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妇乳肉豪妇荡乳全文阅读 宝贝小嫩嫩好紧好爽H

“别老一惊一乍的!又怎么了!?”

大战在即,就怕有人惑乱军心,那报信弟子莽莽撞撞地进帐当众扯嗓子喊‘外面,外面’的还说不出个所以然来,郎季高气坏了,恨不得一掌立毙当场。

“那边……”

“哎呀你躲开!”抬脚将报信弟子踢得在地上乱滚,他飞出帐外,顺着手指方向,看向北方天空……

“这是……”

他愣住,跟他出来的手下都愣了,外面的离火门人早已愣了……

不是最担心的楚家偷袭,但……

所有人都张口结舌,默默的看,包括郎季高自己。

一道无比巨大的黑色水柱,在器符城和黑河坊之间的死亡沼泽冲天而起,奇诡雄伟,不类潮水,更若险峰,自家军帐可是立在北烈山外,离死亡沼泽南岸甚远,可仍能感觉到这道水柱无穷无尽的迫力,仿佛……仿佛事起咫尺之前!

迫力?对!就是迫力!

那水柱不知为何,竟有微微化神威压,从顶部覆压而来,光明、纯粹、大道苍黄……

和那发源之地,死亡沼泽格格不入……

郎季高等人兴不起别的心思,将脑袋越仰越高,一直仰望到它似要刺破天幕,驾云而去……

忽然……

“不好!”

场中郎季高功力最高、目光最利,他首先察觉到那道连接天地的黑色水桥突有崩解之像,立刻醒觉惊呼,“阵起!”他在惊吼声中用了些喝醒的法门,“暂以自保为要!”

什么大战将起,在此种诡异莫名的天地伟力面前,低阶修士和凡人一样,都是蝼蚁!

“快!快快!”

幸好身边都是门中精干之辈,立刻在他驱使下四散行动起来,离火大阵的红色光芒很快升腾笼罩。

也幸好那黑色水柱似无害人之意,在罡风之下划了道弧线,头部调转向西方,开始坠落。

“北冥有鱼……”

虚惊一场,大家稍放下了心,一名离火金丹喃喃问道,“这是不是传说中的那只墨蛟啊?”

那水柱在空中完成了一道虹桥形状,尾部刚离,头部就已重新一头扎下,激起死亡沼泽巨大的黑色浪花。

确实像蛟龙或者鲸,鲲等超级水生巨物的形态,所以这名金丹才有此一问。

“不像活物……”

郎季高摇头,话音未落,‘轰!’那边落水的轰鸣声才迟迟传来,隔这么老远,仍能听到巨大的闷雷之声,“速与古熔联络!”

人在器符城的古熔距离墨蛟更近,这边刚想联络,那边报平安的讯号已经发来了。

在这之后,才是死亡沼泽那独有的恶臭随着微风缓缓铺陈到大阵近前。

“墨蛟……全知神宫……”

而齐休自然能确定,即使思过山离得更远,他看得不太真切,但才在那处空间见识过这两样物事和时光倒流的幻象,不可能认错。

只是所谓的墨蛟躯体从黑气变成了死沼水而已。

当时这全知神宫和三千多年前的‘墨蛟’发生了玄之又玄的联系后一道离开,没想到竟然在此时亮相了,还闹出这么大动静!

全知神宫此等秘宝,当年自主脱出碧湖秘境时就有楚神苍等无数强力金丹甚至元婴修士追逐寻找,这次公然现世,说不定会引起远近大佬争夺,或者说,已经被人收服了?看这样子确实好像行动有所章法……

他不知道了,这俩玩意和自己有过纠葛,不知道是福是祸……

至少……伴随楚秦多年的那颗黑河珠,现在应该仍在全知神宫里吧?

自己带去了黑河珠,引动了全知神宫,全程几乎一点不漏的旁观了那处空间裂缝三千多年来发生过的所有事……

如果全知神宫又对别人‘重映’一遍呢?那自己和楚家的很多秘密岂不是……

或者,灵木、离火早有准备,这就是他们贸然发起战争的原因?

齐休越想越多,飞速衡量种种前因后果,种种后续可能。

“老齐,难道你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身旁的熊十四收回目光,注意到了正眉头深锁,若有所思死盯着北边的楚秦盟主。

“我哪有这本事。”齐休摇头敷衍。

“哇!”

此时那‘墨蛟’再次腾起,笔直跃向天空,宛如巨鲸出水,这可是一辈子难遇的奇景,军阵中的各家年轻弟子们纷纷发出惊呼和赞叹。

“那……我们怎么办?”秦长风来问。

“依然不动,先看看再说。”

心神被摄的齐休才想起来自家还有场仗要打,再度摇头,“现在更不是往北走的时机了。”

“这……老齐啊……”

熊家的北烈山老巢还被离火联军围着呢,熊十四一直想催促进兵,但齐休多年积威之下,他好不容易借这个突发事件的由头凑到近前,“说不定离火联军会被这东西妨碍,机不可失……”他指向‘墨蛟’。

“你知道这东西是什么么?就机不可失!?”齐休回头瞪他一眼。

熊十四只好乖乖住口。

“给南城发讯号,我看这东西在往他家那边去。”齐休命令秦长风。

“是!”秦长风领命。

齐休感应了下军阵中陪自己进过空间裂缝,见识过全知神宫的虢豹和祁默安两人,距离太远,筑基修为的他们应该感应不到藏在墨蛟头部的全知神宫,当时他们又看不到墨蛟,稍稍放下了心。

墨蛟和全知神宫确实在往南楚门方向,也就是西边去,反复入水,出水,就像只巨鲸在死亡沼泽中跳跃穿梭,如此瑰丽的奇景,自然也落到了南楚门众人的眼中。

“越来越近了……”

距离越近,元婴修为的楚问看得也越清楚,他不光看到了墨蛟,感应到了全知神宫,还看到了墨蛟头部始终飞着的一柄飞剑,以及从死亡沼泽周边各处飞过去的金丹、元婴修士,许多遁光、飞剑光芒在墨蛟周围若隐若现。

其中有些元婴的气息他很熟悉,大概能猜出跟脚,更多的,是不知什么时候就藏在周边的远方修士。

那些金丹很快感应到了这不是他们能参与的局,墨蛟几个起落之间,不少剑光、遁光又从墨蛟庞大的身躯周边四散逃开。

宵小走后,立时就有元婴修士开始交手,大道真意在空中碰撞、拼击的光芒在夜空中偶尔闪烁,应只是试探性的,但也够了,然后开始有只知不敌的元婴修士遁开。

说不定就有类似楚神苍,从碧湖秘境后就一直追逐、调查这件异宝几十年仍不肯放弃的狠人……

楚问回头看了眼已经排好阵势,打算穿过死亡沼泽往南的三楚军阵,数千金丹、筑基、练气修士排成的煌煌之阵,眼看就要过去和离火联军厮杀,可落在争夺墨蛟和全知神宫的这些大能眼中……也许两边的实力都很可笑吧?

他能感觉到,仍不肯放弃的元婴任一个修为、争斗手段恐怕都在自己之上。

“起阵,谨守门户!”他命令。

‘轰!轰!轰!’墨蛟不停出水入水,黑色虹桥方向和每一步的距离都无任何变化,还真的朝南楚门方向来了。

准确点说,是朝南楚门南边的死亡沼泽区域来了。

随着墨蛟越来越近,黑色水柱落在眼中也越来越巨大,无尽的轰鸣和恶臭也越来越明显。

“嗯?”

阵法自有楚家专人操持,楚问从不细管,他眉头忽然一皱,一闪身,抱剑飞出阵中,在军阵上空昂然而立,“道友何必鬼鬼祟祟的!”

“哈哈哈!”

一名看不出宗门来历的元婴老修大笑着凭空出现在远处,他横移一步,收起一杆用来遮掩身形的不知名小旗法器,“远来小心,非是有意,还请道友勿怪!”

“好说,海楚楚问!”

楚问朝他一拱手,“我看道友面生得很,不知……”

“哈哈哈!”元婴老修在中期境界,至少面上修为比楚问要高,敢摸到、能摸到大阵近处就说明有所凭依,“都是为了异宝到此的人,就不必打听各自跟脚了吧?”

“非也。”

楚问回:“我对此宝物并无意图,如果道友是为它而来的,那么请便就是。”

“噢?”

元婴老修笑了,似乎不太相信,在半空中指指下方军阵,“楚小友何必如此小心,你实力不错,我俩联手如何,到时……”

看来是寻求合作的,应该是误会三楚联军是为全知神宫准备的了,这么一说,元婴老修确实是个‘外乡人’,“抱歉,我乃此地主人,布下阵势,仅为闭关自守而已!”楚红裳仍在南楚城恢复肉身,楚神通回楚云峰养伤了,南楚门这边的担子楚问也只能独力挑起来,他做了个‘请’的手势,“至于夺宝……本门无甚兴趣!只要不去本阵后方,那就请便!”

他懒得解释要和死亡沼泽对面的敌人开战那许多,硬邦邦的再次拒绝。

“噢?”

元婴老修看向他,又看向在外海历练过的三楚那坚实的修士军阵,神色变得阴晴不定起来,正打算开口,忽然扭头看向更北方。

齐南城方向,一条青木巨龙虚影已然出现。

“南宫木!”元婴老修倒是做过距离此地最近的化神的功课,惊呼一声,祭出小旗瞬间消息得无影无踪。

这早已不是自己能参与的事了,楚问也飞回阵中。

“哈哈哈!”

南宫木一出现,飞在墨蛟头里的那柄飞剑上,另一道化神威压陡然闪开,伴随着爽朗的大笑声,传至极远。

竟也是个化神!

“青莲剑宗!聂疯子!”在外海,楚问听过这位参与剿灭小魔渊的化神说话,绝对错不了!

那刚才大家在争什么,所有觊觎异宝的元婴修士都没料到前面那位飞剑上的修士竟是化神大佬在藏头露尾!一时间各施手段,轰然四散!

青莲剑宗才绝对的正道门派,但没人敢拿命赌!

而且两位化神已现身,这宝贝肯定没自己的份了!

南宫木的选择也和这些元婴一样,他当然能感应到是聂疯子在搞事,但他也有自知之明,反正打不过对方,便只在齐南城上空呆着,远远监视。

能打过的……

青木之龙扭头看向北方的齐云山。

千丈巨人虚影再现,一步跨过,就到近前!

齐云天地峰来了!

“阿弥陀佛!”南林寺枯荣和尚也是瞬息即到,这次他没再畏惧这个‘师兄’,双手合什宣了一声佛号,身形也暴涨无数倍,堪堪挡住巨人虚影去路。

“嗯?”

天地峰似乎有些意外,千丈巨人虚影微微皱眉,向枯荣递出一掌。

‘轰!’

一道雷霆般巨震,二人毫无花假地拼了一记,如神邸陨落般的末世气息四散而开,所及一切,统统毁灭!

而此交手之处,正正好就离楚家军阵头顶不远!

“完了!”意志坚强如楚问,此时也是面如死灰,这是化神交手,不可能不殃及池鱼!他无心窥探那等伟力碰撞的天机,满脑子为家族这几千修士,无数凡俗的生命而哀叹……

不过,他心灰意冷得太早了。

天地峰那千丈虚影看向被一掌击飞,电射回南林寺的枯荣,另一只手随意一捞,竟然赶在了震波抵达之前,将传向地面的所有力量全数拂去!

楚问心中升起好像有神在世间擦去了些什么东西的感觉,睁眼一看,自家修士和凡俗世界都好端端,活生生地!

几千双眼睛正茫然地看着自己,化神太快!元婴以下的他们完全没看清刚刚发生过什么!

“楚问谢过老祖!”劫后余生,他不由狂喜抬头,朗声道谢。

天地峰却早已扑向聂疯子,只给了他一个千丈巨人的背影。

“哈哈哈!”

聂疯子继续大笑,一道令人生不起抗拒之心的剑光向巨人电射而来。

巨人一掌横拍,将化神这柄顶级飞剑拍得无影无踪。

“哈哈哈!”

聂疯子似乎并不着恼,面带嘲弄地瞥了眼巨人虚影,又朝那墨蛟和神宫扬了扬手中提着的一颗人头,然后笔直坠入死亡沼泽之中,墨蛟和神宫依然跟着去了。

巨人另一只手五指化爪,紧随其后向死亡沼泽中抓去。

“咦?”

也不知抓到没有,巨人又发出一声轻咦,舍了这边,转而向更南方扑去。

“贾长庚!长庚老兄!”

君旋山

艳妇乳肉豪妇荡乳全文阅读 宝贝小嫩嫩好紧好爽H 热门小说 第1张

内,黄沙帝君对同样在大笑不已的贾长庚怒吼质问:“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怎么骗过他的!?”

“哈哈哈!”

贾长庚不答,只是不停仰天长笑。

“教我!教我!求求你!”黄沙帝君变脸倒是快,转而疯狂哀求起来,“教我!快……”

他突然住口,尖嘴猴腮浮现出恐惧之色,身形一缩,化回那黄狐狸真身,也不再管贾长庚了,一闪便去地底宫殿的角落里蜷缩起来。

“哈哈哈!”

黄沙帝君那空荡荡的长袍刚落地,巨人虚影也毫无阻碍地穿了进来,轻松一把捏住仍在大笑的贾长庚。

贾长庚在巨掌之中,身体竟逐渐失去生机,几个呼吸之间,肤发血色皆无,竟变成了一具黑乎乎的尸傀!

巨人终于色变!

“呼呼呼……”

黄沙帝君四足并用从角落里又跑回来,吭哧吭哧摇着尾巴在盯着手中尸傀沉吟不语的巨人脚边兜圈子乱窜,不时还伸出舌头舔巨人的脚面,极尽谄媚讨好。

“刚发生了什么?”秦长风和熊十四等人也都一脸茫然。

“不知道。”

齐休回头看了眼自家领地里的君旋山,摇头只做不知。

喜欢修真门派掌门路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