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里疯狂索要 骑蛇难下(双)金银花露

手印漫天,星星点点,散发出微光,如同无声的海。

一道道人影从手印中冒出来。

每一道人影,就等同于柳平的一世。

“我来挑战你的刀法!”

虚空中,一名身形魁梧的男子跳出来,将长刀高高扬起。

人影顿时迎着魁梧男子冲上去。

“来得好,今天就让你知道——”

那魁梧男子口中说着,长刀已经照着人影全力劈下。

谁知人影抽出一柄光刀,随意一斩,便打飞了魁梧男子手中长刀。

刀光再闪。

魁梧男子飞落至虚空之中,再也看不见。

一行燃烧的小字随之浮现:

“站在刀法顶峰的人被你击败,再也没有人能质疑你的刀法。”

“这一部武经之中,‘刀法’的部分得到了承认。”

柳平微微点头。

“我想问一下,这些被我打败的人是死了吗?因为我看到刚才那一下还挺狠的。”

他朝黄泉机器说道。

“没有,他们失败的时候就会回到自己原本的六道世界之中,但会一直持续关注这里——直到所有的挑战结束。”黄泉机器道。

“这些人都是哪儿来的?”柳平问。

“是各个六道轮回世界里的佼佼者,他们有资格第一时间关注这件事。”黄泉机器道。

“啧啧,一群垃圾,我要想点办法让他们接受教训。”

柳平脸上露出凶狠之色。

老道一看他这样,便知道他又被一股力量左右了性格。

“唉……”老道叹了口气。

黄泉机器的屏幕上也浮现出一行“……”。

忽然。

只见柳平又抬起了手,凝结成一个新的手印。

这个手印顿时化作光形,飞上高空,处于所有的手印之顶。

黄泉机器疑惑道:“那是什么?新的战斗技巧?还是术法?”

“是你要给他们的教训吗?”老道问。

“不,是我要跟每一个挑战者说的话。”柳平道。

下一秒。

只听一声惨叫。

一名挑战箭术的女子被一箭射中了肩膀,顿时落败。

天空顶上。

那道新手印顿时放出光芒,落在女子面前,化作人形。

“你赢了,我的箭术不如你。”女子咬牙说道。

“我并没有赢。”人形中响起柳平的声音。

他用手按在女子的眉心,开口道:“我现在把自己的箭术技巧传授给你,顺便想说——”

车里疯狂索要 骑蛇难下(双)金银花露 热门小说 第1张

“也许你知道,世界上有很多东西挡在我们面前,怪物啊,灾难啊,战争啊什么的。”

“我是一个失败者,被某种把人类当食物的怪物打败了很多次。”

“听着,所有人。”

“如果你们能帮忙的话,如果你们愿意——”

“请一定要超越我。”

他的声音远远传出去,被许许多多的强者们听闻。

“敌人太强大了,我打赌只要它发现你们的世界,一样也会吃掉你们那里的所有人——我经历了太多次这样的事,所以……”

“我非常渴望你们超越我,这证明除了我,有

车里疯狂索要 骑蛇难下(双)金银花露 热门小说 第2张

更多的人在跟我做同样的事。”

“没错,命运打败我们,但我们重新站起来,总有一天,我们会给它好看。”

女子怔怔的听着,目光渐渐变得锐利。

她上前一步,将额头轻轻触及人影的指尖。

“你可不要后悔,我学会你的技巧之后,一定能超越你。”她轻声道。

“超越我,然后呢?”柳平问。

“我倒要看看究竟什么样的怪物,让你这么头疼——我会跟你一起解决它!”女子道。

“好,我期待着那一天。”柳平笑起来。

这一幕被六道轮回所有的强者们看见。

然后。

四周的虚空渐渐热闹起来。

不断有人跳出来,想挑战这一门武经。

可是——

无论他们用的是什么兵器,又或什么术法——

没有人能取胜。

时间流逝。

一分钟。

十分钟。

二十分钟。

挑战者越来越少。

直到这个时候,还是没有任何人战胜手印所凝聚的人影。

柳平只是在一边看着,偶尔流露出交替变换的神情。

——在生死的流浪中,在无数的世界,在每一次睁开眼睛之时,他便拼命的努力,想要战胜噩梦。

他学了很多。

在许多领域之中,他都站在了顶峰。

但直到最后一世抵达六道轮回之中,他也没找到战胜噩梦的方法。

现在。

所有的战斗技巧都凝结成了法印,而所有法印构成了一部武经。

漫空的手印散发出越来越强的光芒。

也许将来有人能超越这部武经?

但愿如此。

那代表人类有更多的希望,而不仅仅是靠自己一个人。

柳平在心中默默想着。

忽然。

黄泉机器发出一道柔和的声音:

“挑战者数量归零。”

“武经已立。”

“请为本武经起一个名字。”

柳平略一思索,开口道:“它本应该叫‘归藏最胜武极经’,只要读诵修持,便可渐渐脱胎换骨,因为它承载了六道与洪荒的力量种子,兼有我所有的武道智慧和力量。”

黄泉机器欣然道:“已经没有争议,此武经来自你过去多生的功法精华,足以指导众生修习,且可用来平息身躯所受两种力量的影响。”

话音一落,柳平眼前顿时跳出来一行行燃烧的小字:

“恭喜。”

“‘归藏最胜武极经’已经创立成功。”

“未来一切众生将因为此经的存在而获得极大的利益,不再受六道生灭之力的苦楚折磨。”

“以此功德,你可获得圣人级称号。”

“你的称号:‘暮光之拥’正在完成一次超凡脱俗的进化。”

“你失去了此称号。”

“你获得了圣人级称号:潮前圣像。”

“名号说明:你是站立在时代浪潮最前端的那个人,洞悉了即将到来的灾难并第一个与之搏斗,你是所有众生的引领者,引路人,导师,圣像,因为你的努力,将会有更多的人站出来与噩梦战斗,直到身陨为止。”

“效果:一切众生见你而心生亲切之意。”

所有小字一闪而没。

卡书自动打开,两张卡牌从里面飞出来,漂浮在柳平面前。

一张是“噩梦之拥·血骷髅”,一张是“持火者”。

血骷髅是在人类在噩梦层世界行走的必备伪装,而“持火者”是进入人族隐藏之地的凭证。

只见血骷髅在卡牌上朝他望来,激动的开口道:“你成功了!你获得了进入那个地方的资格!我们快回去,去噩梦层世界!”

虚空中,忽然响起一道声音:

“不!”

只见一道模糊的人影悄然显现。

柳平一听这声音,立刻就想了起来。

这是那位新的历史记载者!

血骷髅一望他,大声道:“历史记载者?他的这段历史已经可以固定了,然后他应该立刻跟我们回去——”

“不行!”历史记载者打断它道。

“为什么不行?”血骷髅问。

“因为噩梦之主只会上一次当,如果他重新回去,去往过去的那个时代,一旦再被噩梦之主发现,就再也没有任何幸免的机会了。”历史记载者道。

“那怎么办?”血骷髅焦躁起来。

“有办法,”柳平道,“我可以在时间中遨游。”

“不行,你不可再遨游时间了,因为除了噩梦之主,那位统御奇诡的庄园主也在找你,他的视线已经投往时间的长河,一旦你现身,他就会立刻发现你。”历史记载者道。

“照这么说,我暂时不能穿越时间了。”柳平道。

历史记载者竖起一根手指,说道:“你还有最后一次穿越时间的机会,它是很早以前就预留好的。”

“什么时间?”柳平问。

“我知道你有一张‘昼与夜的巡游’,实际上它里面还有一张卡牌,你必须毁掉‘昼与夜的巡游’,才会得到那张卡牌。”历史记载者道。

柳平朝卡书上望去。

只见那张“昼与夜的巡游”自动跳出来。

时间之主的声音从卡牌上响起:

“很好,看来你没死,而且历史记载者也在,这就说明武经的创立之史已经固定下来了。”

“我已经把刚才的一切固定,再也无法改变。”历史记载者道。

“那就开始吧,我准备了一个安全的时刻——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它是唯一一个安全的时刻。”时间之主的声音从卡牌上响起。

“确定是一个安全的时刻吗?万一出了差池,一切努力都前功尽弃了。”老道忽然插话道。

“确定安全——他已经见过了圣灵,现在最需要做的,是回到那个时刻去找到圣灵。”时间之主道。

“这就行,他千辛万苦走到这一步,我们也帮不上别的忙,千万别连这种事都搞砸了。”老道松口气道。

“放心,我反复确认过。”时间之主的声音再次响起。

两人的语气十分熟络,甚至就像是老友。

伴随着他们的话音,那张“昼与夜的巡游”上顿时冒出火焰。

整张卡牌燃烧殆尽,却有一张黑色的卡牌随之浮现。

历史记载者仿佛感应到了什么,顿时催促道:

“柳平,你可以离开了,要抓紧时间,迟则生变!”

“发生了什么?”老道问。

“有人正在改写其他的历史,他必须马上离开,然后我要立刻把此刻的事情也全部固定住,以免生变。”历史记载者道。

“那还等什么,走啊!”血骷髅催促道。

柳平咬咬牙,转头望向老道。

“师父……你知道对不对?”他问。

“当然,我可是你师父,你在成长,老夫也在拼命的努力啊——其实每一个人都在拼命,因为敌人确实太强大了。”老道咧嘴笑道。

柳平道:“那您的身份究竟是?”

老道肃然开口道:“在这分别的时刻,我也不瞒你了——”

“我本是九天玄感大帝,因为忧心下界众生苦楚,所以投身凡世间,历经众多劫难,如今你顺利的完成了武经,我也功成圆满,即将重返天界,从此执掌天宫,震慑六道!”

柳平嘴角一抽,喃喃道:“你又说谎……”

喜欢炼狱艺术家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