么公的好大好深好爽想要 强开小娟嫩苞又嫩又紧

‘闲情时刻’是一间位于慕雅城邦‘橡树街’街角的咖啡屋。这里环境清幽,装潢典雅,屋外的墙壁上爬满了半绿半黄的茑萝。深秋的午后阳光,温暖中还带有一缕萧瑟,给这件安静的咖啡屋染上了一层让人迷醉的昏黄。

伴随着一阵轻柔悦耳的铃铛声,咖啡屋的的木门被推开,从外面走进一位身材高大、额头绣有刺青的诺德人。对方身穿精致皮甲,腰佩长剑,肩膀上居然还停着一只纯黑色的构装体渡鸦。

诺德人进来之后在门口驻足了片刻。他四下打量着屋内的环境,表情稍有些拘谨。“你确定是在这儿见面?”他扭头朝肩膀上的渡鸦小声问道。

“玉米、玉……”渡鸦聒噪的回答,可刚说出一个词,就被诺德人用一只手紧紧钳住了嘴巴。对方再次打开门,将肩膀上的渡鸦用力扔了出去,随后转身看向咖啡屋柜台内的老板娘,脸上露出歉意且尴尬的笑容。

老板娘是一位戴着眼镜,头发金白、看不出真实年龄的女性半精灵,她身上穿着淡绿色的格子围裙,微笑时一对眼睛会变成甜美的弯月。“您好,想喝点什么。”她对顾客问道。

“黑麦啤酒。”诺德人下意识的说,紧接着又赶紧改口,“不是,我什么都不喝,谢谢。我是来找人的,有人约我在这里见面,他可能、应该、大概已经来了。”

“请问您的名字是……”

“巴里特。”诺德人回答,“巴里特·蒙哥。”

当初进入精灵圣地修复佩剑之前,巴里特曾担心血肉傀儡‘乔伊’的存在,会引起崇尚自然的精灵一族的反感,徒生不必要的事端,便准备将这个小肉球交给其他人暂为保管。

乔伊是一个身世神秘、造型也极为特殊的奇异“构装体”,本身具有很大的危险性(会吞吃其他血肉,甚至活物),稍不留神就有可能会引发一场骚乱,不是随便交给什么人都能让蛮子放心的。

巴里特原本的计划是再去一次‘齿轮心脏’,将肉球交给那里的老板,拜托他帮自己照顾些日子。

‘齿轮心脏’是位于慕雅城邦、‘水银蜘蛛街’的一家售卖钟表和构装体小玩具的店铺,老板是一位来自机械境的魔冢游荡者。巴里特曾找他了解过一些和乔伊有关的情况,虽然对方也没完全弄懂乔伊的本质到底是什么,但至少给出了一种听上去还算靠谱的猜测,想来应该是照顾肉球的好人选。

不过这件事最后还是被小法师的朋友‘本伊苏’给主动揽了过去。

巴里特之前去负能量位面做任务的时候,曾和这位本伊苏法师简单打过交道。对方的性格还挺不错的,就是身上带着一股不太好形容的古怪气质。虽然只是一位低阶法师,但本伊苏法师在魔法协会内的地位似乎并不低。而且巴里特还听克瑞斯说过,本伊苏法师在当初将自己从地狱营救出去的过程中,也是出过一份力的。

既然对方很积极、热心、主动的要求照顾肉球,并表示之后肯定会完好无损的还给他,那巴里特自然也就答应了下来。虽然蛮子心里也知道,肉球不可避免的会被研究一番,但这也不是他拒绝的理由。

更为关键的是,小法师已经暗示过了,最好把肉球交给本伊苏“照顾”段时间,所以巴里特其实也没有多少选择。如果不让肉球好好的被法师研究一番,搞不好哪天被研究的可能就变成自己了……

从树妖夫妇的小屋再次回到慕雅城邦后,本伊苏法师通过构装体渡鸦‘玉米’,将巴里特约在了这间咖啡屋中。我们的蛮子冒险者生平第一次来这种地方,这里的格调、氛围都让他感觉很不适应,远没有可以随意吵闹、肆意喧哗的酒馆来得自在。

巴里特跟随着咖啡屋老板娘的指引,来到了位于二楼的一间包厢处。他伸手推开门,里面的空间颇为宽敞,一头卷毛的本伊苏法师正神情悠闲的靠坐在椅子上,用一块巴掌大小的鲜肉,逗弄着一只灰白毛色的小貂兽。

那块鲜肉被本伊苏用‘法师之手’抓住,飘在空中忽高忽低的上下飞舞,下方的小貂兽则在桌面上望着鲜肉不断跳跃。每当它高高跳起,眼看着就要触碰到目标时,那块鲜肉就会随之升高一点,然后再落回原来的高度。如此反复,急的小家伙在桌子上来回转圈。

巴里特的进入吸引了这一人一兽的注意,“主人,主人!”小貂兽用稚嫩的声音喊道,随后四肢一蹬,用力朝蛮子的脸扑了过来,却在半空中时就被蛮子一把抓住。

被抓住身体的小貂兽倒也不挣扎,任由蛮子拎着脖颈将其放回到桌面上。

“随便坐。”本伊苏法师对巴里特说,“喝点什么?我请客。她们这儿的咖啡豆可是特地从弗塞王国的赫德岛进口的。那个岛上的火山灰能够让咖啡豆的味道变得更加浓郁,并且还会带上一种非常强烈的烟熏味,我本人非常喜欢这股味道。”

巴里特曾经听小法师聊起过,本伊苏并不是纯血人类,他祖

么公的好大好深好爽想要 强开小娟嫩苞又嫩又紧 热门小说 第1张

上的某一代法师先辈曾和红龙有过结合,所以这家伙的体内也拥有部分红龙血脉。这也是为什么本伊苏法师总是喜欢穿一身火红色,带有烈焰花纹的法袍。

在魔网尚未被撕裂,魔法帝国也未建立的那段年代里,就有一些法师会选择与那些拥有强大类法术能力,身体素质、适配性都很强的传奇生物(主要是巨龙)结合,以提高后代觉醒成为法师的概率,最终成为流传久远的法师家族。

这样的做法有利有弊。就拿本伊苏来说,因为体内拥有红龙血脉,所以他学习火焰类魔法会比较简单,使用时的效果也比其他法师更加显著。可与此同时,他在学习和施放水系、冰霜类魔法时,也会变得异常艰难。所以这类混血法师普遍都有比较明显的特长和缺点。

“不用了,谢谢。我实在喝不惯这种味道古怪的饮品。”巴里特坐在了本伊苏对面。赫德岛?火山?这两个普通的词汇让他想起了一段被(尘)封的旖旎往事。

“说实话,我原本也不喜欢。”本伊苏笑着说,“可没办法,谁让这东西能够提神呢,法师喜欢各种提神之物。”他喝了一口面前杯中的深褐色液体,“虽然精力药剂的效果更好,但是它里面却必须要添加‘璎罗花’的汁液才行。这种淡蓝色的汁液对身体并没有什么坏处,却很难被排除体外。如果你过于频繁的服用精力药剂,这一抹蓝色就会富集到你的嘴唇上,并且颜色还会越来越深。有些人倒是很喜欢这种颜色,这其中不包括我,它跟我可是一点都不配。”红龙法师指着自己这身火红的法袍说道。

“我还是更喜欢喝酒。”巴里特抚摸着四脚朝天撒娇的小貂兽,“啤酒、葡萄酒,又或者是那些口味奇怪的酒。不过用胶质怪渗出的粘液酿造而成的酒可不行,我曾经喝过一次,差点把胃都吐了出来。”

双方在进行了简单的寒暄之后,终于回归正题。本伊苏看向在巴里特的抚摸下眯起眼睛的小貂兽,“你知道这东西是什么吗?”

“它?”巴里特揉着小家伙柔软的腹部,“在诺德,我们管这东西叫貂鼠。”

“不,我的意思是,这里面的东西。”本伊苏补充道。

他指的是乔伊。巴里特用手指敲了敲貂鼠的腹部,被敲击的地方突然裂开了一条非常狭小的缝隙,紧接着一条细长的触手从缝隙里伸了出来,然后是第二条触手和圆滚滚的身体。肉球就这样依靠着自己四条触手从貂鼠的腹部爬了出来,跳到蛮子的手心中。

这东西是什么?“一只有些特别的血肉傀儡。”巴里特回答,“我曾经找过‘齿轮心脏’的老板‘富宾恩’,他告诉我这东西应该是在魔鬼晋升过程中,尚未蜕变成为新魔鬼的原初幼虫。听富宾恩说,这种幼虫拥有非常特殊的变形能力,通过它改造而成的血肉傀儡,可以变成许多东西。”

“嗯……,怎么说呢,我和那位魔冢游荡者先生有着不同的看法。”本伊苏神情有些古怪的看着肉球,“不瞒你说,在照顾它的这段时间里,我和协会里的几位同僚,在它身上做了一点小小的实验。”

巴里特早就预料到了,而且他估计这实验很可能不“点”也不“小”。蛮子将手心中的肉球抛上抛下,“有什么发现吗?”

“我们发现了它的一个新形态,搞不好那才是它真正的样子。”本伊苏说,“具体的,还是让它自己告诉你吧。”

随着红龙法师的话语,乔伊的肉球本体上也同样裂开一条缝隙。那缝隙越张越大,变成了一张占据着半个身子的嘴。“它原本就是这样啊。”巴里特说。

“别急。”本伊苏示意蛮子继续看下去。

蛮子低头,继续盯着手心里的小家伙。他发现当肉球的嘴张到最大程度之后,从它那张大嘴的深处,居然慢慢浮现出一颗和嘴大小几乎完全一致的眼球。眼球出现之后,正好卡在嘴的位置上。

现在肉球的形状,变成了一颗长着四根触手的奇怪眼球。这颗眼球的样子很是诡异,巴里特将手掌靠近仔细观察,发现这颗眼球似乎是由不计其数的小眼组成的,当他盯着看时,没来由的感觉有些头晕。

“最好别一直盯着看。”本伊苏的声音从对面传来,“虽然它经过了特别改造以后,危险性已经大减,但还是有少许特性没有去掉。或者也可以说,没办法去除。”

这小东西长得还真挺别致,“这东西到底是什么?”巴里特将肉球放在桌面上,疑惑的问道。

“这个么,太过详细的我也不能告诉你,因为对你没有好处。你只要知道,它以前应该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不速之客。”本伊苏说,“至于现在,就像你刚才说的,是一只比较特别的血肉傀儡。”

……

喜欢打开你的任务日志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