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大杂烩 作茧h

伊露娜和露维娅,在【黑暗地牢】中停留了半个小时才出来,那时夏德正在二楼书房整理自己的书本,打算趁着大城玩家期间,把二年级的魔药和炼金手艺练习一下。

两位姑娘都不愿意和夏德说,他们和黑暗中的“自己”交谈了什么,但都认为自己收获巨大。

夏德本来抱着让露维娅留下过夜的想法,但在他试图隐秘的表现出自己的想法以前,伊露娜却表示要和露维娅一起离开,想要询问一些不方便夏德听的问题。

“那么我们就先走了。”

紫眼睛的姑娘笑着冲夏德摆摆手,她当然看得出夏德的想法,但两人还是要避开伊露娜:

“我也要好好休息一下了,夏德,晚安。”

当着伊露娜的面,轻轻在夏德侧脸一吻。

“你们的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伊露娜狐疑的问道,夏德摇摇头:

“说起来,我刚才忘记问了。伊露娜,你的那只眼睛,现在没问题吗?”

夏德是指伊露娜那只由神性凝聚而成的眼睛,如果不是神性,已经献祭给古神的眼睛,原本是无论如何也恢复不了的。在【黑暗领域】的最终决战中,伊露娜的眼睛像是着火一样,虽然这让她可以在黑暗中视物,但夏德很担心眼睛会出其他问题。

“这只眼睛非常好,比正常的眼睛还要好一些。”

伊露娜回答,歪着头看了一眼露维娅,然后也走到夏德面前,在夏德侧脸轻轻一吻:

“那么晚安,夏德。”

她红着脸轻声说道,然后笑着拉着露维娅的胳膊,和她一起离开了。

夏德带着米娅,将两位姑娘送到了楼下,看着她们一起走向圣德兰广场的街口。

最后又抬头看向天空的月亮:

“你说,我是不是终于可以休息一段时间了?”

【大概是的。】

“喵~”

米娅在夏德胳膊里蠕动着,眯着眼睛发出温柔的叫声。

“我是在问月亮。”

月光洒在夏德的脸上,三月一起高悬在夜空的景色,在故乡是绝对见不到的。

【是吗?】

她在轻笑,那笑声很让人安心。

(小米娅奔跑中……)

结束了达克尼斯的事情,夏德自认为生活终于暂时走入了和平的时光。

第二天是周一,丰收之月的第二天,夏德是清晨醒来之后,才想到要去开这周的礼物。

吃早饭的时候将【神的礼物盒子】搬到了二楼餐桌上,结果刚打开盒子还没伸手,米娅就利索的窜了进去。

夏德的手在盒子里和那只猫“搏斗”了至少十秒,才成功将它捞出来。

但揪着猫咪的后脖颈,将它弄出来的时候,却发现它的尾巴勾着一串东西,将整只猫都拉出来,才看到那是一串用线穿起来的风干香肠。

因为不喜欢自己做饭,所以夏德的确在家里储备了类似的食物,但夏德可以保证,自己绝对没有将风干香肠塞进礼物盒子里,神的造物用来纯粹食物,实在是亵渎。

“所以,这就是这一周的礼物?”

夏德拎着那串小香肠心中想到,手指轻轻一划,银色的月光闪烁,从最末端的香肠上切下两个小薄片。

一片放到桌子上的米娅面前,一片自己吃掉,味道很不错:

“不过,这算是米娅拿到的礼物,还是我拿到的礼物呢?”

想法刚落下,这周需要做的事情的信息立刻出现。夏德需要至少两次的,带着家养宠物出去散步,每次不少于半小时。

“这到底是给我的要求,还是给米娅的?”

就算没有这种要求,夏德也会出门溜猫。但对米娅来说,走出家门对它来说可是十足的坏事。

吃早饭的时候,又看了一会儿报纸,报纸上提到了萨克斯·卡文迪许被判处叛国罪的新闻。虽然这可以算是大新闻了,但只在托贝斯克晨报上排到了第三版,而且只是第三版下半部分的一块区域。看来,国王也想让这件事就这样结束。

“枪决,已经执行……”

夏德对最后的结果感到叹息,倒不是可怜对方,毕竟他连对方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他只是对王室的狠决感到叹息,但仔细想想,为了维持王国的稳定,

yy大杂烩 作茧h 热门小说 第1张

其实这种做法才是正确的。

外乡人的日常生活其实相当无趣,吃过早饭本来想诱骗米娅去盥洗室洗澡,但这只聪明猫似乎是从夏德提前去盥洗室准备热水,看穿了他的目的。

在夏德放好热水,戴着手套去捉猫的时候,米娅已经窜进了卧室,躲到衣柜顶端怎么都不肯下来。

于是夏德只能暂缓自己的计划,想着下一次一定要给米娅来个突然袭击。

但放好的热水也不能浪费,于是便在家洗了一上午的衣服。看最近的天气,夏天已经结束,他可以开始准备秋季的服装了。

“也许我真的应该找些可以到家里做饭和打扫卫生的佣人,雇不起全职佣人,至少也能找按小时收费的那种。”

这是夏德坐在小板凳上,在阳台的阳光下搓水盆里衣服时的想法。虽然劳累,但他还是很享受这种悠闲时光的:

“一个人不应该对自己的功绩妄自菲薄,但也不应该过分的自大。只是我这个外乡人,明明可以直面神明、斩杀恶魔,却还要自己洗衣服,这肯定不对劲。”

心中想着,看了一眼旁边蹲着的米娅猫。在确认夏德用掉了盥洗室的热水后,它才从衣柜上跳了下来。

“这只猫好吃懒做,要是它能够帮忙洗衣服就好了。”

耳边的声音在轻笑,夏德也忍不住笑着摇摇头,他被自己的想法逗乐了。

“喵~”

猫在初秋的阳光下,皮毛像是在发光。它舔了舔自己的爪子,然后瞪着大眼睛,好奇的看着水盆中在阳光下呈现七彩颜色的气泡。

夏德真的很喜欢这种生活。

洗完了衣服,十一点多的时候出门前往军情六处的据点,也就是托贝斯克西区的“城市垃圾处理管理中心”。

那栋位于鼻烟壶商店和专营雨靴的鞋匠商店之间的灰色小楼,隐匿在繁华的蒸汽都市之中,如果不是提前知晓这里是据点,普通人即使路过也很难有兴趣打量这栋小楼。

夏德本来是来找设备管理处的吉尔斯·强森先生领这个月的薪水,但敲开门以后,却发现设备管理处里面还有其他人。

并不是其他的特工,而是夏德的上司达克·安洛斯处长。

“瞧瞧这是谁,汉密尔顿骑士。”

这位长相非常普通的先生,很有热情的和夏德握手,见夏德拿着装着票据的信封,就知道他是来做什么的。

让强森先生帮夏德处理薪水、报销和子弹额度的事情,安洛斯处长示意夏德跟他来。

两人走到设备管理内部的货架之间,安洛斯先生笑着说道:

“我本来还想着一会儿去你那里呢,没想到这么巧,在这里碰上了。”

他这幅样子,只差把“我有任务交给你”写在脸上。

“请问是什么事情?”

夏德谨慎的询问道。

虽说当初入职的时候,嘉琳娜小姐说过夏德不用做事。但如果真的有需要,夏德也不会拒绝军情六处安排的任务。想必安洛斯处长,不会给他特别困难的事情去做。

“汉密尔顿先生,我记得是罗德牌高手,那么这周五,也就是繁花之月的第六天开幕的大城玩家,你参加了吗?”

安洛斯先生问道,夏德点点头:

“当然。”

“那就太好了。”

安洛斯处长根本就是明知故问,创始系列卡牌的持有者会参与这场大赛,在本地的罗德牌玩家那里已经不是新闻了。就算他不是军情六处的处长,这种事情随便找人问一下也早就知道了。

“是这样的,夏德·汉密尔顿,六处有一个小小的任务,需要能够参加这场大赛的特工完成……你知道塞特公国吗?”

夏德想了想,通过回忆以及“她”在耳边的提示,迟疑的问道:

“位于德拉瑞昂东南部,在德拉瑞昂和卡森里克之间的那个小国?如果没记错,这个国家是三百年前,从德拉瑞昂分裂出去的。当时的塞特·卡文迪许大公被允许建立公国,最初公国和王国有统一的税收和军事联系,最近几百年独立性越来越大,但名义上依然受到德拉瑞昂管辖。”

“是的,六处怀疑,塞特公国和卡森里克有我们不知道的联

yy大杂烩 作茧h 热门小说 第2张

系。因为公国特殊的位置,我们不能允许它彻底倒向卡森里克,甚至不能允许它们有更亲密的关系,这对边境的安全有巨大的威胁。骑士,请看这张照片。”

安洛斯先生递给夏德一张黑白照片,上面是一个长相英俊,看上去三十多岁的男人。

“维吉尔·卡梅隆,表面上没有官方身份,但背地里是当代塞特大公的情人,靠着自己的长相和奉承,在公国的宫廷里很有地位。”

“当代的大公,是女性?”

夏德好奇的询问。

“不,阿莱克西斯·卡文迪许大公是男性。”

安洛斯先生看了夏德一眼,将那张照片收起来。

喜欢呢喃诗章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