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夫妻来我家住在一起了 温行之和温远洗手台做

大过年的,师娘带队出差抓毒贩,老朋友魏金圣同样别想跟家人团聚。

王支除夕要在支队值班,刘政委大年初一值班。连耿万雨昨晚都被紧急抽调进抓捕组,跟情报指挥中心的徐海斌和杨小平一起赶赴南湖抓捕涉嫌传播淫秽视频的嫌疑人。

领导同事和部下全在忙,自己却在江城的大别墅里跟老爸、小妈和岳父岳母过团圆年,韩昕真有股强烈的负疚感。

春节期间,行政服务中心没什么事,出入境大队不用上班,姜悦没那么多想法,正忙着给老师、同学打电话、发微信拜年。

“我们啊,我们打算安排在五一办,只是打算,计划总是不如变化,现在还不能确定……”

“师傅,我姜悦,什么……你们过年都要上班,怎么你们纪委比我们公安都忙,好吧,我不打扰你了,等忙完再去给你拜晚年。”

躺在大床上,看着女友打电话、发视频,韩昕有那么点恍惚,感觉眼前的一切是那么地不真实。

姜悦跟王晓慧视完频,回头问:“发什么呆,想什么呢?”

“啊,没有啊。”韩昕缓过神,坐起身拔掉手机充电器。

姜悦走过去打开房门:“楼下还在打麻将,我去看看我爸赢了还是输了。”

韩昕忍俊不禁:“我爸和你爸他们也太过分了,居然当着我们两个警察的面聚赌。这是在江城的,如果在滨江,要是被赵海林发现,治安大队的兄弟就有事干了。”

姜悦噗嗤笑道:“你这是职业病晚期,把小婶婶送进派出所不过瘾,竟然想大义灭亲,想抓自己的老爸老妈!”

“他们玩的是有点大。”

“自己家人,输赢再大也是把钱从左口袋放进右口袋,跟聚赌沾不上边!”

“行行行,你有理,我对打麻将不感兴趣,我就不下去了。”

“那就跟露露视下频,她刚才还发微信问你在做什么呢。”

“知道了。”

……

韩昕不太喜欢手机拜年,既不给人家发微信或短信拜年,人家发过来也懒得回。

但妹妹的就不一样了,那丫头滞留在燕阳,在别人家过年。必须要视个频,让她感受到家庭的温暖。更要对“收留”她的顾警长和燕阳最帅警察表示下感谢。

捧着手机发出视频邀请,很快就接通了。

只见小韩露系着围裙,跟一个老阿姨在餐桌边忙碌。

“露露,你在做什么?”

“包饺子啊,哥,你看我包得怎么样!”小韩露献宝似的,把一个刚包好的饺子举到手机前。

大过年的不是应该大鱼大肉吗,为什么一定要吃饺子?

韩昕实在无法理解北方人过年的习俗,笑道:“看着还行,先让我跟刘阿姨问个好。”

“马上。”

顾爷爷的老伴儿连忙擦干净手,接过手机笑道:“小韩,你爸你妈和你岳父岳母刚跟我们视过频,他们好像在打麻将。”

人家真的很热情,对小韩露真的很好。

韩昕急忙道:“我们这边跟你们那边不一样,过年没什么年味儿,连饺子都不用包,出去逛街外面又没什么人,只能呆在家里打麻将。”

刘阿姨苦笑道:“今年我们这边也没什么年味儿,这疫情闹的,哪儿都去不了。”

整个城市被封控了,这是要付出巨大代价的。

韩昕不知道说什么好,连忙问道:“刘阿姨,怎么就您和露露,顾警长呢?”

“他就是个闲不住的人,做志愿者做上瘾了,忙的整天不着家,朝阳和莹莹马上到,他还没回来。”

“刘阿姨,韩所也去您家过年?”

“他岳父岳母家就在燕阳,只是跟我们不一个区。本来是要去跟他岳父岳母一起过年的,可现在不是闹疫情么,要减少人员流动,只能来我家。”

生怕哥哥不明白,小韩露插了句:“哥,韩所是理大的特聘讲师,在理大有宿舍,他和莹莹姐平时都住在理大。”

韩昕去过燕阳,但因为脑损伤丧失了一些记忆,想不起理大究竟在哪儿。

正不知道怎么往下说,耿万雨突然打来电话。

这个时候打电话,肯定有事。

他赶紧道了个歉,挂断视频接听。

“万雨,怎么了?”

“韩大,我们到地方了,嫌疑人在家,我们这就上楼叫门。”

传播淫秽视频,算什么多大的案子。

但这条涉嫌传播淫秽视频的线索是从“暗网”上发现的,其意义无论对科瑞咨询还是对市局情报指挥中心都很重大。

事实上也正因为意义重大,陈主任才要求徐海斌大过年的带队去南湖抓捕。

至于耿万雨为什么能参加行动,一是线索是他发现的,之前的证据是他收集的,对案情比较了解。二是考虑到抓获嫌疑人之后要押解回去,去三个人肯定比去两个人稳妥,可大过年的去哪儿找人,干脆把他这个最了解情况的特情叫上。

韩昕也想看看利用“暗网”犯罪的嫌疑人究竟什么样,笑道:“开视频,让我看看抓捕过程。”

“行!”

……

在别人看来,正式民警好像有那么点瞧不起辅警。

其实不然,对于有能力、有本事的辅警,正式民警还是很尊重的。

徐海斌回头看了看耿万雨,随即跟着辖区派出所的民警辅警走进电梯。

这个小区的条件看着可以,连电梯都是大品牌的,这让韩昕有点意外,不太相信一个涉嫌在暗网上贩卖那种视频的嫌疑人,能住在这样的地方。

电梯很快就到了十五楼,提供协作的南湖同行走过去敲门。

防盗门很快就打开了,一个二十来岁,戴着眼镜的女子,一脸惊诧地问:“警察叔叔,什么事?”

派出所民警没回答她的问题,顺势挤进客厅。

徐海斌和杨小平紧随其后。

画面一阵晃动,只见一个民警摁住一个年轻男子的肩膀,掏出警察证:“张亚涛,我是长征街派出所民警陈桂山,这两位是江南省滨江市公安局的同志,他们要找你了解点情况。”

“警察同志,你们这是做什么,我都没去过江南……”

男子一脸无辜,刚才开门的女子想进房间。

杨小平走过去拦住她,顺手推开房门,见里面是书房,书桌上有一台笔记本电脑,立马转身示意耿万雨去检查。

徐海斌则从斜跨着的包里,取出相关手续,宣读搜查证。

男子傻眼了,女子害怕的瑟瑟发抖。

耿万雨请派出所的辅警帮着拿手机直播,确认杨警官已经打开了执法记录仪,立马掏出手套戴上,把书房里的笔记本电脑端出来,放在客厅里的餐桌上检查。

“开机密码?”

“警察同志,我懂法,你们不能侵犯我的隐私。”

“我们是带着搜查证来的,有权检查你的电脑,请你配合!”

“张亚涛,别心存侥幸了,你也不想想,我们要是没足够的证据,能大过年千里迢迢跑过来找你?”

男子死不开口,低下头一声不吭。

见女子耷拉着脑袋,看着很紧张很害怕,徐海斌意识到她应该知情,冷冷地说:“张亚涛、申小芸,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们能找到这儿,说明我们已经掌握了足够的证据,现在态度决定一切,到底从宽还是从严,请你们想清楚。”

“我们没做犯法的事,有什么好想的。”

“警察叔叔,你们不能冤枉好人。”

“冤枉……”徐海斌脸色一正:“你们以为不交代开机密码,我们就开不了这台电脑?”

只要去请专业人士帮忙,想打开电脑并不难,关键需要时间。

耿万雨想早点回去给谢萌拜年,不想浪费时间,冷不丁来了句:“黑山老妖,我是‘萌萌的小纯洁’啊,咱们聊了那么多天,你不记得了。”

这番话宛如晴天霹雳,张亚涛吓得双腿发软。

“搞快点,别浪费时间。”

“4028.”

“这就对了嘛。”

耿万雨输入密码,打开电脑。

不检查不知道,一检查吓一跳。

这台容量高达1T的电脑总是报错,在一步步检查之下,发现电脑里有一个加密的隐藏文件夹,问清楚密码,点开一看,里面竟存储总体量高达960G的视频文件,以及通往暗网的软件和自动保存在浏览器上的用户账号密码。

耿万雨点开其中几个看了看,有女卫生间的,有女浴室的,有女更衣室的……

面对铁的证据,张亚涛不敢再心存侥幸,老老实实交代其中一大半是他和女友“冒死”偷拍的,还有一部分是在网上收集的。

利用“暗网”卖给一些对这些感兴趣的用户和网站,非法牟利不是很多,加起来赚了不到三万元,可见对他和他的女友而言,干这些更多的是出于“爱好”。

徐海斌趁热打铁,押着他们搜出了几个偷拍用的针眼摄像头,然后就地审讯,给他们做笔录。

见女友上来了,韩昕下意识挂断视频。

姜悦不快地问:“这是做什么,跟我还保密?”

“职业病。”韩昕嘿嘿一笑,把手机放到一边。

姜悦拿起一个苹果,啃了一口,边吃边好奇地问:“谁啊,神神叨叨的。”

朋友夫妻来我家住在一起了 温行之和温远洗手台做 热门小说 第1张

部下在新的战场上打响了第一枪,接下来就可以理直气壮的申请经费钓大鱼,韩昕是人逢喜事精神爽,不禁笑道:“小耿那边的行动很顺利,在南湖同行协助下抓获两个嫌疑人,现场缴获到偷拍的器材和近千G的资源,两个嫌疑人对偷拍和传播视频的行为也供认不讳。”

他让耿万雨开辟“暗网”新战场的事姜悦知道,没想到这么

朋友夫妻来我家住在一起了 温行之和温远洗手台做 热门小说 第2张

快就有收获,忍不住调侃道:“老公,看来小耿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估计用不了多久,他这个后浪就能把你这个前浪拍死在沙滩上。”

喜欢老兵新警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