 老太太cheapwindowsvps

陈贝贝在苏叶的对面桌坐下,看向柳橙的表情,可谓是咬牙切齿的很。

带回家做客?

还是以女朋友的身份?

这才过了几天啊,你们到底偷偷背着我做了什么?

现在关系居然就已经发展到可以带回家见家长的地步了?!

柳橙好像并没有注意到陈贝贝敌视的目光,她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见约好的家教时间快到了,便起身离开了餐桌座位,收拾东西准备出门。

“吃完记得把碗洗了,我就先走了哈。”

背起小包,换鞋,在出门临走前,柳橙回头对苏叶揶揄地笑了笑。

接着便关上门。

柳橙离开后,客厅里就只剩下了苏叶和陈贝贝他们两个。

陈贝贝目光灼灼地盯着苏叶,抱着手臂鼓着小脸,也不吃桌上的早餐,脸上的不满就差直接写在脸上了。

苏叶也被陈贝贝这眼神看得很是不自在,他挠了挠头,想说点什么,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那个啥……”

就在苏叶硬着头皮,准备开口说什么的时候,他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

掏出手机看了眼屏幕,发现是胡帅打过来的电话。

“我先接个电话哈。”

苏叶向陈贝贝示意了一下手里的手机。

陈贝贝嘟着嘴,扭过头去没说话,算是同意了。

“喂?”

“苏叶你在学校附近哪家宾馆啊,我们过来找你玩咯,而且还专门给你带了一些好东西~”

电话一接通,刘军那笑呵呵的声音便从电话里传了过来,依稀还能听到胡帅和周成功他俩的打趣声。

听到刘军那恶趣味的语气,还说专门给他带了好东西,以他对刘军的了解,苏叶突然感觉有些不太妙。

“宾馆?”

苏叶还没说话,从电话里听到“宾馆”这个关键词的陈贝贝,耳朵倒是先动了动,本来对苏叶电话不感兴趣的她,这时候眉头也不由一皱,眼神无比怀疑地看着他。

陈贝贝想了想,起身离开了自己座位,转而在苏叶旁边坐下,同时小脑袋也微微多凑过来了一些,想听听苏叶电话里到底在说些什么东西。

“……”

苏叶看了眼凑近身子的陈贝贝,那毫不掩饰对他电话内容非常好奇的模样,让苏叶嘴角不由一抽,他也知道陈贝贝肯定是误会了什么。

苏叶索性直接打开免提,无语地对刘军他们回道:“我特么没住宾馆,你们几个在瞎想什么呢?”

“真的假的啊?”

听到苏叶说他没住宾馆,刘军语气有些怀疑。

“真的!”苏叶没好气地再次强调。

在大部分的大学生印象里,宾馆一直是男女开房做那啥事的场所,而并非睡觉的地方,所以陈贝贝会对“宾馆”这两个字这么敏感,倒也正常。

不过像他那么一个安分守己的人,他怎么可能会去宾馆那种地方呢?

“我信你个鬼呦,苏叶你这糟老头子坏的很。”刘军明显是不信,他用老司机都懂的语气,猥琐地说道:“这两天你夜不归宿,寝室都不回了,肯定是和柳橙在一块,别以为我们不知道,还有,昨天你俩衣服都互换了,这表明肯定是睡一起了,你现在还搁我们装纯呢~”

“嘶——疼疼疼!”

没等苏叶回话,反而听到电话那头苏叶的痛呼声,这时刘军突然明白了什么,焕然大悟。

他试探着小声对苏叶说道:“你旁边有人?”

苏叶:“……”

你特么现在才知道?

苏叶看着左手手臂上无比清晰的两排小牙印,还有气呼呼的陈贝贝,很是欲哭无泪。

“咳咳,我们现在在宿舍,需要我们帮你带什么东西不?比如衣服什么的。”知道苏叶旁边有人后,刘军果断恢复正经,不再问刚刚的话题,“当然,让我们帮你带‘蓝精灵’肯定是不行的,我们可不是那种人,就没买过那玩意。”

苏叶气笑:“说的好像我就买过似的,滚吧你!”

“卧槽!你没买?”刘军和胡帅惊讶的声音同时传来,接着语气无比嫌弃:“你居然让女生给你买,我呸,渣男啊!”

“……”

苏叶咬牙切齿:“什么买不买,我们根本就没用过这玩意好不好!你们都在脑补什么!”

听到苏叶说他根本就没用过那玩意,电话那头,刘军他们先是一愣,接着不由沉默了几秒。

过了一会,刘军这才幽幽地苏叶劝道:“不戴安全带开车,是很容易翻车出人命的。”

胡帅也苦口婆心地附和:“道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开车不规范,当爹两行泪啊~”

苏叶:“……”

明白自己再次被误会,苏叶脸色发黑,整个人都不好了。

“我特么说的是这个意思吗!”

“好好好,你知道你说的不是这个意思,所以有什么想让我们带的东西没?再次强调哈,安全带不行。”

“我特么*****”

苏叶忍住了想口吐莲花的冲动,见解释不清干脆不再去解释,于是说出了自己公寓小区的地址,顺便让胡帅他们帮忙把他枕头被子从宿舍带过来就行,别的不用带,便挂断了电话。

与此同时,湘南大学,男生404宿舍。

“带被子和枕头?”

胡帅、刘军、周成功看着桌上已经挂断电话的手机,三人互相大眼瞪小眼。

“所以苏叶这小子真没住宾馆酒店?”

很显然,如果苏叶住的是宾馆,那么被子枕头肯定是本身就有的,完全不需要另带。

但苏叶既然说要他们带这些玩意,再加上刚刚苏叶给出的小区地址,那么现在就只剩最后一个可能了。

——这小子租房住了!

“好家伙,难道这混蛋已经和班长同居了?!”胡帅难以置信。

说好的谁先脱单谁是狗,结果苏叶一声不响地和自家班长柳橙搞对象就算了,现在居然还同居了,这才离放寒假还有几天啊!这发展速度也忒快了吧!

“搞不好还真是这样,刚刚打电话时候,估计班长就在他边上,不然苏叶他也不会是这种反应。”周成功推了推鼻子上的黑框眼镜,笑呵呵地说。

“怪不得听到了苏叶的慘叫声,原来是被班长打了啊,没想到班长平时看起来冷冰冰的,被调侃的时候也是会害羞的嘛。”胡帅摇了摇头,有些羡慕地说。

就在胡帅和周成功互相吐槽苏叶的时候,刘军看了眼苏叶的床位,忽然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一想到苏叶以后不住寝室了,我就莫名有种身为老父亲,看着养了二十年的漂亮女儿嫁出去的伤感,唉,心好痛……”

虽然说男寝的“当爹文化”向来都是传统,但刘军的这套用“嫁女儿”来形容苏叶搬出去住了,可谓还是把胡帅和周成功逗得不轻。

神特么养了二十年的漂亮女儿嫁出去的伤感,瞧这便宜占的,不过还别说,仔细想一想,这感觉居然还真的挺像的。

胡帅拍了拍刘军的肩膀,贱兮兮地说:“刘军啊,你别说了,都说女儿是上辈子的情人,你失恋就失恋,扯那么多干嘛?我早就知道你喜欢苏叶了,毕竟苏叶男装这么帅,女装也这么漂亮,你会爱上他也很正常,大胆承认就好了啊,真没必要拐着弯用嫁女儿,来形容你对苏叶的爱。”

“……”

听完胡帅的“安慰”,刘军脸色一黑。

“你给老子滚啊你,老子不是这个意思,更不是gay!”

“你再这样过分解读,信不信我*你*花,把你压在身下叫爸爸?”

“不可以!不可以色色!哒咩!哒咩呦!”

胡帅左手捂着屁股,右手掐出兰花指,一脸“娇羞”地捏着嗓子,向刘军大喊着。

说完,小胖子就羞涩地掐着兰花指,摆着妖娆的身姿,转身就向厕所小跑而去,好像深怕刘军真的会对他做出什么事一般。

胡帅的这一套“骚”操作下来,实属是把刘军的脸色给彻底看黑了。

而坐在旁边的周成功,则是彻底笑疯了。

“胡帅!你特么给爷死!”

喜欢我真不想靠女装出名啊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