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半夜摸妺妺的下面好爽下载 被各种姿势C到高潮高H小说

张裔腿脚毕竟不如年少时利索,姜维只得慢下脚步,搀扶着他,两人慢慢前行。

等一老一少进得太守府议事厅中,豪族家主们早已济济一堂,望眼欲穿了。

张裔也算熟面孔了,一俟进得厅来,诸人纷纷上前作揖行礼。

有一个活泼的发问道:“张府君,我等恭候多时,敢问姜太守还要需多久,方才有空接见?”

张裔猛地意识到,原来他们把姜维当做服侍自己的侍从了,不由得大笑起来,后一指身边的姜维,抚须道:

“诸位要见的姜太守,不就在此么?”

诸人闻言,俱是一惊。在他们心目中,能打赢高定的,怎么都是膀大腰圆、年至中旬的军中宿将,不想竟是这么个年轻人?

不少人心中暗忖:“莫非高定兵败只是传言?”

姜维却不以为意,朝诸人拱了拱手,便径直走到主案之后坐下,伸手道:“诸位,请入座。”

他刚刚经历大战,动作利落,眼神坚定。

在诸人看来,颇有些超脱年纪的威严与沉稳,这才与他们心目中上位者之气度有些相合,便又变得郑重起来,纷纷回礼落座。

坐罢,姜维发问道:“诸位此番前来,可是有什么指教?”

按照诸人来之前商量好的套路,口才伶俐的雷氏家率先欠身道:

“闻太守新来,我等本地臣民特来拜会。并略备薄礼,以表我等对朝廷恭敬之意。”

说完,就起身出列,欲将手中礼单交倒姜维手中。

姜维却视若无睹,毫无伸手接下的意思。

这时,霍弋忽得起身,对雷家家主森然道:“弋此前接到消息,可见不到雷家对朝廷有丝毫恭敬之意啊。据闻,一个月之前,雷氏暗中输送千石粮草至牂牁郡且兰城,请问有无此事?”

且兰城是牂牁郡的郡治,眼下正被叛乱的朱褒所据,雷氏暗中输送粮草,一个资敌之罪的帽子怕是脱不掉了。

雷家家主不料有此一问,惊愕之下,不敢回答。

边上的高家家主急忙解释道:“霍将军误会了。且兰城中有雷家姻亲,此粮乃是接济亲家所用。非是襄助朱褒那叛贼。”

“哦?”霍弋走到高家家主跟前,冷道:“弋还听闻两个月前,邓都督新逝,新太守未至,朱提矿监一位空缺,高氏趁机霸占银矿月余,私取银矿数百斤,可是属实?”

“这……”高氏族长面色惨白,再说不出话来。

“将军息怒。”鲁家家主起身道:“只是矿监空缺,高氏暂代官府保管,非是什么霸占,不可胡言。”

“胡言?”霍弋转身,厉声道:“有人举报鲁氏私制违禁甲胄、弓弩百余件,莫非此事也是胡言?”

“啊!”鲁家家主惊叫一声,一时也没了声响。

霍弋不依不饶,连续又点了几个大姓,列举了诸如阴结夷人、逃避赋税等罪名。

张裔听得,低声问道:“这些罪证,你是如何打探来的?”

姜维回道:“豪族号称同气连枝,但彼此之间龌龊也不在少数,对外铁板一块,内部之间几乎无秘密可言。稍稍使些钱财,找他们的下人佃户,一问便知。”

“原是如此。”张裔笑道:“伯约这一手先声夺人,只怕在座都要被你玩弄于股掌之间了。”

堂下,霍弋对豪族的控诉还在继续。被点到名的,皆面色苍白,不敢接话,气氛颇有些凝重。

“原是我们来要个说法的,怎得变成太守诘问我等之局面了?”

孟琰见情形不对,打断道:“好教太守与霍将军知道,大乱之时,政令不通,诸位家主为求自保,多少有些越轨之举,日后改了也便是了。只是南中诸郡皆有叛乱,仅我朱提一郡,从无反复,静候太守到来,可见我等俱是心向朝廷,毫无叛心哪。还请太守与霍将军明鉴!”

“好一个心向朝廷!”姜维终于起身,缓步走到孟琰身前,上下打量了两眼,笑道:

“这位便是朱提孟氏家主吧?某也曾听说,孟家主多次拒绝雍闿、朱褒两贼之邀请,今日一见果然高风亮节、名不虚传。”

他一边说,一边朝朝霍弋摆了摆手。霍弋会意,一摆衣袂,退回原位。

姜维扫视一圈,继续道:“诚如孟家主所言,南中诸郡,唯朱提一郡岿然不动,某忝为太守,面上有光。而这份脸面光彩,是在座诸位赠予的,在此谢过。”

说罢,左右拱手,以示谢意。

诸豪族慌忙起身回礼,齐呼:

“不敢!不敢!”

“此乃我等之本分。”

“太守可莫折煞我等呀。”

经这一出先“兴师问罪”,再到“面上有光、以示谢意”的戏码,大姓家主们对姜维的观感顿时大变,大抵是从先前的“太守今天得给个说法”变成“太守真是个通情达理的好人啊”。

而堂中的气氛重又热络了一些,不复方才凝重。

姜维见铺垫已经到位,便环视四周,朗声道:“酬诸位谨守本分之功,正有一件大礼相送。某本欲派人邀请诸位,不想今日群贤毕至,倒是少了跑腿的功夫。”

“大礼?今日是我等大姓来给太守送礼,太守不追究我等之前的罪责已是谢天谢地,怎得还有大礼?”

诸豪族心中讶异,交头接耳起来,一时堂中皆是诸人议论之声。

张裔作双手下压状,打断道:“诸位且住,先听听姜太守之言。”

“是啊,是我等孟浪了,还请太守继续。”诸人纷纷告罪。

姜维笑了笑,朗声道:“邀天之幸。官府在朱提山探得一处铜藏,在城东南百里处。经过勘探,藏铜以千万斤计……”

他顿了一顿,笑道:“某的这份大礼么,便是与请诸位联营,同享此矿。”

诸人闻言,俱目瞪口呆,皆生出难以置信之感。

时自汉武帝以来,官府采用于盐铁官营之策,民间等闲很难参与。

更何况,铜矿不同于铁矿,它不仅可用于浇筑器皿,更可用于铸钱,本身就是财富的象征,比铁矿可值钱得多了。

特别是刘备入蜀后,一再重申盐铁官营之策,非官府势力欲要染指,那是想都不用想的。

而眼前这名年轻的太守,居然愿意将新探得的铜藏拿出来共同开采、共享利益?这可是百年未闻之政啊!此中莫非有什么陷阱?

诸人一时没法接受这份“大礼”,皆左右互视,窃窃私语。

姜维也听之任之,不去催促。

光阴漏盏,对财富的渴望终于占据上风。

有一人大着胆子提问道:“方才太守说联营,敢问怎么个联营法?”

姜维朗声道:“正所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铜藏所有之权自当归属天子。此番联营,联的是开采经营之权,此乃联营开宗明义之根本。”

时天下还没有什么“所有权”、“经营权”之分,诸人听他说得虽然不难理解,但词汇十分新奇,俱纷纷竖起耳朵倾听,生怕漏了一句。

姜维环视一圈,见无人发问,便继续道:

“联营后,铜矿所有产出,官府按例课两成,其余四成,行‘余铜官买’之策,先由官府买断,最后四成,或卖或留,任凭诸位发落。”

有好奇者提问道:

“什么是余铜官买?还请太守详细说明。”

姜维耐心解释道:“某举个例子,若矿洞出铜一万斤,则官府课铜税两千斤,另有四千斤优先由官府收购,以资国用,剩余这四千斤,便是各位之权益,听任自由买卖,官府不做限制。”

对于这种联营方式,在座豪族代表简直闻所未闻,但细细思量,却又毫无吃亏之处——倘若太守口中千万斤储量属实,那甚至还蕴含了可以累世享受的巨大利益啊。

时盐铁官之策实施了近三百年,早先靠山泽盐铁立本的先秦前汉之南中大姓,早已随风飘散了,如今南中之大姓,多以经营田庄为业。

但秦时巴郡寡妇清经营朱砂矿,独揽其利达好几代人,家产多得不计其数,秦王为其筑“女怀清台”之事迹,在益州代代相传,在座诸人都曾听过,并心向往之。

而这般好事,此刻却要落在诸人头上,这真如天上掉下馅饼一般!

以后那真是家里有矿啊!

就在诸人开始沉浸于幻想之际,忽有一个精明的,开口问道:“余铜官收中,官府收购之价,虽说是协议商定,却不知有无细则?”

姜维笑道:“此问甚妙。官府收购之价,当在开采成本与市价之间,须知铜此乃国之重器,即不能糜费官府钱粮,也不能让在场诸位吃亏。”

那人又追问:“官府可会朝令夕改?”

姜维道:“官府将与诸位签订契约状布,无需担心。”

那人又问:“联营开矿,如何厘定官府与我等在联营中的职责?且此事对我等既是一本万利,如此每家每户,自然想多占些份额。只是不知,如何划定各家份额?”

这是一个务实之人,问得尽是务实之事。

姜维点了点头,解答道:“不错,无有规矩,不成方圆。关于联营之细则,某在此约法三章。这第一章乃是准入之章。参与竞标者,各家均需身家清白,拥护大汉。此前若有趁乱吞官府人口财货者,须即刻退还,不然若经人举报查实,某当取消其竞标资格,再重罚之。”

“这是自然,我等自当遵从。”诸人知道这是题中应有之意,皆纷纷点头应承。

“第二章,乃是权责划分。官府之责,乃是让渡开采之权,委派精通开采冶炼之大匠驻场监工督导;而诸位之责,在于派出人手,兴修矿场,开凿矿洞,冶炼矿产。”

又有一位精明的家主提问:“诚如太守所言,我等要出大部分人手劳役,敢问这些人手之工钱口粮,是由我等大姓承担,还是官府承担?”

姜维笑了笑,道:“即无需尔等承担,也不用官府承担。工人之工钱口粮,皆列支于矿上。官府课税,课得乃是减除列支后的部分,官府之收余铜,尔等之分润,皆是同理。”

“如此,甚是公平啊。”这句话引得诸人齐声赞叹,纷纷回复道:“这一章,我等没有异议,还请太守讲一讲第三章。”

姜维顿了一顿,朝着堂下抱拳道:“诚如各位所知,时值南中动荡,正是用兵用武之际。朝廷欲借诸位之力,快速平叛。故第三章,便是竞买之法。故某将此矿产开

我半夜摸妺妺的下面好爽下载 被各种姿势C到高潮高H小说 热门小说 第1张

采之权,等分成一百标,哪家向朝廷献兵十员,便可竞买一标。若哪家献得多了,某愿上书朝廷,为其讨封!”

时南中大姓家中多佃农奴仆,平时为农,战时为私兵。在座诸人乃朱提大姓之翘楚,哪家没有几百上千的私兵?

若是太守所言千万斤储量属实,那么一名士兵便可换得一万斤铜储!这是累世可享的矿藏收益啊,这可真是万分划算了。

更何况,人是可以生的,只消平日对佃农稍好些,便可令其多生人口,恢复空缺,如此四舍五入,竞买矿标,简直等于不要钱!

那么这本帐谁都会算,顿时就有一名家主出列道:

“我仇氏愿意献出三百精兵,收矿标之三成!”

此言一出

我半夜摸妺妺的下面好爽下载 被各种姿势C到高潮高H小说 热门小说 第2张

,激得邻座家主纷纷痛骂。

“呸,你仇氏出得起三百人,我李氏便出不起?”

“仇氏兴家愿出三百,只要矿标之二成!”

“递氏同献三百兵,只要一成半!”

“呸呸呸,你递氏民户皆老弱病残,能与我仇氏青壮相比吗?”

“你怎不说我家勇壮平素训练,你比价游兵散勇,强上百倍?”

“怎得,你还不服?要不要打上一架?看看谁家更为精锐?”

“比试就比试,我还怕你不成?”

…………

孟琰见同来的大姓为了矿标,竟然当着第一次见的外人之面开始内讧,羞赧之余,不觉又有些头痛。

热烈的讨论还在继续,诸家主皆皆摩拳擦掌,誓要帮家族力争这易世不变的矿藏收益。

这时,姜维忽道:“诸位且住,听某一眼……方才有位家主提问,如此好事,各家都想多分些好处,如何公平划定各家之份额,乃是此间重中之重。某意,十日之后,官府将在此正式举办竞标之会。诸位可先行回家,盘点兵员人口,竞多者得,全凭实力说话,如此也免伤和气。”

“不错,合该如此!”诸人纷纷点头称善。

******

此次会面持续了一整整一个上午,所有事项皆聊得十分透彻,直到临近中午,诸人方告辞离去。

待人去屋空,张裔感叹道:“伯约真是好计策啊。如此一来,朝廷不费吹灰之力,便可开挖矿藏,课税取铜,更可领豪族甘心自削实力,化私兵为官府所用,这一招一石数鸟,怕是孔明亲至,也只能做到这样了。你这是从哪儿学的本领?”

姜维只得笑而不语,这可是上千年的见识,不足为外人道也。

边上的霍弋高兴道:“见那些大姓摩拳擦掌之气势,此番当可收私兵数千。”

张裔却泼冷水道:“绍先还是年轻了。别看这些家主眼下都热血上涌,不管不顾了,等他们冷静下来,当能知道激烈拼杀只会便宜官府,他们定会私下协商,私下划分好各家之份额,出价也只会比伯约所提的起价稍高。哎,一标十兵起竞,确实少了些啊。”

姜维却毫不在意道:“起起价若高了,如何勾起这些老狐狸的兴趣?他们欲私下妥协、压低标价,某难道会听之任之,束手无策?”

张裔愕然:“难道你还藏了一手?快快告知,莫卖关子!”

姜维哈哈大笑道:“府君莫急,到时便知。”

喜欢三国幼麟传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