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着她两个硕大的乳峰 涨精装满肚子上学体育课

“你说小坤哥到底上去拿什么了?”

江墨凑过来问道。

“不知道。”

我摇摇头说道。

铺子里面每个人都有压箱底的东西,但是谁也没有互相问过。

“应该是他师傅留下的一些东西。”

王永富走过来说道。

这几天我很少看见王永富和马洪,不知道两个人在忙什么,天天神经兮兮的。

一时间所有人的好奇都被陈天坤吸引了过去。

很快陈天坤就从楼上走了下来。

陈天坤手里拿着一个黑色包裹,走向我们。

“让你们看看我的压箱底宝贝。”

陈天坤罕见的有些炫耀的意思。

“小坤哥别卖关子了,快让我们看看吧。”

江墨着急的催促道。

陈天坤也不卖关子,打开了那个包裹。

里面是一块块的猪皮,上面纹着一块块刺青。

有天使,十字架,圣母等等的图案。

“这是我师傅根据西方传说制作的阴阳绣,可以对付西方鬼物。”

陈天坤跟我们解释道。

我们闻言皆是大惊,这陈天坤师傅的实力有些难以想象啊。

众所周知阴阳刺青都是一代代积累,某一位天赋异禀的人来灵感了可以创作一副。

但是陈天坤的师傅居然可以一个人创作出这么多,可以说真的是天纵之才了。

“别把我师傅想得那么厉害,这是前辈们早就有的想法,只不过在我师傅这实现了而已。”

陈天坤跟我们解释。

我们闻言也没有觉得他师傅弱,这种人绝对是一代天骄,只是为什么关于他的传说如此之少?

“牛啊,小坤哥,这次稳了。”

王休仁在一边附和着。

我也放心了些许,这次行动我虽然不能参加,但是我也有些紧张。

我和这些兄弟们这段时间也算是出生入死了,我不希望有任何一人出事。

至于我为什么这么听话,则是因为我感觉到老一辈的人似乎在谋划什么。

而我现在的实力不够,也只能够听从他们的安排。

就这样我们一直等到了傍晚,终于来人接走了他们,而我和王永富则是留守在了店里。

我给祖师爷续上香火,祈求祖师爷保佑出去的人。

“小川有些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王永富一脸纠结的说道。

“有什么就说,你跟我还客气什么!”

我毫不犹豫地回答。

“我觉得你对于他们那些人来说暴露的太多了。就是……”

王永富没有说完,但是我理解了,他在说我对于陈天坤等人有些过于信任了。

但是摇了摇头说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这些人都是可以信任的,他们都有着或多或少的秘密。

我们没有必要深究,现在知道的多了反而没有好处,只会徒增烦恼。”

王永富听完也知道我心意已决,不再劝我了。

“不过你这次回来怎么总神神秘秘的,好几天都不一定能见你的人影。”

我好奇地问道。

“别问了,到时候给你一个惊喜。”

王永富一脸神迷的说道。

“还惊喜,不是惊吓就行了。”

我没好气地说道。

这时候一个年轻人走到了我的店门口。

“这里是有一位叫做陈小川的人吧?”

我闻言立即回道:“我就是。”

“哦,那就好,这是你定的报纸,你看一下。”

我伸手接了过来。

不禁好奇这是怎么回事,我们几个人里面可没有爱读报纸的人。

“请问……”

我还没说完那报童就已经走远了。

“咱们这有人定报纸?”

王永富探过头问道。

我摇了摇头。

王永富立即变得严肃,以极小地动作拦住了我拆开报纸。

我心领神会,停下了看报,然后回到了屋子里面。

我又和王永富扯了一会儿有的没的然后上了楼。

上楼之后我打开报纸,里面赫然有着一封信。

“小川,见字如见人,我最近发现了一些新的线索,我似乎要搞明白你爷爷要干什么了,也知道了我们现在的敌人究竟是谁。

但是我现在还没有他们的具体行踪,所以我还要继续调查,对了行事要小心,你已经被人盯上了。

不用过于紧张,他们应该不会动你,你只要和往常一样就可以了。

对了我知道了阴阳术的最终篇在昆仑山了,但是你现在不要过去,等到你现在学的东西大成了再去也不迟。

好了,等我下次回去再给你讲我的发现。”

我看完信以后知道这是黄占山写的。

只是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样的境遇,这信的字迹十分潦草,一看就是十分着急的情况下写下的。

这信写得云里雾里的,但是我知道我的猜测没有错。

老一辈人在下一盘什么大棋。

我自我觉得我的实力还算不错,怎么他们还不肯透露一些事情给我。

随着最近事情的增多,我的修为也在突飞猛进,每日对于阴阳术的理解也都在加深。

我可以肯定我现在距离阴阳神官已经不远了。

“怎么样?”

王永富走上来问我。

我把事情跟他说

含着她两个硕大的乳峰 涨精装满肚子上学体育课 热门小说 第1张

了一遍。

王永富极为认真地问我:“你现在什么修为?”

“距离阴阳神官还差一点。”

我如实地回答。

“怎么能还差一点呢,按理说不应该啊。”

王永富自言自语的说道。

“什么不应该?”

我问道。

看来王永富也是知道一些事情的,只是他一直没有跟我说。

也不知道他是去外学习知道的,还是之前就了解过。

“没什么。”

王永富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连连摆手说道。

“你就说吧,我现在也能够自保,而且身边还有你们,你还不放心吗?”

我知道不让我知道是为我好,我本来不想多问。

但是那种别人都知道,只有你被蒙在鼓里的感觉让人太难受了。

于是我还是问了出来

“你让我想想应不应该现在告诉你。”

说完王永富就思索了起来。

后来王永富甚至掐指推算了起来。

过了半天王永富也没有说话,只是眉头紧皱。

“奇怪,你即便是三缺五弊,但是我就在你面前不应该算不出来啊!”

我闻言一惊,也掐指算了起来。

我知道推算自己是玄门大忌,但是现在我不得不试一试。

……

喜欢阴阳大神官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