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教室里强奷班花H文 学霸X校霸(含试管)WRITE

“龙馐宴,果然名不虚传呐!”

天盟商会左侧分楼,乃是天冥号上天盟商会分会名下一处颇具盛名的酒楼,想要在这里消费,还不是光有仙石就行的。

必须是在天盟商会享有贵宾级别待遇的客人,才能够在此处用膳。

而在酒楼顶层的位置,临海而望,不仅能够品珍馐美味,还可以往海景一览无遗。

倒是有帝王一般尊崇的享受。

而这龙馐宴,乃是以星辰之海深海特有的帝王珍龙鲟最肥美的鱼尾部分一点点最筋道,最爽滑的肉质,肉质鲜嫩,爽滑可口。

而要烹制出这样一整桌美味的龙馐宴,光是宰杀的深海帝王珍龙鲟,就至少得数百甚至上千条之多。

每一口都是极品,每一片都是绝味。

闻之叫人食指大动,更是在顶级大厨的料理下,薄如蝉翼,入口即化,配合辅佐的汤料,馅泥,简直就是一场饕餮盛宴。

即便是凌峰这样深得修罗厨圣真传,自身手艺虽不说登峰造极,但也颇具火候的老饕,口味也算是比较挑剔的了,但是在品尝到龙馐宴的一瞬间,还是被这种美味所俘获。

“呵呵呵……”

那秦总管陪同在侧,满脸堆笑道:“这龙馐宴,因为每一桌都需要宰杀大量的深海帝王珍龙鲟,因此,每一季都只有这么寥寥三两桌罢了,想要品尝到这样的美味,恐怕得提前几年预定才行。”

顿了顿,秦总管才又笑盈盈道:“也只有像是凌公子您这样尊贵的客人,才可以动用临时名额,品尝此等美味。”

凌峰将足足一十八枚北辰之晶,以底价和天盟商会进行交易,给天盟商会带来的利润,何止数十亿仙石?

因此,能够享受到这样的待遇,也不足为奇。

因为顶楼的这个雅间,属于半开放式的,所以下面几层的食客,都能够看到凌峰他们品尝龙馐宴的场景。

一时间,无数羡慕嫉妒,乃至是渴望的目光,纷纷投来。

龙馐宴的香气,几乎是十里飘香,下面那些食客一个个馋的直流口水,却也只能眼巴巴在下面看着,闻一闻香气,也足够提神醒脑了。

“可恶!”

在下方大厅处,有一老一少坐在角落位子,其中较为年轻的一名,目光死死盯住楼上雅座,目光之中,充斥着熊熊的怒火。

“那个狗杂种,他凭什么?”

程天奇浑身气得直哆嗦,自己是程家大少,是嫡系长子,而程天墉,他是个什么东西?

他也配在上面享用龙馐宴?

“天奇,小不忍则乱大谋。”

程誉淳朝程天奇微微摇了摇头,“晚上的拍卖会才是最重要的,不要逞一时之气。”

程天奇听罢,这才深吸一口气,稍稍冷静几分,垂下脑袋,不再看向楼上。

只不过,他心中压抑的不甘之火,却是越燃越旺,越烧越凶。

程誉淳摇了摇头,压低声音道:“天奇,你切记,小不忍则乱大谋,成大事者,必须要能忍人所不能忍,不可急躁,喜怒不形于色。那程天墉,不足为虑,我们也不可在此时节外生枝。只要顺利除掉程誉恭那个蠢货,程家,还不是在我们父子手里?”

程天奇一声不吭,默默点了点头,似乎对程誉淳的说法,并无任何的异议。

父子?

而这番话,却是一字不落,全都落在了凌峰的耳中。

他可是时时刻刻都还在监视着这叔侄二人的一举一动,哪怕在美味面前,也依旧能够分心二用。

谁知道,居然让他听到了这样一个惊人的大秘密。

这叔侄二人,却竟然是父子?

什么意思?

也就是说,程天墉那便宜老子,头顶上多了一抹翠绿?

好家伙,还真是生活要想过得去,头上还得带点绿啊。

不过看起来,这俩龌龊“父子”,还准备要干掉程誉恭(也就是程天墉的生父)。

真是丧心病狂啊!

说起来,当初程天墉之所以会被打断手脚,赶出程家,是因为被发现躺在程天墉父亲新纳的小妾的床上,就相当于绿了自己的老子,所以才会有此一劫。

但是很显然,经过凌峰这几年和程天墉的接触,知道程天墉虽然看起来下流了点,但是应该干不出这样的事。

他必然是被人栽赃的。

而这个二叔,既然能够绿了自己的大哥,还丧心病狂的想要除掉程誉恭,恐怕之前程天墉的事情,也和他脱不开干系啊!

破案了!

彻底破案了!

凌峰可算是想明白了其中的关键,看样子,可以还程天墉一个清白了。

“哼哼,这样看来,程兄那个便宜老子,才是真正的糊涂蛋啊。”

凌峰摇头笑了笑,本来这事和自己其实也没什么关系,他对程誉恭那个老东西也没有半点好感。

当初可就是程誉恭那家伙,给程天奇出头,差点要了他半条小名。

就算他被程天奇这俩个败类暗算了,死在大街上,凌峰也只会拍手叫好,这种老糊涂,活该死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他也是程天墉的生父。

还是应该让程天墉自己来决定的好。

“程兄……”

凌峰深吸一口气,组织了一下语言后,这才又道:“有个事……罢了……”

凌峰摇了摇头,还是等私底下再说吧,毕竟也是家丑不可外扬。

就在此时,就听一声娇喝,从远处传来,接着,一道炽白色的雷霆,仿佛从天外降落。

“凌峰!还有程天墉!你们这两个下流无耻败类乌龟王八蛋!”

“糟糕!”

骂声传来,凌峰和程天墉对视一眼,脖子猛地一缩。

想起来了,可算是想起来之前好像忘了点啥了。

是忘了个大活人呐!

“我去,怎么把这个活祖宗给忘了!”

程天墉眼皮直跳,求助的看向凌峰。“凌兄,这姑奶奶,可只有你才能搞定了。”

凌峰嘴角亦是一阵抽搐,以萧纤绫那胡搅蛮缠的性子,再加上这次可是他理亏在先,怕是要完蛋。

“放肆,竟敢在我天盟商会撒野

在教室里强奷班花H文 学霸X校霸(含试管)WRITE 热门小说 第1张

!”

倒是秦总管立刻拍案而起,有人胆敢辱骂他的财神爷,这还得了?

一时间,嗖嗖嗖十几道光影,有十几名高手从各处飞出,要将萧纤绫擒下。

“误会了!”

凌峰连忙制止了秦总管,“是自己人。”

“啊?”

秦总管一愣,吓了一跳,连忙让人退下。

下一刻,凌峰飞身而出,远远地就挤出一副笑脸,“萧师姐,这不是我们萧师姐吗,怎么气成这样了?”

“凌峰!”

萧纤绫恨得牙痒痒,死死瞪住凌峰,“你还有脸说?本姑奶奶在那酒楼等了你们好几个时辰,板凳都要坐穿了,你们人呢???人呢???”

“消消气,呵……消消气……”

“少给我嬉皮笑脸的!”

萧纤绫越说越气,“那些个店小二,都把本小姐当成吃霸王餐的了!本姑奶奶这辈子,还从来没有被人这么看扁过!”

“好大的胆子,那些个店小二,有点眼力见嘛!”

凌峰连忙试图转移怒火,“我这就去帮你把那破店给砸了!”

“要砸先把你砸了!”

萧纤绫怒气冲冲的瞪着凌峰,咬牙切齿道:“你个下流无耻乌龟王八蛋,咦?”

忽地,萧纤绫似乎是嗅到了一股香气扑鼻而来,面色顿时一变,“什么东西,那么香?

在教室里强奷班花H文 学霸X校霸(含试管)WRITE 热门小说 第2张

“对对!”

凌峰顿时反应过来,“我这正准备去找你的!那家小破店,怎么配得上萧师姐你呢,这是天冥号上最有名的龙馐宴,我可是特意给师姐您预订的!走,尝尝去!”

“真的?”

萧纤绫将信将疑的看了凌峰一眼。

“天地良心呐,我对师姐你的心,你还不知道么?”

凌峰一脸耿直,信誓旦旦。

“你……你瞎说什么呢!”

萧纤绫俏脸微微一红,没好气的瞪了凌峰一眼,剑拔弩张的气势,这才稍稍消散几分,“算你还有点良心。”

“那可不!”

凌峰嘿嘿一笑,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自己这么低的姿态,可算是糊弄过去了。

不然,这姑奶奶还不知道搞出什么乱子来。

“师姐,师姐你可来了!师姐请坐!”

程天墉也是个人精,立马给萧纤绫拉出一张凳子,又是端茶又是倒水,点头哈腰,“我和凌兄可是找遍了整座天冥号,可算是找到了能够配得上您的气质还有身份的美食,之前那家,算个球!”

连番彩虹屁吹下来,萧纤绫这才停住了怒火,看着整桌子的美食,虽然馋的口水直流,可是之前吃得太多,肚子都有点儿隐隐作痛。

“师姐,您吃啊!这可是最有名的龙馐宴,极品美味呐!”

程天墉屁颠儿给萧纤绫递上筷子。

萧纤绫咽了口口水,接过筷子拨弄了几下,越看越馋,可是还没开吃呢,就先打了个饱嗝。

“嗝~”

萧纤绫一阵窘迫,连忙捂住了嘴巴,却一口气吸不住肚子,圆鼓鼓的小肚皮,一下子就像是气球一般鼓了起来。

凌峰眼尖,瞄了一眼萧纤绫的小腹,忍不住惊呼起来,“我的天,师姐,是谁把你的肚子搞大了啊?这也太快了吧!起码五个月了吧?”

“去死啊!”

萧纤绫一掌拍出,爆发出来的力量,居然把凌峰直接给震飞出去。

“老娘不吃了!”

萧纤绫当场掀桌,直接扬长而去,留下程天墉和那秦管事,在风中凌乱。

喜欢混沌天帝诀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