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学长一起上我会坏掉的 大炕上和岳偷倩

正月过了十五,清江市渐渐恢复了往日的忙碌,公交车、地铁又变得很拥挤。

街道上,也开始拥堵了。

这几年,清江市变得更加国际化,到处都能看到外国朋友,特别是一群看起来还很有身份的老外,渐渐出现在新街口的大屏幕上。

这是市政的一组节目,宣传本省的相当于院士一级的名人。其中,外籍人士就有10个之多。

凯琳就是其中的一个。

JON也上去了。

这是今年才加进去的。

JON从去年年底增加了薪酬,100万是新增加的,他已经具备了接近刘牧樵水平的脊髓外科专家。

很明显,朱亚光已经有明显的差距。

关键是JON能够做万雷那种脊髓血管瘤手术,除了刘牧樵,剩下的就只有JON了。

在通往安泰医院的路上,一辆特殊牌照的车子上坐着两个人,身材都不高大,典型的南亚人体型。

车子挂的是领事馆的牌照。

他们是应约过来的。

才进医院大门,就有一个人迎接上来,下车后,迎接的人只做了一个手势,然后就进了特殊通道。

“杜尔总桶想见你们。”

“他的情况怎么样?是不是截瘫了?”

“等会你就明白了。”

“好的,我希望看到杜尔总桶站立在地上。”

“呵呵,希望如此。”

电梯很快就到了23楼。出了电梯,又有两个人上来,他们把客人带进了房间。

在南亚,一场选举即将进行,一周后就是投票日。

突然有一个震撼人心的消息,杜尔总桶今天抵达首都机场,在机场,他有一个记者发布会。

现代网络信息非常灵通,只用了不到半个小时,大部分国民都知道了杜尔回国的消息。

人们静候他的佳音。

飞机在首都机场徐徐降落,停稳后,旋梯架好,杜尔出现在旋梯门口,他笔挺地站着,挥动右手,向国民致意。

来到机场,他面对着记者发表了10分钟的讲话,第一,感谢安泰医院的全体医护人员,特别是感谢刘牧樵教授;第二,感谢国民对他的关心和帮助;第三,感谢竞选对手,始终保持竞选热情,并且也一直没有忘记我杜尔的健康。

接着,他说,我不准

四个学长一起上我会坏掉的 大炕上和岳偷倩 热门小说 第1张

备一一回应对手对我的指责与评论,我只对国民负责,我现在的身体好了,我愿意再为国民苦干5年。

“请选民们给我一个机会!”

仅仅用了10分钟。

这是刘牧樵的策划。

杜尔接受刘牧樵的建议,又隐藏了15天,这15天,选情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各种民调都显示,杜尔如果身体好的话,他将绝对领先,直接就半数通过。

竞选对手其实知道杜尔的实情,安泰医院发布的消息,一直就是含糊其辞,给国民一种不确定的信息,很容易让国民错觉,他们敬爱的杜尔先生可能要结束政治生涯。

对手自从办公室主任被逮捕之后,他们就预感到了事情的不妙,他们也知道这是一种策略,但又无法戳穿。

眼睁睁看着民调落后,唯一的办法就是抹黑杜尔,逼他出来。

谁知,杜尔的定力如此强大,他们几乎把杜尔骂得体无完肤,他就是不在媒体上露面,让安泰医院发布一些模棱两可的信息。

杜尔成功了。

他在选举之前一周回国了。

……

手术室淡淡的臭氧味道,习惯了的人觉得是一种享受,刘牧樵就喜欢这种据说可能致肺癌的臭氧分子。

致不致癌,没有人在意,就好比大街上的汽车尾气,你不会因为它会导致癌症而不上街,或者也不买车。

明知汽车尾气致癌,还有这么多人往城市里挤,还有这么多人成为有车族。

刘牧樵就喜欢手术室里的味道。

有人说这是腥味,有人说这是臭味,刘牧樵觉得这是一种阳光暴晒后的芬芳。

JON今天是主刀,一台类似于万雷的那种血管瘤,患者来自于欧洲。

刘牧樵不是不放心,而是这种手术的助手也必须有很高级的技艺。

刘牧樵充当助手。

宋百年才开始学。

办公护士进来了,在刘牧樵身后传达一个电话内容。

“杜尔先生正式宣布胜利,他的得票率达到了72%。你被邀请参加他的第二任总桶就职典礼。”

刘牧樵淡淡的答了一声,“嗯,明白了。”

他几乎没有任何惊讶,都是预料之中的事。

他继续沉浸在手术之中。

今天的手术和万雷董事长的手术非常相似,JON的速度很快。

刘牧樵都感觉不认识JON了,这个人的进步如此之快,真的,要是两个人合作,做人的头颅移植术根本就不是问题。

这个念头一起,刘牧樵就努力清扫除去,不允许这种念头在脑子里。

手术仅仅用了3个小时,成功了。

这是JON第8台脊髓血管瘤手术了,全部成功。

刘牧樵很满意地朝JON看了几眼,这个人才引进来,真的值啊。

刘牧樵先下手术台,缝皮的工作属于余伟等人的工作,他们除了拉钩,干的最多的就是缝皮。

和刘牧樵、JON上台手术,能有机会缝皮也是莫大的光荣,道理很简单,普通病种病人,刘牧樵和JON根本就不会上台。

上台的都是高难度的大手术。

刘牧樵首先去了一趟姜薇那里,姜薇在写一本护理学方面的书,她要把脑子里的护理知识写出来,让护理学提升一个台阶。

姜薇不能只有4个小时苏醒,刘牧樵在下午1点前,给姜薇吃几颗回气丸,让姜薇可以工作到晚上。

“一起吃午饭吗?”

姜薇很少有时间去食堂吃饭,她在病房里做饭菜,她有几个专职的护理人员,做饭菜也是她们自己做。

看看时间,也快到吃饭的时间了,“也行,要不,我要食堂送几个菜来?”

姜薇说:“你也试试我们的私房菜吧,不会比食堂大厨差多少。”

刘牧樵笑着说:“也行,试试这里的家常菜。”

姜薇说:“听说,JO

四个学长一起上我会坏掉的 大炕上和岳偷倩 热门小说 第2张

N也能做脊髓血管瘤手术了?”

刘牧樵说:“是的,他进步超级快。”

姜薇说:“把他进步的方法复制一下,用在其他医生上,有没有价值?”

刘牧樵说:“有点难,宋百年就复制不了,坚持不下来。JON除了上班,他业余时间基本上全部用在练习上了。”

姜薇说:“他的动力怎么会这样强大,仅仅是因为追赶你?”

刘牧樵心里一紧,对呀,JON的动力仅仅是因为想追赶我?

喜欢全科医师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