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蛇难下(双)金银花露 公车被奷到高潮突然停下

秦少游在偷笑‘明天见’和尚偷鸡不成蚀把米的同时,也有些紧张和诧异。

紧张是因为燃烧的黑色莲花被神秘食谱收录成了食材,会不会引起‘明天见’和尚的警觉?惹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不过看‘明天见’和尚的反应,似乎并未察觉到这个事。

这让秦少游稍稍松了口气。

先混过这一关再说,等‘明天见’和尚走了后,再来研究如何在吃了黑色莲花的同时,还能不引起‘明天见’和尚的怀疑与警觉。

而诧异则是因为按照神秘食谱的一贯作风,只有被秦少游亲手干掉的妖鬼、亲手摧毁的邪性物品,才有可能激活它,开出新菜。

骑蛇难下(双)金银花露 公车被奷到高潮突然停下 热门小说 第1张

可是这一次,秦少游并没有对燃烧的黑色莲花动手,神秘食谱居然也被激活了,还直接将燃烧的黑色莲花收录成了食材。

是神秘食谱良心发现了?还是它经过这么一段时间的成长,已经成熟,可以自己寻找目标,开新菜收食材?

那自己岂不是可以当甩手掌柜,只管干饭就行?

好吧,这样的美事,秦少游也就是想想罢了,根本不信的。

他猜测道:“会不会是这朵燃烧的黑色莲花没有进对地方?它进我身体里的哪个位置不好,偏偏进了眉心,那里一直是神秘食谱待着的地方,等于说是‘明天见’和尚,主动将这朵燃烧的黑色莲花送进到了神秘食谱里,让神秘食谱不收都不行……”

就在秦少游思索此事的时候,一团黑雾翻涌而至,将‘明天见’和尚罩在了其中。

紧接着,四周的诡异人脸再度低语。

嘈杂的低语声传进到了秦少游的耳朵里,让他感觉脑袋阵阵胀痛,神智也是一阵恍惚。

片刻过后,这些古怪的低语忽然变的高亢。

就像是有千百人在大喊:“醒来!醒来!”

秦少游猛然睁开了眼睛。

他还在自己的差房里,面前桌子上面摆着的是一份妖情案卷,手边还放着左千户赠送给他的斩魂刀。

“我刚才是……睡着了?”秦少游眉头微挑。

直觉告诉他,刚才发生了一些很重要的事情,但是他却感觉脑袋昏昏沉沉,就连思维也变得迟钝,有种在熟睡中被人忽然唤醒的不清醒感。

他已经不记得刚才梦里的内容了。

但他却意识到了情况不对:“我不应该莫名其妙的睡着,尤其是在今天晚上这个严打的时刻……刚才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

秦少游端起桌子上面的度化茶喝了一口,借助灵茶的效果,让大脑昏沉迟钝的感觉缓解了一些。

也是在这个时候,他看见了神秘食谱里面多出来的东西。

一页新菜的做法。

一朵黑色的莲花。

以及……一团燃烧着的黑色火焰。

神秘食谱里面的这些东西,让秦少游越发肯定自己刚才是遭遇了什么事,于是他直接席地而卧,摆出了无极混元卧的修炼姿势,想要借助这门修炼法门,找回‘丢失’的记忆。

秦少游刚将无极混元卧运转了一个周天,素全法师赠送给他的菩提念珠,就释放出了一片微光。

这微光与无极混元卧一起,让秦少游的灵台恢复清醒。

一段段被‘封存’在了大脑深处的记忆,浮现在了秦少游的眼前。

他看到了左千户变成无脸男。

也看见了一片诡异的人脸将他团团包围。

还看到了一朵燃烧着的黑色莲花飞入自己眉心。

这些记忆碎片并不连贯,虽然是让秦少游对刚才发生的事情回忆起了一些,但又没有完全回忆起来,还是有些困惑茫然。

秦少游睁开了眼睛,打算找九天荡魔祖师像问问情况。

“这件事情就发生在镇妖司里,祖师像怎么都没有示警?”

但是没等秦少游走出差房,一道身影就飘了进来。

是秋容来了。

她还记得秦少游之前定下的规矩,在飘进差房的时候,还不忘在门上弄出点动静。

只是那沉闷沙哑的‘吱吱’声,实在有些渗人。

秦少游很想对秋容说,能不能别弄这么阴间的‘敲门声’,可话到嘴边,又想起了秋容本来就是鬼,便把这话咽了下去,转而问:“有事?”

秋容抬起手,朝着大堂方向指了指。

秦少游见状,不由的一愣:“九天荡魔祖师像找我?”

秋容点了点头。

秦少游二话不说,立刻朝着大堂奔去,同时在心

骑蛇难下(双)金银花露 公车被奷到高潮突然停下 热门小说 第2张

里面想:“九天荡魔祖师像在这个时候找我,难道也是因为刚才发生的事?”

他速度极快,眨眼就奔进了大堂。

这个时候的大堂里面,没有别的人在。

秦少游一进到大堂,九天荡魔祖师像身前的香炉里,便升腾起了一片青烟。

这些青烟先是缭绕在了大堂的门窗处,形成了一片烟雾屏蔽,隔绝了内外的视线。

没等秦少游发问这是做什么,又一片青烟从九天荡魔祖师像身前的香炉中飞起。

这一次,烟气化作了一幅幅的画面。

还是动态图!

秦少游在看到了这些动态图后,神情顿时一肃。

它们正是之前发生在梦境里的经历!

通过这些动态图,秦少游找回了更多‘丢失’的记忆。

整场梦境的经过,他全都记了起来。

同时他还在这些动态图里,看到了一些自己此前并不知道的事情:

那个‘明天见’和尚在施展入梦术之前,还弄了一些手段,引开了九天荡魔祖师像的注意。

所以九天荡魔祖师像其实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察觉到秦少游被‘明天见’和尚入了梦。

好在秦少游的身上,带着有蛇将令。

虽然这块蛇将令,并不是绵远县镇妖司里的九天荡魔祖师像所赠,但它们之前,应该还是存在有某些特殊联系的。

九天荡魔祖师像通过蛇将令,知晓了秦少游被人入梦,但他并没有唤醒秦少游,反而是将计就计,装作没有察觉,暗中通过蛇将令观察这场特殊的梦境,并以特殊法门瞒过了‘明天见’和尚,还让蛇将令咬了他一口,截取了他的气息。

找回了这段‘丢失’的记忆后,秦少游先是松了一口气,紧接着又有些惊骇后怕。

‘明天见’和尚居然能够左右记忆?

这本事有些可怕啊!

要是他直接改动人的记忆,把亲朋改成敌人……那岂不是能够让人自相残杀?

但很快秦少游又想明白了,‘明天见’和尚应该没有直接篡改他人记忆的能力,否则也不用让自己‘丢失’记忆了,直接把自己的记忆篡改成他的手下,岂不是更好?

那样的话,‘明天见’和尚都不需要盘问,自己就会老老实实,把一切都给供出来。

说起来,很多人在睡醒后,都会忘记自己做过的梦,或者是做了一大段的梦,却只能记住几个碎片化的片刻。

‘明天见’和尚多半就是利用的这一情况,将它发挥到极致,来让人遗忘梦境。

想通了这些后,秦少游稍稍松了一口气。

但这次的事情还是给他提了个醒,他暗下决定,以后必须要进一步加强精神抗性,免得哪天自己的神智、记忆被悄悄篡改了都不知道。

而且不仅是自己要加强,麾下的守夜人同样要加强。

对了……手下!

秦少游猛然想起了一件事,表情严肃地问:“祖师爷,今天晚上除了我,还有其他人被入梦吗?”

喜欢我在镇妖司里吃妖怪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