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闺蜜把我弄高潮了 放荡老师张开双腿任我玩

第一二零章智者都是疯子

刑天微笑着将头面向常羊山主峰的时候,轩辕挥剑斩下了刑天的头颅。

刑天扑倒在地上,脖腔里并没有流淌出太多的血,这点血不足以将岩石染红。

轩辕拿走了刑天的头颅准备制作成琥珀,云川想用刑天的人皮制作成一面鼓……他的人皮上有很多伤口,胸腹上有很大的斧头砍下的伤痕,至于后背,更是密密麻麻的布满了羽箭留下的穿透伤。

他的整张人皮没有办法制作成一面大鼓。

刑天的一生,几乎就是征战的一生,这么多年来的征战,让他的原本肥硕的身躯早就千穿百孔了。

好在他的大腿内侧的两块皮勉强还算完整,没有办法之下,云川只好让人取了刑天大腿内侧的两块皮,制作了两面精致的手鼓。

轩辕杀死刑天之后就走了,云川没有让人挪动刑天的尸体,他觉得刑天可能还会站立起来,双乳化作眼睛,肚脐变成嘴巴,双手还能舞动干戚继续战斗,为此,云川特意在刑天的尸体边上放置了一柄锋利的精钢战斧,一面精钢巨盾。

刑天死后的第二天,常羊山电闪雷鸣,风雨大作。浓墨一般的乌云笼罩在常羊山上,惊雷不断地响起,闪电疯狂的从乌云中窜出来,如同受惊的金蛇在天空舞动。

云川躲在山洞里瑟瑟发抖……因为有一道粗大的龙卷风从大河上生成,卷起来了太多的河水之后,就形成了一条水龙卷直通漆黑如墨的乌云。

常羊山大雨瓢泼。

阿布,夸父,苦儿,小鹰女咆等一群人到来之后,云川已经可以非常镇定的背着手冷眼旁观这一场难得的气象变化。

闪电击打的鼓楼上,那面用巨型牛皮制作的大鼓,只来得及响一下就被雷电击破。

闪电又击打的钟楼上,那座巨钟也在发出一声哀鸣之后,就被这道强劲的雷电给融化了一半,只有挂在飞檐上小铜铃还在发出一阵又一阵杂乱无章的声响。

山洞口滚落下来一条凄惨的鱼,这条鱼身上的鱼鳞已经被水龙卷给剥除的差不多了,有些地方还露出来了鱼骨,不过,这条鱼还是没有死,落到云川脚下,无力的张合着自己的嘴巴,像是在跟云川倾诉他的痛苦,云川却一句都听不懂,不过,在他的鱼鳃附近,云川看到了两片仅存的黄色鱼鳞。

“大王死,巨鱼亡!”云川自言自语一句,阿布立刻就把这句话给记住了。

小苦双手捉住这条已经病入膏肓的鱼问云川:“王,不能吃了,鱼的苦胆破了。”

云川瞅瞅山洞外还在肆虐的水龙卷摇摇头道:“你手里捉的就是刑天,他不服气,还准备继续战斗呢。”

小鹰不屑的道:“跟谁战斗?跟我们吗?”

云川瞅瞅一脸无畏之色的小鹰道:“应该是跟轩辕吧,毕竟,最后砍死他的人是轩辕,不是我们。”

小苦瞅着在暴雨中忙着修理自家漏雨房屋的族人怒道:“轩辕不在常羊山,他应该去野象原。”

云川木然的道:“大王一怒,伏尸百万,血流成河。”

小鹰大怒道:“那就杀了这个大王,他不该迁怒苍生。”

云川瞅着小鹰笑道:“你说的很对,以后再遇到这种动辄就让苍生伏尸百万,血流成河的大王一定要记得杀掉,最好挫骨扬灰。”

靠在山洞石壁上的元绪呵呵笑道:“您不准备一怒之下让苍生伏尸百万流血千里么?”

云川笑道:“我怎么舍得呢。”

元绪大笑道:“你的存在只会让苍生更加的痛苦。”

云川笑着摆摆手道:“这怎么可能呢?”

元绪咬着牙道:“你没有来之前,我们的日子虽然过得不好,采集到的一个果子我们就很高兴,抓到一只兔子我们就更加的高兴,然后,吃掉野果子,吃掉兔子,我们就能倒在干草堆上快活的晒太阳,直到下一次日出才会再次起身去继续找下一颗果子,下一只兔子……如复一日,年复一年,直到生命终结。

你没来之前,我们不畏惧死亡,不在意睡着之后会不会醒来,我们不会在临死前哀嚎,不会在生命将要终结的时候感到痛苦,惋惜,遗憾。

四个闺蜜把我弄高潮了 放荡老师张开双腿任我玩 热门小说 第1张

你来了,你开启了苍生的贪欲,让他们知道食物如何烹调才能好吃,兽皮如何制作才能更加的暖和,你让他们从生下来直到死亡都在为这些欲望奔波,没有半分闲暇时光来欣赏美丽的朝阳,壮观的落日,更没有时间去聆听风里面夹杂的声音是如何的动听,没有时间去听雨,观云,倾听大地的脉动,长河的呻吟……

云川,你开启了一个罪恶的时代。”

云川瞅着水龙卷将一座茅屋带上了天,又看着一座竹楼被水龙卷瞬间分解,他还看到一头猪被水龙卷裹挟进了水柱带上了九霄云外,就拍打着自己的额头懊恼的道:“不该让轩辕在常羊山杀刑天,给我们带来的损失实在是太大了。”

元绪喋喋不休的道:“苍生来到世上,

四个闺蜜把我弄高潮了 放荡老师张开双腿任我玩 热门小说 第2张

应该静悄悄的来,静悄悄的走,不带走一片云彩,也不带走一根草木,只给大地留下一具腐烂的尸体来滋养它。

如果有人观云观看出来了道理,那么他就该继续静静地观云,最后将自己融入到这个世界里,达到与天地同寿的目的。

如果有人听雨,能听出人世间最美好的道理,那么,这个人就应该一个人静悄悄的继续听雨,继而从云蒸霞蔚中了解自然的道理,最后,与雨声一起融入到这个世界中,从而可以永久的享受真理的雨声。

你破坏了这个世界的安宁,你驱使苍生如同驱使牛马,你安排苍生如同安排石块,你要让所有的苍生都按照你的模样去生活,你要把苍生改变的与你一样的无趣。

你破坏了自然之美,这个世界再也诞生不出可与自然媲美的生灵,云川,你是天地间最大的罪人。”

水龙卷从常羊山城横切而过,不论是高大的城墙,还是坚固的水利设施,都不能阻碍它分毫。

城墙上的武士们呼号奔走,城墙下的族人纷纷扑倒在地上,抱着头,蜷缩着身体只希望这股水龙卷尽快的过去。

云川看看漆黑如墨的天空,对阿布道:“刚不可久,柔不可守,灾难很快就会过去。”

夸父嘿嘿笑道:“族人们躲藏的很好,几间破房子被弄坏,我们马上就能修建更好地。”

云川叹口气道:“刚才有一口猪被水龙卷卷走了,记得补贴一下可怜的族人。”

元绪大怒道:“云川,你还不明白吗,这雷电,这暴雨,这龙卷风都是来自上苍对你的惩罚,对你的诘问。你直到现在还不知道悔改吗?”

云川皱着眉头问小苦:“你今天给他吃了多少蘑菇粉?”

小苦摇摇头道:“没办法,他现在吃蘑菇粉吃的已经没有节制了,他总是说吃了这些蘑菇粉他就能与神灵沟通,可以看到无数闪闪发光的小人在他的眼前跳舞。

以前吃一小勺就会有这样的效果,后来吃一勺子才能有这样的效果,现在,他需要吃半斤才能有这样的效果,所以呢,咱们部族里的蘑菇粉已经快要被他吃光了。

不过,很神奇啊,元绪现在说出来的很多高论,我竟然觉得很有道理,有时候甚至觉得元绪现在说的话,才真正有些符合广成子这个身份。”

云川瞅着已经渐渐离开常羊山的水龙卷,终于松了一口气,拍拍小苦的肩膀道:“你要是敢吃蘑菇粉,我就用鞭子活活抽死你,希望你的好奇心没有这么重。”

小苦嘿嘿笑道:“我找了一些死囚试验过蘑菇粉,结果,这些死囚毫无例外的都看到了会跳舞的发光小人,一个个神态痴迷,当然,还有一些吃了蘑菇粉的人在欢乐中死去了。

所以,族长放心,我绝对不会去吃蘑菇粉,也不会允许族人们去吃这个蘑菇粉。不过呢,蘑菇粉对元绪的作用越来越弱了,我估计再吃几十次,这种蘑菇粉就再也不能带给他那种进入仙境的享受了。他以后一定会非常的痛苦,失望。”

云川看看靠在崖璧上跟并存在的小人交流的元绪,忍不住摇摇头,这东西没有成瘾性,只要不吃就不会有危害,不过,看元绪的样子,这东西能成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不是他的身体需要它,而是他的心需要它。

杀死自己的永远是自己那颗不羁的心。

水龙卷离开了,云川部自然就进入了抢险救灾的状态。

当云川看到救援人员已经进入了现场,就准备跟夸父,阿布他们一起喝杯茶,毕竟,刚才那一场水龙卷带给族人的伤害,不仅仅是财物上的,还有精神上的。

就算是云川,在面对这样的天灾面前,还是需要收摄心神,全身心的面对,才能表现出一点收放自如的模样。

不过,就在云川刚刚喝了一杯茶,就看到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小苦来到他身边,低语道:“刑天的尸体不见了。”

喜欢我不是野人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