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前一后师父会坏掉的 涨精装满肚子上学体育课

皇城的夜静谧而恬美,月光皎皎,街市整齐,屋宇雄壮。

罗娇娇坐卧在管三娘店铺的屋顶,望着圆月思念起自己已故的亲人们。

“给!”

季三跃上屋顶扔给罗娇娇一小坛子酒。

罗娇娇一把接过来,抓起封口喝了一大口。

“你若不是女人,兴许我们可以做兄弟。”

季三坐在屋脊上,举着酒坛子对罗娇娇道。

“那你就不要把我当成女人不就行了吗?”

罗娇娇的思绪回到了现在。

“那不一样!”

季三支着一条腿,看着月亮摇摇头。

“甭瞧不起女人!你还打不过我呢?”

罗娇娇的话使得季三差点被酒呛到。

“别哪壶不开提哪壶!做兄弟可以,但你不可以再让我秦兄伤怀!”

季三摇了摇手里已经空了的酒坛子道。

“有些事不可勉强!我喜欢的人不是秦师傅,这你是知道的!”

罗娇娇“咕咚咚”地喝了一大口酒。

“罗小娘!主子不让你喝酒,难道你不记得了么?”

栾冲的声音冷冷地响了起来。

罗娇娇和季三向四处瞧了瞧,却只看到屋宇林立、树影幢幢,却不知他藏身何处?

“到哪儿都不得自由!哼!”

罗娇娇将手里还剩的半坛子酒扔还给了季三。

“扫兴!”

季三接过酒坛子,独自饮了起来。

“这么大的酒味儿?”

姜玉的胳膊上挂着线毯子来到了罗娇娇的身边给她搭在了身上。

“你的相好来了!我走了!”

季三喝净了酒坛子里的酒,提着两只小酒坛跃下屋脊睡觉去了。

罗娇娇听了季三的话涨红了脸,想起身去追人却被姜玉一把拉住了。

“他就那样儿!”

罗娇娇撅起嘴重新坐下了。

姜玉将她抖落的毯子拉到她的身上说:

“夜里小心别着凉!”

“我想吃热包子!”

罗娇娇想着肉包子那热乎乎的劲儿就咂巴了一下小嘴儿。

“嗯!你等着!”

姜玉的身影几个起落便不见了踪影。

藏身树上的栾冲望着姜玉的背影,神情间似乎有抹嫉妒,或是羡慕的微光闪过。

罗娇娇裹着毯子卧在屋脊上睡下了。

大约半个时辰之后,姜玉手拿着食盒回来了。他看到已经睡熟了的罗娇娇,深吸一口气坐在了她的身边。

“你在这里,我去那边!”

栾冲的话掠过姜玉的耳畔,人也飞纵而去。

姜玉和栾冲搭档多年,两人却很少交流,但他们无论身在何时何地都相互配合默契。

姜玉在明,栾冲在暗。他们二人就是薄郎君的左膀右臂。

论忠心,栾冲不如姜玉;论武功,栾冲更胜一筹。姜玉仁义为先;栾冲阴狠无情!

“给我包子!”

其实罗娇娇在姜玉回来时就醒了,可是她懒得睁眼。

肉包子的香味透出食盒在罗娇娇的鼻子前飘荡,她实在是忍不住诱惑,费力地半睁开眼睛对姜玉道。

姜玉见罗娇娇的手并未从毯子里抽出来,便打开食盒用筷子夹了一个包子塞进了她的口中。

“嗯!好吃!”

罗娇娇吃了一个热乎乎的肉包子后,一骨碌坐了起来。

“帮忙!”

罗娇娇的身子被毯子缠住了,别说手了,连站起来都费事。

“你们在做什么?”

薄郎君的声音在远处响了起来。他夜里实在是睡不着,就过来看看罗娇娇,不曾想却看到姜玉在她的身上拉来拉去的。

“我被缠住了!”

罗娇娇最怕薄郎君吃醋时的凶巴巴的样子,所以她赶紧地解释了一句。

已经飞身近前的薄郎君看到了像蚕蛹一般的罗娇娇顿时愣住了。

“我来!”

薄郎君见姜玉越急越揭不开罗娇娇身上的毯子,便一把推开了他。

姜玉差点跌下屋顶,幸好薄郎君又回手拉了他一把。

罗娇娇像个木偶一般地被薄郎君推来推去的转动着,她的心里窘迫不已。

“让你来保护人!你却弄成了这样!真不知到时候出了状况,你该如何应对?”

薄郎君皱着眉头将罗娇娇从毯子里弄了出来。

“不还有栾冲嘛!”

罗娇娇一不小心说漏了嘴。

一路跟着薄郎君的栾冲听了气得牙根直痒痒。

“吃包子!”

罗娇娇见薄郎君的眼睛看向四处,便知自己无意中将栾冲给卖了,赶紧拿出一个包子放在薄郎君的唇边。

“看来他也有失职的时候!”

薄郎君推开了罗娇娇的手道。

“不怪他!是我喝了点酒,他不让!说是您……”

罗娇娇拿着包子的手臂被薄郎君一把抓住了。

“让你守夜,你居然偷喝酒?”

薄郎君的眼中露出了凌厉的目光,骇得罗娇娇直往后退,却挣不脱自己的手臂。

“疼!”

罗娇娇眼泪汪汪地叫道。

薄郎君怂了一下罗娇娇,松开了手,却不料她被脚下的毯子绊住,人跌下屋顶。

薄郎君

一前一后师父会坏掉的 涨精装满肚子上学体育课 热门小说 第1张

的姜玉同时飞身而下想拉住仰面跌下的罗娇娇,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罗娇娇的身子悬空,无法借力。

想不到我罗娇娇轻功卓绝,却是摔死的!罗娇娇委屈地闭上了眼睛。

“咦?”

罗娇娇觉得自己的身子被人托住了。她睁开眼睛一看,纱帽里的那双好看的眼睛正担心地瞅着自己呢!

“算你将功补过!”

薄郎君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是放下了。

若不是栾冲在下面,罗娇娇从屋顶直直地仰面摔下来,恐怕不死也得残废。

栾冲将罗娇娇放下后,向薄郎君拱手施了一礼,然后一句话也没说就离开了。

“你没事吧!”

薄郎君扶着罗娇娇的肩有些后悔自己推了她。

一前一后师父会坏掉的 涨精装满肚子上学体育课 热门小说 第2张

“怎么没事?差点被摔死!”

罗娇娇跺了一下脚,跑进了巷子里不见了。

“还不跟着?”

薄郎君看着呆立一旁的姜玉低吼。

“是!”

姜玉拔腿去追罗娇娇了。

“我是不是不该来的!”

薄郎君望着那黑洞洞的巷子懊恼地暗道。

罗娇娇胡乱地跑了一气儿,气喘吁吁地停下了脚步。她看到路边有一块石头,便坐了下去。

“以后再不喝酒了!”

罗娇娇沮丧地嘀咕了一句。

“你还有那记性?”

栾冲那满含嘲弄的声音在罗娇娇的身后的巷子里传出。

“别以为你刚才救了我就可以对我冷嘲热讽了!欠你的,我会还的!”

罗娇娇坐着没动,嘴上却不饶人。

“那我就让你一辈子也还不清!”

栾冲的话让罗娇娇有些发蒙?他到底什么意思?

喜欢薄情郎君惹了罗小娘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