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雪被体育老师抱到仓库 在学校没人的地方被C

“回道场?”

陈阳回头看着徐青城问道。

徐青城想了一下之后摇了摇头:“算了,我还是在这边看着点吧,有些人喝多了之后挺疯狂的!”

单从这句话陈阳就可以断定,这家伙绝对没有喝醉!甚至可能滴酒未沾,玩了一次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戏码了!

“那就算了!我在道场那边还有不少事情,先走了!”

陈阳可没有忘记朱龙以及螺山村的事情。

因为需要研究诅咒的遏制达到何种程度,还有就是炼制丹药等问题都需要一定的时间,眼下热热闹闹的过了年,也是时候解决这个问题了。

等陈阳回来的时候,严泰恒也离开了木桐镇。

毕竟是医门的人,过年也是需要一定的应酬,这件事他也早就和陈阳沟通过了,所以目前研究诅咒的话也是有他独自进行了。

再次打开装着诅咒的那个小盒子,里面的诅咒看起来已经枯萎了,但陈阳却能够感受到,这诅咒还活着!

之所以这样最大的可能就是血肉的缺失导致了诅咒的枯萎,换句话说,缺营养了!

为了证明这个猜测,陈阳拿起一枚丹药,捏碎了放入了玉匣之内。

原本已经干瘪的诅咒瞬间开始跳动起来,就如同一个活物一般!

“生命力还真是顽强啊!”

陈阳不由得感慨了一句,眼下诅咒出现了这样的变化,基本上就预示着他和严泰恒前期所有的实验都失败了。

这玩意不但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反而活的好好的!

看着手中的玉匣,陈阳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这东西着实不好处理,而且又是寄生在人体之内,想要祛除的话难道非要一个个的剥离?

二狗能够挺过来那是他还年轻,而且身体也算得上强壮!

可即便是这样,二狗在剥离了诅咒之后,还不是一副白发苍苍的模样,可见这诅咒究竟有多狠毒了,如果是年纪老迈之辈的话,恐怕都挺不到诅咒拔除!

陈阳陷入了沉思,甚至连严泰恒返回都没有注意到。

“咦?活过来了?”

严泰恒的声音终于惊醒了他,陈阳不免摇了摇头说道:“是啊!这诅咒的生命力太顽强了,我们前期所有的实验都没有用处了。”

“怎么会没有用处呢?”

严泰恒眉头微微蹙了一下:“你看,这诅咒虽然依旧生命力顽强,但他的触须却已经枯萎死去了,并没有因为再度吸入营养而活络过来。”

“这难道不是最重要的事情么?”

严泰恒的话让陈阳瞬间清醒过来。

方才他有些钻牛角尖了,的确,眼下处理诅咒最难的不就是此处么!只要能够让诅咒的触须缺失了生命活力,基本上就算是切断了诅咒。

到时候拔除诅咒自然不会这么费力了!

“对啊!”

陈阳一拍脑袋:“不过现在还需要一个实验体才行!而且这一次最好是用丹药验证我们的猜想!”

炼丹并不是一件死规矩的事情。

刚入门的炼丹师当然要按照丹方来,毕竟丹方就是前人认为最佳的炼丹方式,成功率自然也是最高的!但这不意味着炼丹必须要按照丹方进行。

对于陈阳来说,自创丹药也不是一件惊世骇俗的事情。

只要把握住丹药之中所谓的平衡,任何药材的炼制都可以完美的完成!这才是最重要的一点。

既然确定了阳性材料有效,那自然是以此为主。

不过这些诅咒的触须是深入到脏器之内的,再加上对人生机的掠夺,每个人在对触须灭活的过程中保持他们的脏器不会衰竭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说白了就是给他们补充生命力。

这两个大方向确定了,炼丹材料的选配也就基本完成了。

朱龙他们已经得到了消息,当下急匆匆的赶过来,却又害怕打扰到陈阳,没有言语。

但坐在椅子上那拘谨的模样能够让人感受到他们现在非常之紧张。

小雪被体育老师抱到仓库 在学校没人的地方被C 热门小说 第1张

此时的他们如此紧张是可以理解的事情。

毕竟这丹药可是关乎他们村子人性命所在的救命丹药!

螺山村内有他们太多牵挂的人了,以至于他们盯着陈阳的身影,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

陈阳此时气息沉稳,凝神静气的炼制丹药。

足足过了两个小时,陈阳身前的丹炉内飘荡出一丝浓郁的香气。

“呃!”

外人闻到的是香气,但当朱龙和三子闻到这气息的时候不由得干哕起来。

反倒是

小雪被体育老师抱到仓库 在学校没人的地方被C 热门小说 第2张

二狗一脸陶醉的神情,显得非常舒适。

陈阳眉头紧皱:“严老,先带他们出去!”

朱龙感觉自己头晕目眩,在严泰恒的搀扶下才算是勉强走出了房间,只是他此时的面色已经一片惨白,等出门的时候,双眼一番开始控制不住的抽起来。

三子的情况甚至比他还要严重。

二狗又哪能是他的对手?直接被掀翻出去,头磕在石板上,晕了过去。

而三子此时就如同发疯了一般,手指拼命的抓挠自己的身体,很快就抓出来一片血痕,看着非常恐怖。

陈阳自然也听到了外面的动静。

但眼下丹药马上出炉,容不得分心。

好在道场周边不缺强者,很快白文昌和墨羽寒就控制住了三子,不过三子依旧在拼命的挣扎,甚至于嘴角都流出了血液。

情况非常糟糕,为了防止进一步恶化,只能无奈的将他打晕过去。

“嘭!”

伴随着一声轻响传来,陈阳的房间内白气升腾。

而陈阳也伴随着云雾从房间内走出,显然是刚刚抓住了丹药就马不停蹄的走出了房间。

“情况很糟糕!如果在不救治的话,他可能就顶不住了!”

严泰恒抓着朱龙的手,而此时朱龙手臂上的诅咒也不再那么稳定了,而是开始流动起来,伴随着诅咒的流动,那些刺在诅咒周边的银针也开始剧烈的晃动起来。

似乎随时都可能被弹飞出去!

“严老,你先去看看二狗的情况怎么样了!我来看着他!”

说完直接将朱龙拽到自己的身边,手指搭载了朱龙的手腕上,而后开始探查他体内的情况。

墨羽寒和白文昌面色凝重了许多。

关于朱龙他们的身份以及诅咒的渊源,她有所了解,但她万万没有想到事情竟然如此之糟糕!

喜欢从小村长到首富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