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被绑在公共汽车上调教 穿越到兽世被蛇不停做墨染

看见陆惑直勾勾地盯着自己, 乔汐凑近他,“刚才你做噩梦了?梦见了什么, 怎么还哭了?”

说着, 她的指尖触碰上他微红的眼尾,上面还有一点眼泪,湿湿的。

陆惑握住了她的手腕, 纤细, 温热。

面前的人是真实存在。

他手上用力,乔汐的身体不稳, 直接摔落在他的身上, 还没有反应过来, 她整个人被他抱着, 换了位置。

她的躺落在了床上。

“陆惑?”

乔汐一脸懵, 而眼前, 陆惑的俊脸在她眼前放大,她对上他的眼睛,里面是她看不懂的神色, 他的眸光暗得厉害, 像是有什么在汹涌翻滚。

感受到他的浑身绷紧, 她主动伸出小手, 反抱住了他, “你梦见了什么?”让他不仅哭了, 还这么反常。

怀里女孩的身体柔软, 温热,触感真实,并不是他的幻想。

陆惑看着她, 目光落在了她明亮的眼睛上, 秀挺的鼻尖,还有红嫣的小嘴,慢慢划过,最后,他再次对上她的眼睛,里面倒映着他的模样。

“梦?”陆惑开口的声音低低的,哑哑的。

“你刚才不是在做梦吗?”乔汐抱着他,小手还贴心地绕过他的腰侧,轻抚着他的后背,像是安慰着他别怕,“我也做梦了,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是一个好梦,差点不愿意醒来了。”

她问他:“你的梦很恐怖吗?你刚才睡觉时,眉心都是紧皱的,我喊了你好几遍都没有醒来。”

“嗯,很恐怖。”陆惑一时分不清梦境和现实,他害怕,眼前的乔汐,又是他的梦。

这样想着,陆惑扣着女孩手腕的手收紧,他的下巴一低,薄唇直接压落在了乔汐的小嘴上,轻咬着她的唇,几近疯狂地贪着她的气息。

陆惑有点凶,弄得她的唇微微泛疼。

乔汐想要将人推开,她对上他眼睛的时候,愣住了。

陆惑的眼睛泛红,眸子漆黑,覆盖着一层泪光,他就这样直勾勾地对她对视。

乔汐的心尖一软,便由得他了,任随他肆意掠夺。

等她被松开时,陆惑的薄唇带着滚烫的气息,落在她的耳侧,他低声告诉她:“我确实做了梦,开头有多甜,结束时就有多恐怖。”

梦里,知道她消失后,那些时间他不知道是怎么熬过来的。

一颗心丢了,魂也失去了,胸口空得发慌,他找不到她,只能无奈无助地等待她的突然出现。

他整夜整夜地失眠,任由黑暗将他吞灭。困极的时候,只能依靠睡在她的床上,枕着她的枕头,才勉强睡过去。

她在时,他斥过她娇气,训过她爱耍坏,还说过她磨人。

她消失后,他便尝到钻心的后悔滋味了。

“汐汐。”陆惑的声音又哑了几分,眸光也暗得厉害,“我梦见你了。”

乔汐一愣,随即,她笑了起来,“怎么这么巧,我也梦见了你。”她问他:“陆惑,你梦到我什么了?”

“梦里,你睡了我后,突然消失。”他没有告诉她,自己在她消失后的难过,伤郁,他的唇贴着她柔软的耳珠子,低沉的声音带着几分委屈:“你丢下我,没有对我负责,很渣。”

乔汐的耳朵被他弄得痒痒的,听到他的话,她又惊又羞。

在她醒来前,梦里她与陆惑确实是睡了。

眼里是藏不住的惊愕,乔汐说道:“你说的,我也梦见了,不过,我不渣,我不是故意丢下你的。”

她解释着:“那次后,我醒来,梦就结束了。陆惑,在你的梦里,我是不是变成了一只猫?”

“嗯。”

乔汐惊讶又觉得神奇,更多的是惊喜,“我们竟然做了相同的梦,好神奇啊。”

她很快地反应过来,“所以,在梦里你以为我抛弃你,你委屈得哭了吗?”

乔汐又心疼,又忍不住想笑,“没想到在梦里,你也喜欢惨了我。”

“是啊。”陆惑呼出一口热气,激得女孩的耳根起了一片小疙瘩,“还真是,喜欢惨了。”

说完,陆惑捏着她的下巴,再次袭上她的小嘴,好让她知道,自己有多喜欢她。

*

乔汐和陆惑的感情一直很稳定,直到乔汐毕业,两人依然甜得过分。

叶子欣也算是一路看着乔汐和陆惑走来的,她经常忍不住感叹,乔汐和陆惑还真是绝配,感情好得让她都要妒忌了。

毕业几天后,正好是叶子欣的生日,她约了乔汐和方糖来她家,而且为了好玩,她还约定了一起穿制服庆祝。

方糖现在在一所中学当美术老师,她今天正好去穿着了白衬衫,黑色的裙子,叶子欣早早就看中了一款水手服,她还特意戴着水手帽

校花被绑在公共汽车上调教 穿越到兽世被蛇不停做墨染 热门小说 第1张

子,显得特别俏皮可爱。

“怎么样,好看吗?”叶子欣在乔汐和方糖面前转了转圈,“你们可有眼福了,我男朋友都没有机会看见我穿这身裙子。”

“好看的。”方糖倒了一杯果汁,她递给乔汐,然后对着叶子欣比心。

叶子欣也很满意,她走到两人的中间坐下,“不过再好看,也不可能比小汐好看。”

乔汐今天穿着一身校园风的装扮,白衬衫还有百褶裙短裙,中规中矩,但她长得好看,一张小脸雪白水灵,就这样简单的装扮,也好看得过分。

“我原想着,请教你和陆惑怎么维持这么多年都不吵架,还这么好。”叶子欣看着乔汐的脸舍不得挪开眼,“我突然觉得,别说陆惑,我对着小汐你这张脸,要是吵架,我只会骂自己。”

谁舍得责怪乔汐啊。

乔汐哭笑不得,“你和韩宇相处得也很好。”

“毕竟在一起这么多年了,也抵不过时间,感情从浓烈转变为平淡。”叶子欣有时候害怕自己和男友会像其他情侣般,“我担心时间再长,我和他的感情都变为亲情。”

“尤其是最近,他每天的工作都很忙,我们相处的时间变少了,话题也少了。”叶子欣叹了口气。

以前在学校的时候,两人的心思没有其他事情妨碍,都投向双方,现在出了社会,他们面对的事情多了,感情也难免变得淡薄。

她每天有很多东西想与他分享,但面对他疲惫,还有几分不耐的面容,她只能咽下。

叶子欣给拿起一罐啤酒,她灌了几口,“你们知道的,我没有什么远大的理想,不像糖糖,做无私伟大的老师,也不像小汐你有本事,早早就举办了个人的画展,我只想守着我的小画店,每天靠着收租悠游自在地过日子。”

“但韩宇不一样,他上,努力,工作上的事情我帮不了他……”

就在叶子欣想要灌第二瓶的时候,乔汐夺过了她手里的瓶子,“韩宇知道你的想法吗?”

“小汐,你别抢我的酒,今天是我的生日,你就让我放肆一下。”叶子欣想要夺回酒瓶。

“你可以喝,但不能一直灌自己。”乔汐说道:“而且,你现在也不是庆祝自己生日,纯碎是喝闷酒。”

“喝闷酒是一个人喝的。”叶子欣笑道:“我有两个好友陪我喝,怎么算都不是闷酒。”

韩宇来的时候,他一只手里抱着一束花,另一只手拿着礼物,气息不稳,显然是不知道从哪里赶来的。

叶子欣早已经醉了,看见男友,她还哼了一声,表示自己的不爽。

韩宇解释着:“我刚与客户谈完事情,谢谢你们今天陪着子欣。”

这时,乔汐和方糖都识趣地提出离开,不想当发光发亮的灯泡。

车子来到陆惑公司所在的大厦门口,乔汐这慢慢睁开眼睛,乌黑的眸子上覆盖着一层水光,乔汐刚才陪着叶子欣胡闹,喝了一点酒,这会儿醉意涌上来了。

陆惑下楼接人,打开车门看见乔汐穿着白衬衫,格子百褶裙,细长的小腿上穿着白色的长袜,乖乖地坐在车椅上。

她的小脸透着浅浅的粉,眸光湿亮,水盈盈地看着他,陆惑垂在一侧的手捏紧。

“你来接我了?”乔汐看见陆惑,她的红唇翘起。

陆惑的手递向车子里的乔汐,“喝酒了?”

乔汐握上他的大手,任由他将自己从车子里拉出来,“陪着子欣喝了一点点,她今天生日,心情还不好,她和韩宇好像闹矛盾了。”

陆惑牵着她的手,走进了大厦。

在这里工作的人,都认识陆惑,这会儿,他牵着一个精致漂亮的女孩走进来,引得前台处的两个女工作人员以为自己眼花了。

直到陆惑带着女孩走进电梯,工作人员才敢讨论起来。

“你看见了吗?刚才那个是陆总的女朋友?长得好漂亮。”

“穿着校服,长得这么嫩,看起来好小啊,应该是陆总的妹妹。”

陆惑带着乔汐去了自己的办公室,他让人倒了一杯牛奶进来,“汐汐,你先休息一会儿,我开完会回来陪你。”

乔汐捧着牛奶,她小口喝着,听到陆惑的话,点了点头。

这时,有经理敲门进来,有文件让陆惑签字,看见办公室里多了一个喝着牛奶的女学生,经理有几分讶异。

“你可以出去了。”陆惑冷声说道。

经理这才回神,正好看见陆惑签好字,把文件递过来。

经理吓得赶紧接过文件,退了出去。

短短的一个下午,公司内不少员工都知道陆总的女朋友来了,逐渐的,有人说陆惑的女朋友是学生,后来,变成了陆惑的女朋友是未成年,传了不知道多少久,谣言变成了陆惑包养了未成年学生。

会议后,助手把这件事告诉陆惑,“需要把造谣的人都抓出来吗?”

“看来大家还有精力和时间做下一季度的项目。”陆惑说道:“你通知下去。”

“是,陆总。”

陆惑回到办公室,并没有看到乔汐的身影。

他拧开旁边小休息室的门,正好看到女孩躺在他的床上熟睡。

他走过去。

居高临下地看着床上的人儿,她双眼紧闭,雪白的小脸明艳水灵,嫩生生的,也难怪公司的员工怀疑她是学生,而他成了他们眼里卑鄙恶劣的人。

陆惑勾了勾唇。

他想要喊醒乔汐,此时,她放置在枕头侧的手机震动,有消息进来。

陆惑的目光落下,正好看到了消息的内容,是乔汐的师弟发来的,对方向乔汐表白。

陆惑拿起手机,他输入密码,瞬间解开了手机的锁屏,一直以来,他和她的手机密码是彼此知道。

他点进去,按住语音,然后凑到乔汐的耳边问道:“汐汐,我是你的谁?”

乔汐睡得模糊,但听到陆惑的声音,她下意识轻喃道:“陆惑。”

“汐汐,我是你的谁?”陆惑重复问她。

乔汐缓慢地睁开眼睛,眸子里含着醺意,溢满了水光,“男朋友。”

陆惑轻笑,他低头,惩罚地咬上了她的小嘴,“不对,是未婚夫。”

话落,他握着手机的手松开,语音也发送了出去。

原本陆惑也只是想要亲一下她而已,然而,迷迷糊糊的乔汐嫌热,她坐起身,当着他的面,将自己小腿上的长袜缓慢地脱下。

脱完,她伸着细白的腿过来,闹着让他帮她穿上。

还真是,磨人得紧。

乔汐被迫趴在枕头上,背后逐渐加重,她的脚踢了踢,却反抗不了。

眼里的泪光越来越多,乔汐觉得自己成了野兽嘴里的软肉,被叼在嘴里,反复啃咬,吞食。

夜里,乔汐醒来的时候,身上已经换了另一条裙子,白天她穿着的衣服早已经不能穿了,就连那白色的长袜也不知道被丢去哪里。

她拧开休息室的门走出去。

只见宽大的办公桌前,男人穿着一身黑色笔直的西装,面容清冷,神色认真,帅得一塌糊涂。

注意到她,陆惑抬起头,目光落在她光着的小脚上,他的眉宇微蹙,起身大步走向她。

转眼间,乔汐已经被他抱起。

陆惑坐回办公椅上,乔汐坐在他的腿上,窝在他的怀里。

乔汐想起,她与他初见时,自己病发,当时跌跌撞撞地落在他的怀里,坐在他的腿上,被他嫌弃推开。

没想到,现在被他紧紧抱着。

乔汐回抱着他,当初坐在轮椅上的可怜少年,已经成长为成熟沉稳的男人。

*

婚后。

夏日炎热,乔汐睡过午觉醒来,她下楼后,一眼看到从外面走进来,模样相像的一大一小。

小家伙穿着一件海洋蓝的小恤衫,上面印着一只大老虎,他的小脸红红,白嫩的小脸蛋上全是喜悦。

看见乔汐,他无情地甩开陆惑的手,迈着两条小短腿,冲到乔汐的面前,一把抱住她的腿,“妈妈。”

“怎么脸上都是汗,你和爸爸去哪里了?”乔汐弯下腰,帮小家伙擦着额上的汗。

小陆舜下意识看向爸爸,然后才小声告诉乔汐,“和爸爸在花园玩。”

他的话落,头顶上冒出了小小的叶芽,只有一片叶子,可爱得不行。

乔汐看向陆惑,“你刚才带孩子在花园玩?”

陆惑今天穿着一件

校花被绑在公共汽车上调教 穿越到兽世被蛇不停做墨染 热门小说 第2张

白衬衫,两侧的衣袖挽起,露出粗壮有力的手臂,他应了一声:“嗯。”

下一秒,他的头顶上,小叶芽冒出来。

看着一大一小头上顶着小叶芽的模样,乔汐笑弯了眸,不愧是父子,不仅长得像,就连小叶芽摇晃得节奏也一致。

简直可爱惨了。

乔汐没有拆穿他们。

等她离开后,小陆舜压着声音,奶声奶气地问陆惑:“爸爸,我没有告诉把我们的秘密告诉妈妈哦。”

说完,他还用小手捂住自己的小嘴巴,表示自己的嘴巴很严密。

陆惑摸摸他的小脑袋,“奖励一颗糖。”

这会儿,小陆舜的大眼睛有几分嫌弃,“爸爸,我不是小孩子了,我不爱吃糖了。”

“你现在喜欢吃什么?”

小陆舜认真地告诉陆惑,“蛋糕。”

夜里吃饭的时候,乔汐问身旁的两人,“你们今天神神秘秘的,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一大一小同时摇头,“没有。”

转眼,小叶芽和小小叶芽从他们的头顶冒了出来。

乔汐觉得好笑,“真的没有吗?”

小陆舜只有三岁,到底年轻,被妈妈这样问一问,他的小脸蛋上全是纠结之色,两道小淡眉都快要打结了,好想告诉妈妈,但不能说。

直到乔汐洗完澡出来,佣人告诉她,陆惑和小陆舜在花园等她。

她换好衣服,走出房子。

夏夜吹着微风,黑幕被掀开,月牙尖尖从云后探出头来。

乔汐顺着花园的路走,每走一步,两侧的小灯泡瞬间亮起。

随着她往前走,花园内不知道什么时候挂着的小灯泡全都亮起了,像一片灯海,将漆黑的夜映得像白昼。

乔汐惊愕,她继续往前。

很快,便看见了穿着一身黑色西装的陆惑,旁边是同样穿着黑色儿童小西装,又帅又萌,两人站在不远处,看向她。

陆惑低头,对旁边的儿子说道:“按。”

下一秒,一幅巨画升起,挂在空中。

画上,是乔汐的模样。

“妈妈,是你。”小陆舜跑到乔汐身旁,“妈妈,你喜欢吗?”

乔汐看着半空的巨画,“你们最近神神秘秘的,就是为了送这幅画给我?”

小陆舜点头,奶气道:“给妈妈的礼物。”

陆惑迈着长腿,走向她,月光下,他清冷帅气,“结婚周年,我想了很久要送你什么。”

乔汐一把抱住他,“我很喜欢这份礼物。”

小陆舜迈着小短腿,像是小尾巴似的,跟着爸爸妈妈。听到妈妈的话,他奶气地开口:“妈妈喜欢,我也喜欢。”

乔汐笑着捏了捏他过分可爱的小脸蛋。

夜里。

小陆舜躺在床上,他要听人鱼王子的故事。

“坏女孩骗了人鱼王子,他好可怜啊。”小陆舜好奇地问爸爸:“爸爸,最后人鱼王子和坏女孩怎么样了?”

这时,乔汐洗完澡出来,她身上穿着青雾色的睡裙,灯光下,皮肤雪白透亮,透着浅浅的粉色,鲜活漂亮得让人想要咬一口。

陆惑看向她,笑道:“人鱼王子喜欢上了坏女孩。”

“啊。”小陆舜显然很惊讶,“然后呢?”

“人鱼王子和坏女孩在一起了,他宠着坏女孩,她想要珍珠,他便每天哭出很多珍珠送给她。”

小陆舜继续问道:“最后人鱼王子怎么样了?”

陆惑勾唇,“最后,人鱼王子和坏女孩生了一个小孩。”

“爸爸,还有吗?”

陆惑伸手,捂住儿子的眼睛,“小孩该睡觉了。”

小陆舜惦记着故事,“爸爸,人鱼王子为什么喜欢坏女孩啊?”

“因为只有她帮助过他,只有她对他好,不会嫌弃他的双脚不能走路,不会嫌弃他与正常人不一样。”

从第一次见到她时,他便喜欢上了。

昏暗无尽头的岁月里,只有她带来了光。

小陆舜打着小哈欠,奶气问道:“爸爸,你也喜欢这个坏女孩吗?”

陆惑抬头,他看向走到眼前的乔汐,“嗯,我爱她。”

喜欢我抢走男配后,女主哭了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