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我要用点力视频 今天晚上我不打算停下来了

狐九瞧着桌上的自己的画像,笑的眯起了眼来。

“先生画的好像啊。”狐九笑眯眯的说道。

简直是一模一样。

“就是…唔,少了点威风。”狐九说道。

画里的狐儿低着眉,一

亲爱的我要用点力视频 今天晚上我不打算停下来了 热门小说 第1张

副乖巧可爱的模样,它不由得嘀咕道,自己哪里有这么可爱,难道不是高大威武吗。

“威风?”陈九低头看了它一眼,问道:“你要什么威风?”

胖胖的肚儿,短短的小脚,哪来的威风啊。

“难道不是高大威武吗?”狐九愤愤道。

“你?高大威武?”

先生瞧了它一眼,摇了摇头。

狐九不乐意了,盯着先生道:“先生你这是什么眼神,我不高大?我不威武吗?”

“对对对。”

“好敷衍……”

先生没有理他,只是想起了方才魏无病来这问的问题。

宗气一词或许很难理解。

但若是再深究的话,那就好解释了,便是灵气在五脏之中运行的根本,而世上的修行法也是借着‘宗气’运行的穴位而编著而成。

只是那古籍之中所记述的只是上气海,根本无法保存法力,最主要地方,则是丹田。

当然这也是对寻常人而论。

当初乾先生留下这医学古籍,便是给了陈九启发,妖身终究与人相差太多,故而琢磨了许久,他才找到了将法力藏在四肢百骸的法子。

“先生!先生!!”

狐九在先生面前张牙舞爪的,却不见先生有半点反应,不由得气愤起来。

陈九回过神来,问道:“怎么?”

狐九白了他一眼,哼哼道:“先生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你方才说什么了?”陈九问道。

狐九一听就更气了,从桌上一跃跳到了窗边,回头看了一眼先生道:“不理先生了,狐九出去玩了。”

说罢,它便消失在了窗前。

陈九见状也只能无奈摇头,估计这些日来这小家伙也憋坏了,出去走走也是好事。

如今西襄城里也无民众,想来不会出什么事。

陈九拿出那本魏无病还回来的古籍,翻倒了记述‘宗气’的那一页。

“想当初,我也是从这里得到的启发。”陈九抚摸着书页,不曾想转眼就是这么多年。

当初乾先生留下这本书,想来也是有道理的吧。

走上这条天理不容的路子,乾先生当初也猜到了吧,不然又怎会留下这些。

陈九回想起来了魏无病,嘴里念叨道:“这孩子倒是有几分天赋。”

不过往后的造诣还是如何,还是得看他自己。

先生从始至终都没有打算教他修行之法,无非是觉得这孩子学医有天赋,教授一些医术相关的东西罢了。

若是误打误撞,那便是他自己的机缘。

.

.

魏无病出了房间回到了楼下。

走到半路的时候才忽然想起了余将军的事。

他一拍脑门,嘀咕道:“我怎么给忘了!”

魏无病皱起了眉头,叹道:“这可如何是好。”

余将军的病情越发严重,他也不曾告诉余将军真像,而陈先生却又有意避开这个问题,莫不是不想救余先生了?

还是说…就连先生也束手无策?

想到这里,本想着折回去的魏无病也犹豫了起来。

若是回去问,岂不是让先生难做。

魏无病的视线却是忽的停在了那古籍上,神色忽的一愣。

——《瘟疫杂录·山篇》

“瘟疫杂录?”

魏无病翻开书页看了一眼,其上记述的东西眼花缭乱,仅是其中的药材名字都是他不曾见过了。

“莫非……”魏无病心中一怔,回头看向了楼上。

莫非先生是想让他来治余将军的病?

可思来想去,魏无病却是找不到理由来,陈先生若是想救余将军的话又何须绕着找他呢。

该是不会。

魏无病摇了摇头,将这个想法抛之脑后,先生的想法他也捉摸不透,还是好好看这医书吧,若是能找到法子的话,余将军也就有救了。

魏无病又翻过书来,看了一眼封面,确定了其上写的确实是【山篇】,他不由得嘀咕道:“不过这个山篇又是什么意思?”

他只当是写这古籍的人随意为之,也就没有多在乎了。

………

亲爱的我要用点力视频 今天晚上我不打算停下来了 热门小说 第2张

接下来这几日里,魏无病也很少出去挑水了,晚上的时候还会跑去柴房看书。

因为柴房不透光,在里面点烛火也不会被外面巡游的将士看见。

闲下来就琢磨医书,又在客栈里找了几张不用的白纸,将自己看不懂的地方全都写了下来。

老余时常见他看的出神,问道:“什么东西看这么入神?”

魏无病回过神来,说道:“医书,先生给的。”

“陈大夫的医书?”

老余顿了一下,却是忽然咳嗽了起来。

“咳咳咳……”

魏无病见状连忙上前将他顺了顺气,问道:“余将军好些了吗。”

“呼…呼……”老余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好多了,好多了。”

他咽了咽口水,说道:“这几日好是好些了,但这咳嗽是越来越厉害了,总感觉里面卡着一些东西。”

魏无病张了张口,想了想还是没有告诉余将军真相,说道:“快好了,余将军再坚持坚持。”

老余笑道:“那就借你吉言。”

“嗯。”魏无病点了点头。

老余看向他说道:“陈大夫送你医书,怕不是想收你做徒弟?”

魏无病一愣,摇头道:“没,没有啊,先生没说过这事。”

老余说道:“要我说啊,你这孩子本就聪明,陈大夫的医术了得,没个徒弟也说不过去,你就刚好合适。”

魏无病听到这话却是摇起了头,有些胆怯道:“我,我不行的。”

“有什么不行。”

老余低下头来,凑近他说道:“老哥跟你说句实在话,这位陈大夫绝对不是看到的这么简单的,你若是有心,倒是可以拜在他门下,老哥我是没机会了,陈大夫估计也瞧不上我,就不去自讨没趣了。”

“听到没?”老余道。

“啊……”魏无病回过神来,点头道:“有空,我问问先生吧,不过也不见得先生会答应。”

“听我的,准没错。”

老余低声说道:“陈大夫绝对不止是个大夫这么简单的。”

魏无病点了点头,低头思索起了余将军的话。

——————

破碗~

喜欢一切从鹿妖开始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