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一粒粒的往里放惩罚 迈开腿尝尝你的草莓

接旨虽只是个形式,柳茹月也不敢懈怠。

好在孩子们衣着本就整齐,也都跟着进过皇宫,上过金銮殿了,没有惊慌失措,都放下手里的玩具,乖巧的跟着柳茹月往前堂而去。

堂内,青石手捧圣旨,早已经等待多时。

在他身后只有御林军,小风早已经关上大门,挡住了任何往前院打探的视线,尤其将想跟着宣旨太监混进来的陆铖泽关在了门外。

那种人渣,根本不配进苏府,免得脏了地砖。

有外人在场,分不清都是谁的人,顾不得寒暄,柳茹月直接带着孩子跪了一片接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柳氏茹月德行兼备……”

一大段夸赞之词后,柳茹月总算听到了想听的东西。

“柳茹月状告之事还在调查中,但古有破镜难圆、覆水难收之说,朕深以为然,不论调查结果如何,柳茹月与陆铖泽夫妻感情也不可能恢复当初,特此颁布圣旨,准许柳茹月休夫恳求。”

上门企图修复感情的陆铖泽听到最后一句,犹遭雷劈。

“叩谢皇帝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孩子们跟着柳茹月齐齐叩头谢恩。

柳茹月不知道大源帝为什么会颁布这么一条圣旨,怎么会如此快颁布圣旨,她此刻心中只有兴奋,她终于得偿所愿。

青石把圣旨交给了她,柳茹月本想再问句话,他就开口道,“太后娘娘口谕,宣你进宫。”

“……”这母子二人,要干啥?

苏府没什么可用的护卫,或者说与右相府、锦衣卫的那些能人比起来,这些江湖人士根本不够看。

柳茹月看得出来,此刻太后和皇帝在斗法,两人一前一后的命令,一道是她渴望多年的,一道是她意料不及的,却都是不以她的意志来接受拒绝的。

“你们在家呆着,娘去去就回。”

如果那些人当真要对自己家做什么,自己在家守着也没用,所以柳茹月叮嘱小风守好家,让雪蓉照顾好妹妹们,就跟着青石进了宫。

青石明显是江嵩的人,柳茹月并不好奇为什么他能替皇帝宣旨,又能替太后传口谕。

哪怕江嵩有逆谋的心思,柳茹月也无能为力。

有青石带路,柳茹月顺利的进了仁寿宫,忐忑中拜见了太后。

让她心下一松的是当时正有许多命妇在场,太后并非单独召见的她。

这些端庄娴静的命妇,各个都文采飞扬,奉迎的话妙语连珠,每一句都听得沁人心脾又恰到好处,听得柳茹月好生佩服。

她虽跟着陆铖泽学了点东西,却远远比不上这些被家族自小培养出来的女子,便恭敬的候在一边,也不开口参与。

太后似乎并没心思刁难她,两盏茶的功夫,就借口累了,让命妇们退下。

柳茹月原本也打算跟着命妇们一并退下,却被太后身边的宫女叫住。

暖阁里所有的人都退下,只剩太后和柳茹月二人。

柳茹月心中疑惑,不知太后想做什么,她从前不过一个厨娘罢了,太后怎会单独召见她。

太后保养的不错,神思难测的扫过柳茹月,“柳氏,你可知,为了你,皇帝与哀家吵了一架。”

“……”柳茹月怎么可能知道宫里的事情,她和皇帝也不熟,看来太后是觉得大源皇帝硬气了一回,还是因为她这个无名小卒,有些气不过吧。

“太后娘娘,民妇惶恐。”贵人一怒,柳茹月还能怎么办,只能学着大臣们的做派,直接跪地认错。

“你觉得我这个太后,做的怎么样?”

“……”柳茹月感觉到了深深的恶意,她和太后也不熟,作为平民老百姓都觉得治理天下的人是皇帝,谁会去点评太后怎么样。

想了很多贤良淑德、天下女子表率的成语,最终柳茹月还是老实的说道,“太后娘娘,民妇自小生活在偏远山沟中,连县令夫人都不曾见过,后来为了寻子,更是忙碌于俗事忙着营生,朝堂之事离民妇都相当遥远,更别说深宫事了,民妇实在不敢妄论太后娘娘功德。”

诧异之色闪过太后冷厉高傲的双眸,她还真没见过这么实诚的回答,哪怕想找差错,都不好意思。

柳茹月的事情闹得如此大,太后也派人调查过她的来历,她的身份来历在告御状的时候就说得清清楚楚了,太后要动用关系调查,十分容易。

原本她是有几分迁怒的,为了这个乡村妇人,皇帝竟然硬气了一回,与她争吵不说,还不顾朝堂格局,拼着得罪右相的风险,也要还柳茹月一个公道。

小民能有什么公道?

顺应皇家利益的小民,才能得公正的审判,而柳茹月的公道,并不能让太后得到任何好处,她还得靠右相帮她在朝堂上稳住文官势力呢。

原本只是想叫柳茹月进宫撒个气,看看怎么个美人诱惑了皇帝。

现在一见,此妇并没倾国倾城之姿,长相在后宫女子中也不过中等水平,年龄也不小了,

葡萄一粒粒的往里放惩罚 迈开腿尝尝你的草莓 热门小说 第1张

根本不是皇帝喜欢的类型。

那从不管朝堂事的皇帝和她闹这一回,是单纯想还此妇人一个公道,还是想借机夺权?

夺权就太不现实了,得罪右相,于他们两母子都没好处。

或者就是傀儡当久了,在右相的掣肘下憋屈的难受,想借此机会发发小孩儿脾气,让右相丢个脸?

葡萄一粒粒的往里放惩罚 迈开腿尝尝你的草莓 热门小说 第2张

倒是像这没出息的皇帝能做出来的事情,治国大事上做不了主,也只能在这些小事上找点存在感了。

就为了皇帝的小性子,刁难这个大山里出来的弃妇,太后瞬间觉得没意思透了。

她无趣的揉着额头,什么都不说就赶走人,被皇帝小儿知道了,还不知心里如何笑话她呢。

不管怎么样,也得问两句话,能气气那小子就更好了。

太后倦懒的靠在椅背上,一时间高贵典雅的仪态淡然无存,透出些风情万种,压在柳茹月身上的压力也小了很多。

慵懒的问道,“你莫怕,哀家召你进宫,不过是想听听民间事,你也看到了,哀家是个爱热闹的人,但命妇们说的趣事,左右绕不开京城,听说你为上京,走了上万里路,沿途应该发生过不少趣事吧,你捡两件最离奇的说说看。”

趣事?

最离奇的不就是捡到子曜么,这事儿她可不敢说。

太后是当真想听趣事,还是故意试探她的?

喜欢休了那个陈世美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