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学长一起上我会坏掉的 岳的下面又大又黑又肥

“您这面相实在是富贵啊,可惜您命中有一煞,如果不除,最近一段时间恐有性命之忧!”

老道摇晃着脑袋,神神叨叨的说着。

他对面坐着一位姑娘,年方二八,容貌秀丽,身边跟着丫鬟和下人们,团团围了一圈。

老道在那群身形魁梧的下人们面前,显得如同一只瘦弱的鹌鹑。

“那如何才能除掉我身上的煞气呢?”姑娘问道。

老道嘿嘿一笑,将手指了指地上那张破破烂烂的纸。

姑娘望去,只见上面写着:

“拿人钱财,与人消灾。”

“多少?”姑娘问。

“三十枚铜钱。”老道比着手指道。

“这么多!二十枚行不行?”

“姑娘,你这化解煞气是买命的事儿,三十枚铜钱已经够少了,不可以再讲价,否则会犯了天忌。”

那女子看了看老道,只见他面有病色,骨瘦如柴,身边还站着一个盲眼残臂的孩童。

“呵,差点上你这个骗子的当!”她冷笑道。

“骗子?”老道怔道。

“能算卦的都是高人,看你连饭都吃不起,也不像是个真修行的,倒像是个骗子,老娘不算了。”

姑娘说完,站起来就走了。

围着她伺候的众丫鬟和下人赶紧跟上去。

几名护院模样的男子还瞪了老道一眼,以示威胁。

等人全部走后,老道蹲在原地,满面颓然的叹了口气。

一旁的孩童这时才开口道:“师父你还是不会赚钱。”

“妈妈的,老子凭本事混口饭吃,为什么这些人都不信呢?对了,刚才你为什么要说‘还是’?”老道用手在头发里抓出一只虱子,随意捏死道。

孩童咧嘴一笑,随口道:“没什么。”

老道转过头,继续摆摊算命。

孩童立在他身侧,陷入沉思之中。

噩梦之主无法战胜六道轮回。

卦象是这样显示的。

但卦象没有进一步显示出这个“无法战胜”究竟代表了谁的实力更高。

如果要进一步算下去,需要更强大的修为,更高的实力。

而自己如今才五岁。

孩童叹了口气。

耳畔忽然传来一阵轻语:

“柳平啊,我怎么感觉这个世界有问题。”

莉莉丝!

战斗的时候,她躲在卡书里,直到一切都结束,柳平化为婴孩,她才重新出现。

“什么问题?”柳平问。

“我是死亡系的卡书之灵,这几年已经渐渐熟悉了这个世界,我感到这个世界没有死亡通道呢。”莉莉丝道。

死亡通道,即是众生死亡后去往另一个世界的通道。

柳平略一思索,忽然想起一事。

历史记载者曾跟自己说过一段话,其中就有关于这个世界的信息:

“在这个平行世界之中,六道轮回世界是不完整的……”

“这里的一切都是不固定的。”

不完整。

不固定。

前者意味着世界有缺,后者意味着一切皆有可能发生。

如果说……噩梦之主无法战胜六道……

柳平正想着,莉莉丝的声音再次传来:

“快点达到金丹期呀,柳平,我已经研究过这个世界的体系了,当你达到金丹期,灵魂强度勉强就够打开卡书,使用一张卡牌了。”

“好,我继续努力。”柳平道。

这时天上飞来几道流光,迅速落下来,在两人对面不远处显现成几名修行者。

这里是镇上的街市口,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几位衣袂飘飘、浑身冒着淡淡光芒的修行者一出现,顿时引起了众人的关注。

不少人已经跪在地上开始磕头。

一名神情倨傲的男修士左顾右盼,轻哼道:

“呵,这些凡人们还真是卑微。”

“走了,先去吃饭,然后再赶路。”他的同伴催促道。

“去哪家?”

“这城里有一家八仙楼,菜做的十分不错。”

“走!”

在众人的瞩目下,他们大摇大摆的朝酒楼走去。

沿途的人都让开了一条路。

老道蹲在墙角,一边望向那些修行者,一边朝身边的孩童道:

“羡慕不羡慕?”

孩童不屑道:“人家有大鱼大肉吃,师父你却连吃顿包子都要考虑半天,你不觉得害臊?还问我羡慕不羡慕?”

老道脸色一红,呵斥道:“少废话,我们修道人岂能追求物欲?我们要——”

孩童低头从腰间解下一串铜钱,自言自语道:“野狗听道给的铜钱才用了几枚,还剩下这么一长串,正好师父伤势未愈,要不要请他去八仙楼吃一场席面呢?”

“我辈修士,如果饭都吃不好,还修个什么道?我们走!”老道立刻接话道。

“师父说的是,正要尝一尝那家的味道。”孩童道。

两人收了摊儿,大摇大摆朝着八仙楼的方向走去。

到酒楼的时候已是饭点。

两人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各自点了几个菜,便慢慢等着上菜了。

不远处传来一阵响动。

只听有人喜极而泣道:“小女子身上的煞气既然已经散去,这二十两黄金权做报酬,还望仙长们笑纳。”

师徒二人对望一眼。

听这声音,这动静,显然正是之前那名女子。

“师父,你被抢了生意。”柳平揶揄道。

“哼,买卖嘛,她不愿信就算了。”老道说道。

这时菜上来,两人一同举筷。

忽然。

那女子仿佛看见了师徒二人,顿时与几名修士说道:

“各位仙长,诚如你们所说,卦术是极难练就的修行技艺,可小女子在路边见了一个骗子。”

一名修士道:“哦?他骗了你多少钱?”

“没有,我一看他就知道是骗子,所以没有上当。”女子道。

她一边说,一边朝师徒二人望过来。

师徒二人并不理会,埋头吃菜。

那边几名修士也觉得没必要再跟一个凡人废话。

“行了,你身上的煞气已解,下去吧。”

“是。”

女子带着众丫鬟护院正要退下去,忽然浑身一颤,坐倒在地上,口中喷出血来。

修士们都是一怔。

一人将手搭在女子身上,摇头道:“不行,没救了。”

他说完便觉得有些糟糕。

众目睽睽之下,自己这些人刚“化解”了对方身上的煞气,对方却立刻陷入弥留,即将死掉。

这显得自己这些人岂不是成了骗子。

另一名修士立刻开口道:“这凡俗女子一定是听信骗子妖言蛊惑,中了什么恶毒的咒子,这才有此下场。”

啪。

柳平手上的筷子忽然断了。

“干嘛?”老道问。

四个学长一起上我会坏掉的 岳的下面又大又黑又肥 热门小说 第1张

“救人。”柳平温和的笑道。

他大步走到那女子面前,开口道:“我师父说了,你这煞气需要三十文铜钱化解,你可愿意?”

女子身边的丫鬟忙道:“三十文!救我们小姐,多少钱都行!”

柳平点点头,伸手在女子身上拍了几下。

女子僵硬的身子顿时恢复过来。

她惊疑不定的看着面前的盲童,又看看不远处正在喝酒的老道。

一名修行者冷笑道:“果然是被江湖骗子蛊惑了,世上哪有什么煞气能拍两下就治好的?”

女子自以为明白过来,朝柳平道:“你们害我!”

“说话动点脑子,我师父给你算命的时候,自始至终都离你很远。”柳平道。

女子一想,又觉得这孩童说的有理,不禁望向那几名修士。

四个学长一起上我会坏掉的 岳的下面又大又黑又肥 热门小说 第2张

“一定是邪门术法!说起来,你们师徒究竟是什么人?”又一名修士喝问道。

几名修士纷纷按住了腰间的兵器,做出要动手的样子。

柳平丝毫不理会,只朝着那女子道:“承惠三十文钱。”

女子看看自己刚放在桌上感谢众修士的二十两黄金,又望向孩童伸过来的小手。

“三十文钱?只要三十文?”她问。

“是。”柳平道。

“罢了,我也不管究竟是怎么回事,三十文钱给你。”女子示意身边的丫鬟给钱。

柳平接了钱,转身朝回走去。

一时酒楼上处处皆是窃窃私语。

一个孩童拍了几下,就治好了女子;而那几名修士收了二十两黄金,却任由对方倒在自己面前,束手无策。

这事让人看不懂。

柳平刚走回座位上,他便听见那几名修士开口道:

“此妖人在此作乱,只怕我们一走,他们再生祸事,看来还需除恶务尽。”

几名修行者站起身来。

毕竟还是要有一个结果,否则自己这些人以后如何立足?

柳平身上忽然冒出一股杀意,又迅速消失。

老道叹了口气,说:“我今天状态不好,算卦老是出错,还请各位小友原谅一二。”

那几名修行者自以为得势,却不肯放过,大步逼上来。

柳平忽然开口道:

“师父你心中有太多慈悲,所以今日的卦算不准。”

“这几个人,难道非要按卦象显现的命数做?”老道问。

“天地不仁,大道无情,乃显众生平等。”柳平道。

他望向逼上来的几名修行者。

“光影术,微风术——都是小把戏,你们只为在人前威风才使出来,又喜贪图他人财物,心性如此,这辈子修行已经到头。”

“也罢,我且送你们一程。”

喜欢炼狱艺术家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