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沟夜晚炕上的呻吟 办公室被cao的合不拢腿

“你们俩怎么来了?”

我好奇的问道。

“小川,妙雪身体的阴毒有点不一样,我需要你们的帮助。”

我闻言问道:“怎么回事?”

“这阴毒按理说是一种蛊毒,有蛊毒就会有寄生的蛊在,但是我怎么都寻不到。”

听儿解释道。

“阴毒是做用在魂魄上,查看魂魄了吗?”

我问道。

“当然看了,但是就是没有,本来找到那蛊虫我们就可以将阴毒一网打尽了,但是没想到那蛊虫根本寻找不到。”

听儿苦着脸说道。

之后听儿又解释说,这段时间她一直在将秦妙雪的阴毒一点一点地排出,等阴毒散得差不多了再将蛊虫消灭,这样就可以解决了。

本来前几天还好好的,只是这听儿几天不在那蛊虫就不见了。

“怎么可能,那蛊虫跟人一样有了智慧吗?感觉到危机自己躲了起来?”

我惊疑不定地问道。

“有可能,比如马洪的金蚕蛊就是有着很高的智慧的,而且趋利避害本来就是动物的本性。”

听儿给我解释道。

“现在你这个专家都找不到,我们怎么可能会找到。”

这时候王永富开口问道。

“你们不行但是小川的眼睛有些特殊我想让他试试。”

听儿回答。

我一听也是,但是发现秦妙雪根本就没有什么异样。

而且我的眼睛也没有变化。

“不行啊,这眼睛一直是一个被动技能我还没试过主动去掌握它。”

我有些无力地说道。

“不是吧,那种神技你居然没有主动掌握?”

众人有些诧异。

我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说道:“这不是一直在学习其他的东西吗,就没注意这眼睛,而且镜中魄给我的眼睛我始终不想用。”

“这可不对啊,你要记住在你的身上别管怎么来的,它有用你就要练。

镜中魄赋予的怎么了,难道就不是在你的身上吗?

这是你的助力,你怕镜中魄做手脚或者夺回去,那你就提升实力就好了,何必这样畏手畏脚的。”

王永富给我分析道。

“是啊,小川这可不是你,你也不应该想得那么悲观,你只要做好自己就够了,出问题的时候我们只要自己做好准备就可以了。”

王休仁也劝我。

“好了我知道了,只是这种天赋应该怎么用?”

我回头问听儿。

听儿也有着类似的天赋,她的“鬼耳”。

“只要击中注意力就好了,如果可以也可以用法力刺激一下它。”

听儿回答。

我闻言照做,一边击中注意力感知自己的眼睛,一边拿法力刺激着眼睛。

我眼睛瞪的酸疼,也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就在我支撑不住想要等会再试的时候眼前发生了变化。

我感觉眼前似乎是一个特殊的空间,眼前也逐渐浮现出了一道身影。

我定睛看去是镜中魄!

糟糕,又中招了。

但是这一次镜中魄没有发难,而是乐呵呵地说道:“你终于肯认真开发这个眼睛了,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说完镜中魄就消散了,周围的环境也开始发生变化,视角逐渐回到了铺子里面。

我松了一口气,这只是镜中魄早就设置的法术而且没有恶意。

“怎么样?”

秦妙雪着急的问道。

我刚才陷入了短暂的呆滞,所以她有些担心。

“放心吧,只是有些眼睛上感悟。”

我没有说镜中魄的事情。

我自己都身处危机之中,不想让秦妙雪知道太多,不然会害了他。

“那你快看看妙雪的情况。”

听儿说道。

我闻言点点头。

我抬眼看去,这可比正常的法术开的天眼要强多了。

我仔细的观察着,秦妙雪的命理和运势化为纹路呈现在我的眼中。

同时还有秦妙雪的气血流动,也都尽收眼底。

我仔细的搜索着,终于发现了异常。

怪不得听儿找不到这虫子的踪迹,原来它是在跟随秦妙雪的气血流动,而且深藏于其中。

听儿如果靠蛊术或者法力搜寻会被秦妙雪的气血遮挡,所以才能不被听儿发现。

“找到了,但是它在随着气血流动,很难捕捉,该怎么弄?”

我问道。

几人也都陷入了思考之中,这种事情有很多的办法,但是难免会伤害到秦妙雪。

“有一个办法。”

陈天坤这时候

山沟夜晚炕上的呻吟 办公室被cao的合不拢腿 热门小说 第1张

说话。

“什么办法?”

我连忙问道。

“龟息,假死。”

陈天坤惜字如金地说道。

闻言我眼睛一亮,对啊,假死状态气血会在最低的速度流动,甚至不会流动,这样抓住这虫子就轻松了。

“好,这个我来办。”

我说道。

阴阳术上有一种能够掩盖灵魂,欺骗肉身的法术可以让人陷入假死。

我打定主意当即开始行动。

我让秦妙雪坐在板凳上,然后让听儿扶住秦妙雪。

随着法术的施展,秦妙雪也逐渐失去了气息。

我在看去,那气血流动就如同蜗牛爬行一般。

“可以了,现在蛊虫在秦妙雪手腕处。”

我急忙说道。

听儿闻言也不犹豫,直接将一根银针扎入秦妙雪的手腕之中,然后拿着一个铃铛摇晃了起来。

那银针随着铃铛有规律地在振动着。

过了一会儿那银针自己就钻了出来。

针尖上还带着一个黑色的小虫子。

“解决了。”

听儿说道。

我立即解开秦妙雪的法术,假死状态的时间不能长,一但过长,肉身真的被骗过去就会排斥自己的魂魄了。

也就变成真死了。

“妙雪你先跟听儿回去吧,我们晚上还有事要处理。”

秦妙雪歇了一会我就开始撵人了。

该去寻找我父亲给我准备的宝物了。

秦妙雪是一个懂事的女人,知道我这样说肯定有自己的事只是让我小心就自己带着听儿走了。

“小川太过分了!你伤才刚好就撵你走!”

车上听儿气鼓鼓地和秦妙雪说着。

秦妙雪只是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而我们也开始出发去寻找父亲的遗物。

只是我总觉得这条路熟悉,好像自己走过但是一时

山沟夜晚炕上的呻吟 办公室被cao的合不拢腿 热门小说 第2张

间又想不起来。

一直到了一个地方,我看着窗外熟悉的树林我才想起来,这不是回村的道路吗?

……

喜欢阴阳大神官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