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被各种性玩具折磨小说 萧先生每天都在想着怎么*她

欢欢喜喜忙碌了一天,院子里空了不少酒坛子,众人吃饱喝足,好话也不要钱似的往外掏。

郭家悬了一天的心,也可算是放了下来,好歹这些人还知道吃人嘴短,没说些什么有的没的难听话出来。

也好在丫儿露出了那张脸来,也没惊起太大的波澜。

郭家不知道的是,众人之所以没有太过于一惊一乍,一则是刘大队长一家子管事儿的都在场,震住了场子。

这可是刘大队长夫妻俩第一次做媒,谁也不敢当面放肆。

二则是沈易遥露出来的那张脸,实在是太漂亮了,漂亮得跟顾知青郎才女貌,般配得很。

两人都太漂亮,太耀眼,那些不平衡的情绪一下子被消弭。

谁也不能昧着良心,说那样一张脸配不上顾知青。

众人也都在顾知青面前有些自惭形秽,觉得整个大柳村没人能够比顾知青更好看,也没人配得上这样的黑丫儿。

一个镇场子,两个不配,和互相之间的登对,让很多蔫酸不忿的人都觉得脸上火辣辣的。

那些来看笑话,想要嘲笑几句的汉子们,都成了锯嘴葫芦,只瞄到沈易遥的一点儿边边,就都面红耳赤的不敢多瞧。

那些稀罕顾安勋稀罕得恨不能今儿过来阴阳怪气一番的大姑娘小媳妇们,也都被沈易遥的容貌震住,面红耳赤着不敢抬头,不想跟沈易遥站在一起被人看去。

她们统统都只有一个念头——生怕自己会被别人拿去跟黑丫儿比较。

以前她们是很愿意往黑丫儿身边站的。

黑丫儿越黑越丑,就越能体现出她们多水灵带劲。

可现在,事情反过来之后,她们一个个的脸色都难看的紧,紧张兮兮地抗拒着往黑丫儿的身边凑。

好在让她们紧张的人,只在院子里敬过一圈酒之后,就跟着她们心心念念的颀长身影一起进了屋。

屋里热闹起来的时候,院子里年轻男女们的心情都十分的复杂。

那种既松了口气,又怅然若失的感觉在心口汹涌着,以至于明明面对一桌子平时都吃不上的硬菜,几乎是盘盘有肉,都没能勾起他们多少的食欲来。

比他们心情还要复杂的,莫过于郭山。

郭山全程浑浑噩噩的,直到喝的脚步踉跄地被郭茂扶回家,他都没能回神。

郭茂看着这样的大哥,眉头皱了皱,小大人一样叹了口气:“黑丫儿姐成家了,有了依靠,你再高兴也不能这么喝啊?出息!”

小大人一样教训了他哥一句,郭茂摇摇头,转身出去投洗个凉手巾,搭在了他哥头上。

见人迷迷瞪瞪似要睡着了,他也就没再折腾什么,转身出了门,又去接他爸。

郭保全是真的高兴,难免多喝了几杯。

他话不多,全程就听着刘大队长和王会计在那吹。

刘村长不想他们不自在,就在院里跟着大伙儿一起热闹热闹。

等几个人都喝迷了,舌头大得话都说不清,这场热闹才算散局。

等着婶子们也都吃饱喝足,沈易遥一份折箩菜都没留,让四家分一分都给带走了。

剩饭剩菜沈易遥不会吃,顾安勋那就更不用说了。

等一切都收拾归位,所有人都走了之后,沈易遥才重新梳洗了一遍,长长舒了口气。

这一天可真是折腾。

门前厚厚的一片红纸屑,浓浓的硝烟味道萦绕鼻端,还未散去的饭菜酒香仿佛还留有满院热闹的欢声笑语,屋里还有另一道略重的呼吸声,和偶尔会发出一声不大舒服的轻哼。

沈易遥这才想起来,顾大哥被灌了不少酒,想是醉了,这会儿正难受着。

她挽了挽袖子,动作忽然一顿,低头看了看身上的衣服,翻手从空间里拿出一条干净的围裙穿了

女主被各种性玩具折磨小说 萧先生每天都在想着怎么*她 热门小说 第1张

上,这才继续忙活了起来。

姜切片,加入红糖,熬煮之后盛出晾凉,再加入白醋。

沈易遥端着简易版的醒酒汤来到了顾安勋的房间,正巧见到人靠着炕梢的柜子半梦半醒着,头一点一点的显然想睡觉,但又好像强撑着等着什么。

大概是没人安排,或者还没意识到这里已

女主被各种性玩具折磨小说 萧先生每天都在想着怎么*她 热门小说 第2张

经成了他的房间,还很克制地守着理。

郭家人不在,他并没有擅自躺下,倒头就睡。

沈易遥开门进来,那原本坐着不动的人,也摇摇晃晃着抬头看了过来。

对上那双呆萌的眼,沈易遥差点儿笑出声来。

这个时候的顾大哥……懵懵懂懂的样子,竟让她觉得特别像犯错后不知所措的雷子。

咳咳,这个想法一冒出,沈易遥就觉得自己这么想顾大哥,实在是过分了。

但……真的很像啊怎么办?她甚至条件反射地感觉手痒,想在那黑亮的头发上胡撸胡撸。

沈易遥因为自己的想法更想笑了。

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顾大哥露出这样的表情,还挺好玩的。

她上前,话语里都带上了笑意:“顾大哥,把醒酒汤喝了。”

顾安勋闻言,视线还是呆呆的,没有什么焦距。但听到沈易遥的声音,他全身紧绷地肌肉却都放松了下来,防备不在,让喝什么,他都没看清就喝了下去。

那股酸辣的味道,刺激得他眼尾的红意很浓,像是快哭了似的。

他抬起头,像是委屈地看了沈易遥一眼,但还是把那一大碗的醒酒汤都给喝了下去。

喝完之后,他就又不动了,一双原本黑亮的眼睛没了焦距,雾气蒙蒙地追着沈易遥的身形转来转去。

这副样子更像雷子了,沈易遥把被褥铺好,又打了盆水进来,照顾着醉鬼洗手洗脸,倒水回来,发现人还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只静静地看着她。

那双眼里的雾气更重,怎么看怎么可怜委屈。

谁能拒绝得了这么乖的大型汪这样的眼神?

沈易遥一个没忍住,手就伸了过去,在顾安勋的头顶摸了摸,发觉这个手感还真的是出乎意料的好。

而被摸头的醉鬼非但没有抗拒的躲开,还眯了眯眼睛,对着沈易遥笑得特别灿烂。

沈易遥:……

她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作乱的爪子已经把顾安勋那犹如华仔般帅气的发型给揉成了鸡窝。

她一脸尴尬地帮顾安勋整理好了发型,又指了指一旁的被褥:“困就睡一会儿吧,有事儿叫我。”

喜欢我靠异能种田养家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