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雪被体育老师抱到仓库 翁熄粗大进出刘雪

李凌还没想明白对方意图呢,他同桌某人便已迅速开口:“舒老板你还真是好心计啊,在下佩服。那我也跟你一跟,一斗三十文半。江老板,这儿可没有规矩说不能这样抬价吧?”

江老板立马笑着回道:“当然没有,各位只要觉着合适,半文也可用来加价。”

本来嘛,这粮食买卖就是大宗生意,半文钱放到一斗上自然没法给,可变成几千几万石就不一样了。

那舒老板听到对方的叫价顿时一恼:“姓周的,你之前就总与我争,这次又要和我斗?好,那咱们就比比谁资本更厚些,一斗三十三文!”

“三十三文半。”那周老板却是不急不躁,依旧是只压对方半文。

“三十五文!”舒老板再叫价,不知是志在必得,还是被对方的态度给激的,他又毫不犹豫加了价。而周老板也不带犹豫的,立马再加半文:“三十五文半。”

“三十六文。”舒老板再道,但这次他没等对方再加半文,却抢先道:“老江,我听着你刚才是不是提到了一个规矩,说是价高者得,然后在最高者拿下自己要的粮食数量后,便是第二高的直接要粮了?他不能再改变自己的出价,也不能高价少入,再用低价入更多?”

“不错,舒老板当真心细,咱们这儿就是这个规矩,为的就是给各位一个公平!”江老板笑吟吟道,而那周老板的脸色却唰的变了,本来都要喊出口的粮价已完全吞了回去,身子也在微微发颤,自己大意,反过来被这对头给耍了。

李凌这时脸上也露出了讥诮之色,其实他比舒老板反应更快,在双方接连喊价时,就隐隐猜到了会有这样一种规定的可能——

这场粮食拍卖与一般的拍卖还真不同,一般拍卖会上的东西你花高价买下后,别人自然不能再买。但这粮食却不同了,因为数量充足,出价最高者吃不下全部,所以只能是他先拿自己需要的数字,然后再由次高者报出购粮数字。

而为了体现一定的公平,防止有人恶意抬价,于是就有了每个客人只有一次机会,而且报价只能升不能降的潜规则在里头。所以在最高者拿钱买粮后,只要没人与次高者争,他便得按自己的出价购粮。

现在,这位周老板为了抬价,固然让舒老板多出了钱,却也把自己给坑到了一个不能接受的高价上,真就是害人反害己了。李凌甚至都猜测着,其实舒老板是故意引他上钩的,显然双方有矛盾,而周老板论财力远不如舒老板。

“舒老板出价三十六文一斗,可还有人出价比他更高的吗?还有出价超过三十六文的吗?”江老板又问了几次,确认现场无人加价后,他便一拍手,“恭喜舒老板,您是第一个购到粮食的人,不知您这次想要多少粮食呢?”

舒老板得意的看了眼还在恍惚中的对头,然后才笑道:“我要多少你们就能给多少?”

“不错。”

“二十万石,有没有?”

这个数字一出,就连江老板都微微变了下脸色,但还是很快又笑道:“舒老板您要,我们自然是有的。”

“那就二十万石,照此推算,你们手里剩下的也不太多了。”舒老板又是得意一笑。

对此说法,江老板也只回以一笑,未作否认,而是又看向了周老板:“周老板,到您了。三十文半一斗,却不知您要多少粮食呢?”

被问到的周老板身子又是一震,但到了这时候已经没有反悔余地了,只能咬牙道:“我要一万石,你们可还有吗?”

他要的粮食数量明显就无法与舒老板相提并论了,不过江老板倒也没有挑理的意思,依旧是笑着答应一声,然后才转向其他人:“各位老板,除了这二位老板外,刚才叫到最高的是这位老板的二十七文一斗,可还有其他人加价吗?”

这一回,众人都低头凝思,倒是没有急着开口的。李凌也迅速在心中盘算起来,不是算粮食价格,而是对方手里还能拿出多少粮食来。

若是放在以往,真如其所言是整个随州府的囤粮,那别说眼下的二三十万石,就是翻个倍他们也能拿得出来。但如今情况却有些不同了,蝗灾之后去年粮食已然绝收,谁知道这边官府手里还能拿出多少来呢?在他想来,再有个一二十石也就顶天了,所以真想要弄到粮食,就得抓住这最后的机会了。

当下里,李凌便开了口:“二十八文。”

“这位老板出价二十八文,可还有超过他的吗?”江老板精神一振,赶紧说道。

“二十八文

小雪被体育老师抱到仓库 翁熄粗大进出刘雪 热门小说 第1张

半。”同桌的一名商人当即跟上道,显然他确实想要买入一批粮食。

但李凌却毫不犹豫就又提了价:“三十文!”

这个数字一出,其他还想加价的人也果断闭嘴。虽然这价格依旧没法和刚才那两位比,但已经超过了大家的心理价位许多,想着待会儿还能落价,所以他们便不再作声,任由李凌以超过以往市价两倍的价格拿下了第三批粮食的购买权。

“不知凌老板你要多少粮食呢?”江老板又问道。

李凌竖起了两根指头:“我也要二十万石,不知你们可有吗?”按照现在的度量衡,一石便是十斗,二十万石就是二百万斗,也就是六千万钱,以如今大越的铜钱与银子的官方对比八百钱换一两,就是七万五千两银子。

这在商场上也是一笔不小的款项了,尤其是放在刚刚遭灾

小雪被体育老师抱到仓库 翁熄粗大进出刘雪 热门小说 第2张

过的湖广,更是让不少人稍稍动容,想不到这个打外地来的商人手笔也如此之大。他们却不知李凌手中掌握的财富要比他们想的多得多,七万五千两银子,于他只是九牛一毛。

江老板虽然略有诧异,但很快还是点头应道:“有的,只要凌老板如数把银子交上,粮食便会在三日后交与你。”

李凌闻言却是双眉微微一皱:“那个我再问一事,这粮食到我手上后,你们会在意我如何使用吗?特别是本地官府……”

“这当然是不会的,只要是凌老板出了钱买了粮,它们就是你的。你想运回淮北也可以,想在我湖广就地卖了赚钱也可以,我们和官府都绝不干涉。”

“那好,那我要三十万石,你们可有吗?”李凌却突然又加了量,在看到对方如此轻松答应自己的要求后,他决定要更多些,这三五万两银子他还是能拿出来的。

在场人等都再度变色,就连舒老板也若有所思地看着李凌,多了点忌惮来。倒是江老板依然是那副笑容:“没问题,三十万石,钱到发货,绝无拖欠。”

“好。”李凌当即举杯喝下酒去,示意自己已经没有其他要求了。

在众人略有些怔忡的心情里,拍卖继续。虽然接下来买粮的商人无论报价还是购粮数字都不如李凌和舒老板,但几乎所有人都花钱买了,其中最便宜的在二十二文,最贵的则在二十八文上,李凌快速算了下,平均价格在二十四文半。

不过最让人感到意外的是,无论那些人说出自己要多少粮食,江老板都是说好,如此所有卖出的粮食加一起,都超过了之前三人花高价所购,全部合在一处,更是达到了一百二十万石之多。

再以所有人的均价来算,每斗也在二十八文,算到最后得出的售粮所得赫然达到了四十二万两之多,都快能抵得过随州一地一年的税收了。

在吃惊于他们的贪婪之余,李凌更感兴趣的在于这些人是从哪里弄来的这许多粮食,哪怕是盛产粮食的湖广,区区一个州府也不能轻易拿出如此数量的粮食来吧?而且看他们的反应,似乎还有存余呢。

这时,满面春风的江老板已在上头说完了场面话,然后又笑吟吟道:“诸位老板,我在此代表上头那些大人们多谢各位今日捧场了。在此,我可以再郑重承诺,只要银子到位了,粮食便会如数按时送到各位手中。另外,今日楼中开销全免,谁要是看中了哪位姑娘,自可带人上楼……”

对于他们的如此招待,不少商人还是颇有兴趣的,当下就把酒杯一放,去旁边找美人儿逍遥了。而李凌自然没有这样的兴致,只是和剩下几个不喜声色的商人互相敬酒,又说了几句闲话后,便来到江老板面前,跟他提了句两日后去自己住下的客栈拿银子,便带着神色凝重的李莫云出了如意楼。

出得青楼,眼见无人关注,李凌当即低声吩咐道:“莫云,你给他们传个话,多跟踪本地商人,掌握他们的情况。还有,这如意楼的江老板更要盯住了,我要知道他接下来去过哪里,见过什么人,一个细节也不能漏了。”

李莫云虽然满心疑窦,这时也不敢多言,忙答应一声,转身走到角落,貌似撒尿,却已跟藏于暗处的自家人传递了消息。

而他们所不知道的是,此时,不远处,也有一双眼睛正盯紧了李凌……

喜欢寒门巨子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