够…够了太深了 公和我做爽死我了

要攻略的男人一个一个出局,孟秋的日子过得越发的清闲自在。

木青进了监狱,梁青岑要和季熏结婚了,安易整日借酒消愁,李跃扬得了HIV病毒感染。

想到目前只剩下一个贺之行,孟秋也就让小冰着重关注关注他。

虽然贺之行与几个京都富婆打得火热,仗着一副好样貌招蜂引蝶获得了不少资源,可他这样做也动了不少人的利益蛋糕,所以不论是在圈里圈外的仇人都不少,到时候能利用的地方可多了。

当然,虽然贺之行被富婆给包养了,实际上也没断过和孟秋的联系,时不时的就会给孟秋发自己拍戏时候的照片视频,只是他不再要求孟秋来探班了而已。

二人的关系还是地下情侣,可惜二人都心思各异。

对于贺之行,孟秋的想法还是再缓缓,等他现在正要拍摄的那部剧播出时再动作。

对此大概还有大半年的时间,孟秋倒是可以过过自己的校园生活。

在孟秋开学的时候,悦动已经换了办公区域,在财富大厦租了个两百多平的办公室。

公司里面也多出了不少的工作人员,客服部、策划部、设计部等部门也跟着建立了起来,有了一个正规公司该有的雏形。

只是孟秋不是什么守规矩的人,再加上秦飞霞等人也正是青春活泼的时候,所以公司并没有什么明确的规章制度,只要每天完成自己的工作就可以自由活动了。

无论在哪个公司都少不了浑水摸鱼的人,只是悦动没有什么规矩束缚,员工们都很喜欢这种工作氛围,再加上孟秋这个老板也大方,时不时的就给公司员工定下午茶发奖金,所以目前为止悦动的整体员工素质还是不错的。

等孟秋都又上了好几天的课了,宁家夫妇终于忍不住和她联系了。

说实在话,要不是梁青岑要结婚了,新娘不是自己女儿这事,宁家夫妇都快忘了自己还有个女儿了。

最开始断了孟秋的零花钱,冻结了她的银行卡,宁家夫妇只是想逼她就范,让她变回以前那个乖巧听话的女儿。

然而宁家夫妇等啊等,等到都忘了这个事儿了,甚至都忘了女儿一个暑假都没回过家,可他们都没等来孟秋的服软,反而把梁青岑的喜讯等来了。

梁青岑要结婚了,他的结婚对象就是当初那个怀孕的小秘书。

这简直是滑稽啊!

在这个圈子里混的家族,谁不知道梁家和宁家是说好了的要结成亲家,结果现在宁家被鸽了,这多么可笑,多么丢人啊!

现在两家公司合作的项目正进行到最关键的时候,宁家夫妇不想和梁家扯破脸皮,便只能怪罪在无作为的女儿身上,他们觉得自己女儿实在是太没用了,连个男人的心都抓不住。

宁母的电话一打过来就是骂孟秋没用,还让孟秋去讨好梁青岑的,孟秋哪能受得住这委屈,当即就讽刺了几句回去把人给拉黑了。

简直要把宁母给气死了,她倒是想威胁孟秋来着,可是直到这个时候她才突然发现,除了钱这事,在其他的方面根本就不知道女儿的弱点。

而钱,女儿好似也不在意了。

想到这里,宁母心里又气又急又愤怒,女儿为什么不在意钱的问题?她那么小根本就没有赚钱的能力,可是却偏偏不缺钱,这很明显就说明了一个问题,她在外面被有钱人

够…够了太深了 公和我做爽死我了 热门小说 第1张

给包养了啊!

想到女儿的好样貌,宁母越发的觉得自己的猜测正确,就把这事儿愤愤然地说给了宁父听。

宁父听了也是火冒三丈,在他心里女儿可以换取更大的利益,可不能由着她这么作践自己。

宁父给孟秋打电话,严令她这周必须回家一趟,不然就别怪他不认她这个女儿。

说实话,听到这话孟秋瞬间眼睛一亮,巧了不是吗,她也不想要这样的父母。

不过解决事情的方法有很多种,但绝对不是逃避。

所以宁家夫妇那里确实要解决,孟秋还是打算回去一趟,毕竟她现在也是小有身家的人了,她可没想让宁家借自己的光,还是划清界限比较好。

在宁父听来孟秋同意回家便已经是服软了,火气也稍稍缓了缓,在孟秋挂了电话后,他都开始物色起那些大人物哪个适合攀附了。

得亏孟秋不知道这事儿,不然她指定得觉得宁父真是妄想症晚期患者了。

即便是在学校里,孟秋和秦飞霞还有廖

够…够了太深了 公和我做爽死我了 热门小说 第2张

佳佳时不时的也忙得很,毕竟悦动还有不少事情等着她们的决策,杨丰可是除了设计创造万事不管的人。

在忙碌的时候,时间往往过得很快。

在拒绝了一个爱慕者的表白后,孟秋这才打车往宁家而去。

此时的宁家夫妇,早就在家里正襟危坐地等着她了。

孟秋回了宁家,才刚刚一碰面,宁母嘴巴一张就是好一番老生常谈的责怪,她说孟秋没用,说孟秋连个男人都留不住,说白养了这么个女儿,不能为公司和宁家做半点贡献。

宁父依旧是在一旁端坐着,半点也没开口的意思。

等宁母嘴巴一张一合说了好久,这才发现孟秋居然半点反应都没有。

结果宁母刚刚闭了嘴想喝口水,就见着孟秋拢了拢披散着的长发,从耳朵里掏出两只蓝牙耳机来。

宁母端着茶杯的手都气得发抖,她把茶杯狠狠地掷在桌上,说话也带上变了腔的音调:“宁霜,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孟秋这才掏了掏耳朵:“你小点儿声,我耳朵不聋。对了,你们找我是为了说什么?”

见她这幅态度,别说了宁母了,宁父的眉头都不由得皱起。

“青岑要结婚了你知道么?”宁父询问道。

孟秋挑挑眉:“知道又怎么样,不知道又怎么样?难不成还要我随份子?”

“原本我们两家说好要联姻的,现在他要另娶她人,你就没什么要说的?”宁父眉头皱得更紧了,都快要能夹死苍蝇了。

孟秋嗤笑一声:“毁约的人又不是我,我能有什么好说的?要是你们找我回来就是为了说这些,那我可就不乐意听了。”

宁母见状,立马就涨红了脸斥责:“宁霜你看看你,你是怎么和你爸说话的?你现在怎么变成这样子?你到底是在哪里学的规矩?你还有没有教养了?”

孟秋勾唇冷笑:“我当然没教养了,毕竟生我的人只负责生,可没有教,更没有养。”

喜欢快穿女配又在打脸了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