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学长一起上我会坏掉的 萧先生每天都在想着怎么*她

午饭,韩谦和季静对坐在一件快餐店,韩谦轻声叹气,季静单手托腮的看着大口吞咽的童谣,说她是电灯泡吧还有些不合适,说她故意来捣乱的吧也不对。

总之,在季静和韩谦端着午饭回来的时候,她已经坐在这里等着了,季静无力道。

“你慢点,不够吃我这份也给你。”

童谣拿起筷子夹走季静盘子里的肉,含糊道。

“你该减减肥了。”

季静笑眯眯的看着童谣,柔声道。

“嗯~减!听你的,然后你快点吃,吃完了滚远点。”

他们俩吵架就像是温暖看见燕青青一样,韩谦同样不干预,她们也不会去求助韩谦帮忙,童谣咬着满是汤汁的狮子头,含糊道。

“一会你们俩有事儿?要是开房的话我就不打扰了,不开房的话把韩谦借我用用。”

“你安全期了?”

“安全你大爷!我只是不想让韩谦去医院找林孟德的麻烦,刚才蔡青湖给我打电话了!”

话落童谣转头看向韩谦,韩谦歪头眼神迷茫,随后童谣的巴掌落在了他脑门上,季静见此大怒,结果童谣挥手对着季静的脑门也是一巴掌,季静怒视童谣,随后拿起纸巾准备擦额头,童谣突然伸出手捏住季静的脸蛋。

季静身子瞬间僵硬,韩谦无力道。

“季静不喜欢被人碰,你总祸害她干啥啊?”

童谣捏住季静的脸撇嘴道。

“忍着忍着就习惯了,我们俩又不是没在一起住过,你不说话我差点忘了,你没事去找林孟德干什么?脑子坏掉了?他是死是活和你都没有任何关系,死了可惜,不死最好,他现在这样活着就是对叶芝,你爸等人的补偿,你去医院找他干嘛?过嘴瘾?”

韩谦一阵哑然,童谣继续道。

“以后做事儿的时候别脑子一热就做了,多思考思考。”

在童谣说话的时候,季静瞧瞧的把一块红辣椒塞进了狮子头里面,等童谣教训过了韩谦夹起狮子头准备吃的时候,季静笑的像个小狐狸,下一秒童谣夹起辣椒塞进季静的嘴里。

“你自己吃吧!”

季静错愕,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等回神的时候嘴里已经充满了辛辣,季静是北方人,特别不能吃辣,童谣是四川人,辣椒对她来说就是家常便饭。

韩谦忙着去拿了一瓶露露,童谣看着季静撇嘴道。

“下次使坏的时候学聪明点儿,我能把辣椒当饭吃,又菜又爱玩!”

季静红着一张脸瞪着童谣,这次韩谦开口了,温柔的季大妈是肯定斗不过鸡贼的童谣的,韩谦在她手里也没讨到过什么便宜。

没事儿的时候算过,和童谣睡了三次,里外里差不多也搭了三百万进去了,一次一百万?

四个学长一起上我会坏掉的 萧先生每天都在想着怎么*她 热门小说 第1张

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贵的女人了。

出了门,童谣把车钥匙递给韩谦。

“去!开!车!”

此时还没缓过辣劲儿的季静刚想去接车钥匙,童谣直接把要是扔给韩谦,搂过季静的脖子,怒道!

“韩谦这些臭毛病都是你给娇惯的,他又不是你儿子!你给我上车里面呆着去。”

童谣蛮横的把季静扔进了车里,两个女人坐在了后排,韩谦开车小声嘀咕了两个字。

捣乱!

声音很小,可童谣却是听得清楚,靠在后排撇嘴讥讽道。

“季静这几天危险期,你们俩的脑子能想到安全措施?韩谦你不要一味的挑衅了,如果现在季静怀孕了,你比赵四儿他爹死的都惨。”

季静不服气的撇嘴,随后就被童谣搂住了肩膀,童怪物仰着头唉声叹气道。

“可怜的小季静哦,和那三个怪物争夺你一点优势都没有吖,宝

四个学长一起上我会坏掉的 萧先生每天都在想着怎么*她 热门小说 第2张

贝儿乖,咱不和燕青青争奥,你一个战斗力只有五的渣渣怎么去对抗那三个超级赛亚人呀,乖,听话,姐姐带你看热闹。”

季静靠着童谣的肩膀望着窗外,韩谦轻声叹了口气,刚要开口,童谣的膝盖撞在了椅子的靠背,皱眉道。

“你敢说对不起,我现在就用脱了胸罩勒死你,脱季大妈的,她的大!”

韩谦错愕,他还真想说对不起来着,不明白说出这三个字有什么坏处。

总之!

韩谦乖乖听话了!

开车去了童谣的学校,周末的学校里还是很热闹,可能是刚表演结束,校园里的家长们三三两两凑在一起聊着天,看见了童谣,这些家长们凑过来打招呼了,季静躲在车里面不下来,韩谦走下车的时候还真看到了几个熟人。

叫不出名字,在衙门口儿或是一些场合的点头关系,是他们主动示好,韩谦点头的点头关系。

市里的有头有脸的人物,应该说只要是个人就知道韩谦是个花心大萝卜,身边的姑娘一只手都都数不过来,童校长也是一等一的美人儿,和韩谦出现在一起没有人会意外。

妈妈们和童谣聊着学生的事情,爸爸们则是凑近韩谦,递来一支烟,韩谦笑着摇头。

“不让抽了!最近管的比较严,怎么样?孩子在学校有没有感觉不适应的?这个学校都是童谣在打理,我一年也不来几次,孩子有事情一定要及时和童谣沟通,弄了这个学校也不是为了赚钱的,就是想给咱们滨海的孩子一个机会,一个平台。”

“是,市里的兴趣儿学校不少,咱这都是粗人不懂这些,孩子说喜欢这里,那我就认识这里好。”

韩谦笑着点了点头。

这一聊天烟瘾就上来,掏出刚买的烟,还不等拿出一根儿,童谣对着身边的几个孩子妈妈轻声说稍等一下,随后大步走向韩谦,夺走韩谦手里的烟,随后转身回到了妈妈们的身边继续聊着天。

韩谦叹了口气,几个孩子爸爸笑道。

“韩少您和童校长挺般配的。”

韩谦苦笑摇头。

“叫什么韩少,都什么年代了!名字就是给人叫的,叫我韩谦就行,不习惯就叫我小谦,别听外面的风言风语,我一个农村出来的人,没那么多说道,随心点挺好。”

众人嘻嘻哈哈的聊着天,大概聊了有一个多小时,老师们总结了演出之后,孩子们迎来了来之不易的休息,家长们纷纷告别。

韩谦接到了修配厂的电话。

卡宴修好了。

当听到卡宴两个字的时候,童谣和季静的眼睛都亮了,韩谦对着电话轻声道。

“明天我去取吧。”

话出,两只手抓住了韩谦的胳膊,童谣低声道。

“现在就去!你哪儿来的卡宴?”

韩谦深吸了一口气,捂着手机低声道。

“下午你没事儿了?”

“没事了,谦哥哥~”

韩谦叹了口气,这时候季静低声道。

“大侄子!我要开卡宴,我不喜欢宝马了!”

喜欢离婚后前妻成了债主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