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炕上和岳偷倩 涨精装满肚子上学体育课

中午过十二点,抵达百宁医院的言非凡,先是简单的吃了一个午饭。

随后,他与早就来到这里的张润研究员一起,为百宁医院老院长、张润的前妻,还有赵雨希的表演课老师,做了穿刺送药。

下午近两点,言非凡、张润,还有百宁医院现任院长余佑海,就三方之间的合作,做了第一次面对面的沟通。

之前,就肿瘤康养中心,还有穿刺送药的智能手术机器人实现化等合作,都是言自若和姜杰律师代表言非凡与百宁医院、百宁医疗科技在商讨。

双方就合作条件,已接近达成一致。

今天,借着言非凡这次来京城的机会,三方第一次坐下来,做合作上的谈判。

随着三方交谈的深入,言非凡的眉头,是不由自主的微微皱起。

他也觉得,张润的要价太高了一些。

百宁这边希望张润能够公开抗癌中成药的药方,以余家在中医领域的雄厚实力,双方合作对药方做进一步的改进和提高。

张润提出,一个亿的药方公开费。

同时,无论药方在余家手中做多大的改进,药方所有权和权益仍归他一人所有。

此药,也可以交由百宁制药公司进行批量生产,但是张润拥有药品的定价决定权,而且销售价的六成,归他所有。

关于穿刺送药的智能手术机器人实现化,张润不要分成,直接要一个亿的技术买断费。

这几个条件,言非凡都觉得有些过分,感觉就像是逮住大户,一口吃成胖子。

言非凡在这次合作中,更多的是抱有公益之心,想让这种晚期癌症的治疗方法普及开来,让更多的癌症患者能够承担得起。

他的主要合作条件是,百宁负责合作期间所有的交通和食宿费用。

双方的合作期间,每医治一名癌症患者,外加提供相应的肿瘤图,穿刺送药路径图,固定费用一万。

智能手术机器人成功把穿刺送药实用化之后,每卖出一套穿刺送药智能处理软件,提成六个点。

当然,这么一套能够加载升级在手术机器人控制系统中的特定手术处理软件,价格也是不菲,都是几百万起步。

如果卖出去的数量足够多,超上千套,言非凡最终的获利也是相当可观的。

或许,不比张润一个亿的买断费要少。

但是,一口就要一个亿的买断费,和言非凡这六个点的提成比起来,总让人觉得,张润是在狮子大开口。

不过,张润自己认为,这已经是非常良心的报价了。

国外针对某种疾病,某种癌症,研发的基因药物、靶向药,动辄就是几个亿,几十个亿的研发投入。

他根据古方研发出的这种抗癌中成药,对很多晚期癌症具有普遍适用性。

张润表示只要一个亿的药方公开费,不仅是良心价,还是跌到地下室的吐血价格。

言非凡虽然不怎么认可他这套说辞,但是见余佑海没什么表示,也就没多嘴。

毕竟,出钱的是百宁集团。

出血的他们都没有异议,言非凡也就不多事影响他们已经达成的一致意见。

“咳,咳,我还有一个小小的要求,更应该是请求……”

张润看看余佑海,然后把目光投到言非凡身上,轻声道:“我前妻最大的心愿,就是能看到儿子明年高考,顺利的升入大学。”

“想必你们多少清楚一些,苏省高考竞争是非常激烈的,重点大学的录取率不高,不说各省第一,排名前三肯定没问题。”

“我毕业于滨海大学医学院,也希望儿子能够考入我的母校。”

“滨海大学作为全国最知名的几所大学之一,其在苏省的录

大炕上和岳偷倩 涨精装满肚子上学体育课 热门小说 第1张

取分数线,是高之又高。”

张润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余院长、言医生,以你们的身份和交往,应该能从滨海大学那里要来一个照顾名额吧?”

“这个……”

余佑海有些为难的说:“医院和大学招生可是两个不同的系统。”

“滨海大学的层次又那么高,这件事至少要联系到常务副校长那一层次,又有相当深厚的关系,才有可能获得通融。”

停顿一下,他又问道:“张研究员,你儿子的学习成绩如何?”

张润有些讪讪的说:“我这个儿子本来的学习成绩是不错的,考上一本很有把握。”

“只是,你们也清楚,他妈妈得了这样的病,肯定会对他的学习造成重大影响。”

张润再次看向言非凡,说:“言医生,你可是滨

大炕上和岳偷倩 涨精装满肚子上学体育课 热门小说 第2张

海大学的骄傲。”

“我还知道,你深受军方器重,滨海大学院士小区的那套别墅,就来自军方的奖励。”

“言医生,你肯定有门路的吧?”

坦白说,言非凡对张润的这个请求不太感冒,尤其是他说出他儿子的学习成绩,不咋地之时。

什么一本有把握,再打一下折扣,最多二三本的水平。

如今又受他母亲生病的影响,估计考上好一点的专科学校,都困难了。

就这个水平,还想上滨海大学?

言非凡可不想让自己的推荐,在别人那里大打折扣。

他也是一脸为难的说:“张研究员,有一个内情,你肯定不清楚,就是因为院士小区的这套别墅,我把滨海大学的领导层都得罪了一个遍。”

在张润,还有余佑海的探究中,言非凡把发生在别墅上的事情,简略讲了一遍。

“军方的上门责问,让那几位校领导都没了面子,那位出头的校长助理还因此没了位置,调离了学校。”

言非凡轻叹道:“张研究员,这种事情,本就不合规矩,有这个过节在先,我出面很可能会适得其反的。”

张润有所恍然的点点头,沉吟起来。

片刻后,他又轻笑起来,说:“能让堂堂滨海大学的一众校领导低头,可见言医生你的关系,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深厚无比啊。”

“我可是清楚,越是名校,越是有一定数量的照顾生。”

“我国就是一个人情世故社会,哪个领导没有一两个穷亲戚呢。”

张润笑呵呵的说:“言医生、余院长,我那个不成器的儿子上滨海大学这件事,就全权拜托二位了。”

“我知道,以二位的能量和关系,肯定会有办法的。”

这一番话,让言非凡很是不悦。

请人办事,哪有强买强卖的道理。

双方如今只是工作上的合作关系,在私人交情上还没深厚到那种程度。

言非凡沉声道:“张研究员,你这是私人请求,还是我们这次合作的附加条件?”

张润浅浅一笑,说:“私人请求也好,附加条件也罢,我们在社会上打拼,不外乎就是为家人创造更好的发展条件!”

“余院长啊,你有家庭有孩子,想必更能体会像我们这种人的无奈和苦衷吧?”

余佑海刚想回应,就见言非凡长身而起,丢下他们,直接转身走人了……

喜欢开挂的住院医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