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黄很黄的裸交全过程小说 校花被绑在公共汽车上调教

偌大的西襄,却是空巷空街。

红狐行在屋檐之上,瞧着那城外的一片黄昏之景,是那漫天黄沙。

狐九望着那遮蔽视线城墙,望着望着却是晃了神。

想起当初在镇北所见,城头望下去便是数不清的人头,血洒沙场,无一处不沾鲜血。

尽管过去了这么久,狐九还算对那城楼有些抗拒,能上去便不上去。

它不喜欢见杀戮,更不喜欢战场。

那样的经历对它而言有一次就够了。

倒也不是因为觉得血腥,不喜欢便是不喜欢,也没有任何道理可言。

狐九叹了口气,转身往客栈的方向走去,这偌大的西襄城,还不如一个小小的客栈有趣。

……

回到客栈的狐九顺着客栈的窗户越来进来,一进屋里便闻道一股难闻的药味,这些日来就没停过,慢慢的它也就不在意了。

魏无病坐在药炉前看着书,时不时瞧着火候,怕给煎坏了。

“呜嘤。”狐九叫唤了一声。

这一声狐鸣却是让魏无病醒了神来。

他看向窗边的狐九,不由得眼前一亮。

魏无病思索了一下,望着那红狐道,招了招手道:“小狐狸,过来,过来,来我这……”

听先生说,这狐儿聪慧的很,也不知道能不能看的懂。

这么些日来,他一直都想着摸一摸这红狐,可惜都没有机会,难得瞧见它出来,想着摸一把。

狐九看了他一眼,走了过来。

它对魏无病说不上讨厌,但也说不上喜欢,只觉得这孩子老实,更是先生瞧上的人,总不能驳了人的面子。

狐九顺着他的衣裳爬到了他的怀中。

魏无病抚摸着红狐的毛发,发自内心的笑道:“先生果然说的没错,当真是聪慧。”

“呜嘤。”狐九扬了扬头,索性闭上了眼,打算就在这睡下了。

反正先生这些天总是画画写字,它瞧着也没意思。

倒不如听这孩子唠叨。

“睡了?”魏无病看向它道。

他摸了摸狐九的耳朵,却不见它有半点反应。

他倒是没想到这狐儿睡的这么快。

魏无病微微一笑,也没有不愿意,这红狐摸着舒服,睡着的模样也乖巧极了。

“你愿意在我这睡,那便睡吧。”

魏无病将狐九揽进来了些,怕它掉下去,接着便看起了手中的医术。

这书中的方子晦涩难懂,还有许多药材是他从未见过的,一时半刻,他怕是啃不完这般书了。

转眼间天色便暗了下来。

老余从房中走了出来,他走路有些踉跄,嘴里还时不时传出咳嗽声。

“咳咳咳……”

上次魏无病去先生房里时已经是三日前了,那时先生便说老余挺不过五日。

转眼三日,老余的身体也越来越差,咳嗽越来越严重,时常头昏的厉害,作呕也成了经常的事。

魏无病看向老余,说道:“余将军,药煎好了。”

“好,咳咳。”

老余扶着楼梯走下了楼来,将那药炉里的药倒进碗里。

“小心烫。”魏无病说道。

老余试了试,将那碗里的药一并吞了进去。

他看向魏无病,说道:“不烫啊。”

魏无病接过碗来,摸到碗边却是忽的一愣。

那药汤分明滚烫无比,连这瓷碗都有些烫手,而余将军就这般吞了进去。

魏无病心中一沉,将那瓷碗放下,说道:“……兴许是放久了吧。”

再看余将军,嘴边已经被烫红了,而他自己却是一点感觉都没有。

老余深吸了一口气,坐了下来,他见魏无病怀中的红狐,便问道;“这小狐狸怎么跑这里来了?”

魏无病摸了摸狐九的额头,说道:“许是累了,倒在小子这便睡了。”

“这样啊……咳咳。”老余双目微红,脑袋搭拢着。

魏无病顿了一下,说道:“余将军,该诊脉了。”

老余伸出手来,魏无病将手搭了上去,片刻后收起了手。

见魏无病欲言又止,老余便问道:“是不是有些严重了?”

魏无病怔了一下,摇头道:“怎么会,小子只是在想事罢了,余将军的病没有大碍,这些日估计有些头昏,许是夜里吹了凉风的原因。”

老余咳嗽了两声,摆手道:“你小子不说实话,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知道,何时又吹过凉风,你老实告诉我,我是不是快死了?”

魏无病沉默下来,犹豫着要不要给余将军说出实情。

老余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受的住,都到了这种地步了,你又何必瞒着我。”

魏无病抬起头,微笑道:“没有的事,余将军不要多想。”

老余见状也没再问些什么,便靠在火炉边上烤手,他却感觉不到半点温度。

“余将军……”魏无病出声道。

老余看向他,笑容是那般苦涩,说道:“你怎的总是喊我将军。”

“瞧着像。”魏无病答道。

老余说道:“才见你的时候,也是听你这么说,可我就是个孬种货,没能死战沙场上,指不准会死在这客栈里。”

魏无病否认道

很黄很黄的裸交全过程小说 校花被绑在公共汽车上调教 热门小说 第1张

:“不会,先生会救你的,先生答应过你。”

老余摇了摇头,没有解释什么,这么多天了,陈大夫若是真的有法子也不会不愿意下楼来。

老余说道:“陈大夫也有他的难处,不管怎么说都是陈大夫收留了我,又让我多活了几日,我更不会怨他。”

他深吸了一口气,这火烤的却是越来越冷,站起身道:“不说了,我先上去了,头昏的很,咳咳。”

魏无病欲言又止,点头道:“好。”

老余踉跄的步伐,走上了楼去。

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楼上。

楼下火炉旁的魏无病手中拿着医书,望着那上楼的老余,心中五味杂陈。

他摸了摸怀中的红狐,嘴里嘀咕道:“狐儿啊狐儿,你说学医又是为了什么呢?”

“呜嘤?”狐九唤了一声,睁开了双眸。

魏无病愣了一下,说道:“你醒了。”

狐九没有回答,伸了伸爪子活动一下筋骨,它都还有些迷糊。

魏无病叹了口气,说道

很黄很黄的裸交全过程小说 校花被绑在公共汽车上调教 热门小说 第2张

:“余将军重病垂危,我却什么都做不了。”

炉火耀眼,少年的眸子却是那般暗淡。

“这一身医术,竟没有半点用处。”

他只当是自己无用,救不了眼前垂危之人。

“学医可以治病,但却救不了世人。”

魏无病一愣,“谁?谁在说话?”

他低下头来,却见怀中的狐儿望着他,说道:“这是先生告诉我的。”

魏无病有些呆滞,半晌没能回神。

喜欢一切从鹿妖开始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