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学校没人的地方被C 大炕上和岳偷倩

夜幕降临,一辆厢式货车打着转向灯,缓缓开向通往滨沙汽渡的主路。

大年初二,路上的车辆和行人本就不多,加之现在有了两座长江大桥,通过渡轮过江的车辆更少了。

何俊不想引起嫌疑人察觉,不敢盯太紧,只能开着车远远的跟着。全神贯注,生怕看花眼,生怕把目标跟丢。

跟到渡口前面,刚依稀看到一艘渡轮正从江面上缓缓驶来,耳机里突然传来韩昕的声音:“何叔,我已经到饭店了,政委和苗局让我问问你什么时候过来。”

“我正在陪一个客户,晚上的活动参加不了。”何俊摇下车窗,扫码交费。

老部队领导大过年的主动加班,自己这个“公司老总”却在一场接着一场的护城河……

韩昕油然而生起一股强烈的歉疚感,回头看了看正在掼蛋的关书记、丁校长、苗成宇和滨江出入境边防检查站的黄政委,带着几分尴尬地说:“今天是彩云公司、孔孟公司和水乡分公司聚会,你不来怎么行。”

“真去不了,我都已经到渡口了,马上过江。”

“小霍和小曹没去换你?”

“小霍早过来了,但计划不如变化,谁能想到客户不光出货还想进货,我们只能兵分两路,各跟一头。”

“何叔,你确定客户傍晚过江是去进货的?”

“八九不离十,只要盯着他,应该很快就能找到工厂。”

“我去支援你。”

“用不着这么麻烦,不说了,我该上船了,有什么情况我会及时汇报。”

好多年没通过轮渡过江,现在开的这辆车底盘又比较低,何俊结束通话,紧握着方向盘,选择好上船的角度,在渡口工作人员的指挥下,把车小心翼翼地开上了渡轮。

渡轮的大喇叭里

在学校没人的地方被C 大炕上和岳偷倩 热门小说 第1张

反复提醒司机拉好手刹,坐在驾驶室里不要下车。但依然有两个不自觉的司机,推门下车去看长江夜景。

刚才光顾着跟“韩老板”通电话,一不留神让一辆大货车插了队。

何俊没办法,只能跟人家一样违反规定下车,借口上厕所,走过去确认目标。

厢式货车果然停在大货车前面,客户正跟一个司机坐在车里抽烟聊天。

沙州与滨江虽然仅一江之隔,但人家就属于经济最发达的江南,属于最壕的地级市姑州。

何俊对那边不熟悉,为确保万无一失,悄悄回到车上,打开储物格,取出非必要不适用的器材,再次走到大货车前面,装作系鞋带把带有磁铁的定位器不动声色扣到厢式货车的隐蔽处。

回到车上,打开隐藏在手机工具栏里的应用。

事实证明,这些器材虽然是刑警支队缴获的“大路货”,但定位的精度还是很高的。

何俊终于松下口气,再次看了看跟导航似的应用界面,系上安全带,拿起备用手机联系霍建威。

“建威,你到哪儿了?”

“刚到新生港,没想到陈总生意做的挺大,这边也有他的客户。何叔,你那边呢,你现在什么位置。”

“我正在轮渡上。”

“陈总想过江!”

“不是想,而是正在过江。”

“大晚上一个人去那边,你小心点。”

“放心吧,我会注意的。”

正说着,渡轮拉起汽笛。

这段的江面不是很宽,二十分钟左右就能靠岸。

何俊在大喇叭的提醒下,点着引擎,等渡轮一靠岸,就跟着前面的大货车上岸。

……

韩昕人在饭店里吃饭,心却在何俊、霍建威等“科瑞咨询”同事那儿。

关书记见他心不在焉,放下筷子笑看着他问:“小韩,想什么呢?”

“没什么,关书记,我敬您。”

“喝饮料的就别敬来敬去了,你别再敬我,我也不强人所难逼你喝,坐下,多吃点菜。”

“关书记,他是真不能喝。”姜悦连忙道。

“我知道。”关书记笑了笑,举起杯中酒:“丁政委,苗局,老黄,我们能喝的再走一个。”

“行,再走一个。”

丁海军一饮而尽。

苗成宇喝完杯中酒,坐下笑道:“关书记,小韩肯定是见老何大过年的都在加班,作为领导心里不是滋味儿,心思在工作上。”

关书记笑道:“照这么说你我这顿饭也不应该吃,这酒也不能喝。”

韩昕急忙道:“关书记,别听苗局的,您是真领导、您是大领导,我算哪门子领导。”

当时帮着想办法调入公安系统的小伙子干出了那么多成绩,甚至被授予二级英模,作为“伯乐”关书记真的很高兴。

通过小伙子结交到这么多来自边防的战友,并且这些战友从不会因为工作或私事找他帮忙,所以每次聚会都很轻松。

他正准备问问韩昕和姜悦什么时候结婚,韩昕的手机突然响了。

“关书记,丁政委,不好意思……”

“知道你忙,忙去吧。”

“工作要紧,别管我们,反正你现在又不喝酒。”

苗成宇跟嫌弃似的摆摆手,韩昕歉意的笑了笑,走出包厢接听。

“何叔,什么情况?”

“跟到一个小区的地下停车场,他们正在往车上装货,这儿不太可能是工厂,也没看见库房,货都是从电梯里搬出来的。我打算留在这边看看,等会儿不接着跟他们回去。”

韩昕低声问:“陈老板这次进了多少货?”

“我已经出来了,刚才见他们把一辆厢货都快装满了。”何俊走出小区,回到停在路边的车上。

满满一厢式货车的假名酒,如果当真酒卖,价值多少钱!

“科瑞咨询”是做大买卖的,韩昕不想在这个案子上占用太多精力和时间,权衡了一番:“给我发个定位,我过去看看,你跟着厢货回来。”

何俊急切地问:“然后呢?”

韩昕想了想,笑道:“你给徐海斌打电话,让他联系市场监督局,

在学校没人的地方被C 大炕上和岳偷倩 热门小说 第2张

赶紧在渡口附近设伏,先给他们来个人赃俱获。”

“行,反正这几天已经掌握了十几个经销商,而且有证据。”

“那就这么定,我跟关书记、丁政委他们打个招呼就过去。”

……

PS:这几天有点卡文,一天只有一章,让我好好构思下,敬请各位兄弟姐妹见谅。

喜欢老兵新警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