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荡老师张开双腿任我玩 台湾女rapper18岁

帘子蓦的被掀起,有人冲了进来,大喝一声:“闹腾什么,没看到王爷在此吗?”

雨春冲在最前面,这时候反应却快,住了脚之后,“扑通”一声跪了下来:“请王爷替王妃娘娘做主,曲氏一族要逼娘娘再送曲氏女进王府。”

“曲氏一族要逼死娘娘,要害娘娘的性命,给曲绿琴挪位置。”雨秀这时候也反应过来,跟着跪了下来。

曲绿琴脸色大变,身子摇了两下,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门帘高挑处,俊美如谪仙的英王走了进来,只是他的笑容让她觉得森然阴寒。

再俊美的人,这种阴寒的笑意都让人感应到一股子煞气,况且裴元浚一直有着煞气的名声,这会让曲绿琴更是觉得阴怖可怕。

“王……王爷……”曲绿琴倒退了一步,呐呐的道,再没有之前的气势。

过来一个内侍,照着曲绿琴就是狠狠的一脚,曲绿琴倒退着摔了出去,身体如同破败的娃娃一般,撞到了屋子的一角,立时气息全无的倒了下去。

直接就被踢晕了。

至于那个婆子,这时候跪伏在地,哆嗦成一团,眼下的这种情形,她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

绿琴小姐不是说英王对英王妃爱理不理,过来也只是随便看看,并不住在一处,也不在意英王妃,那他这个时候过来干什么?

怎么……怎么这么巧?

“来人,把这个想谋害主子的老贱奴,拉下去杖毙,以谋害罪全家剐了,诛九族。”内侍阴森森的声音,就在耳边。

婆子耳边几乎只剩下轰鸣声,张了张嘴,大哭起来:“英王殿下……是老夫人的意思,是老夫人和绿琴小姐的意思,奴婢……不知道……奴婢什么也不知道。”

这种事也要诛九族,这话若是别人说的,婆子一定不信,但如果是英王说的……婆子不敢不信。

她只是贪图了几两银子,可不愿意自家九族都被连累。

她是一个婆子,但也是有家人的……

大夫过去替曲莫影诊治,裴元浚在当中的椅子前坐定,目光阴冷的落在婆子的身上,那样诡谲的目光,如同实质,婆子浑身瑟瑟,全身都在颤抖。

“谁让你来的?”内侍尖声问道。

“是……是老夫人,……曲氏的二老夫人,还有其他几位老夫人……说……说王妃不行了,得找另外一个人……进王府……才可以维持住两家的……情……情义。”婆子这时候有一说一,有二说二。

只恨自己不多长了几张嘴,把事情解释清楚。

“你们二老夫人想逼死我们王妃?”内侍冷笑着问道。

“奴……奴婢不知道……奴婢……奴婢应命行事。”婆子全身冷汗。

“那就是你这个恶奴的事情?”内侍嘿嘿笑了。

“不……不是奴婢,是二老夫人,是二老夫人要让绿琴小姐进王府,说英王妃和曲氏一族不亲,绿琴小姐……小姐不一样……她是二老夫人的亲孙女,往日是就听话,这一次更是自愿过来……”

婆子只想推卸责任,结巴着顺着的话道。

她不想死,她不想全家跟着一起全累而死,她还有自己的孩子……还有自己的孙子、孙女……

裴元浚往后一靠,眼眸微微的闭了闭。

“来人,把这个婆子还有这个谋算王妃性命的女子一起送到京兆尹衙门去。”内侍已经会意。

过来两个侍卫,拖死狗一样的把婆子和曲绿琴拉了下去。

“这位公公……可能还得麻烦你了。”英王府的内侍笑着对皇后娘娘派来的内侍道。

这笑容在另一个内侍的眼中,看着跟他的主子一样恶煞,他知道这是英王的贴身内侍,叫什么吉海的,听说当时在宫里的时候,就跟着服侍英王的内侍。

就算年纪不大,比起自己资格只高不低,他只是椒房殿一个普通的管事内侍,这一位却是英王府的大总管。

马上陪了笑脸:“吉海公公,您说。”

“得麻烦公公做个见证,这事方才正巧遇到公公了,否则还以为这是我们英王府自己闹的。”

吉海笑嘻嘻的道。

只是这样的场景下,谁也不会觉得他是真的在笑。

“这……咱家……还有……还有差使。”皇后宫里的内侍陪着笑脸道。

“就一会时间,就去衙门露个脸,不会麻烦公公太久时间的。”吉海笑的象狐狸,笑眯了眼睛。

内侍看了看微微闭眸的英王,又看了看主持事务的吉海,还有两边的侍卫,觉得自己还是识相一些为好。

遇到这种事情,只能算是自己倒霉,眼下这事情看着可不小……

京兆尹衙门大开,才一会时间已经围 的里三层,外三层了。

有人来的晚,不知道这里发生什么事情,在里面挤了挤,好不容易挤进去,看到的是一个跪着的婆子和另外一个跪着的女人,看这样子可不象是丫环,倒象是哪一家的小姐,这穿着实在不一般。

“这婆子犯了什么事情?”后挤进来的问前面的。

“英王妃病了,听说过吗?”前面一个看的正起劲,听人问起,也不觉得这人挤了,往一边靠了靠,还让了一点地方给后面的人,然后兴致耿耿的道。

看了这么大一场戏,得找人说说啊,特别是这种现场解说的,更有兴致,这个人还是看了一路过来的,自觉前因后果都瞧得清楚。

“知道,知道,被曲侍郎气的,曲侍郎一心求官,英王妃因父病重。”挤进来的人连连点头。

拿这件事情编事的人还不少,说什么的都有,虽然不敢明着说英王府的闲话,私下里擦边的没少说。

知道的人还真不少。

“这里面的两个……一个是曲氏一族的婆子,一个是曲氏一族的小姐。”前面的人伸手往里指了指。

挤进来的人立时懂了:“又去逼迫英王妃了?”

“可不就是,曲氏一族还真是心狠手辣啊, 这一次不只是逼迫英王妃,是要英王妃的命,让英王妃把位置让出来,让给这位曲氏一族的小姐。”前面的人义愤填膺的道,就算他只是一个外人,听婆子说的话,都气的不行,恨不得上前去给这婆子两巴掌。

至于那位看着楚楚可怜的小姐,其实恶毒着,听闻之前还要挟英王妃身边的丫环,差点把英王妃身边的贴身大丫环都逼死,以隐瞒她之前要逼死英王妃的事情。

后挤进来的人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们……他们怎么敢……”

“可不就是,也不知道曲氏一族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了,居然敢做这样的事情,也不看看他们算什么,敢给英王殿下安排人,也不怕自己怎么死的。”

前面的人点头,左右看了看之后,才凑到后面挤进来的人耳边,低声道:“听说当时英王殿下和皇后娘娘派来的人,正巧在外面……听了个仔细,要让病重的英王妃同意这位小姐进门,还说是英王妃的意思,这个……你觉得熟悉吗?”

熟悉!不只一个觉得熟悉。

在场的人原本是看热闹的,有一些还是从英王府跟来的,跟着押人的侍卫一路进的衙门,还有一部分是正巧在这里,消息一传十、十传百,来的人越发的多。

起初大家只觉得恶奴可恨,装娇弱的女子恶毒,居然想这么一个主意进英王府。

如果这一次真的气死了英王妃,到后来她倒是可以以一个好名声进英王府,别人只道她是照顾着英王妃的身体才进的王府,又是英王妃的遗命才留在英王府,反正英王妃已经死了,她身边的丫环估计死的死,不死的也会成为她的人,谁还会拆穿她说的谎话……

可越听大家越觉得熟悉,越听越觉得这里面有事……

这不是东宫太子妃的事情再现吗?

得利于那一本再生缘的戏本子,虽然这戏本子现在已经被查禁,但当时宣扬的许多平时不爱闲打听的人都知道,而这里面似是而非的话,不是有这么一对族姐妹吗?

那虽然是后宫,但当初大家觉得和皇宫和东宫都有关系。

而今两相对照,第一个对照上去的就是东宫。

几乎是事件的再演,不过当时的众人看到的只是那位季庶妃名声极佳的进了东宫,说是太子妃娘娘病前一直要求的,但问题是之后太子妃娘娘死了,听说太子妃娘娘身边的丫环也死了一位。

这事情……怎么就那么象……

“东宫?”挤进来的那一位立时就懂了,伸手往东宫方向指了指,而后惊骇的瞪大了眼睛,伸手指了指大堂方向,又再指了指东宫方向,之后的话结结巴巴起来:“这位……侧妃……姓季的那个侧妃……”

季悠然的名声现在全毁了,谁都知道她当时进东宫有隐情,心思恶毒的令人发指,只是因为顾及太子妃,太子殿下才会容忍下来。

但如果……太子妃让她进东宫的事情也是假的呢?是她害死了太子妃的呢?

太子这是知情还是不知情?如果不知情,他这个太子当得还真是没用,连太子妃之死都不知道,却还把条毒蛇当成了枕边人;如果是知情的,那这事……可就大了……

喜欢嫡女贵嫁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