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氏家族内乱换全章 学长捅了我一节课

团队里存在小圈子是一种客观事实,没法避免。

更不要说上万人的公司。

时至今日,抖音科技说是派系林立一点不为过,这不是江帆拍着桌子吼上两嗓子不准搞团团伙伙就能够避免的,人性趋利,谁提拔起来的人自然会主动向谁靠拢。

江帆不可能把所有管理岗位都抓在手中,那是扯蛋,不现实。

几百个人的小公司还行,上万人的人司,江帆连管理层都认不全,怎么可能把所有的管理岗位都抓在手中,他能抓的也就只有高管,连中层都是高管推荐的。

这种情况下派系产生自然在所难免。

大团队里有小团体。

小队团里还有更小的团体。

谁都想把自己的人放到重要岗位上,这也无可厚非。

而江帆要做的,就是盯着各个派系,时不时的敲打一下,让这种内部竞争保持在一种相对平衡的状态,免的打破平衡形成内耗,而最为庞大的运营部门则是重点对象。

时不时的插颗钉子,免的老曹太过膨胀,把运营部门经营成他自己的王国。

这可不是杞天忧人,如果放任不管,是大概率事件。

与其到时壮士断腕,不如防范未然,免得让人诟病兔死狗烹。

“深城分公司要大调整,下放运营权限,有没有信心干这个运营总监?”

江帆看着王丹,直接抛出了棒棒糖。

王丹心里惊讶,脸上却尽量保持着镇定,不假思索地道:“我会努力做到最好。”

江帆点了点头:“多听多看多做,不该问的别问,不该讲的别讲,做好自己的事就行。”

王丹正正神色,道:“我明白。”

江帆又交待了几句,才起身送她离开。

下午睡了一会,起来后去公司看了看。

密密麻麻的工位上,一眼望去全是年轻人,都在埋头苦干,看着很认真专注,然而细看那一张张麻木一脸,江帆却觉的跟工厂里的机器人没什么区别。

互联网企业不应该是这样子的。

天天在喊创新,可人都麻烦了,哪来的创新力。

“你去跟员工聊聊!”

转了一圈,江帆给秘书交待了个任务。

张婷有点小懵,跟员工除什么?

想问,可看了看老板脸色,却没有解释的意思,只好将疑问压下。

那就聊聊再说。

张康和高管们交换了一下眼睛神,都不动声色。

老板当着大伙的面让秘书去跟员工聊,自然不会是想抓大家的小辫子,不然不可能当着大伙的面安排秘书跟员工聊聊,那么应该是想了解员工的想法,不必大惊小怪。

当然也有可能是给新秘书布置的任务。

隔天,江帆和老骆去开会。

到了现场,见到不少大佬,还有一位教父级的人物。

可见会议规格之高。

江帆没往前凑,他的坐位在中间靠前位置,前后左右都是混的差不多的,可见会务组的专业,把江湖地位给摆排的明明白白,不过一个搞外卖的家伙竟然坐他前面,江帆还是有点小不爽的,在心里给会务组画了个大大的叉叉。

会议开始,几位大佬轮流上台发表了一番看法。

听完大佬们吹的牛B,又交流了一番。

毁有对未来技术应用的思考,也实实在在讲了一些不足。

会议的主题是未来科技,自然要着眼技术,立足于科技,而最大的拦路虎则是上游产业链的制约,几位手机大厂的大佬谈到了系统和芯片这两头拦路虎。

并且展示了一些取得的成果。

江帆听了很受鼓舞,跟老骆感慨:“小米都敢搞芯片,咱们是不是胆子太小了。”

老骆推推眼镜:“可惜还是昙花一现,我们的基础太差。”

江帆问道:“没有自己的芯片和系统,你能把苹果干翻?”

老骆脸点尴尬,第一次觉的牛B不能随便乱吹。

不然迟早会被打脸。

江帆又问:“敢不敢尝试一下?”

老骆精神一振:“只要你支持,我就有信心。”

江帆瞥他一眼,这位哥唱高调确实是一把好手。

也不知是真有信心,还是习惯了给人画饼。

不过话说回来,听了一帮大佬和专家们的交流,江帆确实挺冲动的。

但芯片和系统这两样东西难度实在太大了,不是有钱就能玩的,没有长期输血甚至是血本无归的准备最好别玩,想想几年以后的形势,江帆也有点难以下决断。

还得好好思量一下。

刘氏家族内乱换全章 学长捅了我一节课 热门小说 第1张

这个会开的让他又开了不少脑洞,又忍不住想折腾。

深城待了五天,江帆考察了几家代工企业,拜访了几位牛人。

周日,又和老骆去了趟东管。

当然不是去体验管式服务的。

也是去考察代工企业的。

这次过来,他没给景红秀打电话,不过张康挺上心,告诉他景红秀的小妹子暑假放学也来了,两个妹子都在快餐店帮忙,那个烧烤火锅也涨到了198元一位。

没听江帆的直接涨到三百万。

全靠公司照顾生意,外面的人很少在快餐店吃火锅。

周三,江帆飞去了杭城。

没带秘书,张婷自己飞回了魔都。

这要敢把秘书带去杭城,吕小米估计敢不让她闺女姓江。

没有人接,江帆孤身一人背着包,出了机场坐上航空公司给安排的一辆奥迪,去了江爸江妈那里,本来想直接去绿城桃花源,结果打了电话,江爸江妈不在绿城桃花源。

只能多跑一趟,先去看一下到底什么情况。

本来想让江爸江妈也住到绿城桃花源,可结果却有些事与愿违。

江爸江妈住的别扭,吕小米同样别扭。

只能隔几天去一趟,给送点东西。

江帆到的时候正好中午,江欣也下班回来吃午饭。

“哥,你来杭城没事吧?”

江欣给他泡了杯茶,放在餐桌上问道。

“没事!”

江帆随口应付,吕小米的事江欣还不知道,能瞒多久就瞒多久。

江欣有点疑神疑鬼:“没事你来杭城干嘛?”

江帆瞪他一眼:“我就不能来看爸妈?”

江欣撇了撇嘴,以前怎么没见你三天两头回家看爸妈。

但这话不敢说,免的被修理。

因为在等江帆,午饭还没吃,这时才开始上桌。

等江欣去厨房帮忙,江帆才问江爸:“爸,到底啥情况啊?”

江爸弹弹烟灰,说:“我和你妈吃不惯闽南菜,你妈做的饭吕小米也吃不惯,再说现在年轻人和老人观念不同,很少一起过的,最关键的是你又不和人家结婚,没名没分的,我和你妈住过去吕小米也会别扭,还是分开好点,隔上一阵我和你妈过去看看就行了。”

江帆很是无语,但江爸说的是事情,他不是想不到。

所以也没啥好说的。

只能又问:“吕小米没说过啥吧?”

江帆说道:“你想啥呢,人家啥也没说,是我和你妈觉的住到一起不好。”

江帆点了点头,没有闹啥矛盾就好。

父子俩聊了没几句,江欣在餐厅喊:“爸,哥,吃饭了。”

爷俩这才结束谈话,起身去了餐厅吃饭。

江妈准备了四个菜,做了老家的手擀面,不算丰盛,但很下口。

好久没吃江爸做的饭了,江帆胃口大开,吃了两大碗面。

一边吃一边问江欣:“工作咋样?”

“还好吧!”

江欣一边吃饭,一边说:“从专业上来说,财务工作其实不难,可不知道为什么,工作就是不太好干,实际工作中好多东西都不合常理,可能是我还没搞明白!”

江爸就教育她:“国有企业和官府一个样,不只是工作,还有人情世故。”

江欣说道:“人情世故我懂,但有些业务的处理方式就很奇怪。”

“你还是不懂!”

江帆也教导她:“人情世故不只是人情和世故,还有利益牵扯,这些东西也是人情世故的一部分,你才上班一个月,要学的东西很多,慢慢去学吧,多听少说就行。”

江欣自信满满:“我肯定能行的。”

江帆想打击她两句,想想还是算了,又问:“宋凯呢,干的怎么样?”

“可以啊!”

江欣比较羡慕:“人事部门比财务轻松多了,早知道我也去人事部门了。”

江帆就道:“现在想去也不晚。”

江欣干巴巴道:“算了,专业不对口,我还是干财务吧!”

江帆不想理她,越来越口事心非了。

吃过午饭,江爸江妈收拾碗筷,江欣没帮忙。

客厅的沙发上,江帆彻底躺平,看了过来的江欣,问:“你咋不去帮着收拾?”

“上班多累啊,我不得休息下!”

江欣理由充足,伸了个懒腰在旁边坐下。

江帆瞅了一眼,想说她两句,又忍住了。

只是心里却想,越来越懒了。

江欣却道:“哥,商量个事情呗?”

江帆头也不抬:“什么事?”

江欣嘴皮动动,话到了嘴边,却又咽了回去:“没事了。”

江帆这才瞥了一眼:“有事就说!”

江欣撇了撇嘴:“没事!”

“不说就算了。”

江帆也不追问,只是心里却琢磨,到底要跟自己商量啥。

这个妹子可从来没有这么欲言又止过。

过了一会,江爸江妈收拾完出来,一家人坐了一会,江欣去上班了。

江帆跟江爸江妈聊了会,确定没跟吕小米闹啥别扭,这才放心了。

然后出门,去了绿城桃花源。

喜欢天天中奖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