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小嫩嫩好紧好爽H 一前一后师父会坏掉的

老秦对此早有准备,从兜里掏出个口罩,扔给了小锅锅喊道:“快给你鱼哥戴上,我要扔神宵雷了!”

小锅锅也没见过口罩啊,懵逼的捡起来问我:“鱼哥,这玩意怎么戴?”

“把那两根绳挂在我耳朵上!”

小锅锅跳到了我肩膀上,费劲的给我戴口罩,老秦那个泰迪日的还没等小锅锅把口罩给我戴好,朝着恶鬼堆里猛地扔了两颗神宵雷,噗噗,两声,浓烟冒起,孤魂野鬼们都惊了,我感觉身边阴气席卷,眼前一片白雾弥漫,口罩压根就没戴上,呛的我闭上了眼睛,一个劲的咳嗽。

咳嗽了半天,感觉身上冰寒无比,阴冷阴冷的,睁开眼睛,就见我身前,身后,肩膀上,腿上,全都是孤魂野鬼,我被孤魂野鬼给淹没了,可都被逼成这样了,愣是没有一个孤魂野鬼朝要上我身的。

我愤怒的朝孤魂野鬼喊道:“上我身啊!上我身啊!”

鬼魂野鬼七嘴八舌的对我道:“不敢上,不敢上!”

老秦又扔了两颗神宵雷,孤魂野鬼都炸窝了,可还是没有上我身,紧接着祖师爷赶来了更多的孤魂野鬼,小小的符阵内孤魂野鬼成堆,仍然是没有什么卵用,就这么一直折腾,一直折腾到了天亮……

天一亮,老秦就把符阵收了,放走了孤魂野鬼,跟霜打了茄子一样的蔫吧了,看上去似乎还很委屈,我都快被气疯了,馊主意是你出的,遭罪的可是我,你特码还委屈个毛线?

让老秦解开了我身上的千金榨,我上去就给了老秦一脚,老秦一躲没踢着,愁眉苦脸的看着我道:“看来这个办法不管用。”

何止是不管用啊,简直是一点作用都没有,老秦愁眉苦脸,我的二百多个师父们也是愁眉苦脸,哥们都快被折腾的散架子了,身上很味,懒得搭理他们,钻进车里,找了个毛巾使劲的擦,却怎么也擦不掉身上的味道。

这一晚上把我冻的,披了一件羽绒服,把车子暖风也给打开了,哥们是又累又困,刚有点要迷糊,老秦和祖师爷们回车里了,祖师爷们进了小破庙,老秦兴致勃勃的对我道:“小鱼,有办法了,你这种情况,恶鬼是不敢冲撞你了,最好找个厉害点的妖精。”

找孤魂野鬼对付我也就算了,现在竟然还要找妖精对付我,我扭头看了一眼在车里睡觉的胡美丽对老秦道:“妖精还用找吗?让胡美丽上我啊!”

老秦摇头道:“美丽不行,你身上太味,她道行不够,得找一个阴气重的,强横一些的妖精,这种动物成精的都够呛,得是那种金石成精的,你

宝贝小嫩嫩好紧好爽H 一前一后师父会坏掉的 热门小说 第1张

要是不信,咱们可以去找一趟黄三姑,让她上你,对了,你说要是让黄四郎他们结个屁阵,对你一阵崩,能不能把你身上的任督二脉给崩开?”

我闭嘴了,我发现老秦的办法越来越损,他现在的办法还在我能理解的范畴之内,我要是提出意见,丫的就能往偏了带,我苦笑了声对老秦道:“就按你说的办法来吧,现在请你快开车,先去找个浴池,我洗个澡行不行?我特码都快臭了!”

哥们

宝贝小嫩嫩好紧好爽H 一前一后师父会坏掉的 热门小说 第2张

的确是快臭了,而且还冷,必须得去好好的泡一泡,老秦开车就走,等开到市区,已经是中午了,我都没吃饭,直接找了个浴池钻了进去,哥们实在是太狼狈了,先是冲洗了一番,然后泡在池子里昏昏欲睡。

从浴池里出来,天都黑了,老秦找地方吃饭,找了个小饭店,我发现没有了胡美丽和谢小娇,好奇问道:“小娇妹子和你家的骚狐狸呢?”

老秦一边点菜,一边懒洋洋道:“帮你找妖精去了。对了,你不在的这段时间,我们又帮你想了个办法,明天准备去避暑山庄逛逛,那里可是皇家园林,应该有镇守的怪兽,今天你好好休息就行了,放心吧小鱼,打通任督二脉的事交给哥们了,我保证给你办的妥妥当当的。”

老秦话说的豪迈,可我咋就觉得他那么不靠谱呢?我对老秦道:“老秦啊,咱们除了硬打硬撞的办法,有没有什么温柔点的办法?比如吃药,内力输送,灵气之类的,老是这么硬来,真的管用吗?我怕我承受不住啊。”

老秦严肃的对我道:“任督二脉药石之力根本达不到,否则也不会这么为难了,华佗祖师爷都没办法,这天底下谁还能有办法?”

老秦说的不是没有道理,任督二脉的确是不好打开,否则也不会折腾到现在,我沉默了,什么都没说,哥们现在的心情很复杂,有点不想打通任督二脉了,可又觉得万一能行呢?毕竟徐元可不是什么一般的孤魂野鬼,自己没点实力,难不成真要像小说里写的那样最后死在建木之下?

很复杂的心情,放弃吧,不甘心,不放弃吧,被折腾的欲仙欲死的,哥们也没多说什么,而是发狠,妈的只要不被折腾死,那就来,男人就得对自己狠一点……

吃完了饭,先是找了个偏僻的地方给祖师爷们上香,喂饱了祖师爷,又让老秦带着小锅锅去买吃的,我找了个宾馆定了房间,回到屋子里准备好好的睡一觉,哥们实在是这几天快被祖师爷和老秦折腾的要散架子了。

我刚躺在床上,谢小娇敲门,我打开房门,就见谢小娇手里拿着一本书,我好奇问道:“找到妖精了?”

谢小娇摇摇头道:“没找到,但我找到一个练武的老鬼,老鬼让我去他坟里挖一本书,书里有能打通任督二脉的办法。”

我看着谢小娇手里那本破破烂烂的书,连书皮都没有了,忍不住问道:“老鬼的话有可信度吗?”

“老鬼生前学武,家传的办法,虽然它没打通,但应该能用,我已经超度了老鬼,你试试呗,我挖了半天才挖出来,不试试怎么知道,我觉得书上的办法还是挺有道理的,来,咱们研究研究……”

那就研究吧,人家谢小娇为了哥们的事,到现在还没吃饭呢,一身汗的去挖坟,哥们还能拿人家的好心当成驴肝肺是咋地?

于是我和谢小娇就开始研究起来了这本破书,根据书里说的,有四种练习可以打通任督二脉,一是,叩首叩手法,二是,震动尾闾法,三是,壁虎爬行法,四是,踏步摇头法。

这四种办法那真是……老牛逼了,得摆姿势,那姿势老特码别扭了,尤其是壁虎爬行法,动作就完全按照壁虎来,四肢还不能用力,所有的爬行动作,主要主要是靠胸腹和腰的力量,却不可把意念集中在那里,而应集中在爬上。

要想象着此时你就是一只壁虎,自然放松像壁虎那样去摆动肢体就可以了。所有壁虎的动作都要有,因为你就是一只壁虎。爬时大腿内侧和上肢内侧以及胸腹部都会直接接触地板……

之所以介绍这个办法,是因为在这四种办法里面,壁虎爬行法是最简单的,谢小娇的意思是让我从最简单的步骤学起,然后哥们就开始学壁虎在地上爬……谢小娇一边看书,一边琢磨,一边指点我。

说实在的,哥们真是学的很认真,也真的想打通任督二脉,不想被妖精附身,一次次的被折腾,可这办法看上去容易,学起来却挺难,虽然哥们不是老胳膊老腿,还算年轻,但毕竟不是从小练武,身体没啥柔软度,所以有些动作就做的很困难。

谢小娇见我学的慢,开始还很耐心,后来就没耐心了,开始讽刺起来我了,说我是个笨蛋,小法师中的耻辱,哥们都忍了,因为我知道她是好心,努力练习了半天,我觉得我没成为壁虎,快特码成蛆了,在地上蛄蛹来,蛄蛹去……

谢小娇黑着脸看我蛄蛹来蛄蛹去,终于是忍不住了,对我喊道:“你怎么那么笨,你的两条腿就不能在打开一点吗?”

哥们胯部肘子都快折了,都快扯着蛋了,还怎么打开?我委屈的朝谢小娇道:“我已经尽力了,你骂我也没用啊,你有点耐心行不行?你越骂我,我越紧张……”

谢小娇深吸了口气,又深吸了口气,强忍着怒气对我道:“我给你示范一遍,你看仔细了啊。”

谢小娇说示范就示范,往地上一趴,哎,你别说,哥们做不到的,人家谢小娇轻轻松松就完成了,特别的像是一只大壁虎,可她是练舞蹈的啊,对她来说动作难度不大,对哥们来说就费劲了,谢小娇示范了下,没有爬起来,而是对我道:“看清楚了吧,跟着我爬,努努力……”

那就跟着她爬吧,没爬了几下,老秦拎着小锅锅推门进来了,一进来看到我和谢小娇的古怪姿势,楞了下,然后惊喜的喊道:“卧槽,你俩玩的很刺激啊,这是什么姿势啊,快教教我,我待会跟胡美丽玩去……”

喜欢我给孟婆当小弟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