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荡老师张开双腿任我玩 作茧h

所有的猜测都在为之当中,不过有一点可一肯定叶静没有伤害林语苏,相反相谈甚欢。

林语苏每一次回来的时候都洋溢着笑容,一个青春的姑娘和一个历经几百年的灵人谈的这么好,蓝昊头一次遇见。

可能是头发长见识短了,蓝昊决定第二天理理发,怎么也得长点见识,林语苏到底用什么样的招术把叶静给稳定住了。

于此同时,望月镇的人在白天有了模糊的夜晚记忆,奇迹在慢慢降临,变化慢慢袭来,庄凡眼角闪现泪水。

“多少年没有真正的祥和了!”

感慨发自肺腑,也发紫深深的疲惫,他的确是有些累了,十几年的战斗和拼搏,那个曾经青春洋溢的少年此时已经满脸沧桑。

信守

放荡老师张开双腿任我玩 作茧h 热门小说 第1张

承诺,承诺终于有了成果,来的这么突然,突然的他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当初去找蓝昊不过是想碰碰运气。

可望月镇的变化是他所料未及的,两条腿不禁跳了起来,像极了曾经的少年,来到蓝昊在望月镇的家中。

所有在客厅的人都惊讶了,蓝昊正在和张元久请来的技术人员讨论怎么规划望月镇的发展,反正钱有的是总是花不完也不太好。

庄凡所展现出来的步伐,不像是几十岁的大叔,那高兴的样子大家一直认为庄凡返老还童了。

“庄叔,你现在的气质绝对可以到幼儿园当头儿!”蓝昊忍不住调侃。

“我觉得我的气质的确适合带孩子,这么多年都没敢考虑这方面的事。”

一来一回,庄凡和蓝昊风趣幽默,庄凡好久都没有这么轻松过了,身上的担子是该卸下了。

“小昊,你有你爹一半儿的气质,至少现在办的事儿我很满意,所以我要出去转转,望月镇就交给你了。”

“庄叔不要开玩笑,我哪成呀,再说了万一哪天我老爹回来了看不到你,他不还得找你呀?”

“没关系,我走了!”

蓝昊以为庄凡是开玩笑

放荡老师张开双腿任我玩 作茧h 热门小说 第2张

,至少走也要再交代交代,几天之内肯定走不成,没想到的是蓝昊在屋子里坐着,转头的时候看到庄凡已经往他那辆小破车上装东西了。

等蓝昊走出去的时候,车子已经开出了院子,蓝昊抬起手摇晃的越来越慢,嘴里磨叽着:“庄叔你可真行,就这么走了?”

蓝昊身边闪过一个影子,陈莫到了蓝昊面前:“望月镇的怨气的确很稀薄了,你接班也不错。”

“不错什么呀,我是来扶贫的吗?”

“哈哈哈!”

陈莫自从来到世间就没有笑过,从来都是板着一张脸,可蓝昊看到了陈莫的笑容,转眼间陈莫消失在了蓝昊的面前,处在黑暗中的灵人,在光天化日之下还有点不习惯。

蓝昊歪着脑袋想了半天也不知道他得来的这个莫名其妙的族长该怎么做,还没等蓝昊纳过闷来,胡葬已经带着镇上的人到了广场。

广播里面已经开始了讲话:“雷迪斯安纳乡亲们,我们有新族长了,蓝少以后就是我们的新族长,都把好东西拿出来庆祝,不能省着啊!”

蓝昊的脚步定在了自己的院子外,张元久和葛晓牛他们从屋子里出来了,林语苏姗姗来迟。

“你升了?”林语苏微微一笑。

“谁生了,我是男的!”

“你升族长了,不知道族长大人要给我安排什么任务?”

“林妹妹嘛,只要稳住那个啥就行。”

林语苏没有往下说,知道蓝昊指的是谁,最近接触的除了叶静也没有谁了,对于叶静,望月镇实际的操控者,没有比稳住她更重要的事了。

望月镇的情绪有所好转,林语苏的功不可没,可以说能缓和望月镇的怨气,望月镇得以喘息,林语苏一个人扛下了。

林语苏走开了,蓝昊和张元久他们一起到了街上,望月镇的人现在更加崇拜蓝昊了。

黑夜的记忆虽说很模糊,但音乐记得一些事情,蓝昊也有印象,夜晚激战的印象。

“他家都不要这个样子嘛,都是一些消失,不值一提,我这个人没什么优点,就是比较低调。”

蓝昊不再说话,总是自己来的话,说的就比较假了,捧臭脚的要跟上,跟在蓝昊什么时间长了,张元久和葛晓牛捧臭脚的本事早已超一流。

“没错,没错,蓝总比较低调,什么发放物品,望月镇大发展呀,他都不让我们说出来,怕大家太崇拜心里过意不去。”

“打击都不用把好东西拿出来啊,蓝总肯定回礼!”

葛晓牛和张元久一唱一和,望月镇已经有人蠢蠢欲动了,跑回家把陈年老酒搬到了广场之上。

望月镇有这规矩,但凡庆祝的事都会在广场上摆大宴,蓝昊他们三人惊呆了,街上的人速度之快,搬着桌子,采集来的野味,自己家酿的好酒,开始在广场上搭建百米大宴。

庄凡走了,走的自然轻松,甩锅给了蓝昊,望月镇的人认可蓝昊,这一场大宴是给蓝昊荣升族长而摆。

蓝昊接受的坦然,钱花了不少,这么做还真有那么点面子,登上了广场的高台,有了族长的派头,双手不断的示意大家要安静。

族长就得有族长的派头,结果麦克风的一刻,看着台下的激动的眼神,言简意赅:“今天我请客!”

掌声雷动,话虽然不多,但是说的大气,不拖泥带水,不扭扭捏捏,钱嘛花出去的是钱,留在手中的是纸。

声音回荡在山间,很快被掌声和呐喊吞没,蓝昊也不想让望月镇的人安静下来,多年未有的沸腾,让它持续的更久一些吧。

站起身,准备离开时出现了两个熟悉的影子,林语苏不用说,蓝昊太熟悉了,可林语苏旁边还陪伴着一个望月镇人包括蓝昊在内斗胆颤的影子。

“林,林妹妹,你这是?”

“你不是继任族长了嘛,我们来为你祝贺呀!”

蓝昊有些捉摸不透林语苏的用意了,这哪是祝贺呀,这分明是惊吓,叶静的到来,望月镇的欢呼声戛然而止。

在场的不光蓝昊他们可以看得见叶静,望月镇的所有人都能看得见叶静,居虚和陈莫他们在第一时间到了蓝昊的身边保护。

不过叶静并没有生气的模样,而是上前道贺,这倒是把蓝昊惊呆了,半天没有说出话来。

谁能想到望月镇几百年的恐怖制造者居然来祝贺自己当上了族长,让人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

沉默了一会儿,蓝昊才说道:“谢谢!”

话音落下,叶静很识趣的离开,但台下依旧没有人说话,之前的沸腾消失不见了。

胡葬哆哆嗦嗦的走上台,在蓝昊的面前问道:“蓝少,这是唱的哪出戏?”

喜欢探灵人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