么公在快点好舒服好爽 艳妇乳肉豪妇荡乳全文阅读

震惊之余,神后哭道:“鱼儿,无论天上地下,都遵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礼法。”

“就比如当年的母后,在与天帝成亲之前,连他的面都没有见过,如今不是很好吗?”

“如今你父皇为你们择婿,挑选的自然是天界最优秀的神人,怎么会害你们呢?”

“莫非你们真要违抗父母之命,做被整个天庭和天界耻笑之人吗?”

鱼儿的脸色更加阴冷,仇恨地叫道:

“神后,既然你跟我提到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那我就和你们理论一翻。”

“当年我已经死过了一次,我与你们的父女母女之情,早已经是上辈子的事了。”

“按理说,我们现在已经不再是你们的女儿,更不是天庭中的公主,只是两个新飞升天界的神人太叔鱼儿和澹台灵秀。”

“更何况,我转生下界天宿大陆太叔家族后,已经有了父母之命,与他人有了婚约,这算不算父母之命?”

“如今你们以父母的身份强行要把我们嫁给别人,我们誓死不从。”

“所以,如果你们还当自己是天帝和帝后的话,就不要做出令人神共愤的事,抢嫁民主,马上把我们放了。”

“我最后说一遍,这门亲事绝对不可能,除非你们把我们逼死。”

“放肆……”

天帝大怒,猛然站起身,双眼逼视着太叔鱼儿,大声吼道:

“我不管你是天界的太上鱼儿还是下界天宿的太叔鱼儿,天帝之命,谁敢违抗?”

“这门亲事,你们应也得应,不应也得应 ,纵是死了,你们两人的尸体也要嫁给左元帅为妻。”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凡间私定了终身,想下嫁给那个叫玄烨的小子,而灵秀也对那小子有意。”

“我告诉你,你们休想,只要你曾经做过我的女儿,当过天庭的公主,我就绝不允许你们做出有伤天体之事。”

天帝说罢,拂袖而去,鱼儿尽是仇恨的声音也跟着响起:

“天帝,我主玄烨哥哥才是真正的父母之命,不是私定终身,你身为天帝竟强嫁民女,我告诉你,我生是玄烨哥哥的人,死也要做他的鬼。”

“你想把我嫁给陆衍绝不会得逞,玄烨哥哥一定会来救我们的。”

天帝猛然停下脚步,眼中尽是讥讽之色:

“如果你不说这样的话,我还真忘了告诉你,神相和两位元帅早就为玄烨布下了天罗地网。”

“如果他不来,算他聪明,如果他胆敢踏入天庭半步,我定然让他后悔飞升到天界。”

天帝说罢,怒哼连声,回到天宫传令,命神相苏和耶入宫见驾。

很快,苏和耶便来到,见礼毕,天帝迫不及待地问道:

“神相,两位公主的婚礼准备的如何了?”

耶和稣马上回道:“回天帝,一切均已准备就绪,明日,两位公主大婚之时,定不会失了天家的威仪,请天帝放心。”

天帝微微点头,问道:

“之前你曾说过玄烨之事,如果明天他果真到来,可否当场将他斩杀?”

“天帝城已经布下天罗地网,玄烨不来则罢,来,就是他的丧命之期。

“玄烨刚刚飞升天界二十几载,就算资质过人,能有什么修为?”

耶和稣胸有成竹地说道。

“多派人手,且不可让此事成为天庭丑闻,下去吧。”天帝挥手命耶和稣退去。

第二天一早,天帝城张灯结彩,一片喜庆。

南天门前,满朝文武盛装而来,早早就等在这里。

天庭礼仪往来奔走,高大的喜台装帧一新,耸立在南天门前。

七彩祥云缭绕间,瑞兽绕天飞行,或在台下悠闲地踱步。

天帝嫁女排场三界之最,更何况同嫁两女,这气派就更非一般。

吉时还没到,百官与天庭名宿便已齐聚,南天门外,百官名宿三五成群,相互交谈,好不悠闲。

距离吉时还有不足一柱香的时间,神后在宫娥彩女的簇拥下驾临南天门,百官名宿列队相迎,跪拜山呼。

天帝与神后登台正位落座,神相苏和耶登临彩台

么公在快点好舒服好爽 艳妇乳肉豪妇荡乳全文阅读 热门小说 第1张

,见过礼后,在侧面坐了下来。

伺礼官花红柳绿走上台来,为天帝献讼文,念喜嗑,说了一大堆没营养的混账话,虽然百官耳朵都听出了老茧。

天帝对这样的歌功颂德倒十分受用,百听不厌。

不过,他的目光却一直在观察着四周的情况。

南天门处,早就埋伏下大量实力恐怖的神人,远远近近重重分布,天帝对这样的安排十分满意。

吉时到。

天宫方向,两辆豪华的龙车玉辇在天庭礼官宫娥彩女的簇拥下向南天门方向并排驶来。

南天门前的百官名宿远远便向两边分开,辇车自人丛中直接来到了喜台之下。

辇车停住,帘笼高高挑起,自两辆龙车玉辇上,天庭的左右两位元帅身着大红喜服跳了下来,分别自辇车上将头顶盖头的两名公主搀扶下车,双双携手步上喜台。

天庭伺仪官又说了些不知所云的话,便按天庭最高礼节程

么公在快点好舒服好爽 艳妇乳肉豪妇荡乳全文阅读 热门小说 第2张

序,一项项地进行。

礼毕,在伺礼官主持下,两对新人准备交拜天地。

可就在这时,骤然间,一道恐怕的气息自南天门外滚滚而来,一个愤怒的声音响彻南天门外:

“都停吧,这场闹剧该收场了……”

随着声音落下,只见一名白袍少年凭空踏步,向南天门外喜台冲了过来。

婚礼停止,露台上下一片大乱。

而南天门外,道道恐怖的气息冲天而起,向少年围拢过去。

天帝和神后大惊失色,转头向神相苏和耶看去。

苏老怪也吓了一跳,脸色一变站起身来,向天帝和神后施礼后走到台前,抬头向南天门外看去。

南天门外已经打成了一团,数十名大能神境的强者已经将那名白袍少年围在了中央。

自南天门外,依然有天庭的高手不停地向这里飞来。

神相转头向天帝和神后微微施礼,开口说道:

“吉时已到,不要误了两对新人交拜天地,婚礼正常进行吧。”

天帝微微点头,示意礼仪官继续。

礼仪官按程序继续进行着婚礼的程序。

南天门外的战斗已经达到了白热化,那名白袍少年状若疯魔,抬手间,一块天碑出现在了手中。

少年手持天碑,一路向南天门内喜台杀了过来。

天碑挥动,根本就不用什么招式,而且身体完全处于不设防的状态,如虎入羊群一般。

天庭众大能神境强者刀枪并举,向白袍少年攻击而来。

令人不敢相信的是,当兵器劈斩在少年身上时,竟发出金铁交鸣之声,根本伤不了少年分毫。

而少年手中的天碑横拍竖扫,就如同拍苍蝇将天庭大能神打得肢体横飞,乌鲜血四溅,如雨点般纷纷陨落。

少年太神勇了,如入无人之境般从几百名大能神强者中冲出一条血路,向前杀来。

喜台下方百官名宿吓得四散奔逃,少年直接杀到了喜台之上。

天庭礼仪官吓得直接趴在台上,在台上准备拜天地的两位元帅竟然纷纷向两边逃去。

少年大手一挥,天碑消失不见,双手向天庭两名公主抓了过来。

可就在他的双手刚刚伸到两名公主面前时,只见两名公主骤然出手,两把闪烁着妖异的白光的宝剑,倏忽间便刺向了白袍的前胸。

少年本是斜着身子飞在空中抓向两女的,而两女出手如电,少年根本没有防备。

喜欢玄幻:我吞噬天地异火请大家收藏: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