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开腿尝尝你的草莓 宝宝怎么这么湿~别磨

寒暄一番过后,闵侍郎很有眼色地起身告退。

陆明玉笑着吩咐小圆公公:“令人收拾院子,让闵侍郎安顿。还有,传令给陆乙,让他去见闵侍郎。”

小圆公公这些时日听太子妃娘娘号令,十分习惯,利索地应了下来。

沈侍郎等人也都告退离去。

闲杂人等都走了,陆非才拧起眉头,一脸不赞成地看向陆明玉:“四妹,你这回的举动实在太鲁莽了。”

“私自动兵,是犯大忌讳的事。皇上知道后,定然大怒,说不定会迁怒到皇后娘娘和义父身上。”

“我知道你忧心殿下。可朝廷已经派我领兵来了,你何苦犯这个险?”

陆轩倒是支持陆明玉的做法,立刻说道:“朝廷派兵,得先备粮草。整整耽搁了三日才启程。”

“再说了,五万大军,就是日夜兼程快马赶路,也花了十天时间。如果不是四姐私自领兵前来增援,总督府里的人怕是都凉了。”

陆非:“……”

陆非被堵得好气又好笑,横了陆轩一眼:“在殿下面前,说话稳重些,不得放肆!”

陆轩一脸无辜:“刚才闵侍郎他们都在,这些话我可没说。现在只我们兄弟在这儿,说几句掏心窝的话怎么了?”

李景很自然地接过话茬:“六弟说的对。现在又没外人,一家人在一起,说话哪有这么多忌讳。这一回,真亏了小玉来的及时。否则,洛武领兵前来,一旦生出异心,我和身边人性命难保。”

提起洛武,陆非目中闪过一丝杀气,淡淡道:“洛武是皇上身边的人,深得皇上器重信任。现在胆敢做出这等事来,有负皇恩,将他送去京城,皇上也饶不得他!”

这是在含蓄地提醒陆明玉,别轻易对洛将军下手。

洛将军有千般不是万般错误,也是永嘉帝的人。

查出洛将军和江南世家勾连的证据,将他送去京城,要杀要剐都由永嘉帝下旨,这么做才最合适。

陆明玉迎上兄长的目光,有些无奈地笑道:“二哥就这么不放心我吗?这几日,洛武虽然动弹不得,却也没人对他用刑。一日三顿,吃喝都没少过。保准全须全尾地将他送到京城。”

陆非听了心中一松:“这样就好。”

可别像前几年那样,一怒之下毒杀了苏妃。确实痛快解气,却也因此犯了天子忌讳。这几年来东宫日子不好过,和此事不无关系。

洛武是正二品的武将,也是永嘉帝信重的朝臣。陆明玉身为太子妃,毒杀一个后宫犯下大错的妃子,倒也罢了。对朝臣动手,却是后患无穷,万万不能。

陆轩眯了眯眼,忽地说道:“四姐,这个洛将军交给我。我不伤他皮肉分毫,让他在三日之内将一切都吐出来。”

陆明玉还没吭声,陆非已经拧了眉头,瞪了一眼过去:“六弟,不得胡闹!”

陆轩听了这话不乐意了:“二哥,你这是小瞧我了。我说了不伤他分毫,保准连根头发都不会掉。我自有法子,让他张口。”

顿了顿,又压低声音道:“不趁着此时好好审一审,送到京城,可就由不得我们了。”

陆非略一犹豫,看了陆明玉一眼。

陆明玉很快做了决定:“好,就让六弟试一试。”

“出了什么纰漏,一律由我来担着。”李景毫不犹豫地接过话茬:“六弟,你尽管放手施为。”

陆非这才放缓了面色,看了陆轩一眼:“殿下和娘娘都这么说了,你就试一试。记着,洛将军是朝廷重臣,你绝不可放肆无礼。”

懂了,就是别留下伤痕落人话柄嘛!

陆轩眨眨眼,咧嘴一笑:“二哥就放心吧!”

陆非颇有长兄如父的风范,仔细嘱咐了陆轩一通。陆轩平日里跳脱,到了陆非面前,格外老实安分。被陆非唠叨得头痛,也不敢表露出来。

只见陆轩不停地点头应着:“是!”

“好!”

“二哥说的对!”

陆明玉看着这熟悉的一幕,备觉温馨,不由得抿唇笑了起来。

“以后外间诸事都有我,”陆非轻声道:“娘娘且放宽心,安心照顾太子殿下便是。”

陆明玉笑着嗯了一声:“二哥,你一路奔波辛苦,先歇上一两日。”

陆非却道:“待士兵们都安顿下来,再歇息不迟。”

总督府里已经有几千亲兵,如今五万大军一来,哪里还有容身之地。不过,这安顿的地方也有讲究,不能离得太远。免得有事了赶之不及。

李景看向陆非:“你打算将荥阳军安顿在何处?”

陆非目光一闪:“留下两千,其余人皆去江南军营安顿。”

江南军营约莫两个时辰的路程,一来一回不过大半日功夫,确实最合宜。

陆明玉忽地想起了什么,张口道:“对了,二哥在总督府外,可曾遇到王英?”

陆非哂然一笑:“遇上了,还被我三言两语打发回军营。我领兵去江南军营安顿,顺便会一会王英和马山。”

陆非随口就说出了这两个名字,可见临来之前,做足了功夫。

以陆非的能耐,应付他们绰绰有余。陆明玉没什么可担心的,只笑着叮嘱一声:“也别在军营耽搁得太久了。早去早回!”

陆非笑道:“今晚就别等我了。明天天黑之前,我一定回来。”

说完,起身告退离去。

陆轩也一并起身,临走前留下一句:“我现在就去会一会洛将军。”

……

陆明玉将他们两人送出门,然后回转。就见李景以懒洋洋的姿势躺在床榻上,颇有些夏日看雨冬日赏雪的自得。

陆明玉莞尔一笑:“怎么这般悠哉?”

李景咧嘴笑道:“大舅兄小舅弟一来,我这心格外踏实安宁。”

可不是么?

陆明玉笑着叹一声:“我也是。今晚终于可以安心合眼睡一觉了。”

听了这话,李景骤然有了愧意。想说什么,被陆明玉笑着瞪了回去:“那些没用的废话就别说了。”

李景哑然失笑:“好好好,我什么都不说。”

喜欢簪头凤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