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荡老师张开双腿任我玩 把腿张开我要添你下面

“生命本源?”

“神魂本源?”

李永年微闭双目,默默感应。

【生命本源】植根于心脏、血脉之中,生机勃勃,如云似雾,不断地滋养着他的周身血脉经络。

而【神魂本源】,则是植根于识海之内,是元神识海的核心所在,亦会随着元神修为的提升而缓慢增涨。

可以毫不客气地说,【生命本源】与【神魂本源】就是支撑一个仙人正常存活并强大无比的根本所在。

本源越是浑厚,根基就越是厚重,仙寿长久,且潜力也要远胜常仙!

修仙成圣,久视长生。

归根结底,其实就是一个在不断积累深化两大本源之力的过程。

李永年可是怎么也没有想到,有朝一日,天道机缘竟然连这两大本源都能直接赐福奖励!

“这倒是意外之喜!”

李永年满意点头。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次他所得到的这些【生命本源】与【神魂本源】,其价值可是一点儿也不比那十万年的仙力修为逊色。

毕竟,仙力修为易得,而本源之力难聚。

这次他所得到的这十万年仙力修为,炼化之后却未必能在他的体内凝聚出十滴【生命本源】或是五滴【神魂本源】。

“只可惜,这种本源之力的奖励似乎极为难得,我入这方界三十余载,每日获取天道机缘无数,却也只是今日才头一次得遇!”

李永年心中轻叹。

这【生命本源】与【神魂本源】出现的几率甚至要比那些法则碎片还要稀缺。

也许,只有清除或是净化帝尊境界的病灶污秽,才有可能会有所斩获。

想要在短时间内积累获取大量的【生命本源】与【神魂本源】,却是想都不要去想了。

帝尊境的病灶污秽,别说是如今的仙界,就算是千年之前,仙界依然强盛如昔之时,也是极为少见。

李永年微微摇头,不再多想,缓缓收敛心神,专心炼化起丹田内那十万年的仙力修为来。

有圣人法宝的镇压,还有不死气息自带的化凡特性,他周身的气息并无丝毫外泄。

哪怕是近在他身前三尺处的唐正

放荡老师张开双腿任我玩 把腿张开我要添你下面 热门小说 第1张

卿,也对他体内修为及本源气息的增涨,没有丝毫察觉。

此时,唐正卿,还有孔昔老祖、孙络、苏渔等人,全都被邓禅破境的所引起的天地异象所吸引。

虚空之中的祥云,随着邓禅境界的突破,已然开始化为朵朵金莲,并缓慢地朝着仙界九域之所飘落。

一如当初唐正卿破境晋级之时,大道如潮,仙乐盈天,气运金莲如雨一般从天而降。

不同的是。

上次唐正卿破境之时,漫天的气运金莲有九成都落在了丹阳界域。

而这一次,太郯界域却成了气运凝结的正中心。

一朵朵气运金莲如雀鸟归巢,争先恐后于齐齐向医圣山涌来。

只有少数气运金莲在大道法则的加持下,分散仙界九域,寻找各自的有缘之人。

哗!

太郯界域的上空,金光弥漫,照耀四方。

李永年一边炼化着体内的仙力修为,一边抬头观望着这难得的成帝异象。

当他看到成千上万朵气运金莲同时涌入医圣山,并向无忧苑汇聚而来的时候,面色骤然一变。

“【归虚敛息术】,隐!”

几乎是转瞬之间,李永年再次全力运转【归虚敛息术】,将自己的气息完全遮掩。

与此同时,已然落入无忧苑上空百米左右的金莲雨骤然一顿,好像突然失去了要依附融入的目标,瞬间变得有些茫然。

不过这种停顿只持续了不到半秒钟,所有的气运金莲便再次顺势降落。

其中百分之九十九的金莲全都如约涌入到邓禅这位新晋帝尊的体内,为其增添无尽根基气运及仙道修为。

只有寥寥数朵,分别涌入旁边苏渔与孔昔老祖的身体。

苏渔独得四朵,孔昔老祖只得两朵。

或许是因为近水楼台的关系。

不管是苏渔还是孔昔老祖,又或者是医圣殿、逍遥阁内闭关未出的司天禄、李青阳等人,此次所得气运金莲的数量,比之上次唐正卿破境之时,都翻了一倍。

几乎是转瞬之间。

苏渔与孔昔老祖再次直接盘膝于地,瞬时入定感悟。

而站在他们旁边的唐正卿与孙络二人,却是一无所得。

唐正卿也就罢了,他本就已是混元帝尊,身融于道,气运通天,无需再要这些许气运金莲与人争利。

而孙络,却是一脸苦涩,抑郁不已。

上次帝尊破境,天降金莲之时,他尚在天字一号净医潭闭关苦修,没有得金莲青睐就已然让他极为失落。

可是这一次。

帝尊破境就在眼前,无数金莲从九天降落,却无一朵钟情青睐于他,实在是太打击人了。

“难道我孙某人就这么不遭天道待见?”

“这上万朵气运金莲,为何却无一朵与我有缘?!”

孙络心中苦涩感叹。

看到苏渔与孔昔老祖修为不如他的仙人都得了两朵以上的金莲傍身,更是眼红心酸不已。

此时,李永年气息稍敛,身形再次显露。

看了一眼气运已经完全化龙的邓禅,不由微微点头。

暗叹刚才真是好险。

那些气运金莲好像全都认定了他一般,放着邓禅这位新晋帝尊不去依附,竟然全都想要融入他的体内。

还好他见机得快,先一步敛息隐藏,避开了那些气运金莲的气机感应。

否则,若是他不管不顾地将所有的气运金莲全部吞噬融合,无疑就是截了邓禅这位新晋帝尊鬼仙的胡,坏了人家的大道,那因果可就结大了。

“上次唐正卿破境混元之时,好像也是如此。”

“涌入医圣山的那些气运金莲,好像全都认准了我一般,最初竟全都向我身边汇聚,真是何奇怪哉!”

李永年感觉有些莫名其妙。

气运金莲确实是好东西不假,既能增强气运,又能增进修为悟性,绝对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极品秘宝。

但是这背后所沾染的因果实在太大,李永年根本就不想碰触。

“我有天道机缘傍身,又有圣人法宝镇压气运,哪怕没有这些气运金莲,一样可以问鼎长生大道。”

“既然如此,又何必还要去夺人机缘,沾染无尽因果呢?”

李永年无声摇头。

因果牵连,最是麻烦。

今日拿了别人多少好处,日后就要连本带息地再返还回去多少。

贪得越多,麻烦越大。

接连领悟了两种因果神通的他,对于这方天地的因果之道,感悟颇深,本能地他并不想沾染这些麻烦。

只是李永年有些想不通的是。

为何这些气运金莲,会对他如此青睐?

几乎每次有气运金莲靠近,别管它们最初是被何人所吸引,最后都会突然改道涌向他这里。

若不是他有【归咎敛息术】及医圣经遮掩身形气息,这般因果他怕是想避都避不开。

“真是奇了怪了!”

“若是我的气运真的如此逆天,那这些气运金莲为何不是从一开始就冲我而来,而不是半途改道,携带因果而至?!”

李永年心中纳闷。

如果那些气运金莲本就是被他的气运所吸引,是天道所钟,他自然是来者不拒,毫无心理负担地尽数接收融合。

可是现在的问题是,他是属于半道截胡啊。

而且截的还全都是身边这些门人弟子或是护卫保镖的胡。

这样以损害身边亲朋的利益而强壮己身因果,他岂能轻易接收?

“恭喜邓禅道友破境混元,天地同贺!”

唐正卿突然朗声开口,开怀不已地诚声向已然成功破境晋级的邓禅道喜恭贺。

此时,他也不再以“丫头”“小辈”来称呼邓禅。

破境混元之后,彼此既为道友,这亦是仙界帝尊之间的规矩。

“多谢正卿道友为我护法,此番恩德,邓禅记下了,日后若有机会,必有所报!”

邓禅清声回复,身形一闪,就出现在唐正卿与李永年等人身前。

与唐正卿回礼道谢了一番之后,邓禅正色面向李永年,一揖到地,深施了一礼。

“此番邓禅能有如此造化,全赖永年老祖所赐,邓禅拜谢!”

以帝尊之身,躬身施礼,可见邓禅虽然破境混元,可是心境未变。

并没有因此而生出骄狂膨胀之心,依然还在遵守着之前的约定,要为李永年护卫千年。

“还有,刚才气运金莲差点儿旁落,邓禅还要再谢永年老祖高抬贵手,未曾夺了邓禅的破境机缘!”

起身之时,邓禅又悄然传音,再次向李永年表示感谢。

李永年闻言,眼中精光微闪。

果然。

刚刚气运金莲突然中途停顿转向,哪怕只是刹那,却还是被邓禅给察觉到了。

不过这也并不奇怪。

那上万朵气运金莲,毕竟全都是因邓禅而生、而落。

它们于降落途中突然改道转投他人,外人或许微不可察,感应不到,但是邓禅却是不会没有半点儿感应。

“都是自己人,邓禅长老就不必如此客气了!”

李永年轻轻拱手回礼,装作一副不以为意之态。

却不知,他方才能够操纵气运金莲,令它们中途改道他投的举动,在邓禅的心中造成了多大的影响与波动。

成功破境混元帝尊境之后,邓禅之所以会表现得如此谦卑,对李永年的态度始终如故。

除了是因为李永年确实对她有再造大恩之外。

更重要的,还是她根本就摸不透这位永年老祖的深浅,对于李永年的忌惮,反而要比她未破境之时还要更甚!

“这位永年老祖,果然是深不可测!”

“没想到我哪怕是晋级破境到了帝尊鬼仙境,竟然还是看不透他的修为境界!”

“还有,连天道赐下的原本属于我的气运金莲,永年老祖都能随意截取释放,这样的神通手段,哪怕是巅峰帝尊也不能做到吧?”

邓禅躬身立在李永年的身前,心神瑟瑟。

完全没有半分刚刚破境混元帝尊境该有的骄狂膨胀之态,谦逊得连唐正卿看着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对邓禅这丫头的心境修为佩服不已。

万没想到,一个万岁都没有的后辈,在破境混元之后还能表现得如此平静如常,谦逊如初。

与她相比,唐正卿再想想月前他破境时那般肆意张狂,横扫整个仙界九域的膨胀心态。

简直就是自愧弗如啊!

“嗡~!”

就在此时。

刚刚沉寂不久的【镇界钟】再次突然震荡轰鸣。

与钟鸣之声相伴的,还有钟莺那清脆且愤怒不已的喝斥之声:

“可恶的小贼,竟然还想故技重施毁我灵脉,当我钟莺是好欺负的不成?!”

“给我死来!”

嗡~!

灵钟震荡,法则相随!

一道通天的巨形钟影,突然自九天之上疾速降落,正好落在了太郯界域西北方向的一处山川之内。

李永年、唐正卿、邓禅还有孙络几人心有所应,全都神色大变。

唐正卿与邓禅彼此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地同时飞身而起,闪电一般地向钟影所落之地挪移而去。

轰!

他们的身形方动,西北的山川之中就传来一阵剧烈的轰鸣之声的。

之后,钟影溃散,地动山摇,整个太郯界域似乎都在抖动不止。

太郯界域之中的所有仙人,也在同一时间,心神颤动,惊悸连连。

“放肆!”

“尔敢!”

钟莺与唐正卿的怒斥之声几乎同时响起。

紧接着,一阵比之方才更加剧烈的抖动与震荡骤然在地底爆发。

轰~!!!

地龙翻身,天穹塌陷!

原本弥散在空气之中的仙灵之力,就像是被人给突然抽走了一般,眨眼之间就稀薄消散了近乎九成!

“完了!”

“晚了!”

“太郯界域的灵脉,消散了!”

唐正卿与邓禅同时出现在灵脉断裂之处,一脸阴沉且愤怒地四下扫探。

神念如风,瞬时遍布整个太郯界域。

无忧苑内,李永年与孙络见此状况,也不由同时色变,意外不已。

万没想到,那位隐藏在幕后的魔修,竟然如此地胆大包天。

一日之内,竟接连摧毁了仙界两大界域之内的大道灵脉,实在是太疯狂了!

喜欢医仙谷打杂三十年,我白日飞升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