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老汉玩一个嫩苞 迈开腿尝尝你的草莓

广于是一个很普通的修炼者,反正他是这么自己认为。

在死之前,他在他们那里地位也是非常的高。

他记得那一天和平常一样,在教导一群新来的后辈,在看他来这一群当中,最有可能成为仙人只有一个女孩子,天资聪慧,资质也非常不错,也是这里他们着重重点培养的后辈,也是他手底下带过最为出色,最有潜力的一名弟子。

不过她并不是他最为喜欢的人,而是另外一名开起来有些市侩之气的男子。

因为对方家里很有钱,也非常识趣给他送了许多东西,自然而然就偏袒对方许多,尽管对方资质不好。

没办法,哪怕修炼成仙,他还是喜欢钱,就是单纯地喜欢,想要拥有更多的财富,这是小时候留下的后遗症,反正他的资质也就这样。

可惜晚上却出现了的意外,和往常一样正在打坐修炼的他,结果某明奇妙的走火入魔,爆体而死,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到这里。

他用数百年的时间,才一点点融入这里,这是属于死者的世界,只有相当一部分幸运之人才能来到这里。

在以前他所在的地方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可是在这个地方,谁认识你那么多,经过深思熟虑之后,他光荣当上一名有实力的门房,也是所谓的看门人。

话说或许只有他才会洋洋得意,觉得这是个好差事。

无论外面怎么变换,自己只要看好门,及时通报就行,其他一切都于他无关,一些上门求见的人,在他的示意下,多少都要意思意思,虽然不值钱,可是心中那种满足感不一样。

这才是生活,要不然整天修炼有什么意思。

可惜好景不长,突然起来的异变发生了,原本看似没有主人的这里,竟然出现一个统治者,自己的投靠人也在这场浩劫中死去,所有一切都被瓜分完毕,于是他就失业了。

不是他不好找到一份好工作,许多人对他还是比较感兴趣,可惜他不感兴趣,那些一看都知道没有什么油水,或者偶尔才有机会。

等到新来势力招人的时候,他敏锐的感觉告诉他,机会来了,于是瞬间成了第一批加入的人。

他当时想的就是给对方看门,无论哪一个都行,最好是中间那个看起来无比巨大的门,一看就知道绝对舒服。

可惜想法虽然好,结果很现实,他的毛遂自荐失败了,理由也让他无话可说。

“你会把一个如此重要的地方交给一个才来的家伙?”

换位思考一下,他也不会让一个才认识的人保管自己的财富,于是他成了光荣守卫队的一员,甚至还是一个小队长,毕竟厚着脸皮去求职位的人,只有他一个,想让人不记住都难。

虽然地位很好,看似油水也很多,但是广宇觉得还是索然无味,他可不是那种为了财富不顾一切,能在众目睽睽之下讨要的人,那就是土匪,勒索钱财,他可看不上这样的人,也不屑做这样的人。

再说,动不动就送那么昂贵的东西,说实话,他胆子也小,还真不敢收,因为他知道收多少东西,就要付出多少代价,反而那些小玩意不值钱,自己可以义正词严的拒绝,不这样在活着的时候,怎么可能让其他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是属于他自己的生存之道。

他又不是为了聚拢财富,而是满足心理的那种执念而已,用通俗的话来讲,就是享受生活,别人爱金钱美人和权力,可是他一点不在乎,就喜欢这种一点点积攒的过程。

所以在得知出去有机会去负责登记的事情之后,没有任何犹豫就辞去许多人羡慕的队长位置,义不容辞来到这边,去做又辛苦又无趣的工作。

“记得在绿色珠子发亮的时候,第二天来过来,就像旁边那些排队之人,检测一下就进去离开这里,里面自然有人接待。”

在给面前的鬼修检测完之后,广于轻车熟路地告诫对方,同时接过来对方应该给的鬼币,发现多了几枚黑色鬼币,脸色

三个老汉玩一个嫩苞 迈开腿尝尝你的草莓 热门小说 第1张

笑得更加舒畅一下。

等到面前这个走后,在给下面那个人新检测修为的时候,广于侧脸对着旁边人开口,“累死了,不过还等半年才能回去。”

“回去那么早干什么,昨天你还说在这里非常舒服。”侧面的人扭过脑袋笑道,至于他面前的人,就让对方等着。

“我一个朋友托人让我帮他一个忙,我翻遍我的存货才发现,竟然不够,你也别偷懒,赶紧工作。”一边应付面前的人,一边抱怨地说道。

“那看来对方所求不小啊,到底托比什么,说来听听。”旁人一边嘱咐面前的人,等了一下这才对着他回道。

“还能是什么,自然是我库存的那枚洗怨果了,那可是我积攒几百年换来,要不是换得早,现在的存货可换不来,可是在我来之前,我已经卖了,靠着它我买下一个房子。”广于有些遗憾地说道。

“真没有想到,你竟然还能攒那么多钱,真是佩服佩服,不过你总不能让她等几百年,在给你攒一个吧。”旁人故意用夸张的语气说道,引得其他人也纷纷注意这边。

“可是我有什么办法,不过我准备里面闯一闯,看看有没有运气。”广于耸了耸肩。

“那个人对于一定很重要,平常一点风险不想去,竟然去风险那么高的地方。”相隔一个人啧啧说道。

“我也不想啊,可是没有办法,现在我都想换一份工作了,报酬不要多,先来一枚洗怨果就行,当然最好没有任何危险。”广于不以为然,反而嘿嘿地笑道。

“你想得真不错,这样的事情也想要,别做梦了,以咱们的实力,还不如去里面闯荡一下,这样还比较现实,或者说你准备当谁的上门女婿,来给自己挣份嫁妆。”旁边另外一个人也是调侃道。

“哈哈!”

大家关系都还不错,众人都纷纷哄笑起来,惹得那些排队人侧目不已。

广于还想说什么,忽然耳朵一动,把这个人给送走之后,直接站起来,“我这边有点事情,先离开一下,你们朝着其他地方排队吧,或者等我回来。”

说完,也不管对方同意不同意,直接起身离开。

“不会真被我说怒了吧,我们知道你为了她在那里巨资买了修炼房子,开玩笑。”旁人见状,还以为广于生气了,连忙说道。

“不是,我一个朋友有事找我,见见就回来了。”广于摆了摆手,然后朝着外面走去。

古争见状也同样转过身,对着他们三个说道。

“你们在这里等我一会,拿过来你们两个的绿球。”

接过金三顺和铁蛋的绿球之后,古争慢悠悠跟着对方离开了这里。

对方还真有一点奇怪,非要到隐蔽的地方去谈。

“等一会我们就可以一起走了,对了,叶天你这边需要什么帮忙吗?”金三顺看着古争离开,随即想到什么对着叶天说道。

“不需要,一切古大人都给我准备好了,我私事办完之后,还有大人吩咐下来的事情,恐怕我们很长时间都不能见面。”叶天笑着拒绝了。

这一次过去风险原本是很大,可是在古争的各种安排下,至少可以说性命这方面,只要自己注意,就不会有太大的威胁,更何况还有一些人的帮助。

哪怕没有这些,古争答应帮助他一件事情,他也会拼了命去办,他没有忘记自己为何一直徘徊这里,就是心中那一点缥缈的愿望,虽然希望很小,但是不亲眼见到,他不甘心。

“那就好,如果有真的有其他需要,告诉我也行,他或许不会关注那点小事,但是你这个可不能缺。”金三顺嘿嘿一笑,变戏法一般拿出一个小袋子,也不知道从哪里藏着。

之前这个被疯狗二人搜走,不过对方已经没了,所有的东西都归还回来,连对方的收藏品都一同缴获,着实让她发了一笔小财。

“拿着吧,我还有很多,或者说在给你一点。”

“这些就足够了,那我就谢谢三顺小姐了。”叶天不用摸,都知道里面放着什么,接过来谢道。

金三顺说得没错,古争真是忘记一点,那就是给他一些钱,要知道本身他就非常穷,估计就像强盗知道他现在的情况,都不会打劫他。

而且一路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加入进去,进去之后想要快速完成任务,一点帮助最好不过,而最为快捷的办法自然就是鬼币了。

“嘿嘿,不用谢,毕竟我是为了帮助我师祖!”金三顺脸色露出高兴的笑容。

“呵,我以为是谁,原本是杨家的那位冷面男子啊。”就在此时,忽然一声不合时宜的声音在旁边响起。

一个衣着看起来比较精美男子,一身连体衣袍,头上还带着一个高冠帽子,看起来组合有些怪异,此时脸上带着一脸不屑看着这边。

“怎么?是不是遇到了困难,连一身衣服都不舍得购买,还自己幻化,还真够省,不过真是难看。”那个男子继续嘲讽道。

“公子,对方遭逢大难,自然会节约一点,要不然就彻底垮了,估计连屋子都维护不起了。”在他旁边有两个侍从打扮的男子,身上也比他们好看清爽许多,一个接着他的话再加上一刀。

毕竟一个是高价买的幻化衣服,而他们则是自己根据自己心意幻化,自然没有比较的意义。

“原来这样,还真是可怜,要不然我发发善心,施舍一下对方?”男子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一副惋惜的样子。

“公子,我觉得我们是杞人忧天了,对方可是非常能干,人脉也不少,说不定没有住所之后,求别人都能重新起来。”另外一个侍从也很聪明的接道。

“哈哈!说得没错,看来我也要多节省一点,不要随便败家,要不然也可能跟她一样。”男子哈哈一笑。

“兰斯,你给我闭嘴,想打架我奉陪,只是怕你这个小身板挡不住我一拳,忘记上一次教训了。”

对于他们如此肆意地嘲讽,原本想忍耐一下地金三顺立刻就爆发了,掐着腰毫不客气的对着他吼道。

落海城,是海鹰城旁边的一座城市,离着距离不近也不远,正常来讲两者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冲突,第四区域和第三区域的冲突比较多一些,可是从名字上来看,就知道两个城市有一些渊源。

虽然可以追溯到很久很久之前,久到几乎哪里没有人知道,当初到底发生了事情,但是两个城市的恩怨,倒是随着时间继承下来。

反正两个城市的人,都看不惯对方的人,也算是这里仇恨最大的两个城市,平常的时候都有一些见血的摩擦。

而兰斯就是对方城市的人,相比海鹰城三分城市,而在落海城则是两者争霸,其中兰斯就是对方最为宠爱的儿子。

世界那么大,总有一些人会家人团聚,总有家里人还比较有能力,而兰斯就是属于幸运的一种,死前是因为太过嚣张,惹来不该惹的人,来到这里之后,脾气也只是稍微收敛三分,有着他无限宠爱他的老爸,甚至都死了一次,继续宠爱,也导致他的飞扬跋扈。

不过也算有一点教训,不知道底细的人,再也不会惹怒别人,反而仗着自己能说会道,得到不少人的欣赏。

毕竟这里高手太多,可不是像凡间一样,都是贫民小子,他本身又不厉害,相比来说,真的低调了很多。

而以前他就被金三顺给揍过几次,谁让她看他不顺眼,还出言不逊惹怒了她。

当时金三顺那边背后还有着守护,现在风水轮流转,就现在杨家那边的情况,任谁都能欺负一二,如果对方在找不到靠山,杨度还没有醒来的话,那么对方彻底完了。

“你凶什么,一看就知道没有教养,凶神恶煞谁敢要你。”兰斯根本不怕,反而上前一步,听着胸膛指着她骂。

金三顺气得脸色都红了,手臂微微颤动,要不是在城市当中,旁边那些府兵的视线已经看过来,真忍不住动手打他。

“我家三小姐是名门之后,不像你胸无点墨,除了混吃等死,仗势欺人之外,你有什么。”铁蛋上前一步突然指着他骂道,随后又洋洋得意,“我家三小姐,美丽聪慧,实力又强,还打理着不小的产业,你又会什么。”

“说完了吗?”

兰斯看到那边府兵已经朝着这边走来,显然这边已经引起对方的注意力,准备呵斥他们分散。

“你说那么多没有用,即便我才疏学浅,资质不过,还是什么都不会,都不会影响到我,谁让我有个好父亲,而你。”

说到这里他稍微停顿了一下,用着更加不屑的语气重重说道,“等你回去的时候,就会发现所有的一切都全部消失不见,等到那个时候,我在让你见识一下我得厉害。”

“哈哈…”

“啪”

兰斯仰天得意大小,冷不丁旁边一个巴掌扇过来,连旁边守护他的侍从都没有反应过来,直接扇在他的脸上,整个人直接飞了出去。

兰斯非常狼狈地摔倒在外面,外面的衣服也破损了不少,变得极为黯淡,如果不是出于主人的留情,他恐怕都死了。

“她岂能是你随便侮辱,自不量力。”叶天站在一旁一字一句地说道。

如果这个时候他在不出手,自己都原谅不自己。

金三顺可以顾及自己的身份,可是他只是一个追随者,要不是自己还有任务的话,直接弄死对方都不为过。

“铿锵”

连续几声刀剑抽出的声音,旁边几个府兵已经抽出制式武器,朝着这里走来,很快把他们给包围起来,也引起附近更多人的瞩目。

不知道是谁还敢在府兵控制的区域闹事,不怕直接打入地狱之塔里面。

“谁在这里闹事。”一个看起来和其他人没有什么两样的府兵站出来,只不过包裹对方头盔上有一个红杠,似乎表明他的地位,此时来到这冲着他们明知故问的喝道。

“你都一直看在眼里,对方一而再,再而三地挑衅,是谁都无法忍受。”金三顺在一旁率先说道。

“守卫大人,是他动的手,竟然敢在这么多人面前动手,赶紧把她抓走。”兰斯捂着脸,带着一脸怨毒看着金三顺,同时对着府兵喊道。

“很抱歉,如果不想被关入地狱之塔的话,还请给我们走一趟。”这个队长自然知道谁才是主谋,毕竟他一直看在眼里,冲着叶飞喊道。

“守卫大人。”金三顺有些着急,想要拉扯对方。

“你干什么!如果在捣乱,连你也一起抓过去。”那个小队长身形往后一撤,对着她厉声喝道,“你可以当街和他对骂,决不能动手,想要动手出去,我们问不着。”

旁边的几位同伴,把目光也转移到金三顺身上,一旦对方有任何轻举妄动,直接实行抓捕,才不会问你冤枉不冤枉。

三个老汉玩一个嫩苞 迈开腿尝尝你的草莓 热门小说 第2张

“你完蛋了,竟然在这里无故打人,等你出来的时候,我在找你算账。”兰斯指着叶天说道,随后又指向金三顺,“还有你,这一次回去,我就看着你们怎么变成丧家之犬,到时候只能祈祷你们跑得快。”

“他在你面前威胁我,守卫大人,他太狂妄了。”金三顺立刻说道。

“在府兵面前少说废话,如果在大放厥词,那只好请你走一趟。”小队长脸色一转,眼睛紧盯着对方说道。

“对不起,我现在就离开。”兰斯也是干脆,立刻朝着远处走去,但是速度很慢,显然想看看后面结果。

“告诉古大人,我对不起他。”

叶天身边有两个府兵,准备带走他,他突然朝着喊道,随后就踏步准备跟对方一起离开。

“等一下!”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一个声音,顿时吸引了所有人注意力。

喜欢餮仙传人在都市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