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教室里强奷班花H文 校花被绑在公共汽车上调教

眼看文森非常犹豫,叶凌辰拍了拍脑袋,笑道:“哦对,我怎么忘了,干喝酒确实没意思,得有东西助助兴才有意思嘛!”

他把手探入袖子,拿出一枚银月摆在桌上,醉醺醺地笑着:“我这次入境,在商会那里换了不少月币,这东西只能在多古兰德花销,我带回朝廷没用,肯定要在回去前把它花完。”

“我们现在玩个游戏,安喝多少杯,我就给多少枚月币,怎么样?”

看着那枚银月,文森惊得目瞪口呆,他当厨师的薪水是每个月500枚铜月,现在只要安喝5杯酒,就相当于凭空获得了他一个月的薪水,这种离谱的好事,他从小到大都没听说过。

文森呆呆地看着安,安也在看着他,眼中满是委屈,好像在说:文森…带我走吧…

文森咬紧牙关,内心无比动摇,目光在安和那枚银月间摇摆不定。

银月固然诱人,但安已经委屈成了这样,他作为未婚夫总不能…

突然,叶凌辰又拍了拍后脑勺,一脸自责地说:“抱歉,我真是喝得太多,脑子有些糊涂了。刚才拿错东西了,请原谅我表现出来的吝啬。”

叶凌辰随手把桌上那枚银月扔进垃圾篓,然后解开自己的随身行囊,从中取出好几个鼓鼓的钱袋放到桌上,笑着说:“这才是助兴的东西!”

袋子一解开,闪耀的金光差点把文森晃瞎。

金月!

那一袋袋全都是金月,少说也有几百枚!

1枚金月等于1000枚银月,等于100000枚铜月,撇开其象征的尊贵地位不谈,光论换算价值,1枚就相当于文森不吃不喝工作500个月的薪水!

叶凌辰就跟抓瓜子似的,随手抓了一把金月放到桌上,然后取来一个个小酒杯,倒满酒后压在一枚枚金月上面。

“现在,这些酒杯下面都压着金月,安小姐喝掉哪杯,杯底下的金月就可以任你们拿走。”叶凌辰伸出指尖逗弄了一下安的脸,笑眯眯地说,“你喝掉10杯,就给你们10枚金月。喝掉100杯,就给你们100枚金月。”

“要是我包里的金月不够你喝,我就是去砸锅卖铁,就是把我这身「四爪金龙袍」抵押给商会,也一定给你换足够的金月回来!”

“怎么样,这个游戏玩吗?”

满目金光已经让安和文森一阵精神恍惚,他们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甚至可以这么说,这是生平第一次见到「金月」这种高高在上的货币。

而现在,这些象征着多古兰德上流社会的月币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只押了一盏酒杯,无穷无尽的财富正在向他们招手。

文森盯着那些金月,眼神从未有过的空洞,豆大的冷汗从额上溢出,漱漱而下,眼睛圆睁了太久,以至于眼球表面慢慢浮现起血丝。

最终,他眼中仿佛有什么情绪溃散了,木然地看向安,嘀咕道:“要不…喝吧?”

安抿着嘴唇,无助地闭上眼,眼泪顺着面颊流至下巴,吧嗒吧嗒往下落。

叶凌辰大笑拍着安的肩膀,唏嘘说:“你看,未婚夫都发话了,女孩子要乖乖听话哦。”

文森低下头,连直视安的勇气都没有,只是嘴唇哆嗦,六神无主地嘀咕着:“这么多金月,我们可以买好多好多面粉,可以再买一栋房子!以后那些左邻右舍,没人会看不起我们了…我们…我们甚至有可能变成贵族!贵族啊!安,你不想当贵族吗?”

安闭着眼睛,眼泪汩汩流出,也不知沉默了多久,她缓缓睁开双眼,声音里充斥着化不开的悲伤:“好…为了我们以后的生活…我喝…”

叶凌辰微笑做了个“请”的手势。

安擦去眼泪,拿起一杯酒直接倒进嘴里。

本来,她打算像小时候喝苦药那样,一股脑倒进嘴里就赶紧吞下去,但这种白酒实在太呛了,她吞到一半就呛了出来,剧烈地咳嗽着:“咳!咳咳咳!…”

莫泰见此有些不乐意了:“这可是来自天外的玉酿,我们这个世界造不出来,喝一口就少一口,别人想喝都得省着,你倒好,一杯下去,半杯呛出来。哪有这么喝酒

在教室里强奷班花H文 校花被绑在公共汽车上调教 热门小说 第1张

的?必须全部吞进肚子,不许呛,否则不算数!”

叶凌辰用手指戳了一下莫泰,叹声说:“瞧你这话说的,喝了就是喝了,哪有不算数的说法?我叶凌辰是那种想方设法耍赖的人吗?对女孩子宽容一点怎么了嘛。”

“叶公子教训得对,是我说错话了。”莫泰刚才本来就是配合叶凌辰唱白脸,地主之谊嘛,客人这么有兴致,他当然尽心招待到底。

叶凌辰捧起安的小脸,用袖子帮她擦着脸上的泪痕和酒渍,手指还时不时触过那柔软的红唇,笑着说:“1枚金月到手喽,来,继续喝。你喝得越多,挣得越多,我也越高兴。我今天就一掷千金为红颜,准备钱袋空空回去了,哈哈哈!”

叶凌辰那些小动作,文森都看在眼里,他心中很不甘,但也只有忍耐,同时安慰自己:现在是一个可以跨越社会阶级的机会,这种机会以后绝对不会有第二次了,必须紧紧把握住!安被摸两下就摸两下吧,摸了也不会掉块肉,过几天就会忘的…

安的酒量不好,这两杯虽然呛了很多出来,但小脸也是烧得绯红,眼神都迷糊了,连酒杯都握不住。

叶凌辰倒也是视金月如无物,一心只想让安喝酒,安握不住酒杯,他就握住安的手,帮她把酒往嘴里倒。

醉意上头,安已经慢慢感觉不到酒精的热辣了,她从一开始被叶凌辰半强迫灌酒,到后来酒送到嘴边下意识去抿,一杯又一杯地喝,不知喝了多少杯。

喝到最后,安醉得一塌糊涂,毫

在教室里强奷班花H文 校花被绑在公共汽车上调教 热门小说 第2张

无意识,若不是有人扶着,她恐怕连椅子都坐不稳。

叶凌辰见此手一松,顺势让安倒在自己怀里,满脸色眯眯的神情。

安已经烂醉如泥,失去知觉,文森却异常清醒,如果说叶凌辰之前有很多小动作,他咬咬牙也就忍了,可谁知,叶凌辰直接将安拦腰抱了起来,摇摇晃晃走出门,兴致盎然地说:“莫泰先生,你府上有没有大点的床?”

喜欢敬我为神明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