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蛇难下(双)金银花露 把腿张开我要添你下面

交战双方的最高领袖终于要见面了,他们最终的选定地点是在维也纳偏北方十四公里的一处庄园,而这个选址一直到会晤前三个钟头才被公布出来。

宋北云的飞艇缓缓落下,而站在门口的欧洲军领袖早已等待在了那里,他们两人同时站在庄园上的一瞬间,除了各自留下两名心腹的翻译人员之外,其他人全部后撤至了一公里以外的警戒线处。

正值盛夏,维也纳的气候却十分宜人,宋北云看着面前那个帅哥,然后笑了起来:“你居然还继承了第三帝国的军服,看来你还真是个狂热者。”

翻译官把他的话递送过去之后,那个男人却没有回答,只是一直看着宋北云胸口的那枚红铜色的五角星。而这枚红星在他看来格外眨眼。

“喜欢?”宋北云拽起五

骑蛇难下(双)金银花露 把腿张开我要添你下面 热门小说 第1张

角星:“喜欢我可以送你。”

那人仍然没有说话,只是默不作声的与宋北云一起进入到了农舍之中。

屋里空荡荡的,所有的角落都一目了然,没有任何地方能够隐藏哪怕一盒火柴。

除了一张光秃秃的桌子之外,就连一个水壶都没有。

他们坐下之后,身旁的亲信翻译立刻用自带的水壶给他们分别倒上了他们自己带来的饮料。

“我用我的茶换你的咖啡怎么样?”宋北云笑道:“对了,我还没有自我介绍呢,我姓宋,宋北云的宋。”

那人在听完翻译的话之后,也介绍起自己来,他说自己是德国人,名为约翰多尔。

“嗯,很好。”宋北云点了点头:“那么现在你肯定也知道我们是来自从一个地方了对吧。”

对方轻轻点头,然后开口问道:“你来自哪里?”

“很难看出来?你看我的长相,黑头发黑眼睛黄皮肤,中国人呀。”

对面显得很惊讶,他诧异的问道:“中国人不应该是……”

“停一下。”宋北云摆手道:“我不想听你对中国人有什么样的偏见,我甚至都不想问你来自什么年代。我来这里只是为了看看到底是怎样的人才会重新举起你胸口的铁十字。”

“大概原因就和你一样吧。”多尔指了指宋北云胸口的红星:“为了信仰。”

“那真的是抱歉,你的信仰可不是什么好信仰。”

“你我并没有什么不同,不是吗?我知道的GCZY从来不是美好的代名词,就像你认为的NZ一样。”

翻译人员无法翻译这两个名词,而宋北云却能是能听明白的,他仰头哈哈大笑起来:“我没兴趣跟你在这个地方辩论到底谁的主义是正确的,我只是来通知你一声,你们输了,就像第三帝国输给了红色的五角星一样。你们又输了一次,只是这一次是另外一枚红色的五角星。而且我告诉你,正确和错误从来不是你我嘴里说出来的,它是历史来证明

骑蛇难下(双)金银花露 把腿张开我要添你下面 热门小说 第2张

的。”

多尔抿着嘴唇,目光深邃的看着宋北云:“真的没有转机吗?”

“抱歉,我刚才已经说了,没有任何转机,除非你立刻宣布投降并且宣布你的政府为非法政权并且将你的主义定义为恐怖主义,否则我们之间是没有任何谈判的余地。”

“为什么?这个世界本可以属于我们,只要我们能够联手,这个世界将没有人能够反抗我们,让我们成为伙伴不好吗?”

宋北云的手指在桌上嗒嗒的敲着,甚至翻译都没有翻译完成,他就已经笑出了声来。

“我的态度很明确,我的立场也很坚定。我没有兴趣跟你合作。怎么说呢,瓜分世界对我来说不重要,你对我也不重要,但没有你对我很重要。”

“你还有最后一次承认失败的机会,当我走出这间屋子之后,我将会亲自埋葬你所有的梦想。”宋北云抬起眼皮看着对面的多尔:“我不管你有多么强大的意志。”

“可是我并没有冒犯你们,我们从来都没有接触过你们,甚至我认为如果能够有合作伙伴的话,你们才是最合适的人选。所以你们这是侵略是霸权!”

宋北云听到这番话后,抑制不住的大笑了起来。

什么叫侵略?什么叫霸权?这分明是解放欧洲嘛。他说他们没有打算对东方下手,小胡子还说过要为欧洲谋福利呢。一个NZ党人,他说的话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能相信。

从他派人踏入亚洲大陆的那一刻开始,宋北云就默认他们开启了长城守望副本。

世界级任务一旦开启,想放弃可没那么简单。

而且这个白皮从一开始就没有放下他的傲慢,虽然宋北云没让他继续说下去,但猜也能够猜到在他的概念里,东方国度的人大概还是矮小蜡黄,头上留着鞭子,身上穿着古怪的服装顶着一张扁平的脸和夸张的眯眯眼吧。

这是白皮们的共识,他们甚至从来没有睁开眼去仔细看过。

这种傲慢让他们始终保持着一种“即使我愿意与你合作,但你必须听我的安排,因为你不过只是个野蛮人”的态度。

这种态度用来敷衍敷衍那些棉花田里的西瓜,的确是能让他们欢呼雀跃。但宋北云可不吃这一套,中国人更不吃这一套。

他伸出手指在桌子上点了点:“现在是新历二十二年,也是西元1032年。没有清朝也没有列强,而你更没有资格在这对我和我的国家指手画脚,我们选择怎样的路线,不会因为你的诧异而改变。”

宋北云说完便起身了,他指了指门口:“你还有最后的投降机会,当我走出这道门,你就没有任何机会了。”

“多瑙河以南全部归你!”

多尔站起身朝宋北云喊了起来:“欧洲分你一半!”

宋北云的脚步并没有停下,而多尔不甘心的继续喊道:“加上莱茵河流域!”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正常人一定是会心动的,因为多瑙河加莱茵河整个流域,就相当从卢森堡、比利时开始切,一路就把法国、瑞士、意大利、西班牙全部割让了。

换而言之是他决定用整个黑非洲加上半个欧洲来换取他的生存空间。

这个条件有多诱人那自然是不用说了。

但宋北云虽然回头了,但脸上却仍然挂着那种奇奇怪怪的笑容,他看着多尔,沉默了起来。

多尔以为有戏,连忙补充道:“战争如果持续下去,对谁都没有好处。”

“对了,法国国旗现在什么颜色?”

“白色啊。”

宋北云用力的拍了拍手:“哈哈哈哈,好好好。”

说完,他就没有再给任何回应就走了出去,而多尔看着他的背影,只是感觉脑子里一片空白。

他本以为这次会是转机,但没想到对方从头到尾并没有过多的讨论,这么大的阵仗摆下来,最后还是认输或者死的结局。

而宋北云从来都不认为这是一场谈判,他不远万里来到这里主要是为了激励前线士气,还有就是了解一下对方是什么人。

接着他就要干一件大事了,那就是亲自吹响冲锋号。

他本以为他会遇到一个智者,但现实告诉他,这个人其实就是一个绣花枕头,着实草包。难怪他会被几十万远征军打成这个样子。

这个时候如果他肯放弃,也许很多事都可以进行讨论,但他却还是那么骄傲呢,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却还抱守着那些可笑的偏见和傲慢不撒手。

《我们其实是考虑过和你们合作,现在是你们不肯合作》

《如果你们按照我们的计划一定能够伟大起来》

《我们正确的,你为什么不肯接受?》

《我们对你们没有恶意,前提是你们得靠向我们》

《你们不过是野蛮人,而我们才是真正的文明》

这简直是祖传艺能,一直流传几千年。他们似乎从来没学会什么叫尊重和辩证,永远试图在用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去凌驾他人。

这种感觉就像当年宋北云看很多好莱坞电影时的感觉一样,他们的骨子里真的是透着一股“因为我们很发达,所以我们不理解为什么你们要拒绝我们的统治”的愚蠢。

他们没得救了,等着英特纳雄耐尔的洗礼吧。

宋北云登上飞艇前,回头看了一眼多尔,然后突然笑着对他说:“对了,这艘飞艇叫齐柏林伯爵号,它将会轰炸柏林。”

说完,他转身登上了飞艇,然后飞艇缓缓升空离开了这个农庄。

原地只留下了多尔仰望着天空愣愣出神,而这一刻他终于知道,对方来这里只是为了羞辱他而已。

他现在很愤怒,但愤怒却无法解决任何问题,接下来恐怕就是打硬仗了。

宋北云回到了大本营后第一件事就是召集各级将领开会,因为接下来的战争他会接过指挥权,亲自作为指挥官来进行战略方针调整。

对此大家都没什么意见,毕竟他也不是外行指导内行,人家可是真正的三军统帅,这里的人基本上都拜读过他的军事理论知识,严格来说在座各位都是他的徒子徒孙。

当然,这里头还有一个隐藏的原因他没有说出来,那就是他要完成与赵性的约定,将大宋的旗帜插遍欧洲。

这是两个少年的浪漫,如今即便只剩下了他一个人,他也一定要亲手完成年少时吹下的牛逼。

因为宋北云的接棒,全军战士士气暴涨……

之后双方又开始了激烈的拉锯战,但这一次铁十字恶魔们发现对面的将士就跟打了鸡血一样。

战争嘛,有时候的确是会互有攻守,而亚洲军的士气恐怖到了什么地步?就比如在维也纳周围一处高地上,一个连队负责守卫高地,但因为大雨的缘故而导致支援没跟上,敌人提前进入了总攻,而就在阵地上的连队被炸得只剩下七个人时,连长邵志武却在这时吹响了冲锋号。

七个人冲四千三百人,对面没看到人就听见了冲锋号,他们当时什么都不管了,扭头就跑……

足足跑出了十五公里,然后被后续赶来的支援部队逮住,然后全歼。

这种事不是一次两次的发生,欧洲军因为耗损的缘故,现在铁十字恶魔的先锋军大部分都是新兵蛋子和没经过多少训练的农民,他们深埋在骨髓中的恐惧就是亚洲军的号角声。

而高昂到恐怖的士气让亚洲军甚至能够在只剩下数人时都敢吹冲锋号。

这是催命的号角,欧洲军现在的精锐可都开始往本土后撤了,剩下的都是一些臭鱼烂虾,他们可不敢去验证这冲锋号的真假,那些有经验的老兵在多次的战役后总结出来的保命要诀就是不管在什么时候听到对方的冲锋号扭头跑就对了,千万不要去验证这是真是假,因为生命只有一次……

士气极端低落的欧洲军现在已经是被像撵兔子一样冲得七零八落,而因为宋北云亲自指挥而时期高昂的亚洲军现在一听德国鬼子要来了,一个个那恨不得抄起菜刀就干上去。

原本拉锯几个月的维也纳在宋北云抵达之后的第七天成功拿下,并且一路把欧洲军干出去一百七十公里。甚至有时候队伍打红了眼,追击敌人时追着追着就发现对面从敌人先锋军变成了中路守备军,甚至大宋杀红眼的精锐先锋军根本都没发现对方换了一批人,一路碾压式打法打穿了敌人的防线,天一亮发现对面的敌人已经从先锋军、守备军变成了卫戍师团和铁十字精锐……

“真恐怖啊。”

狗蛋蹲在树下跟几个同伴在那看着战事地图,其中一个人说道:“自从宋大人来了之后,他们就跟疯了一样,一个人真的能让整个军队振奋成这样?”

狗蛋抿着嘴没有出声,因为他清楚的很,甚至他还专门写了一篇《论士气对战局的影响》的文章给父亲。

但要说为什么宋北云一个人就能把士气给激励成这样,那是因为最高统帅亲自抵达战场,这玩意什么概念?

这理论上跟皇帝御驾亲征没有区别,玩的就是对将士们的十二分的信任。

而此刻的宋北云正站在沙盘上表情凝重的对几个高级将领和参谋说:“十一月前,我要站在德国本土的土地上。”

“这……进攻难度比较大。”

“一鼓作气,不能给敌人以喘息,战争持续时间太长了,将士们该回家了。”

喜欢宋北云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