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含着她的乳奶揉搓揉捏小说 翁熄粗大进出36章

男人扑过去,哆嗦着手抓住鲁王的袖子:“王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谁把我外甥女杀了?”

“是你姐姐……失手杀了阳儿。”鲁王的目光在抓住自己衣袖的那只手上落了落,并没有挣脱。

“我姐杀了阳儿?”薛容满目震惊,“不可能!我姐难道疯了不成?”

鲁王看了薛容一眼,点点头:“你姐……确实疯了。”

薛容疑虑顿生。

前两日,他刚来过一趟,当时明明好好的,怎么才两日功夫,就莫名其妙地疯了?

薛容忽然上前一步,掐住了鲁王他的脖子,杀气腾腾道:“李瑞,你告诉我实话,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杀了阳儿,然后再栽赃我姐?”

鲁王看着眼前满眼赤红的大舅哥,红着眼睛道:“大舅哥,这些年你又不是不知道,阳儿就是我的命根子,我怎么会杀她?”

“那到底是谁杀了她?”

鲁王哽咽道:“大舅哥,我没有骗你,阳儿的确是你姐杀的,这满院子的丫鬟都可以作证。”

“我姐怎么可能会杀阳儿?她难道疯了不成?”

“她本来是想杀我的,结果……却把阳儿杀了……”

男人捂着脸,失声哭了起来。

薛容无力地垂下胳膊:“我姐为何要杀你?你们是不是吵架了?”

鲁王仿佛瞬间苍老了十岁:“我今天偶然发现,你姐和国师大人有牵扯,回来后便找她对峙,你姐火冒三丈,抽出刀子便要砍我……”

他把想掐死女儿的那一段给省略了,免得节外生枝。

不管这个女儿是不是他亲生的,反正已经死了,他也不想再追究了。

反正人的确是王妃砍死的,他一点也没有说错。

“你姐本来是想杀我的,却误杀了阳儿,一时接受不了,就变得疯癫了,一连砍伤了好几个下人……”

听完鲁王的话,薛容一时怔住了。

长姐和国师的事,他其实早就知道了。

当初长姐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忽然就迷上了年纪能做她父亲的国师,他听到一些风言风语,曾经百般劝阻也无济于事。

本以为国师年老了,长姐就会淡漠,却没想到长姐这么多年来还对国师念念不忘。

真是孽缘啊!

了解到真相的薛容一时有些惭愧。

说到底,是长姐对不住人家。

任谁听到自己的老婆做出了这样的事,都会大怒的。

可长姐非但没有服软,还想用刀砍人家,结果却误杀了外甥女。

这都是报应啊!

薛容长叹一声,放软了口气道:“事到如今,王爷打算怎么办?”

长姐是靠不住了,如果他表现好一点,说不定鲁王还能顾念这些年的舅兄情分,对他好一点。

见大舅哥似乎没有追究的意思,鲁王的一颗心落了下来。

他板起脸道:“你长姐欺骗了我这么多年,也就罢了,现在还砍杀了我唯一的女儿,我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报官……”

薛容慌忙道:“王爷,你冷静一下,这件事不能报官!”

鲁王生气道:“我的女儿,也是你的亲外甥女,却被你姐杀了,你这个舅父竟然不让报官?”

薛容恳求道:“姐夫,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这件事要是传出去,丢脸的可就是你了,阳儿已

他含着她的乳奶揉搓揉捏小说 翁熄粗大进出36章 热门小说 第1张

经死了,难道你还想让她成为别人的笑柄吗?”

鲁王似乎被说动了,犹豫了一下道:“那你说怎么办?”

薛容长叹一声道:“就说阳儿是得急病死的。”

鲁王惨笑:“世人又不是傻子,肯定会胡乱揣测的。”

薛容当然知道,就算是这样说,世人也不一定会相信。

可除了这样,他实在想不出别的办法。

鲁王转过头,目光落在旁边的桌子上,看到一只琉璃瓶倒在桌子上,旁边还散落着几颗药丸。

他走过去,拿起那只琉璃瓶:“我倒是有个办法。”

“什么办法?”

鲁王把那只琉璃瓶举到薛容面前:“这琉璃瓶里的药丸好像是你姐刚拿回来的,也不知道她是找的哪里的偏方,我就说阳儿是吃了这药丸中毒死亡,你长姐因为受不住打击疯了,你明天就去查一查,看究竟是哪个庸医给阳儿开的这种药?这样一来,就可以堵住那些人的嘴了。”

“那这药丸到底是哪儿来的?”薛容看着那个琉璃瓶,面色变化不定。

鲁王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你长姐什么事都不告诉我,我只知道刚从外面进来时,听到你长姐说,这是她刚弄回来的药,逼着阳儿吃,阳儿因为嫌弃味道难闻,就是不肯吃……”

薛容想了想,最终答应了下来。

阳儿死

他含着她的乳奶揉搓揉捏小说 翁熄粗大进出36章 热门小说 第2张

了,可他还有几个子女,正好到了议亲的年纪,长姐做出这等丑事也就罢了,最后还杀了自己的女儿,这事要是传出去,对自己的几个子女不利。

但是如果说阳儿是吃了药死的,长姐因为受到刺激儿变得疯癫,世人听到这事,不但不会妄议,说不定还会同情一下,这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

薛容迟疑了一下,又问:“那你打算如何处置长姐?”

长姐做出了这样的事,鲁王就算休了她也不为过。

可长姐要是被休了,他就不再是鲁王的大舅哥了,他这个将军恐怕也当到头了。

提到王妃,鲁王的神色陡然转冷:“你长姐欺骗我,做出那种丑事,还失手杀了阳儿,我本来是打算报官,让她一命抵一命,给阳儿一个交代,可大舅哥刚才说了,家丑不可外扬,那我可以不报官,可她毕竟做了错事,我不想再让她呆在府里了……”

薛容的心提了起来。

果然,姐夫还是坚持要休妻。

可他如果再要求姐夫不休妻,那样就有些过分了。

刚想到这里,就听到鲁王继续道:“可如果我把她休了,世人就会怀疑阳儿的死,那样之前说阳儿是吃了来历不明的药而死的事就要被揭穿了,思来想去,这休妻不可取……”

薛容长松一口气,感激涕零道:“真是为难王爷了,王爷只要不休了我姐,以后有什么麻烦,我都可以给你解决。”

鲁王淡淡点头:“所以,我打算把她送到家庙,让她每天诵经,给阳儿超度……”

薛容对着鲁王一揖到底:“真是为难王爷了。

鲁王的眼里有讥笑一闪而逝,摆摆手道:“咱们本来就是一家人,就不要说这种见外的话了。”

喜欢诡驸马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