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把腿扒开 bgmbgmbgm老太太

山中无日月,转眼已千年……

仙洲会战,虽然不及千年之久,可也足足打了八十三年,其时九州高手损失无数,各州派遣于战场中上亿修士已剩不多,除去少量真仙、鬼君、尊者

、灵妖、魔将天赋极低、不能得而突破之外,六岳三海的战场演变成了大罗金仙、鬼尊、菩萨、妖将、魔帅的扬名之地。

九州界内传音愈加频繁,每隔数月便会有令人振奋的消息传出,其意无非是哪哪宗门好手获得上天异宝、功参造化,又或哪门哪派一跃化龙,由大罗

金仙、鬼尊、菩萨、妖将、魔帅此等仙界第三类的境界,得上苍眷顾、悟浩瀚枢机,一举突破桎梏,成就玄仙、鬼圣、金佛、妖王、魔君四类高手,尽管级别有

限,刚刚突破那层皮膜,却也声名鹊起,被誉为此战之中,惊才艳艳之辈,未及会战结束,便已受到各宗首界内传音之褒奖。

是以九州群修以此为炳,辛苦追求,试图成为下一个倍受瞩目之人选。

然则,没有人知晓,至使这场长达三百年屠杀游戏,乃是诸帝蓄意改变规则之下促成,尚且以为天怜修者,突降异宝的九州修士趋之若鹜、乐此不疲

,由此便造成了一场疯狂的夺宝杀人之风。

洋洋仙洲、沃土万里,名山大川,多如牛毛。

宁泽山下,就隐藏着几个名不见经传的修者,暗暗待在洞内枯坐十一载。云雾遮蔽的宁泽山,迄今已是仙、佛两界的领地,以九天峰为界,东七十万

里菩萨无数、终日佛音阵阵、如若梵古,七十万里苍山于峰到脚,皆有浩瀚梵鸣,祥瑞、彩华幅员万里,片刻不息……

西往三十万里接壤仙嵝又五十万里,两脉纵横,相交于野,如同两条巨龙盘缠于浩荡仙洲之下。若是于数千高空望下,便会看到大气磅礴、法华布空

之奇景,乃是仙洲几大宗门率领同阵营的修士,以飘渺道法共同打造的奇坤之阵,可抵御外敌,又能凝聚天地之灵气,在宁泽、仙嵝两地盘桓交错,聚而不散。

而九天峰南六里处的洞府,便是陆尘等人所在,春秋两隔,眨眼十一,天地灵气交汇的九天峰谷之下,万千火能撑起巨大的火云。此地于十一载前生

机处处,然时月一隔,化土生金,放眼大山数百里之内,天空中有着让人为之疯狂的火之元力,数也数不荆是以也因此引来了仙洲人士前来借天火修炼,修士

与日俱增。

然,因为此洞中众人足不出户,又有陈木百里之阵法相阻,无人发现,便在此地还有一支不为人知的队伍暗藏其中。

洞内分七处,各有一方高手于洞中盘坐,四殃、武风云、萧乱、风百里、白小道、金修,还有那让人等的近乎发疯的陆尘,竟然在洞内足足待了十一

年。

事实上,这十一载的变化,完全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就连望穿天机、曾经在仙界中威名赫赫的四殃仙尊大人也没有想到,陆尘炼化仙君火,竟然用

了这么长的时间。仙界十一年,如果放到凡间界相比的话,足以抵得上数百年了。

这一日,萧乱没有修炼,站在九天峰的洞口,望着原本青翠欲滴、沃野百里的幽谷,此时已然变成了一片焦土。九天峰各谷闪烁的再不是晶莹的雨露

,而是那数之不尽,在这十一年来,以仙君之火炙烤而来的无数精金。

洞中几人望其寂落的背落,频频生叹,然而却是无法,虽然这十一年来,他们也有精进,都已达到八级水准,可是比起终日在战场上厮杀掠夺的九州

高手,已然慢了许多。

“嗡……”

安静的洞府内,一声不合适宜的嗡鸣响起,惊动了洞里打坐的六人,众人相继拿出界内传音玉简来,各界传音叠起了声浪,在洞内缓缓荡开。

“众弟子听令,诸帝有旨,因仙洲战场九宝皆已现世,仙洲会战将于三月后结束,六岳、三海、十八天峰弟子,速与宗门汇和。”

此界内传音,并乃各界同传,意思相同,然而听在战场中所有修士耳中,如同惊天炸雷在耳边炸响。

“什么?会战要结束了?”神情落寞的萧乱惊呼出声,那埋藏在心底中长达十一载的怨恨终于无法扼制的涌出了体外。

“不能等了,谪尺必须死。陆尘如果再不出来,我就自己去。”

“你给我站住。”清而出尘的四殃突然间泛出一

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把腿扒开 bgmbgmbgm老太太 热门小说 第1张

股凌厉的杀机,断喝一声喊住将要走出洞府的萧乱:“就凭你,绝非谪尺对手,你想送死吗?”

白小道抬了抬眼皮,轻慢道:“仙洲会战七十五年,魔帅窦鳞于南野悟风魔道,得变魔君,就他一个,足以对付我们所有人了。你不是想为了一个已

经死了的人,把所有人都拉下水吧。”

“你说什么?”萧乱这些年过的很不好,平日里众人提到庞罡都不敢,生怕引起他的怨恨之心。可是到了今天,萧乱再也按按捺不住了。

听到白小道语气不善,当即愤怒了起来。

白小道浑然不惧,

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把腿扒开 bgmbgmbgm老太太 热门小说 第2张

但也没有与萧乱争吵,而是耸了耸两肩道:“你动气也没有用,我说的是实话。”

武风云点了点头,道:“我赞同小道的说法,萧乱,我们再想想办法。”

四殃、风百里皆是盯着萧乱……

“嗡……”

又是一阵界内传音玉简的声音传来,众人微微一愣。

“佛门珈叶,得宝应身普陀像,渡法金身,赐法号珈南……”

“恩?珈叶成佛了?”众人听闻,如同噩耗,又是一惊。

佛界修罗、尊者、菩萨、金身佛、归真天佛、普渡佛尊、佛帝七大称号,只有得到金身因果,方可为佛,这一讯寓意再明显不过:珈叶成佛了。

然而还未等众人从震惊中脱离出来,几则恶讯接连传来。

“上清幽穹月,悟奔月法镜,修浩淼天机,得清君赐法,列玄仙法位。”

“……”

阵阵传音简讯稳稳道来,却是在片刻的时间内,提出了近十个位列玄仙、鬼圣、金身佛、妖王、魔君级别的高手,听的洞内众人心惊不已。可见当初

谪尺在宝阁中对几大高手说的话没有假了。

当然,这等褒奖只流传在某一州陆内部,不会叫他人得知,但用不了多久,也会传的沸沸扬扬的。

让几人惊异的是,那个成魔了的幽穹月竟然没死,甚至还因祸得福,得到了诸帝留下来的宝物,一跃成为玄仙高手。想想之前自己等人与幽穹月的纠

葛,无疑是为他们添了一个大敌。

萧乱等了十一年,正是为了替庞罡报仇,此时忍不住指着武风云说道:“你也帮他,好,我自己去,萧某不需几位帮忙。”

“别啊,萧乱别走。”风百里一看,急的汗都出来了。

萧乱被风百里拉住,吼道:“你们还看不出来吗?十一年了,谪尺连敕神壶都不敢来找,他是在害怕。”

白小道说道:“不,你想错了。”

萧乱话音刚落,白小道低沉出声:“谪尺并非在怕,他有五大高手,如今又有窦鳞,岂会怕我们几个不入流的八级高手?他这是自信,他熟悉仙洲会

战,知道在阵营战打响之前,战场会缩小,到那时,整个战场所有的恩怨都会某个地方一并了解。不单单是我们。”

“仙洲会战本来就是消减仙界人口的战争,是诸帝的游戏,是用数亿人的血,成就寥寥几人未来仙途的血腥之争。他不怕找不到敕神壶,更不怕我们

把得到敕神壶的消息传出去,那样无疑给自己找麻烦。所以他笃定,我们会在七日后相见。而他的诱敌之计,极为安全,我们不去找他,仙洲会战一样会遇到,

五大高手在侧,常人难以近身。而我们去找他,也正是着了他的道,无外乎提前让他的奸计得逞。”

白小道舌烂莲花,分析的头头是道,洞内几人包括四殃都点头认同。

事实上以萧乱的智慧,怎会不知这个道理。以往的仙洲会战,进来十亿人,最少一次只走出去七百多人,那是撑到最后一刻,被传送出去的,除此之

外,所有人都死在了战场中。所以仙洲会战往往是所有人的大敌,没有超强的本领和求生的能力,进来就是死路一条。

想躲?对不起,仙洲终战打响的时候,六岳以外的地方将会由诸帝出手,抹灭一切生灵,这也是界内传音提醒的重要性了。遂不管人在何方,到时候

都要去六岳的中央进行一场史无前例的厮杀,能够撑到最后的人才能活下来。

到时,上天入地,皆无门路,只有用手中宝刃,于万千修士中铁血厮杀,才能得以生存下来。

萧乱被白小道的一番话说的哑口无言,悔恨和愤怒交织在他的心头。他怎会不明白自己一人去根本是找死的道理,可是原本的计划设计的好好的,只

等陆尘出关之后,杀往禄郜谪尺的栖息之地,再来的个诱敌深入、瓮中捉鳖,大计告成。

可是谁也没料到,陆尘这一闭关,竟然闭了整整十一年。众人不是没想过不带着陆尘给庞罡报仇,可是几次的分析过后,没有陆尘还真不计了。而他

们也不能去打扰一个时刻都有可能死在洞里的好友的闭关,于是就枯坐在山中等了十一年。

这十一年,对萧乱绝对是一阵煎熬,他每天都会想起庞罡木讷的表情,那几年都难得出现的一丝笑容,以及死前的一滴泪水,越想越是痛恨谪尺。

“不能等了,我不能等了。”想到这里,萧乱摇着头,双拳滴落的鲜血,在滚烫的地面上蒸起一缕霞烟。

萧乱抬起头,目中有泪环视众人,抱了抱拳,言道:“能够认识大家,是萧乱的福气,萧乱先走一步,若能生还,他日萧乱必与几位把酒当歌。告辞

……”

仆忠主诚,萧乱虽然在平日里粗鄙难驯,可也是真性情人。他的临终别言顿时让众人语声哽咽,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而就在萧乱将要走出洞口的时候,那十一年来从来不曾打开过的火洞突然激射出来六道皓月般的银光。

六道银光乃是六柄仙剑,品色极好的仙剑,如同有生命般的插在洞里包括萧乱之内的每一个人面前。

六柄剑,颜色各不相同,但剑身上纹理繁复,竟是以石符衔接烧嵌而成,看似能分成几截的仙剑,却给人一种浑然一体的感觉,每一柄都散发着浓浓

的杀机,激荡着众人的心神不住的朝着体表涌动着煞气,只想着冲出去执剑大杀一常

“百里,执剑布阵,禄郜山北两百八十里处与我汇合。”

话音方落,一道人影带着冲天的火气激射而出,只是在众人面前一闪,便已射出了洞外。

“戮仙六绝?极品中阶?”

六人将六柄剑拾起,剑刃的光华冲荡着四周,未及运用法力,由剑身自主嗡鸣而产生的万千凌厉的剑芒,便在洞内四周的洞壁

留下了无数的剑痕。

六人心惊肉跳的躲来那还不能伤到他们的剑芒,再仔细打量一下剑身之后,皆是露出狂喜之色。

给读者的话:

PS:今天停电了啊,悲具的很,下一章会尽快出,争取9点前,请大家见谅啊。

喜欢仙侠:开局废材却碾压天仙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