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各种姿势C到高潮高H小说 顶开 肿胀 呻吟声粗喘

“寂元,帮我把人给拖警察局去,就说他试图绑架幻彩集团董事长。”

“我们中浩控股的人绝对不会放过他。”

柴进没有心思和他废话了。

四九一听要把他给送警察局,竟然一下子慌乱了起来。

这就是道上混的人的尿性,总认为自己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而这些有钱人特别怕死。

之所以怕死,是因为一旦死了,他在这世界上所拥有的一切都将与自己无关。

所以他百试不爽。

只是他今天遇到了硬角色,自己咋咋呼呼的这一套,柴进根本就不吃。

之所以怕进警察局,那是因为他身上还背着命案!

一旦自己进去了,搞不好肯定要吃子弹。

那真的就是他死了。

于是开始着急道:“柴进,你敢!”

寂元直接一巴掌抽在了他脸上:“已经给你脸很多次了,是你自己不要脸,别来这一套,我们都是草根出生,什么场面没有遇到过。”

“你威胁的这一套对于我们而言,根本丝毫没有用处,反而只能让你死得更快!”

一把抓着他头发就往门口拖。

四九真着急了,赶紧开口:“柴进,我都说给你听,你别把我送警察局!”

“是不是我说了,你一定会放过我!”

蔡伟强边上开口道:“原来你也是个怂货啊,我还以为你脖子有多用,没种的东西。”

柴进也开口说:“已经晚了,刚刚我确实已经给了你机会,送警察局!”

寂元也不管在四九继续叫嚷,直接拖着去了门口。

很快没有了四九的声音。

在四九被人给送到警察局后,他其他手下已经彻底的慌乱了,不知道该怎么办。

忽然一下,全部都跪在了地上。

生怕自己今天要在这里出事情。

柴进望着他们说:“我并不是一个不讲道理的人。”

“今天还是那句话,你们把背后的人给我全都讲出来,讲出来了,你们今天可以走,我可以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但是一旦你们讲不出来,那么今天你们都要背负上绑架未遂的罪名。”

“我相信你们知道,绑架一家市值超过数十亿上

被各种姿势C到高潮高H小说 顶开 肿胀 呻吟声粗喘 热门小说 第1张

百亿公司董事长的严重后果。”

“你们不过是拿工资的,没有必要为了这点工资,弄得自己在里边待上几年的时间,是不是这个道理?”

下面的人赶紧点头。

可问题是,他们真的不太了解四九的事情啊。

都是一些临时聘请过来的人,四九也根本不跟他们说他的一些事情。

一个个又愁眉苦脸地跪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

心里无比的后悔。

这踏马都是什么个事情,早知道就不要跟着出来搞这种事情了。

可没有后悔药吃。

看他们不说话,柴进点了根烟,开口说:“我这根烟抽完之前你们没有讲的话,都进监狱吧。”

下面人眼泪水都要喷出来了。

柴进夹着烟走到了窗户跟前,一言不发。

这个模样下面的人更加的不太爽快。

很久后,终于有一个人想起了一些事情,赶紧开口说:“老板,有个事情,我不知道是不是和这个有关系,我不太确定。”

柴进回头望着他:“你讲。”

这人说:“有一次我和四九哥一起喝酒,他喝多了,可能喝到了兴头上。”

“于是就跟我讲过一个事情,说让我在深市这边帮他把任务完成后,马上带我去澳城。”

“要我们和大牙哥一起混。”

“大牙?开赌场的那个?”蔡伟强似乎很是熟悉这个大牙,边上马上开口。

“我也不知道啊,但好像又是。”

“当时四九还跟我说,大牙很看重这件事情,我们先是把钱给要回来,然后再把陈妮带回澳城去。”

“当时四九哥也没有讲清楚,毕竟喝多了,在那之后,四九再也没有跟我提起过当天晚上说的话,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了。”

这人很是苦涩地点头。

蔡伟强眉头紧锁,骂了句:“它良的,怎么还和这个人扯上关系了。”

“他这是要干嘛,要跨域开战吗。”

柴进从边上走了过来:“老哥,这个大牙什么来头?你可有他的联系方式?”

蔡伟强说:“澳城那边的一个大混子,以前是那边一个家族的打手,后来自己出来混。”

“在澳城那边开了赌场,保安公司,反正是吃黑饭的人。”

“这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很少出澳城,因为他在外面的敌人不少。”

“只是,他为何会忽然一下对我们有心思了。”

柴进也眉头紧锁,果然如他所预料的一样。

四九一个混子,他既然知道陈妮的身份,还敢这么来明目张胆的来抓陈妮。

就说明他背后肯定有人,认为他背后的人肯定能够替他解决一切的后顾之忧。

至于边上,陈年华也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于是开口道:“对不起,我没有想到因为我,造成了这么多的事情。”

柴进望着他很是冷漠道:“你本来手上有一把王炸牌,是你自己给生生打烂的。”

“当初如果你没有和你女儿把关系给搞差的话,我相信你现在肯定过得很好,也是我们幻彩的重要合作伙伴。”

“可惜你刚愎自用,处处针对我,最后落了这么一个结局。”

“公司垮了后,你不但没有任何的反省,也原本可以老老实实的过一个很不错的晚年,毕竟有那么多的物业租金可以保障你的生活。”

‘偏偏你又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甚至于到最后还要连累自己女儿。’

‘陈年华,我要是你,我真会直接跳河,还不如去死,活着祸害家人干嘛?’

陈年华低着脑袋。

到了现在,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不得不在柴进的面前低头。

以前看柴进不爽,处处针对,可是没有想到,才几年的功夫,人家在深市捏死他就跟捏死一个蚂蚁一样的简单。

柴进看他不说话,继续说:“自己滚吧,我没心思看到你。”

“如果你还有半点的做人良知,那就滚出深市,一辈子都不要出现在你女儿面前。”

喜欢重回1991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