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红酒倒入哪里好涨用塞子堵 一个硬硬的东西顶着我的腰

在展昭看来,这些高昌国的权贵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可也不能随意抢夺。

无非是这些高昌权贵,算不得大宋官吏,出入皆须纳税罢了。

如果不交税也是可以的,那就不要想着进入大宋的国土。

郭冲的意气用事,其实与他自己长期居住在高昌有关。他虽然大唐遗族,可也长期是在高昌的权贵的管辖下生活。

如今突然发现,这些权贵居然一点骨气和担当都没有,竟还不如大唐遗族的那些老人,他心中的窝火与郁闷可想而知。

要知道,这些高昌回纥在两百余年前,与他们先祖还是共抗吐蕃的盟友。

虽然收税,但是展昭还是一封军报文书送去了兴庆府,免得被高昌的权贵给告了黑状。

狄青与曹琮收到了展昭的军报,两人便一同商议河西的局势。

曹琮对狄青道:“如今新西夏居然已经打下了高昌城,这高昌国也实在是太过废物。数千里的国土,竟然被野利仁荣就这么带兵给打个对穿,实是不好评价。”

他有心骂人,都找不到合适的词汇来骂这等窝囊废。

“高昌城再往东五百余里,便是高昌最后的一座城池伊州城。”狄青摇头道:“眼下我们若是救援,怕是也来不及。”

“官家在京兆府召见于我之时,便已经说过,我大宋与辽国之战刚刚结束不久,不宜轻易兴兵。这高昌国,是不用救的。”曹琮接着又道:“但是这野利仁荣又提兵十万,快到了我大宋边境,却也不能不防。若是他们敢跑过来撒野,我们也不能客气不是。”

狄青握了握拳头道:“此事便交于下官,下官可带领其余新军,前去沙州拒敌。”

点点头,曹琮道:“我也是如此打算的,由你带兵前往我才放心。”

如今杨文广被官家调到了燕云路为经略使,直接面对辽国。现在曹琮手中除了原来一部分西军外,便只有狄青的新军。

而新军一向驻扎于河西路的西部,直面新西夏的威胁。

“对了,展昭在军报上商说,他向这些高昌权贵收税,还要我这个上官担待一些。”狄青不由苦笑道:“我也不过是个军头,却要如何担待?他这不是找错了人。”

曹琮看了狄青一眼,心中暗道,这家伙跟我说这些,岂不是也要我担待。这是惹了事也知道麻烦,找上司找补来了。

“狄将军,此事倒是小事,只须请张使君补一份文书,便可无事。”曹琮笑着摇头道:“张使君与你们新军,一同在瓜沙二州数年,这点情面还是有的。而且,收了这些高昌权贵的税,最后也是入了我大宋的国库,并无不妥之处。”

狄青恍然,还是姜是老的辣啊。

“多谢大帅提点,我这便去见张使君。”狄青起身向曹琮一拱手,便急忙去了。

其实狄青早就已经做好准备,随时可能带兵西出玉门,如今只等着展昭那边传来消息。

河西转运使张唐卿得知狄青的要求,便出具了一份收税的文书,让其带走。

这个文书并没有提高昌权贵,只是写了要求无分贵贱,俱要加强出入盘查,勿使偷漏夹带。这份文书交给狄青,让他们这些边军认真执行便是。

即便将来高昌权贵们上告到官家那里,也只能说是边军将十做事认真。

狄青拿了文书,次日便去曹琮哪里领了军令,在两日后便带着新马大部向沙州出发。

李璋此时也在狄青军中,他腿上被人用火绳枪打了,此时虽然还没好,但是坐辎重车还是可以的。

这一日大军停在宣化城西百余里的地方扎营,狄青巡营之时便看到李璋正在一瘸一拐的走路。

“你这家伙,不老实回帐中休息,还在这里做什么。”狄青看到李璋走起来还有一些艰难,不由询问道。

“禀狄将军,我这不是伤势还没有大好,先练一练,免得将来上了战阵误事。”李璋却是有着自己的打算。

狄青笑着摇头道:“你这般模样,我岂能让你上点阵。若是胜了还好,若败了,你岂非要连累他人。”

李璋脸色一下子便挣的红了,“我怎会连累他人,到时我定然无事,我新军也必然会胜!”

“你怎么会如此肯定,万一呢。”狄青不由笑问道。

“近日造作院已经运送过来新的火器,名为火绳枪,这东西的威力,想必狄将军也已见识到了。百步之内可穿重甲,实是威力了得。”李璋指了指自己的大腿道:“若不是我的腿上吃了一枪,如何能知道这火绳枪如此厉害。那时我可是披甲的,当时只是轰的一声,便给我打的透了……”

狄青已经听这家伙讲了不下二十遍,当即摆手道:“好了,我已经知道,如今新军步卒也已经都在用火绳枪操练,你便不用再说。早些休息好好养伤才是,想要参战,却莫要赶不上才是。”

当初在李璋见识到火绳枪的威力后,便替新军向范宇讨要。

把红酒倒入哪里好涨用塞子堵 一个硬硬的东西顶着我的腰 热门小说 第1张

范宇虽然正陪着官家出巡,也并没闲着,他早早的便给造作院去了信件,给新军运送了一批火器。

否则的话,新军也没有可能如此快的便先装备上。如今整个大宋,也只有天子上四军才刚刚装备了火绳枪而已。

范宇也是出于河西的安全考虑,免得新军面对新西夏可能的冲突会吃亏。如今的党项人手中,可是已经有了火器,所以范宇也并没有轻视之意。

在兴庆府,张唐卿给狄青写了文书后,没过两日新军便已经开拔。

他便找了杨察、徐绶,一同去见曹琮。

边地若是发生战事,他们这些负责河西路的官员,如何能不紧张。自然是要聚在一起开个会,以应对可能发生的各种情况。

只是人还没到曹琮的帅府,便看到一明文吏匆忙的追了

把红酒倒入哪里好涨用塞子堵 一个硬硬的东西顶着我的腰 热门小说 第2张

出来。

“张使君!张使君!”那文吏十分慌张的道:“家中来信,令尊大人他、他病逝了……”

张唐卿原本一直在思索如何应对河西因战事而发生变化,却突然听到了这个消息,整个人都被惊住了。

知子莫若父,同样知父莫若子。自己宦游这数年,并未归家,竟连这最后一面都没见到。

甚至连父亲生病的消息都没有传来,显然是不想让自己分心。然而刚刚传来的音信,竟已是病逝。

张唐卿往后便倒,他这次真是受到沉重打击。

喜欢大宋安乐侯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