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别放了装不下了草莓 JEALOUSVUE中国大妈

坐落在京城南郊,最高学府之中在教职工宿舍区里,一栋稍稍特别的二层出租屋里有些特立独行的存在在这里。

阳台门开着,楼梯走廊的窗户也开着,彻底呈现贯穿通畅状态的出租屋里,纯白的地板,铺着地毯的小桌边,陈青衫和方然要死要活的躺着尸。

“啊啊啊…..热…死了….”

“心静自然凉….啊~好塔马热啊..”

九月开初,此刻京城,艳阳高照,万里无云。

空气热烘烘的过于温暖,蝉鸣噪耳,让每一缕清风都成为救赎,每一块阴影都成为圣地。

京城气温,35°c。

陈青衫双眼无神盯着天花板。

他娘的为神马这么热啊,而且……

陈青衫瞪着一双死鱼眼默默的看向了一旁的方然。

此时的方然裹着被子有气无力的不断发出一些类似于“热死啦~”之类的声音。

所以说你他娘的热你就把被子给扔出去啊混蛋!!

用被子把自己包的严严实实的方然如同被生活强暴之后又被碰到大马路上烘干一样的双眼无神,发出了干枯沙哑的声音。

“为什么….这么….热啊….”

“所以说,老弟,你他娘的可以不要吵吵热的同时,还裹个被单么,我特么看着都热….”

孟浪已经掀开了自己那边的地毯,直接坐在地板上,双手撑地,只穿着一条沙滩裤的仰头,也是没了怒喊的力量,大喘气的翻着白眼说道,同时感觉自己身后的阳台门开了和没开好像没什么区别。

“不行,毕竟在老哥你面前只穿一条内裤感觉怪危险的。”

“那总比让小方然热的长痱子好吧。”

此时也只穿着一条黑色短裤赤裸着上半身的陈青衫面无表情的吐槽道。

“我打粉了…不对!话说青衫你的身材什么时候这么哇塞了!!!”本来有气无力的方然忽然跳起来对着陈青衫说道。

就连孟浪都忍不住多看几眼的肌肉啊。

虽然陈青衫的肌肉没有孟浪那肌肉兄贵一样的大小,但却无比精致,外加体脂比较低,看起来十分的结实和充满力量感。

“呵,比起大热天还包着被的你差多了。”陈青衫有气无力的说道。

而另一边,不像这三个家伙热的‘管你其他不其他,反正大家都是男人,热死老子了’已经开脱了一样,即使是这种高温,苟彧也仍然是穿戴整齐,硬要说的话,他换上了布料很薄、可以吸引到一票小女生发花痴的半袖衬衫。

“毕竟,京城没有洛城那么偏北,加上首都人口是华夏前列,大量的汽车尾气排放等等城市病,加剧城市的热岛效应,会这么热也是理所应当的。”

苟彧也是有些受不了的叹气道,抓着自己的领口呼扇着开口,然而终于受不了的方然完全没听懂的炸毛拍桌!

“所以说他娘的明明都九月初了,为什么还这么热!还有我日他喵的35度!洛城最热的时候也就是30度出头!”

“所以说…这里是京城….”

此刻的小桌上,四人面前都是一条用来擦汗、快被烤干了的湿毛巾,取代了镇宅之宝玄麦柑桔,苟彧看着此刻是内裤加被单的一种神秘打扮、可能已经热的神志不清了的方然,苦笑的开口问道:

“话说队长你和青衫暑假不是一直在京城么,京城八月份最热逼近40°c的时候你不知道吗。”

听着他的问话,方然眼角泪光,强撑起一个双眼凝滞、莫得感情的努力微笑,整个人死灰一样自暴自弃的开口。

“我暑假一直在夜局里特训,算上上个月最后一天,我一个月也只被放出来过四次。”

“夜局就算是间厕所那也是公办的,是有空调的。”

陈青衫一双死鱼眼盯着天花板,眼睛也不聚焦默默的说道。

“所以说,买家具的时候就没有一个人想到买空调吗。”

陈青衫坐起身用他那双没有聚焦的死鱼眼注视着旁边的三个人。

“你不也没想到吗。”方然用一种蛋疼的眼神盯着陈青衫的死鱼眼说道。

“下单了,还没来按。”

“咱去夜局蹭空调吧,要不。”陈青衫面无表情的别过脸去换了个话题。

“外面这么大太阳,出去会死人的。”

“哦。”

“……..”

“我去接杯水。”陈青衫起身走向了厨房。

“……”

“……”

“……”

“我也去接一杯。”在度过了宁静的几分钟后,方然也忽然说道。

“….”

“….”

“我也去接一杯。”

孟浪也去了,只留小或一个人坐在桌边想着晚上做什么饭。

接个水要这么久吗?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苟彧意识到了什么,然后扭头看向了厨房。

冰箱上下两个门敞开着,陈青衫、方然和孟浪三个人一脸档杨的感受着从冰箱里传来的冷气,孟浪和方然还抚摸着陈青衫的肚皮。

“……”

只留小或一个人在小桌椅出着汗。

疼别放了装不下了草莓 JEALOUSVUE中国大妈 热门小说 第1张

真凉快~~”

“青衫真聪明呢~~”

“话说不叫小或真的好吗?”

“代交布,一会小或就自己来了~老哥你的胸大肌挤到我了,有点恶心亲离我远一点谢谢。”

“所以说你能不能把手从我的肚子上挪开。”

“老弟虽然吹着冷气(冰箱)摸着青衫的腹肌很安逸,但请停止你的变态行为。”

“老哥你也是,能不能把手从我的肚皮上离开。”

“这样,冰箱里面的食物会坏掉的。”

“没事,反正小或会收拾的。”

“对啊,反正小或会重新买和做的。”

“小或最棒了。”

“……”

“……”

“……”

“……”

“那还真是谢谢你们啊。”有些咬牙切齿的声音从小或那张温柔的脸上传来。

可能是冰箱有点太冷了,陈青衫、方然和孟浪齐齐的打了个冷颤,然后一起回头看向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他们身后的小或。

看到挂着温柔笑容的小或三人齐齐又是一个冷颤。

这个小屋,除去玲,食物链真正的顶端是小或。

“啊,一不小心就在人生的道路上迷路了,真是对不起。”

陈青衫满脸认真的看着小或说道。

“看见青衫…啊…拿着水一不小心就睡着了,真是对不起。”

方然还是裹着被一脸认真的说道。

“看见青衫和老弟…不是…那啥…冰箱的内部太过迷人了一不小心就看入神了。”

孟浪也认真的说道。

只留下扶着额头一脸黑线的苟彧,这种时候他也不知道说些什么了,小桌旁又坐满了四个人,虽然其中三个人头上都肿起了一个冒着烟的大包(魔仙棒锤的)。

“话说。”感受宁静的陈青衫居然开口。

“方然你【冻牌】牌不是觉醒了吗,为什么不弄出几块冰来凉快凉快。”

忽的一下三道有些炙热的眼神刺到了方然的脸上,方然裹了裹身上的被子,猛地一拍桌子!

“卧槽,我怎么没想到!青衫你真他娘的是个天才!!!”说吧便跃跃欲试的拿出了【冻牌】。

“卧槽!老弟你有这种好东西居然不早点拿出来!”孟浪一下子就蹭到了方然身边也跃跃欲试的说道。

所以说为什么这种事要青衫来提醒啊。

“我去拿个盆什么的吧。”小或起身去拿盆了,又留下了吹冰箱三人组。

“热的受不了了,要不我先弄出来一块试试?”

“搞快点搞快点!!!”

“海呀裤海呀裤!!!”

没有了监护人小或这几个问题智障又开始了。

“隐藏着黑暗力量的裤腰带哟,在我面前展现你真正的力量吧!”

然而孟浪和陈青衫看着这一幕,总感觉哪块不对,有什么地方怪怪的,

一直到方然都举起银断龙牙了,孟浪才突然一脸震惊卧槽的反应过来。

“等…等会!你盆哪来的!?”

“老哥,你能别老问一些无聊的问题么,魔法啦,这是魔法啦。”

卧槽,方然的那个牌难道觉醒了?

方然一脸嫌弃的看着打断自己‘咏唱’的孟浪,撇了撇嘴说道,然后就打算继续施法。

魔…魔法!?

孟·一脸懵逼·浪,看着自己面前四方小桌上毫无征兆的就出现的塑料盆,默默无语。

假如自己刚才没眼花,这盆是老弟从被单里掏出来的吧…

然后老弟,现在里面穿着内裤。

老弟和自己说这是魔法( ̄ロ ̄ll)…..

噗!

“去你妹的魔法!从被单里掏出库洛牌也就算了,但你他妹的连塑料盆都掏出来了也太过分了吧!四次元裤衩么!?”

孟浪心里一口老血喷了出去,不可思议的震惊大喊,然后就抓向方然的被单打算一探究竟。

“那小或不是白去拿盆了吗,小或回来看见这个盆会伤心的哦。”

陈青衫在旁边补充道。

“没事,等小或回来我就把这个盆变成老哥的骨灰盒。”

“说好的不能自然运用这种不科学手段的唯物主义社会接班人呢!?”

“卧槽!老哥!你要干什么,雅美蝶,别扯我被单!青衫!小或!救命!老哥他终于压制不住兽欲要侵犯我了!”

看着只穿着紫色大裤衩的孟浪凶猛袭来,方然顿时大惊,向陈青衫高呼着救命的同时用力的拽紧自己的被单,用暴食玩偶怼住孟浪,捍卫着自己只穿着内裤的清白之躯。

然而原本只打算投入50点魔能值试试水的方然在这慌乱之中,

一不小心对于魔能值的把控稍稍偏了一位,银断龙牙激活【冻牌】。

一瞬间,500魔能值瞬间消失…

砰!

咔嚓!

几乎就是随着一声塑料盆被彻底压碎的巨响,一股冰霜白气骤然扩散!

冰凉的感觉一下子在35度的高温

疼别放了装不下了草莓 JEALOUSVUE中国大妈 热门小说 第2张

中袭来,然后一点一点的….

一点一点的….

越来越冷。

冰冷刺骨。

此刻出租屋小桌周围,被挤到床边的方然和孟浪,两人保持着一个抓紧被单一个扯着被单,中间还夹着暴食玩偶的动作全都僵住。

新买的四方小桌上,一块比陈青衫的床都大的冰块,

已经压碎了塑料盆,正不断的散发着寒气。

苟彧看了看手里的洗菜盆,又看了看桌子上的大冰块,忽然感觉心脏痛。

“我我我我我哦我去!!老老老弟,快让我进去!”

一股彻骨的寒气扑面而来,只穿着沙滩裤的孟浪几乎就是从头发丝哆嗦到脚趾头,他感觉自己某个尖端都快冻僵了!

“我勒个去!老哥你不觉得两个只穿着裤衩的男人共同缩在一个被单里很恶心么!还有你智障么,快给我让开!”

离冰块最近,几乎就要贴上了方然破口大骂的喊道,孟浪这才如梦初醒,两人几乎是屁股尿流的就滚到了阳台,

在外面35度的‘温暖’下,直起鸡皮疙瘩的浑身哆嗦,泪流满面的想到。

妈个鸡,差点在35度的天儿里冻死自己!

“所以说,这个要怎么办?”

屋子里,因为穿着衣服并没有多大影响的苟彧看着这一块‘大冰床’,感觉到无比头疼的叹气道。

“老弟,你他娘的弄出这么大一块,是想冻死老哥我么!”

“呸!老哥,你也不想想这究竟是谁的错!”

阳台上,苟彧看到两个蜷缩着、不停搓着胳膊的家伙又开始惯例的互相甩锅。

哎?不对?是不是少了一个人?

“青衫呢?”

小或的声音打断了互相甩锅的两人,两人动作一顿,孟浪向屋里环视了一圈疑惑的说道:“哎?对啊,青衫呢?”

而这时后的方然忽然手机冰冷背后出现了一丝丝冷汗,刚才他不仅魔力加多了,好像还稍微打歪了那么一丢丢。

而眼前冰冷的雾齐散开了一点,隐约露出了里面的大冰块。

方然瞬间变得僵直,注意到方然不正常的孟浪和苟彧顺着方然的实现看到了冰块里瞪着一双死鱼眼的陈青衫。

那双无神的死鱼眼透过厚厚的冰块直勾勾的盯着疯狂冒虚汗的方然。

夭寿了…..

“卧槽!!青衫!!!”

“铲子呢!快给青衫挖出来啊!”

“别发呆了老弟!快用你那唯物主义的魔法变俩铲子出来啊!”

方然特质【冻牌】冰棺材,炙热炎夏凉爽送走,给你一个安心冰冷的归西体验!

“因为【冻牌】的缘故,这个冰棺材…啊不是..这个冰块…可能…大概…也许…”

“啥呀一会青衫就要冻死了,老弟你别墨迹啊!”

“别说合金的铲子就算是合金的子弹也可能打不穿…”

“……”

“……”

方然特质【冻牌】冰棺材,低碳环保化不了,防火防盗防子弹,你值得拥有!

如果有方然魔力加持可能真的合金子弹都打不穿,但方然撤去魔力,这冰块最多就是硬一点难化一点和冷一点。

最后在三人都在35°c的高温中,穿着各自的羽绒服,拿着菜刀、平底锅、棒球棒跟搞艺术一样敲打着大冰床的时候,都是心中不约而同的默默想到。

假如….明天空调能安上就好了呢….

还有….一会要以什么样的姿势求死呢?

还有…卧槽好塔马冷啊。

喜欢都市夜战之迪迦奥特曼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