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奶头和下面抹春药 顶开 肿胀 呻吟声粗喘

另一边,80327避难所。

邱进带着幸存者回到避难所。

玩家这边立即发现他们少了人,赶紧围上去:“怎么回事?其他人呢?”

“遇见了怪物……”

幸存的玩家悻悻道。

气氛沉凝片刻,有人小声说:“那些怪物到底有什么弱点?打也打不死,总不能是让我们玩家来送死的吧?”

“……”

这个副本如此大,避难所有多少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玩家在里面更不清楚。

“肯定有弱点,只是我们暂时还没发现。”

游戏会增加玩家的死亡率,但不会让玩家完全没有活路。

损失的不仅有玩家,还有避难所的幸存者,因此双方暂时没有发生什么冲突。

但回来的人,很快就发现他们留在避难所的人少了两个。

避难所的幸存者都说没见过。

留在避难所的玩家也没有注意。

他们找遍整个避难所,都没有找到失踪的那两个人。

他们不可能为临时队友做太多,最后这事也只能不了了之。

……

……

去不去感染源的源头,灵琼没有给出确切的答案,她想先研究下那个怪物。

了解敌人的一切很重要!

第二天一早,灵琼兴冲冲跑去观察怪物。

一晚上过去,怪物看上去恢复了不少。不过还没转醒,蜷在笼子里,像只大型‘宠物’,竟透着几分可怜。

大型‘宠物’可能是察觉到有人,突然转醒,看清外面的人,张嘴就想吼。

灵琼‘啪’的一下打开紫外线灯,怪物那一声怒吼卡在嗓子眼,抱着脑袋,蜷缩到更里面,吼声变成奇怪的呜噎声。

……

……

岑栖野待在避难所里,哪儿也没去,不知从哪儿翻出来一本书,慢条斯理地看着。

青稞跟灵琼去了上面,白芮留在下面,此时坐立不安,也不敢跟岑栖野说话。

他觉得这个男人很可怕……

好像跟他说话,自己都会丢掉半条命似的。

岑栖野大概是觉得白芮烦,冷漠的视线扫向他:“你有多动症?”

“没、没有啊。”白芮紧张地站在原地。

“那你动什么?”

“……”

白芮四肢僵硬,不敢再动。

直到上面传来动静。

白芮脸色都变了:“怪物来了?”

几乎是白芮话音落下的同时,青稞出现在入口,“快走。”

逃命的本能比大脑反应更快,白芮几乎是第一时间冲向出口,岑栖野看上去不紧不慢的,但速度也不慢。

“怎么这么多怪物!”白芮出去脸都白了,视野里全是奔腾而来的怪物,潮水一般要淹没他们。

青稞拽着他衣领,将他往卡车那边拉。

灵琼坐在驾驶位上,待他们上车,一踩油门冲了出去。

岑栖野扣好安全带,还得拉着旁边才不至于被车带着乱晃,心情略复杂。

“你做了什么?”为什么引来这么多的怪物?她就不能安分点吗?

灵琼扭过头,冲他笑了下。

“……”你笑什么玩意!!“看路!”

城市的道路许多都被堵死,卡车像条巨龙,蛮横撞开横在街道上的车,但被堵死的路就没法,只能换路。

后面追来怪物就方便许多,从楼道中穿过来,试图截断他们。

砰——

白芮往车顶看:“它们是不是上来了!!”

青稞将他按在旁边的座位上,凝神听着车顶的动静。

呲啦——

车顶出现一道划痕。

嘭——

怪物的黏液,顺着缝隙滴落进来,硕大的眸子贴着那条缝,往里面看。

青稞踩着座椅起身,将手中的紫外线灯打开,怼到缝隙前。

怪物嘶吼一声,从车顶滚了下去,砸得后面的怪物都乱了队形。

灵琼从后视镜里看着那只怪物被同伴淹没,心底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岑栖野:“看路。你在想什么?”

灵琼笑容逐渐变态起来:“我要发财了。”

岑栖野:“???”

这个时候,想什么发财?

不断有怪物扑上卡车,挂在车顶和两侧,试图将他们抓出去。

有紫外线灯,怪物一靠近就被照得浑身冒黑烟,嘶吼着掉下去。

……

……

半个小时后,卡车停在一片空地上。

卡车像是在垃圾场里捞出来的,糊满怪物黏液,恶心不已。

岑栖野扯下衣服,下车去看车厢里的怪物。

那只怪物看上去比昨天还要惨烈,显然灵琼对他做了什么,这才导致那么多的怪物追来。

“她对它做了什么?”岑栖野问青稞。

“她从怪物身体里抽了一根奇怪的东西出来。”青稞也没看清是什么,怪物来得太快。

岑栖野挑了挑眉,去找灵琼。

灵琼从兜里摸出玻璃瓶装的东西,“喏,就这个。”

青稞说是一根,那确实是一根……像经络一样的东西,灰色的,很细,盘在瓶子底部,两头似乎都是它的头,各个方向

给奶头和下面抹春药 顶开 肿胀 呻吟声粗喘 热门小说 第1张

的探索,想要寻找出口。

“你怎么发现的?”岑栖野把玻璃瓶还给她,又叮嘱:“小心点,别让它跑出来,不然你就得和它们一样丑。”

变丑是不可能变丑的!

灵琼理智地将玻璃瓶盖子又拧一下。

“紫外线灯能照出来。”

紫外线灯照上去,怪物身体里全是盘根交错的细线,但是只有这一根会动,躲避紫外线灯。

岑栖野觉得一般人很难发现。

但灵琼不是一般人,她胆子贼大,敢拿着灯近距离观察怪物,青稞都只是站在车外看着她,没敢上去。

“这是感染源吗?”灵琼晃着瓶子,“怪丑的。”连个光都不会发。

“……”岑栖野点下她眉心,颇为无奈。

“夏小姐。”

白芮一来,岑栖野就敛下脸上的无奈和柔色,冷淡地杵在灵琼旁边。

白芮脚步一顿,不敢再靠前,“我们现在去哪儿?”总感觉这里很危险,四周空荡荡的,连个躲避的地方都没有,怪物追来怎么办!

“你不是想去源头看看吗?”

“……”我没有啊!!他只是那么一说!!怎么就是他想了!!

白芮觉得冤枉,但他不敢反驳,僵着脸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

“去之前,我们先办点别的事。”

“……什么?”

灵琼眉眼一弯,神秘兮兮地说:“很快你就知道了。”

喜欢十万个氪金的理由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